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薰衣草露營車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4:17
A+ A- 關燈 聽書

“一起看電影吧。”他不理她,伸手一摟就摟過了她的嬌軀靠在他身上,藍景伊沒好氣的一推他,“放手,我這裡有,各看各的。”她才不要跟他一起看。

“行,那你看吧。”卻不曾想,江君越真的鬆開了她,由著她自己去看。

藍景伊無聊的拿起耳脈戴上,再開了飛機上的內寘的小電視,可,才一打開她就炸毛了,“江君越,沒訊號。”

“別喊我,要喊空姐,或者機長。”江君越瞟了她一眼,繼續優哉遊哉的看他的電影。

藍景伊起身就去了媽媽那邊空著的位置上,可是打開,也是一樣的,“怎麼這麼倒楣呢?”氣惱的去叫來了空姐,這可是頭等艙,就這待遇,那錢豈不是白花了,好在,是江君越買的機票,不然她心疼死了。

“小姐,真報歉,可能是訊號故障,我們馬上派人去搶修,請小姐稍等。”

這一等就等了十幾分鐘也不見好,藍景伊煩躁了起來,一隻耳機就在這時塞在了她的耳朵裏,“一起看。”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啊……”一聲驚叫傳到耳朵裏,藍景伊下意識的看過去,魂差點被嚇飛了,“我不看恐怖片。”

“那就看《龍鳳鬥》?據說挺好看的,不過我更喜歡看這個《驅魔人》。”

“《龍鳳鬥》。”死都不要看恐怖片,她這是坐飛機上呢,若是一個不幸飛機失事,她不是倒大楣了。

“好吧,就你們小丫頭片子喜歡那種文藝片。”江君越不情不願的轉了電影,很快《龍鳳鬥》就開演了。

“就這兩部?”才看了開頭,不知怎麼的,藍景伊覺得這會跟他靠在一起還共用一個耳機看愛情文藝片,那種感覺怪怪的。

“是的,就這兩部,怎麼,你也想看《驅魔人》了?”江君越大喜說道。

“做夢去吧。”她才不要看那個呢。

於是,兩個人都噤了聲,一起觀看起《龍鳳鬥》,初時,藍景伊還是抱著隨便看看消磨時間的態度,但是看著看著,她就被劇情吸引了,確切的說是被劉`德華扮演的盜生給吸引了,一個半小時的電影,最後的幾分鐘藍景伊是哭著看完的,她看著笑得如花般燦爛的女主,她看著墓地裏那個落下的木棺,原來愛情可以這樣的唯美,好美。

一張紙巾遞了過來,她看也不看身邊的男人,接過來便擦著眼淚鼻水,小臉如小花貓一樣狼狽極了,“傾傾,你說那棺材裏一定是沒有人的,是不是?他沒死,是不是?”電影結束了,結尾的字幕還在閃過,藍景伊抽泣著,怎麼也沒辦法從那劇情中掙脫出一顆心來,不知怎麼的,看著那木棺,她心裡就不舒坦,彷彿自己就是盜太,彷彿江君越就是盜生似的。

啊,呸。

他們都不是的。

他不會象盜生那樣死的。

“電影罷了,瞧你認真的,居然被人家給騙了。”江君越嗤笑了一聲,隨手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尖,“傻瓜。”

“可我一點都不想他死。”抽噎著,被騙就被騙,“我就喜歡被騙怎麼著,你管不著。”

“呵呵……”輕聲的一笑,隨即,藍景伊被江君越摟在了懷裡,“晚了,睡吧。”

“那我睡著了,要是飛機到了法蘭克福,江君越你會叫醒我吧?”她就是覺得自己最近特別的嗜睡,一睡就能睡好久,猪一樣的,一想起一大早自己被他抱著滿機場跑,甚至還是被他給抱上飛機的,她就囧得不行。

“嗯,我答應你,到了一定叫醒你,這次絕對讓你自己下飛機,你那麼沉,你以為我願意抱你嗎,沉死了,早上是怎麼叫你都不醒,猪。”

“你才猪呢。”她自己想自己是猪沒關係,他這樣說就不行。

“嗯,我是公猪,你是母猪,這樣總行了吧?”

“撲哧”,藍景伊笑了,“公猪,到了我再收拾你。”打了個哈欠,明明白天睡了那麼久,可是這會說睡就睡,一閉上眼睛,藍景伊很快就睡著了,什麼也不想,什麼也不想去想,江君越在,天塌下來自有他去頂著,她只管睡她的大覺好了。

江君越微闔著眼眸,傾聽著身邊女人微微的酣聲,才說睡就睡著了的人,估計藍景伊絕對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真能睡。

天,從黑到亮,飛機很快就要抵達法蘭克福了。

藍景伊只覺鼻子上癢癢,伸手去摸,卻什麼也沒有,可是,移開了手那癢癢的感覺就又來了,難受的睜開眼睛,“傾傾,幾點了?”

