第686章番外:染色合體(213)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53:19
A+ A- 關燈 聽書

“阿哲……”阮菲菲欣喜的轉過頭,看到是季唯衍後,立刻朝他飛奔了過去。

季唯衍目光冷冷的掃過阮菲菲,然後落在她身後的寵物醫生的身上,“馬上搶救小花,活了有賞,死了誰也別想走出這扇門,我季哲說到做到。”說完,他身形倏的一側,剛好避過孫菲菲沖過來的嬌身,“小花若是有事,唯你是問。”

“季哲,小花摔傷又不是我推的,你憑什麼唯我是問。”阮菲菲小嘴一嘟,不樂意了。

可她這招用在旁的男人身上或許管用,都說得不到的總是好的,旁的男人怎麼追都追不上她,自然怎麼看她都是最美的了,可是落在季唯衍的眼裡,除了喻色,其它的女人沒有任何區別,只不過是個女人罷了,根本挑不起他任何興趣。

季唯衍冷然一笑,“阮菲菲,你心知肚明。”雖然還沒派人去查,可當聯想到小出租屋門被敲響的事情,他已經猜出了大概。

“我心不知肚也不明,我不知道。”阮菲菲瞪圓了眼睛,死也不承認。

眼看著阮菲菲越凑越近,季唯衍抬手捂了捂鼻子,以擋住些阮菲菲身上飄過來的香水味道,那味道有些嗆人,是他最不喜的,“小花的籠子四周我安放了十幾個微型的肉眼看不見的監控器,阮菲菲,你最好不要讓我查到什麼。”說完,季唯衍轉身就朝小花籠子的方向走去。

阮菲菲的臉色瞬間就變了,或者說是她心虛了。

“季哲,你聽我說……”阮菲菲抬手就要捉季唯衍的手臂拉住他不讓他去查那些他口中才說出的監控器,可她的動作豈是季唯衍的對手,他隨手一擋,便避開了她的手,“聽你說小花的事兒與你無關嗎?在我查出真相之前我可以不追究任何人,可若是被我查出來了,那人只會比小花更慘,小花大不了我給它留個全屍,那個人我會好好的給他留一口氣,然後,**把他絞成肉泥。”

季唯衍這話可不是說笑話的,在他心裡,喻色第一,小花第二,他不會讓人害了小花的,別說是把小花給摔傷了,即便是捅一根手指頭他都不幹。

阮菲菲咬了咬唇,怔怔的站在原地看著匆匆趕來的季唯衍走離她的視野,就因為他的話,她愣是沒敢追過去,季哲說話一向算話,若他真查到小花是她動的手脚,只怕……

越想越怕,阮菲菲開始後悔自己的行為了,就為了把他從喻色身邊拉回來她才動用了小花,不想,小花在季哲心中的位置僅次於喻色,反正,小花和喻色都比她强,她這混得,太丟人了。

“小姐,咱們怎麼辦?”一旁,悄悄跟過來的陳嬸也發覺阮菲菲這次是把事情鬧大了,因為小花的傷真的很嚴重,救不救得活誰也說不定。

阮菲菲手指絞著手指,一下又一下,狠狠的,絞得原本白皙的手指都紅了,她心裡亂極了。

“小姐,你快想想辦法。”陳嬸繼續催促著,這急切的聲音讓阮菲菲的心裡越來越不安,她明白現在若是不想辦法把事情壓下去,只怕,季哲真的不會饒過自己了。

可,事情已經發生了,不是她想壓就能壓下去的。

如今,只能想其它的辦法了。

這一刻,她恨透了喻色,都是那小騷蹄子勾;引了季哲,否則,以季哲的作風和個Xing他是不會輕易的對哪個女人動心的。

這是喻色要把她往死裏逼了。

她還年輕,她可不想活生生的被季哲給弄死,她還沒活够呢,若是真要一個人死去活來,那個人也應該是喻色,不應該是她阮菲菲。

想到這裡,她狠狠咬了咬牙,狠的牙齒咬破了唇,可她一點也不知道,乾脆就玩個大的好了,一揮手,她示意李嬸不必勸了,隨即轉身就往這馬戲團裏她住的小房間走去。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小姐,小姐……”陳嬸不放心的跟了上去,她是從阮菲菲一出生就侍候阮菲菲了,所以,對阮菲菲視如已出,非常愛護。

阮菲菲倏然停下脚步,等陳嬸靠近,她這才低低的說道:“把你上次說的那個苗族女人叫過來,立刻馬上。”

陳嬸眼睛一亮,“小姐要用她了?”

