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番外:染色合體(210)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52:03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手中的方向盤,不由自主的就隨著季哲的車而駛向了那裡。

她有陣子沒去小出租屋了,不過,鑰匙一直都帶在身上。

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不管季哲去哪裡,這一刻,她都想去小出租屋裏看看,她到底還是背叛了阿染。

心酸酸的,隨著車子越來越近那幢小樓,她的目光也越來越迷離。

季哲的車子還是那個方向,終於停下來的時候,喻色的手抖了又抖,遠遠的停車,遠遠的看著那輛車,那車先是靜靜的停了有一分多鐘,隨即,駕駛座上有人下車了,像是許山,然後他開了一旁的車門,這一次,喻色看得真真的,是季哲,是他。

季哲下車了。

他長長的發還有鼻樑上的墨鏡,讓人無法忽略他的存在,一眼就能認出他來。

只是才一個晚上沒見,她就覺得他瘦了許多,走路的步子輕飄飄的彷彿踩在棉花上。

第一眼看見他時,她想沖過去捧他一頓,至少打他一個巴掌,是他毀了她和阿染之間的純潔。

然,當看到季哲一步一步的走進小樓的鐵門時,喻色徹底的迷糊了,被施了魔法般的悄然的追向季哲的方向,兩個人一前一後進了小樓。

樓梯間,是低低的腳步聲,前面的是季哲的,中間是許山的,然後才是她的。

她只要一聽就可以分辨出來那腳步聲。

季哲的,是那樣的熟悉,熟悉的讓她的心擰了起來。

從前阿染住在這裡的時候,他上樓也是這樣的速度,不疾不徐,卻總比她快上兩分,脚步落地也是這樣的聲音,低低的,帶著男人的沉穩,總給她心安的感覺。

阿染不愛說話,可是她知道他的心裡有他。

季哲對別人似乎也不愛說話,可他對她從來都是微笑的溫柔的。

那張臉是模糊不清的,可是輪廓卻與阿染的如出一轍。

喻色上著樓梯,先覺得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幻覺,怎麼就感覺季哲的背影除了長髮以外全都與阿染一至呢。

終於,走在前面的腳步聲沒了。

那止步的聲音剛剛好的就在她一直保留到現在的小出租屋的門前。

喻色聽到了鑰匙嘩嘩作響的聲音,響了好半天,終於,許山的聲音出現了,“先生,我來吧。”

“不……不用。”冷冷的聲音,卻帶著狂顫,季哲的心緒似乎極不穩定。

“她沒事,你放心吧。”許山像是在安撫他的說到。

許山口中的‘她’,是指她嗎?

喻色停在樓梯裏,側耳傾聽著樓上的動靜,許山說她沒事,那許山知道不知道她現在就緊跟在他們的身後呢?

若知道而沒有說出來,那就證明許山是故意的,許山想讓她跟上來。

“派人盯著她,她會想不開的。”疲憊的聲音,全都是自責的味道。

“先生,我覺得喻小姐好象並不在意你的長相,不如……”

開門的鑰匙的聲音突的頓住,空氣裏也一下子安靜了。

隔了一層樓,喻色聽著樓道裏淺淺的呼吸聲,有自己的,有季哲的,唯有許山的,她始終聽不清楚,只為,自己與季哲的是那樣熟悉,而許山的,卻太過陌生。

“曉衍的事兒她沒有懷疑什麼吧?”兩個人還是站在原地,低低的敘起了話來。

“應該是沒有。”

“是我不好,太喜歡那孩子了,以後,不要帶曉衍出來了。”

“好的,先生,我來開門吧。”許山像是移前了一步,要從季哲的手中拿過鑰匙。

“不用,我說不用就不用,你下樓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季哲象是火了,聲音也冷厲了起來,如刀子一樣雖然沙啞卻讓人不由自主的就敬畏了起來。

“先生……”許山在弱弱的抗議,似乎不想離開他。

“我讓你下樓,這裡不需要你了,派人好好的跟著她,若她有什麼閃失,你以後就別來見我了。”

“是,先生。”終於,許山泄了氣,低應了一聲,轉身就開始下樓。

聽著許山的腳步聲,喻色頓時慌了,這時候被許山發現,她不知道要怎麼面對許山了,不管許山知道不知道她跟了過來,她都不想與許山有正面接觸。

轉身,她飛也似的逃下了樓,很快就沖出了樓道,躲到了一輛車的車身後面。

許山出來了,卻並不急著上車,先是拿出一根烟,點燃,狠狠的吸了起來,他吸得很快,可喻色還是覺得時間過得太慢,樓上的季哲進去小出租屋了嗎?他手上的鑰匙是哪裡來的?若是仲介給的,那麼,仲介對她是不是違了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她與仲介有過協定的,別的房間可以出租,唯有那兩間小出租屋,誰也不能動,更不能改變裡面的佈局。

