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番外:染色合體(206)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50:02
A+ A- 關燈 聽書

“你管不著我是誰,姓喻的,誰讓你勾]引我男人的?”季哲居然掛斷了她的電話,阮菲菲氣急敗壞了。

“呃……”喻色轉頭看季唯衍,阮菲菲一開口,她就明白了阮菲菲所指的男人是指季哲了。

因為,最近她除了季哲以外根本沒有與其它男人再有往來,她與季哲之間清清白白,什麼也沒有做過,只不過是對他有好感罷了,最討厭這種被人憑白無故的貼上壞女人標籤的行為,瞄了季哲一眼,她冷冷笑了,“若你自己有本事有魅力,即便我勾]引他也沒用吧?”

“姓喻的,你這是在挖苦姑NaiNai我不如你?”阮菲菲更加惱火了,還從來沒有一個女人敢跟她這樣叫板,喻色這是第一個,她恨不得一巴掌拍在喻色的臉上,只可惜,兩個人離得太遠,她打不著。

“實話實說罷了。”商場上混了那麼久,警察局的事情她或者搞不定,可也不是隨便一個女人就能把她捏扁揉圓的。

“喻色,你信不信我能讓你三個孩子立碼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你敢……”喻色吼,這世上,母親從來都是最護自己的孩子的,喻色更不例外。

“我有什麼不敢的,我告訴你,若是你再勾]引我男人,我不止要讓你三個孩子消失,還會把你警察局裏的那位也一併的解决掉,我告訴你,這世上還沒有姑NaiNai我不敢做的事情。”

喻色眸光一眯,剛想要說話,手機突的被人搶走,她條件反射的歪過頭去,居然是季哲,“喂,你還……”

“喂什麼?讓我還什麼?姑NaiNai我不欠你什麼,即便是欠了也不會還,姑NaiNai巴不得你死翹翹呢,阿哲不是你能染指的男人,你最好立刻馬上離開他,否則,我說過的話一定算數,你孩子和老公一定會……”

“呵,這世上就你一個女人可以染指我嗎?”季唯衍再也忍不住,也聽不下去了,冷冷的開口,那邊立刻住了口轉移了話題,小心翼翼的道:“阿哲,我開玩笑呢。”

“那我也開一個玩笑,明個摘了你的頭丟到海裡喂魚。”冷冷一聲,季唯衍隨即掛斷手機,轉頭再看喻色,此時的她正呆呆的看著他若有所思,他也沒有多想什麼,捉過她的小手把手機還在她的手心裏,柔聲的道:“菲菲開玩笑呢,你別當真。”

喻色這才回神,抿了抿唇,看著依然握著自己手的那只大手,溫暖而有力,她還是不討厭他的碰觸,那是很神奇的一種感覺,剛剛他與那女子通電話時的語氣和表情都象極了阿染,以至於她一度看得失了神,“不會,我沒當真。”

“那就好,天要亮了,我先走了。”有了阮菲菲的插曲,季唯衍也不好再繼續留下去了。

“我送你。”喻色自然也不好留他,否則,還真的應了勾]引他的嫌疑了。

兩個人一前一後的進來,卻是季哲一個人離開,直到季哲上了車駛離了喻色的視野,她依然呆呆的站在原地看著那個方向,就是覺得他帶給她一種莫名的熟悉感,而她,更是下意識的相信他。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天亮了,喻色囫圇的睡了一個多小時便起了,雪姨煮好了早餐,孩子們吃好了就去了幼儿園,喻色沒事人一樣的去了公司,雖然心裡忐忑,可她還是遵照季哲的要求當什麼也沒發生了。

一整晚只睡了一個多小時,可喻色還是很精神,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轉眼就到了中午,喻色正要去吃午餐,辦公桌上的電話響了,“你好,我是喻色。”喻色公式化的接起了電話。

“喻總,那批貨已經找到了,這兩天就送到碼頭。”

喻色心裡一喜,“全部嗎?”

“嗯,全部。”

“好的,謝謝。”

“喻總不必謝,那些貨是一比特季先生通知我們找到的。”

喻色一怔,沒想到季哲的速度這樣快,昨天答應她幫她找貨,這才一晚上的時間,他就搞定了一切,掛斷電話,她拿過手機就撥給了季唯衍,原本還想中午一個人去食堂解决溫飽,可這會兒,她也不管那個阮菲菲要怎麼給她扣帽子了,她要好好的謝謝季哲,電話一接通,不等季唯衍說話,喻色就欣喜的道:“季先生,中午有空嗎?”

