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0章番外:染色合體(207)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50:46
A+ A- 關燈 聽書

“季先生,cheers!”滿上了兩個人的酒杯,喻色杯口撞上了季唯衍的,一雙如黑葡萄般的眸子開始迷離,眼前的一張臉也開始不停的變換,她覺得自己好象是喝多了,視野裏也出現了幻影,一杯酒幹盡,她身子軟軟的貼向季唯衍,“季先生,來,乾杯,再幹……”

季唯衍伸手一摟她軟綿綿的歪歪斜斜倒過來的身子,嗅著她漫身的酒味與女子獨有的馨香,他知道,喻色醉了。

“季先生,你的臉怎麼會這樣?怎麼不去做手術?”喻色迷糊的看著面前的男人,小手說著就落在了他的臉上,熱燙的指尖滑過季唯衍的臉龐,那些疤痕縱橫交錯,惹人心疼,若她是清醒的,她絕對不敢這樣問他,畢竟這於禮不合,可她現在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一切由心,心裡想,便問了。

“一場意外罷了。”而且,還是他的心甘情願,至於手術,做了也恢復不了他如初的面容,那他寧願不做。

“那手術呢?”喻色眨了眨眼睛,想要清醒些,可是沒辦法,她腦子暈暈的,全都是面前這張臉,指尖還在輕輕滑動,那觸感讓季唯衍渾身都繃得緊緊的,摟在懷裡的身體越發的嬌軟,惹他的呼吸也急促了起來。

“以後再做吧。”至於會不會做,連他自己也不確定,反正,只要恢復不了他從前的面容,他是絕對不會亂做手術的。

“呵呵,這樣真醜。”喻色低低笑了,眼睛也緩緩的閉上,她好困,身子扭在季唯衍的懷裡,嘴裡還在呢喃著,那是一種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信任感,“可我不討厭你呢,真是奇怪。”

喻色真的醉了,醉話連篇起來。

季唯衍皺了皺眉,本來只是想與她喝一次酒,他沒想她醉,“色,我送你回去吧。”她醉了,那麼他說什麼她都不知道吧,就想叫她一聲‘色’,親切的,暖融的,更是讓他魂牽夢繞的一個稱呼。

“好呀。”喻色兩隻小手攬在他的脖子上,氣息滾燙的噴吐在他的臉上和頸項上,那熱燙很快就染到了他的身上,與原本的緊繃融在一起,讓他只覺自己隨時都要爆了。

她一聲輕應,季唯衍再也受不住,所有的隱忍瞬間土崩瓦裂,摟著喻色起身,結了帳,便抱著她從**出了酒樓,侍應生已經替他開來了車,季唯衍將喻色輕輕放在了後排的座椅上,隨即開了車便駛離了市區。

都市的喧囂越來越遠,取代了高樓大廈的是海風是沙灘還有濤聲無盡。

喻色早就睡得沉了,一張小臉紅撲撲的仿若染了胭脂,季唯衍已經不知道自己靜靜的看她有多久了,反正,她睡著,他就看著她。

喻色的手機一上了車時就被他調成了靜音,現在已經被打爆的關了機。

許多個未接電話,大多都是來自他曾經親手做起來的公司的,那時的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有這樣一天完全是由她自己來經營這家公司,而且,還經營的這樣好。

人一喝醉了就喜歡睡覺,不過,睡著的時間是有限的,當發現睡著的喻色有醒來的迹象後,季唯衍才懶洋洋的坐到了駕駛座上,然後,想要把車子駛離這沙灘,她曾說這裡是她被母親遺棄的地方,可也是她給他重生發現他的地方,所以,從再回到這座小城,他成了這裡的常客,她來與不來,他都經常來,常常是一坐就是一天或者幾個小時,看著藍色的海洋金色的沙灘,就覺得冥冥之中上天早就註定了與她一起的這一場情債,三十幾歲了,他已經不再年輕,卻還是舍不下這一場情緣。

走吧,她要醒了,他要在她醒來之前把她送去公司。

那個,也是他的公司。

“阿染……”季唯衍才啟動了車子,後面,喻色就低喃的喚了一聲,惹他回頭看向她時,她就如小猫般的在座椅上輕蹭著輕蹭著。

季唯衍以為她是睡不舒服了,轉身又下了車,重新坐回到喻色身邊,“色,不舒服嗎?”

