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番外:染色合體(212)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52:55
A+ A- 關燈 聽書

靜。

時間在這一刻彷彿靜止了一樣,小小的房間裏只有兩個人的相依偎,緊緊的,緊緊的。

喻色其實有很多疑惑想要問季唯衍的,比如,他為什麼會失踪?比如,失踪後他都經歷了什麼讓他的臉變成了現在的樣子?

可,那所有的問題都在重新確認他的身份後的欣喜中變得不值一提,這會子,她只想與他一起這樣的耳鬢廝磨著,就輕嗅著他身上的氣息,她就滿足了。

小猫一樣的窩在他的懷裡,輕蹭著再輕蹭著,她小鳥依人的樣子讓季唯衍想起了兩個人初初而有的第一次,就是小女人的堅持才讓他破了功,最終徹底的成為了男人,有些受不住她此時如此的“挑引”,可,他又是那麼的渴望她這獨有的親昵。

空氣裏只有兩個人淺淺的呼吸,卻,一直在攀升的狀態。

那熱度薰染著季唯衍的身體越來越緊繃。

卻,怎麼也不想動。

她的頭枕在他的手臂上,他微微低頭就看到了她長長的睫毛在忽閃忽閃的閃個不停,一雙大眼睛也睜得大大的,此刻,正以一種一點也不嫌弃他面龐的表情癡癡的看著他,那目光讓他根本無處遁形,只能把自己的醜陋展現在她的面前。

就這樣的近距離的回看著她,一張小臉還如當初的模樣,若不是親眼看見了曉越曉美和曉衍,他甚至都不相信她已經是三個孩子的母親了,還以為是他們初初相識的時候呢,她還是那時的模樣那時的甜美那時的可愛。

可他卻完全的變了。

原本那張英俊的面容早就毀了。

他不是他,他又亦是他。

明知道自己這樣自卑是不對的,可他真的壓不下那種自卑的感覺。

指尖輕輕落在她的小臉上,感受著她滑膩如脂的肌膚,一點點的摩梭著,原本平復的喉結開始不受控制的滑動了起來,“色,你真美。”

喻色臉紅,“孩子媽了,不美。”只想這樣說讓他少些自卑感,她算是知道了,他之所以不認她,完全是因為他的臉,慢慢的,等他的自卑感淡去了些,她再仔細的問他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是的,一切都要慢慢來,她不想在他的傷口上撒鹽,既然一切都已經發生了,他們也只能接受這樣的事實,反正,不管他變成什麼模樣,他都是她的阿染,她就是認定了他,就連身體也只認這個男人的,其它的男人她怎麼都無法接受。

“咚咚咚……”突然間,有敲門聲打破了這溫馨的空間裏的安靜,喻色的眉頭輕皺了起來,有些討厭這飛降的敲門者。

季唯衍的眸光則是從喻色的小臉上移開而落在了門上,這個時候,什麼事情也大不過喻色,而且這個人應該不會是許山,許山若要聯系他會打電話給他的。

而若不是許山,其它的人就無關緊要了。

不過,他不知這人是找他還是找喻色的,把目光重新落回在喻色的小臉上,他輕輕一笑,“是不是找你的?要不要見?”

“不要。”喻色連想都不想,這個時候,她只想跟他在一起,就是什麼也不做只這樣膩在一起她也願意,幾年的分離,是無論多少耳鬢廝磨也無法添補的空白。

“好,那就不見。”

於是,兩個人一起達成了口頭協定,無論是誰,全都不見。

敲門聲初時還很大很急,漸漸的就弱了下去,隨著敲門聲止,門外傳來了低低的走個不停的腳步聲,那腳步聲讓喻色啞然失笑,瞧瞧,這小出租屋的隔音還真不好,不知她從前與他一起的時候是不是也這樣?

想到這兒,她的小臉愈發的嫣紅,想起自己曾經的有可能的情不自禁的低喚輕喊,若是那時傳出這小房間而被旁的人聽到,還沒成婚的她是不是要羞死了?

都孩子媽了,她還是這樣害羞。

如胭脂般紅透的臉頰惹人心醉,讓季唯衍越看越是捨不得移開視線。

突的,他的手機響了。

季唯衍沒有動,天大的事情也比不上喻色此時帶給他的美好,只想與她這樣一起,他不想理會任何的事情了。

手機一聲接一聲的鈴聲讓喻色有些不自在了,想著他還在幫她把簡非凡弄出警察局,她小手一動,輕扯了扯他的衣袖,“阿染,接電話吧,也許是什麼重要的電話呢。”

