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番外:染色合體(209)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51:31
A+ A- 關燈 聽書

“家後,到底有沒有?”

喻色咬了咬唇,心裡亂糟糟的,她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警詧啊,想了又想,只好道:“我不知道,我與他不熟悉。”

“你不是他家屬?”

“不……不是……”小小聲的回應著,可是這個回答出口的時候,喻色就是覺得怪怪的,心裡頭有一個聲音在低低的低低的告訴她,她與他仿似有著什麼關係,腦海裏也一閃而過一個念頭,可當她想要捕捉,已經沒了。

“那你找他什麼事?”

“我可以去看看他嗎?”這脫口而出的想法一出口,她就愣了,不是想殺了他嗎?可當警詧說了他的情况,她居然就忍不住的想要去看看他。

“可以,他也沒犯什麼大罪,擾亂交通秩序罷了,我們就是想要錄個口供再罰點款給他一個教訓,沒想到他進來後就成了木偶一樣,不說話也不動了。”大概是覺得季唯衍這樣的表現讓他們很為難,也有些棘手了,警詧恨不得立刻有個人過去把季唯衍接走了事。

“我馬上過去。”喻色匆匆掛斷電話,大半夜的,她先還怒著的心不知怎麼的就因為警詧的話而變得柔軟起來,彷彿若是這一晚她不過去,她這一生就會錯過什麼,那種感覺越來越强烈,强烈的讓她坐立不安,只能立刻出發。

身子還有些酸疼,真不知道下午在車裏季哲是怎樣折騰她了,她回想著,可腦海裡閃過的居然不是季哲的那張臉,而是從前記憶裏那些與阿染在一起的畫面,一個又一個,讓她臉紅心跳了起來,她怎麼把阿染和季哲重疊在一起了呢?

喻色開了車,直奔警察局。

這兩天她似乎與警察局耗上了,先是為了簡非凡,現在又是為了季哲。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家後,你找誰?”然,喻色才跳下計程車,就被警察局的門衛攔住了。

“是你們的人讓我來的,我要見季哲。”

“他已經走了。”門衛淡淡的掃了她一眼,大晚上的來接人,這女人膽子不小。

“走了?去哪了?”

“這個,我們不知道,出了這道門,進來的人愛去哪就去哪,是不是?”

喻色被噎的很無言,她也不過是隨便問了問而已,只是想要知道些線索,因為到了此刻她才想到她根本一點也不瞭解季哲,甚至不知道他住在哪裡。

她想去看簡非凡,可明白那不可能,只好離開了警察局,一個人漫無目的的開著車,天要亮了,保潔人員在清掃著大馬路,時不時的有晨練的人從車身邊跑過,喻色到底還是打給了季哲,手機響了,卻,無人接聽,不知是他沒聽到還是手機不在他的手上。

喻色想了又想,又打給了許山,手機鈴聲一遍又一遍的響,一如她打給季哲時的樣子,就在喻色以為那頭不會接起的時候,終於,許山接了起來,“有事?”

“他在哪?”這個‘他’,自然指得是季哲。

“我有理由告訴你嗎?先生答應你的事情一定會辦到,你們明天等著接人,就這樣吧,再見。”許山冷冷說完,便掛斷了,喻色呆呆的看著手裡的手機,她就不明白了,明明是季哲對她非禮了,可為什麼許山把她當成了罪人一樣的對待呢,她頭大了。

喻色一夜未睡,回到別墅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這還是被曉美給催回去的,小傢伙起來小解發現喻色不見了,便叫醒了曉越和曉衍,三個小人打爆了她的電話,最終把她叫回了家。

吃了早餐,再送孩子們上學,喻色全程都是精神恍惚的,雪姨爭著要送,她卻不肯,不想呆在別墅裏,她現在必須讓自己忙碌起來,否則,只要一閑下來,她的腦海裏就會不停閃過季哲。

她是真的魔障了,彷彿那男人對她施了魔法一樣,想起季哲的時候,她就會想到他的背影,再由此想起阿染,就這樣周而複返的迷亂著所有的思緒,喻色來到了公司。

忙碌,可以讓時間走得飛快,也可以暫時的忘記煩惱。

那批貨回來了,重新發貨報關出船,這些工作明明是手下人的事情,她卻攬在了自己的手裡,機械的完成那一系列的流程。

“嘭”,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梅琴風風火火的走進來,“喻色,你看看這個小人是不是曉衍?我怎麼覺得是她呢?可是,你沒有送曉衍去馬戲團之類的地方玩耍吧?”