“阿染……”喻色閉著眼睛,她做夢了,夢裏,都是阿染,伸手在空氣中胡亂的揮舞著,很快就觸到了一個人,“阿染……”她摸索著摟上了季唯衍的脖子,滾燙的氣息在這一天裏又一次的拂上了季唯衍的肌膚,很快的,小嘴就象是小狗一樣的在他的身上蹭呀蹭,終於,被她捉到了他的唇。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柔軟的,泛著男Xing的氣息。

季唯衍從來也沒有想到會有今天這樣的情况發生。

可一切就是發生了。

發生的讓他根本無從拒絕。

他太貪戀她的柔軟了。

只有潮聲拍打細沙的岸邊上,天空中有海鷗飛過,車裏車外,兩個世界。

季唯衍第一次沒有控制住自己的身體,第一次任由喻色掌控了兩個人之間的所有的流程。

一切,就那般悄然的發生了。

或者,是他也醉了。

酒不醉人人自醉,只為,身邊是那個深愛的人兒。

車子裏,飄著兩個人的味道,喻色累極的睡去,早就成了一癱水。

當最後一聲呐喊飄蕩在車子裏窄小的空間時,季唯衍才恍然驚醒,可一切已經不受控制的發生了。

喻色睡得更加的香沉,小嘴紅潤潤的寫著光澤,季唯衍整理好了她的衣服,還有車廂內的淩亂,靜靜的看著她時,眉頭卻皺的越來越深了。

他沒想發生這樣的事情的,可現在什麼都發生了,他要怎麼處理自己與喻色還有簡非凡之間的關係呢?

透過雪姨他早就知道喻色和簡非凡之間只是貌合神離的夫妻關係,她與簡非凡之間之所以還連系著,其實都是因為那三個孩子。

想到曉越、曉美和曉衍,他的眸色柔了柔,心情也越發的複雜了。

等她醒了,若是知道她自己與他再一次有了夫妻之實,她會不會嫌弃他呢?

他的臉,太醜。

若她不嫌弃,那他是不是可以與她再續前緣呢?

有些緣,有些份,是天生註定的嗎?

天要黑了,兩個人的電話都被打爆後沒了電而關了機。

回吧。

她要醒了。

他也要給自己一些時間來考慮自己與她之間到底要怎樣發展。

車子駛離海邊的時候,天色已經暗沉了下來,季唯衍想了又想,最終還是决定送喻色回去別墅,現在的她已經沒辦法回公司了,小出租屋裏更不可能,他的東西都在那裡,在沒有决定一切之前,他還不想她知道他早就住了進去。

喻色睡著,車子徐徐的駛離了海灘。

馬路邊的路燈亮了,漸漸的,市區的霓虹燈也次第的亮了起來,季唯衍加快了車速,只想在喻色醒來之前把她送回別墅,他一個大男人居然鴕鳥般的有些不敢面對醒來的她了。

她會吵會鬧嗎?

若真吵了真鬧了,他要怎麼辦?

“嘀嘀……”神思恍惚的時候,車外猛的傳來喇叭聲,那聲音刺耳的終於驚醒了季唯衍,他才發現自己失神的把車子駛向了另一個車道,正在撞向一旁的一輛車,“哢……”緊急的一個刹車再加上轉動方向盤,車子這才瞬間轉離那部車,兩車之間在錯身而過的時候只差幾釐米,季唯衍驚出了一身的汗,輕瞟了一眼後視鏡,後面座椅上的喻色已經醒了,此時正迷糊的坐了起來,視線先是看了看窗外,再看了一眼正開車的他,“這是去哪兒?”

“送你回家。”深吸了一口氣,季唯衍語氣平靜的說到。

喻色的思緒開始迅速回籠,她想起來了,她清醒之前是與季唯衍一起用午餐的,可現在,她居然在他的車裏,看著自己一身的淩亂,再嗅著空氣裏那份男人女人間的味道,即使他曾經開過了車窗,但早知人事的她也反應了過來剛剛發生了什麼。

喻色的臉紅了。

腦子裏亂糟糟的,她記不太清楚所有的細節,若不是車裏的淩亂與氣味還有自己身體裏的粘膩,她還以為那是一場夢。

以為是夢到了與阿染那個……那個……

喻色的呼吸急促了起來,看著季唯衍的側顏,這一刻,她想殺了他。

她的身體,除了那唯一的一場‘意外’她給了簡非凡,她從來都是屬於阿染的。

車廂裏全都是她的呼吸聲,卻給季唯衍一種窒息的感覺,她越是不說話,他越是後悔。

後悔自己居然沒有控制住自己,而是如毛頭小夥般被她一聲呢喃一聲輕喚就失去了理智,回想他們的第一次,他們同床共枕了多少個日夜才有了那一次,可是今個,年紀越長,他的自控力越是退步了。

“停車……”終於,喻色鼓著腮幫子氣呼呼的吼了一聲,她現在算是明白了,這男人之所以幫她原來是對她起了這樣的色心。

她是該恨他的,可是,一想到他幫她找回來的貨,還有曉衍和簡非凡,若不是他,她真不知道曉衍和簡非凡現在會怎麼樣。

明明知道他幫她與她以身回報是兩回事,可這一刻,她就是沒有辦法對他歇斯底里,對他大吼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