喻色難耐的躲在車後,好在,許山的手裡的烟很快抽完了,他大步上了車,在合上車門的時候,似乎往她的方向瞄了一眼。

喻色蹲了蹲身子,生怕被許山發現,直到他一踩油門揚長而去,她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再也不等了。

喻色‘蹬蹬蹬’的上了樓,就如同小女孩般的只想立刻馬上的沖進那間小出租屋,然後,好看看季哲進去那裡做了什麼。

然,當她真的停在了小出租屋的門前時,看著這扇熟悉的再也不能熟悉的門時,心突突狂跳的同時,卻怎麼也不敢去開啟這扇門了。

手心裏的鑰匙早就被攥出了汗意。

她想開門,卻,又不敢開。

雖然沒有親耳聽見剛剛季哲開了門的聲音,也沒有親眼看見他走進去這扇門的畫面,可是第六感就是告訴了她,他進去了。

此刻,不知他在這間小出租屋裏做著什麼。

裡面的一切擺設都是當年的,什麼也沒有變過,傢俱陳舊,一應擺設也都是舊的,這裡不是旅舘,他來幹什麼?

幹什麼呢?

這問題叫囂在喻色的腦海裏,越來越亂,亂成一條條的彩帶般纏繞在她的心間,怎麼也理不清,怎麼也說不明。

季哲。

季唯衍。

喻染。

三個名字迅速的在腦海裏走馬燈一樣的旋轉著,重疊著。

她回想著季哲身上的氣息,兩張男人的臉越來越重合在一起,季哲是阿染,阿染是季哲。

只有這樣她才可以解釋她不討厭季哲的行為,只有這樣她才能解釋出來她不由自主的被季哲所牽引不由自主的給了他所有的瘋狂。

喻色的手再也停不住了。

小手輕輕展開,手心裏的被汗濕的鑰匙風化在空氣中,牽引著她一點點的貼近鑰匙孔,她就想輕輕的,悄悄的開啟這扇門,然後,走進去看看那個男人在做什麼?

喻色的手動了。

鑰匙悄悄的插向鑰匙孔。

所有的動作都是輕輕的,不敢發出半點聲音來。

終於,鑰匙插進了鑰匙孔,此時,只要輕輕一旋,這扇門就開了,她就可以進去看看季哲是不是早就進去了裡面,然後再問問他他為什麼要來這裡?是誰給了他特權的?

從前,這裡只屬於她。

每個月都會有那麼幾天她會管不住自己的悄悄的來這裡睡上幾晚,然後第二天再走回孩子們的世界,但現在,有一個男人闖入了她的領地。

喻色的手開始輕轉。

“喻小姐,好久不見了。”忽而,身後傳來了一聲問候,驚得喻色急忙回頭,想要封锁這聲音,但顯然已經來不及了。

“嗨,你好。”是對面的鄰居,她每次來都經常會遇到的,每次遇到兩個人都會打招呼,人家的問候其實是正常的自然的,然,她的臉色卻泛起了不正常的酡紅。

小出租屋裏的隔音並不好,她不確定這男人與她的對話裡面的季哲是不是聽到了,若是聽到,他會怎麼樣?

如果季哲就是阿染,那麼,他之前對她所做的一切分明就是在告訴她,他在躲她,他也不想與她相認。

一切,都緣於他的那張臉。

因為,就在不久前她親耳聽見許山對季哲說也許她根本不在意他的臉呢?

是的,她只在乎那個男人,就是阿染。

“我還以為你這房間轉租給別人了呢。”鄰居笑著,便往樓下走去,“有空過來坐坐,我先去上晚班了。”

“好的,再見。”喻色匆匆回應了一句,轉身時鑰匙再度插入鑰匙孔,這一次,她的速度極快,快得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只是每一下的動作都帶著輕顫。

她在緊張。

至於緊張什麼,此時的喻色已經無從分析。

也沒有精力去分析了。

她只想立刻馬上見到裡面的那個男人。

季哲。

她想見到季哲。

門倏然而開了。

喻色飛也似的沖了進去,門口的鞋架上,她的拖鞋還在,然,那雙男款的男拖此時根本不在,明顯的,是被人穿了進去。

喻色再掃向房間,熟悉的一桌一椅,還有那張床,東西都是那些,也都還是原樣,然,面前的那張床卻絕對不是上一次她離開時的樣子,被子雖然疊了起來,可她疊被子從來都是軟趴趴的,此時的被子卻如同豆腐塊,乾淨整潔,一如記憶裏的阿染疊的被子,“阿染……”她失聲低喚,眸光迅速的在房裏蒐索起那個男人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