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1章番外:染色合體(208)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51:15
A+ A- 關燈 聽書

低低兩字,輕輕的,低低的,帶著無盡的委屈與無措,更有無助,那聲音聽到季唯衍的耳朵裏就如同Zha彈一樣,讓他猛然想起當初她因為簡非凡‘碰了她’就跳樓的事情了,心一下子慌了亂了擔心了,“色,我是……”

“停車,我讓你停車。”喻色幾近崩潰的邊緣,她在後悔自己喝了酒,更後悔自己走進了面前這個人面獸心的男人的世界,一個不防,竟是失去了所有。

“色,你聽我說,我……”

“我不聽,我不聽。”喻色眼看著季唯衍沒有停車的意思,伸手就拉開了車門,這一下真的猝不及防,當汩汩的風驟然飄進車廂時,季唯衍才發現不對,可,已經晚了。

喻色在後排,他在前排,他根本沒辦法封锁她跳車的。

此時的馬路上,車多,人多,熙熙攘攘。

喻色根本是不管死活的就跳下了車,聽到“嘭”的一聲響時,季唯衍嚇得魂都飛了,“色,小心。”眼看著一輛小車貼著她的身體飛快駛過,季唯衍一個緊急刹車才停下了車,不等車子停穩,他下了車直奔正吃力的站起來的喻色,“有沒有傷到哪裡?”看到這樣的喻色,季唯衍想殺了自己,是自己傷害了她,當年他可以有定力,為什麼今個就沒有了呢?

“滾。”喻色小獸一樣的使出了吃Nai般的力氣,狠狠的推著季唯衍,若不是想到才五歲多的孩子們,想到還在局子裏的簡非凡,她真的不想活了。

若是平時,她這樣的一推根本推不開季唯衍的,可是今個,他任由她推著,頎長的身形在馬路上一個趔趄後不受控制的撞到了一輛正飛馳而過的小車的車身上,“神經病。”小車緩下了車速,司機沖著季唯衍吐了一口口水,痛駡了一句還恨恨的瞪了他一眼,這才氣憤的離開。

喻色已經不理會季唯衍了,轉身就走向了人行橫道,兩腿間都是酸疼,她身子軟軟的,只是一口氣强撐著往前走,她要回家,回到寶貝們的身邊,否則,她真的覺得自己活不成了。

“色……色……”季唯衍的車停在馬路中央,人也站在馬路中央,視線迷朦的緊追著喻色的背影,他也低喃著她的名字,這一刻,腦子裏全都是喻色,除了喻色還是喻色,根本不知道了這站在馬路上有多危險。

一輛又一輛的車經過,都拿他當瘋子一樣的罵著,他卻全然不知。

直到交警來了,直到被人拖向警車,他才恍然驚醒,“住手。”

“你涉嫌擾亂交通秩序,請隨我們去警察局一趟。”交警並不認識他,看到他的臉就一臉厭惡的說到。

“呵呵……哈哈……”季唯衍想著已經關機了的手機,這時候就算是要搬救兵都有些難了,再者,他也沒想搬救兵,他駸犯了喻色,他惹她傷心了,他活該就得被關進局子裏,進去了最好,進去了也減輕些他心底裏的悔意與痛苦。

半個小時後,季唯衍被當成瘋子關進了警察局的單人間。

或者,這也算是他的自虐行為,他自願進去的。

不解釋,不申辯,直接要求進單人間的。

喻色回到了家裡,便把自己關進了房間,任由三個小搗蛋如何敲門都不肯開門。

她先是發呆的坐了一會兒,隨後就進了洗手間,拼命的洗著自己的身體,就是覺得自己對不住了阿染。

可每每去回想今個發生的一切,彷彿那些都是天意一般,不知不覺中,便發生了。

終於,在曉越的帶領下,三個寶貝請了開鎖公司的人打開了喻色的房門,當然,這也是在雪姨的幫助下,雖然沒有季唯衍的授意,可身為這個家庭的保姆,雪姨知道自己有義務保證喻色的安全,喻色不理孩子們的把自己鎖在房間裏一定是因為她身上發生了什麼,可雪姨怎麼也沒有想到喻色的變化完全是因為她的主子季唯衍。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媽咪,你怎麼一直在洗澡澡?”曉衍的小手拍打著洗手間的門,小傢伙不放心了,這樣洗下去,會洗脫皮的。

“媽咪,你再不出來我們撞門了。”曉越是男孩,非常時刻最先想到用暴力解决一切。

“媽咪,嗚嗚,你別嚇美美,美美乖乖的,沒有做壞事。”曉美則是打上了親情牌。

……

水聲淅瀝中,孩子們擔心的話語一句句的飄了進來,想著孩子們,想著簡非凡,喻色顫抖著手關掉了蓮蓬頭,水聲嘎然而止,她沖了半天的冷水,此時的身體冷如寒冰,抖個不停,卻,怎麼也不想孩子們擔心她,“媽咪很好,都去睡覺吧,明早媽咪送你們去學校,乖啦。”