季唯衍抬眸看了看窗外,眸色中都是愉悅,早上離開的時候還以為今天不會與喻色見面了,可是現在,她找來了,雖然是因為那批貨,他還是很欣慰,“嗯,正要去吃午餐。”

“你在哪裡?我去接你吧,然後一起午餐。”丟了的貨找回來了,那簡非凡的事情喻色相信季哲也一定會搞定。

“馨悅飯店怎麼樣?”他記得她最喜歡吃魚,那裡的魚做的新鮮又好吃,他就想看著她吃魚時的模樣,小猫一樣的貪吃,不矯揉不造作,完全不似時下的女孩,吃東西扭扭捏捏的,看著就不爽快。

“季先生喜歡就好,今天我買單。”那批貨可是一筆鉅款,請季哲吃頓飯完全是小意思,哪怕她請個十頓八頓都不及那批貨的利潤的零頭。

“呵,好。”季唯衍輕笑,“呆會兒見。”

“呆會兒見。”

喻色放下電話換了衣服就出了公司,那邊,季唯衍掃視了一遍室內,曾經的出租屋,也是他和喻色相處了許久的地方,那張床還是他買的,那張床上,喻色給了他一切,那是他一輩子都回味不盡的美好,悄悄住進來有幾天了,嗅著的空氣裏的味道,都還有她的氣息,他慢悠悠的換了外套,梳了梳長髮,鏡子裏的他的臉還是讓人恐懼的,好在,喻色不怕也沒有表現出討厭的表情。

“先生,你要去哪兒?”才一開門,許山就迎了上來。

“去吃午餐,我一個人去就好。”

“我開車吧。”許山愣了愣,很少見季唯衍的笑容,那張臉雖然滿是疤痕,可他笑起來居然會給人溫馨暖融的感覺。

“不必了。”季唯衍的笑容一閃而過,轉身就下了樓梯,脚步輕快的下了一層樓。

兩個人上兩次一起都是喝咖啡,這一次是吃午餐,再過幾天簡非凡就出來了,這幾天就讓他奢侈的與她多見幾次面,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是的,簡非凡出來了,就是他離開的時候了。

季唯衍很快就到了馨悅飯店,也不等喻色到了,他就點了六道菜,兩個人六菜一湯,五樣都是她喜歡吃的,另兩道菜不過是陪襯,若是可以,他全都點她喜歡吃的了。

喻色匆匆進了飯店,才到門口,就有迎賓迎了上來,“喻小姐,請跟我來。”

頂樓的VIP包厢,她的腳步聲才到門前,季唯衍就沖著守在那裡的服務生打了一個響指。

“季先生,這次真的謝謝你。”都說大恩不言謝,可喻色忍不住,一見了面就熱情的走了過去。

“只上說句話罷了,簡先生的事情也有眉目了,最多不過一星期就能出來了。”見到喻色神清氣爽,已經沒有了昨晚等在警察局外的憔悴,季唯衍更是覺得自己做對了,她好,他便都好。

“是我和非凡得罪的人嗎?”

“也不盡然,爭權奪利罷了,簡先生的生意既然已經飄了白,以後,就專心做生意好了。”

季唯衍這一句,喻色頓時就明白了過來,“等他出來,我會與他說的,這次幸好有季先生,不然,我和非凡的麻煩就大了。”

“是簡先生聰明,若不是他寫的那兩個字,只怕事情也沒那麼容易解决。”

“‘喻染’的死因不是因為非凡?”

“不是,是中毒。”

喻色沒想到事情會這樣複雜,看來,若不是季哲出面,那人是真的要置簡非凡於死地了。

見喻色沒說話,季唯衍又道:“若不是中毒,‘喻染’的事情我也不好交待。”

“非凡都是因為我,不然,他也不會動手。”只要一想起那時發生的一切,喻色就忍不住的自責。

“那天也是‘喻染’不對,以後,不要因為一個名字再沒了分寸了。”

喻色被他說得有些不好意思,的確,就因為‘喻染’這個名字,她居然就失了魂般的想要認識那男人,結果,卻換來了簡非凡進了局子,“以後,再不會了。”

菜上來了,也掩去了些她的尷尬,六個菜兩個魚,都是她最喜歡吃的,新鮮美味,想到麻煩事情都快要解决了,喻色心情愉悅,忍不住的就想喝兩杯,“季先生一起喝幾杯吧,白的還是啤的?”

“你行嗎?”

“行,若是往常可不行,但今個是我請季先生,就一定行。”喻色豪氣萬千的打了一個響指,服務生就走了過來,“兩瓶X`O”。這會子,別說是兩瓶了,十瓶她都樂意奉陪,只要能陪好季哲就行了。

透明的高腳杯,兩個人慢慢喝著慢慢吃著,那是一種久違了的感覺,季唯衍看著喻色的小臉隨著酒液的入喉慢慢的變得嫣紅如畫,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