“不接。”季唯衍還是看著她的眼睛,從她的眼神裏他就讀懂了她的心,想到她有可能是在擔心簡非凡的事情,不知怎麼的,明明早先選擇要放手的他居然就吃味了。

手機繼續響,一聲接一聲,斷了再響,響了再斷,如此反復了七八次,喻色看季唯衍依然無動於衷,她卻挺不住了。

對方一定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否則,不會這樣一遍又一遍的打過來的。

“真不接?”喻色小臉微仰,想勸他。

“不接。”

喻色努了努嘴,孩子氣的道:“那我替你接。”只要遇見季唯衍,她就再也不是那個小城裏的女强人形象了,他在,她就什麼也不想,只想做一個小女人,不過,此時他的電話,她要替他接了,因為她不想因為自己而耽誤了他的大事,手機接通,喻色才要說話,那邊已經開口了,“阿哲,小花摔傷了,很嚴重,你看你要不要回來……”

這說話的女聲喻色記得,是阮菲菲,那個說她勾;引阿染的女孩,似乎,那個女孩很喜歡阿染,若不是接起這女孩的電話,她差點把那天阮菲菲對自己的無端指責給忘記了。

喻色按下了免提,沒說話。

“阿哲,小花摔的真的很嚴重,已經請來了專家,不過都束手無策。”像是習慣了季唯衍的漠不出聲,那邊阮菲菲繼續重複著說到。

季唯衍的臉色微變,“摔到哪裡了?”

他的表情讓喻色一愣,小臉上很明顯的寫著‘小花是誰?’,不過,此時的季唯衍似乎全身心的都被那個叫‘小花’的給牽去了心,半點也沒留意喻色臉上的‘酸味’。

“五米高的臺上摔下去的,你自己想吧,愛回來不回來,我不管了。”“啪”,阮菲菲吼完就掛斷了。

季唯衍也沒在意阮菲菲的掛斷,只是人已經鬆開了喻色,“色,我去處理一下,你等我電話,我很快回來,好嗎?”還是不想離開她,可,他又不得不離開她,他可以不管別人,卻不能不管‘小花’。

“好。”喻色咬牙,心底裏的酸意越來越濃,還以為他心裡只有她呢,卻不想,原來還有一個‘小花’,那時他拒絕阮菲菲,其實都是因為‘小花’吧。

季唯衍轉身就飛快到了門前,開門,離開,腳步聲快得驚人,也讓喻色知道了那個‘小花’對他而言有多重要。

看著他離開的方向,她懶懶的賴在床上不想動,他說他很快就回來的,那她就在這裡等他好了。

季唯衍下了小樓便開車駛向馬戲團的落脚地。

小花是一頭母獅子,當年被拋到原始森林的他被一群野狼圍住,啃咬的他身上遍體鱗傷,就是那時他的臉毀了,就是那時處於昏迷不醒的他被咬得疼醒了,當目光接觸到黑暗中那一道道綠幽幽的眼光看到一隻只的野狼時,他驚懼極了,只為,他根本動不了。

就在他以為自己很快就要被那群野狼給咬死給吃幹抹淨的時候,小花出現了。

他到現在都還記得小花以它一個捍衛了他的生命,那是非常血腥的一幕,狼群被逼退了,小花身上多處受傷,淹淹一息,卻還是强撐著守在他的身旁。

那是他生命中最艱難的日子,他睡了很久。

不過,到底是醒了過來。

醒來,他在一個山洞裏,身邊有小花陪著,他毀了面容,小花也毀了一身光鮮的皮毛,就象是只脫了毛的公雞似的,看著很可笑的同時又讓人心疼。

後來,他們相依為命。

後來,他帶著小花走出那片原始森林,入股了阮家的馬戲團。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那時的馬戲團幾乎就快要解體了,小花的出現加上他的用心經營才拯救了馬戲團。

小花是一隻通人Xing的獅子。

都說猴子通人Xing,可他發現小花比猴子更通人Xing。

他讓小花做什麼,小花就做什麼,彷彿能聽懂他的話語似的,可它分明不會說話,只會吼叫。

現在,小花摔傷了,他怎麼可以放任它不管呢。

說起來,小花是第二個喻色,是小花給了他又一次的生命。

他愛小花,如同愛喻色,只不過給喻色的是愛情,給小花的是親情。

人與動物之間,也可以有情的。

他喜歡動物。

而曉衍就象他一樣,也愛動物。

所以,他才格外的喜歡那個小傢伙。

車子開得飛快,闖過了一個又一個的紅燈,季唯衍全然不管了。

先於他回到馬戲團的阮菲菲此刻正氣急敗壞的在搶救室裏踱來踱去,“他還沒回來嗎?”

“小姐,沒。”一旁馬戲團的小丑低低的小小聲的回應著阮菲菲。

“那誰也不許給我理會這頭死獅子,它死了才好,我會讓他內疚死。”

“嘭”,季唯衍一脚踢開了門,“你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