“媽咪你真的沒事嗎?”曉越敏感的問過來,很不放心。

“嗯,沒事。”喻色一邊擦乾了身體一邊盡可能的把聲音放柔的說到。

“那就好,媽咪晚安。”雖然還是不放心,可孩子們還是很尊重喻色,她讓他們去睡覺,他們就乖乖的去睡覺,這樣,媽咪才不會傷心。

聽著門外的腳步聲漸漸的遠了,喻色裹著浴巾無力的靠在牆壁上,許久許久,才拖著軟軟的身體出了淋浴房,夜色更加幽深了,她卻根本睡不著。

耳邊是知了的叫聲,一聲一聲,讓她特別的煩躁,不知為什麼,她腦子裏全都是季哲那張滿是傷疤的面龐,她覺得自己魔障了,她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卻還是抹不去那張讓普通人看之都會驚亂的面容。

她就這樣在房間裏一直一直的坐著。

她迷亂了。

那麼,季哲呢?

他現在在哪裡?

她恨他,卻又很想知道他現在在做什麼?

那是一種怎麼也無法消解的渴望,她想知道答案。

想了又想,喻色這才拿過手機,充電,開機,無數的未接電話,最先的都是公司的,後來,就只有一個人的。

一個陌生的號碼,可是他接連打了幾十個就證明他急欲找她的心。

是季哲的新號碼嗎?

喻色不知道,也無從知道。

她現在想知道他在幹什麼,可又衝突的不想與他說話。

喻色正呆呆的看著那一連串同樣的號碼發呆,突的,那串號碼又打過來了,她幾乎是條件反射的,一下子就摁下了接聽鍵,可當摁過,就後悔了,誰要理他呢,她恨不得殺了他。

喻色沒說話,那邊卻立碼就傳來了急切的聲音,“簡家後,季先生不見了,你知道他去哪裡了嗎?”

是許山,季哲的司機。

“不知。”喻色煩躁了起來,一下子摁下掛斷鍵,不想同與季哲有關係的人說話,半句都不想,他去哪了關她什麼事,他最好是死了她才高興呢。

季哲,他該死。

然,她才掛斷,許山就又打過來了。

喻色繼續掛斷。

可許山繼續鍥而不捨。

兩個人就這樣一個掛一個打,你來我往,很快的,喻色的手就酸了,一咬牙,恨恨的再度接起,“你到底找我有什麼事?我不知道他在哪兒,我若知道,我一定沖過去殺了他。”

“錢老大要見他,否則,他不放過簡非凡,若你不想簡非凡出來,你大可不必告訴我。”許山也惱了,他原本就不贊成季哲要把簡非凡弄出來的,這小城裏兩個老大之間的相爭,其實季哲本就是一個局外人,卻因為喻色,屢屢的失控了。

一個男人,若為一個女人失控了,那麼,這個女人就是他的軟肋他從此的弱點,以後也就會因為這個女人而被別人牽著鼻子走,這是做大事者最為要不得最為忌諱的。

有消息說,季哲最後一次露面是與喻色在一起的,所以,他才不得已的打給喻色,因為,季哲交待過,簡非凡一定要弄出來。

喻色眯起了眼睛,手心裏全都是汗意,“錢老大是誰?”

“錢永海。”

喻色立刻想到了那次她與簡非凡去吃火鍋時遇見的季哲和那個男子,那人就是錢永海了。

“是他再害非凡?”

“對,季先生到底在哪裡,你最好馬上給我些消息,只要找到他,只要他見了錢永海,也許明天簡非凡就能出來了。”許山的口氣很沖,討厭喻色這樣的不配合,他家主子是為她,她卻這樣,豈不是讓人心裡添堵嗎。

“我不知道。”這是真的,她離開季哲後就再也沒有他的消息了。

許山一皺眉,“你最後與他分開是在哪裡?請馬上告訴我。”

喻色想了想,這才告訴了許山她與季唯衍分開時的那條大馬路。

“幾點鐘?”

“晚上七點多。”

“好的,我知道了。”許山匆匆掛斷電話,就去找季唯衍了。

喻色卻是看著手中的手機發愣,許久許久,她還是撥起了季哲的手機號碼。

他不會接的吧,若是他能接,許山也不至於找到她這裡。

然,這一次,那頭居然有人接了起來,“你是這手機主人的家屬嗎?”

喻色有點懵,想了想,才道:“你們是誰?”

“警詧,你先生瘋了,在警察局裏不吃不喝不動也不說話,已經呆坐了幾個小時,他本人是不是有精神病史?”

一句話,問得喻色更懵了,季哲是何等精明之人,他有精神病史嗎?

鬼才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