“什麼意思?”喻色越聽越亂。

“喏,你看,這是現場直播,我看到曉衍了,若不是她,就是一個與曉衍長得一模一樣的,太可愛了。”梅琴將手機遞給喻色,“我可不是上班開小差,是沁君發現了發給我的視頻連結。”

喻色伸手接過梅琴的手機,果然,荧幕上是正在現場直播的視頻,馬戲團的表演,一比特美女正在玩著一條大蛇,這都沒什麼,有什麼的是美女的懷裡居然還抱著一個小人,小人不是別人,正是曉衍,喻色原本就恍惚的心神更加恍惚了,這怎麼可能呢,曉衍不可能去馬戲團的,一下子,她人已經精神了,“馬上派人去查一下那家馬戲團的來歷,我這就過去。”她來上班只是不想讓自己胡思亂想,一夜未睡的她此時腦子裏其實都是漿糊。

“好的。”梅琴去忙了,喻色先打了兩個電話,一個到別墅一個到幼稚園,雪姨說曉衍沒有回去,幼稚園的老師倒是有點支支吾吾,說曉衍午睡一直沒醒,這會還在睡,可那小東西午睡能睡多久,有比她這個娘更清楚的嗎?

喻色懷疑了。

車子開得飛快,喻色直奔馬戲團表演的大劇院而去。

“喻總,查了那家馬戲團,對方說他們不認識曉衍,還說剛剛的表演只是現場隨意抽抓上來的一個小觀眾,說那個小觀眾去哪了他們並不知道。”梅琴查好了一切,便打給了喻色。

“不見了?讓人查一下大劇院所有的監控出入口。”心裡亂,可是做事不能亂,喻色手轉著方向盤,車速越來越快,人也越來越清醒,想到曉衍,越來越覺得蹊蹺了。

然,梅琴的手機才掛了不到三分鐘,幼稚園那邊就打來了電話,喻色才一接起,曉衍的小聲音就傳了過來,“媽咪,你找我?”懶懶的沒睡醒般的小聲音,仿似她真的才睡醒一樣,可喻色在聽到曉衍的聲音時,腦海裏只有一個念頭,一定是哪裡出了差錯,馬戲團舞臺上出現的小女孩就是曉衍。

“嗯,媽咪想你了,現在就去接你。”

“媽咪,一大早還是你送我過來的呢,這還沒一天,就想我了?媽咪,你從來不這樣的,雖然我也想你,可是,我可不想影響你工作。”曉衍微帶著些調皮的調侃著喻色,可喻色卻認定了曉衍的話有猫膩,那小東西一向鬼精靈,她必須把曉衍抓到自己身邊好好的盤問一下。

“好吧,我去找哥哥姐姐了,媽咪呆會見。”曉衍樂顛顛的,不等喻色說再見,已經掛斷了電話,喻色甚至能想像到那小人放下電話跑出去找曉越和曉美時飛奔時的小模樣,象她,可愛的每每讓她看到都想咬兩口。

喻色準備在前面找豁口把車子調了頭,把目的地從劇場改為幼稚園,曉衍在幼稚園,她再去劇場去突擊檢查馬戲團已經沒有意義了。

車開得飛快,她恍惚的心神早就逝去了,因著曉衍,一夜未睡的她一下子滿血復活了一樣,恨不得立刻趕到幼稚園裏一下子看到曉衍,否則,她還是不放心那小東西。

車子右轉,一個幾乎九十度角的大彎,喻色正認真的開著車,忽而,一輛熟悉的車子倏然駛過,那車身讓她身子不由自主的一顫,太熟悉了。

熟悉的讓她心頭狂跳了起來。

是季哲的。

想到昨天下午發生的一切,她的身體就開始抽痛了起來。

她好象並不討厭與季哲的親昵。

這是見了鬼了嗎?

他這是從哪裡來?

不對,他車開來的方向好象是劇場那邊的方向。

喻色的目光緊盯著那部車,然後,鬼使神差的就在大馬路上掉了頭,直直追向季哲的車。

怎麼會那麼巧?

喻色想到曉衍上一次的失踪也是與季哲有關係的,是季哲送曉衍回來的。

難不成是季哲不久前從馬戲團帶走了曉衍?

喻色看不到那車裏的情形,也不知季哲是不是坐在車裏,可她就是想要知道他現在去哪?

他見過錢永海了嗎?

非凡可以回家了嗎?

一連串的問題讓她不得不追向季哲的車,所有的怨就在時間徐徐走過的每一分每一秒中迅速淡去,淡去的速度超乎她的想像,她居然不恨他昨天下午的行為了。

這怎麼可能呢?

比起簡非凡,她與季哲更不熟悉。

思緒正在飄飛時,當隨著紅燈停下車子,喻色突然發現,這條路竟是那樣的熟悉,抬首望去,這條街的盡頭,就是她和阿染曾經住過的小出租屋,那小屋裏,還有他買的那張床,從來也沒有變過。

季哲他,怎麼也走這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