阮菲菲先是閉了閉眼,隨即睜開,輕點了點頭,“嗯,事不宜遲,趕緊行動吧。”或者這個辦法有些孤注一擲,可總比坐等季哲離她越來越遠要强的多,再不出招,她就徹底輸給那個叫喻色的女人了。

“好的,我這就去叫。”陳嬸自然是樂意的,她可看不下去阮菲菲被季哲給無視了,再說,苗族女人的辦法也是她提議的,提了好久阮菲菲都不同意,這終於要啟用了,她自然是最開心的了。

只要小姐得到季哲,讓她用什麼辦法都行。

於是,一主一僕,一個把自己關進了屋子裏,一個去叫苗族女人了。

季唯衍來到了小花的籠子處,圍著籠子的四周仔細堪查了一遍又一遍,就連小花落地的位置也檢查了幾次,一大灘的血,看著都是一個驚心。

搶救室裏動物醫生和護士正在搶救小花,他推門看過了,情况不是很妙。

這個時候,只要小花不醒,他就不能離開,想到還在小出租屋裏等他回去的喻色,季唯衍的眸色深了深,摸出手機撥出喻色的號碼,看到這串久違了的數位,他心潮浮動著。

他們終於還是相認了。

為此,他是欣喜的,也是忐忑的。

欣喜還能與她重新在一起,忐忑自己的一張臉,還是覺得自己配不上漂亮如斯的她。

然,手機那頭卻是在占線中。

喻色接到了曉越的電話,孩子們總會時不時的打個電話騷擾她一下,可這於她來說卻是生活中最美的甜蜜。

季唯衍開始煩躁了起來,打了一次又一次,都是在占線中。

喻色正被三個寶貝蛋輪番的轟炸中,等不回季唯衍,她無聊呢,為免對那個‘小花’胡思亂想,她乾脆消極的採取了與孩子們聊天的管道來忽略那個名字帶給她的不適感,反正,她就是覺得季唯衍對‘小花’似乎非常親絡,很重視。

“嘭”,搶救室的門開了,一個護士沖了出來,“季先生,存血不足了,快去找血。”

季唯衍皺了皺眉,獅子的血哪裡那麼好找,那可不像是人的血,醫院裏各種血型都有存貨,獅子的血可沒有,好在,他之前對於馬戲團裏的動物都有自己的一套管理辦法,尤其是生老病死,也研究出來了一套醫保方案,動物不是人,可也是一條生命,因著小花,他尊重每一個大大小小的動物。

季唯衍忙碌了起來,這一忙,便將喻色的事情給擱在了一邊。

喻色足足與孩子們煲了半個多小時的電話粥,才擊退了他們輪番的追問。

然,小出租屋的房門還是紋絲沒動過,季唯衍一點回來的迹象都沒有。

他是被那個小花給絆住了吧。

他對阮菲菲或者無意,可是對小花倒是很緊張呢。

喻色低頭看手機,當看到季唯衍曾經打進來後,想了想,到底還是沒忍住的回撥了回去,可,這時候換季唯衍的手機占線了。

季唯衍正在想辦法救活小花,電話一個接一個的打著,他忙壞了。

喻色連打了七八遍都是占線。

再看自己也等了一個多小時了,她心亂了。

喻色開始坐立不安,小出屋裡昇騰起煩躁的意味,越來越濃。

喻色不知道自己踱步踱了多少圈,眼看著窗外的天色已經黑透,她再也不想等了,季唯衍騙她了,他說過他會回來陪著她的,可都這會了,她連聯系他都困難呢。

走還是不走,喻色掙扎了半天,最終,女Xing的自尊心讓她决定還是先離開了,不然,等在這裡的樣子就象是一個小傻瓜。

阿染變了。

畢竟是五年多的分離,在歷史的長河中五年並不算什麼,只不管是彈指一揮間,可是在人的一生中,五年卻是不短的時間,它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命運一個人的人生。

喻色理好了衣服,悄然走出了小出租屋,雖然不舍,可她義無反顧,一步一步,沒有回一次頭。

下了樓,開車往別墅的方向駛去,想到曉越曉美和曉衍,心情略略的好轉了些,她還有三個寶貝,她還不是一無所有,孩子們讓她欣慰了些許。

“季先生,不好了不好了,已經輸不進去血了,只怕……”搶救室的小護士飛奔了出來,一張小臉緊張的煞白一片,裡面的醫生和護士每一個都記得季唯衍說過的話,若是那頭獅子有事兒,他們也甭想好過。

季唯衍身形一顫,抬手扶住了牆才不至於讓自己倒下,他輕閉了閉眼,隨即直起身形,大步走向搶救室,沒有小花就沒有他的生,他要在小花生命的最後的時間裏陪著它。

有始有終。

生命或許短暫,人生或者無情事多,可是,有情的亦是最珍貴。

如小花。

如喻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