“起來吧,快到了。”磁Xing的男聲悅耳在耳邊,讓藍景伊倏的就睜開了眼睛,人一下子從座位上彈了起來,“咦,安全帶呢?”也是這時候才發現飛機上特安靜,轉頭看向後面的經濟艙,藍景伊的眼睛差點綠了,“江君越,我不是讓你到了喊我的嗎?”她又出糗了,人家都下飛機了,她居然還在睡。

“喊了,你不醒,跟猪一樣。”

他的話讓她一點底氣也沒有了,這陣子好象是真的這樣嗜睡,“行了,快下飛機吧。”再留下去,她覺得自己一會兒出去的時候,身體一定會被機乘人員給盯穿一個窟窿。

機窗外,正是黃昏時,時差呀,就是這樣的絕妙,以為會是黑夜,結果,天大亮著呢,下了飛機站在機場內,不遠處,一輪桔紅色的太陽懸掛在天邊,太美了,才到法蘭克福,她就感覺到了一種法式的浪漫情懷,可這裡,還在德國呢。

興奮的拉著拉杆箱走在最前面,風吹起她的長髮飄揚,不住的拂在她身後江君越的臉上,他也不撩,任由那絲絲縷縷的發纏繞著他,“伊伊,慢點。”藍晴走在最後,明明只拿了一個小包,卻還是走得吃力,竟然跟不上前面的兩個人。

藍景伊吐吐舌,“媽,人家不是沒出過國嗎,不象你,國外呆久了,國內國外的感覺一個樣,嘿嘿。”等藍晴跟上來,一手拉著行李一手挽著藍晴,兩個女人並排橫走,老的少的都是那樣的惹眼好看。

去取拖運的行李,居然還有兩大箱,“江君越,你自己拿。”出個門,他一個大男人拿那麼多東西幹嗎。

藍晴卻在看到一個箱子的時候怔住了,“君越,這箱子,你……你怎麼……”

“晴姨喜歡就帶過來好了,免得再去找人寄存。”江君越淡淡一笑,藍景伊這才明白原來那行李是藍晴而非他的,白了他一眼,就不會早點告訴她嗎,什麼事都是自作主張,從來,那最後一個知道的人都是她。

出了機場,藍景伊伸手就去攔計程車,可,手才抬起來就被另一隻男人的手給打掉了,“乖乖站著,別動。”

“傾傾,你又想玩什麼花樣了?你租車了?”人站在他的身側,想到江君越帶給自己一個又一個的驚喜,藍景伊開始胡思亂想了。

不遠處,一輛超眩的露營車朝著她這邊駛過來,也吸引了藍景伊的目光,白色的車身上全都是淡紫色的薰衣草,那大片大片的花海把那露營車裝點的特別的浪漫,一看就是經過改裝的露營車,漂亮呀,漂亮的讓她感歎,她終是開了一回眼界了。

目光全都在那輛車上,看著看著,那輛車彷彿是被她的小眼神給吸引了一般,居然就朝著她的方向開過來了,“傾傾,那車真漂亮,趕明,你也給我租一輛,讓我用一天就成。”藍景伊無限羡慕的嘟著小嘴說道。

突的,車子就在經過他們的時候居然就停住了,司機跳下了車,繞過車身走到江君越的面前,Cao著一口流利的法語道:“江總,請上車。”

藍景伊瞠目了,“江……江君越,這是你的車?”

“上車。”手一扯她的手便推著她上了車,然後是藍晴,最後,才是他自己。

能移動的小房子,藍景伊人才一跳上去就興奮加好奇的四處打量著,露營車雖然沒有房子大,可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一張小床,一張小沙發,還有一個小餐桌,餐桌旁還有一個典雅的吧台,吧台旁是敞開式的廚房,最裡面是洗手間。

就在藍景伊不住的東看西看的時候,江君越已經扶著藍晴坐到了床上,“晴姨,坐飛機累了吧,床上眯一會兒,大約七八個小時就到巴黎了。”

藍晴的唇顫了一顫,總是沒想到江君越會把一切都安排的這樣井井有條,其實,她故意從法蘭克福繞道去巴黎是想要在法蘭克福逗留一天的,但是現在,江君越把什麼都安排好了,倒是讓她不好說出那個早先的决定了。

罷了,伊伊開心就好,不会的躺到了床上,卻總是抑制不住身體的輕顫,好在,伊伊沒有注意到,這樣便好,她身上的土已經埋到脖子邊了,就陪著女兒好好的走過這最後的一段時光吧。

躺到床上,目光靜靜的追隨著藍景伊,她歡快的像是小鳥似的,“傾傾,這是你的車還是你租的呀?又漂亮,又寬敞。”尤其是那車身上的薰衣草花海,她的大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