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8章番外:染色合體(205)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49:37
A+ A- 關燈 聽書

“爹地,你回家了真好。”

季唯衍身形一震,一瞬間,心軟濡的如同染了蜜一樣的甜。

多想,也有這樣一個兒子……

“曉越,他不是你爹地。”喻色一愣,隨即拉了拉曉越的手,這玩笑可開不得,小孩子沒大小無所謂,可是季哲她根本不瞭解。

“呵呵,這孩子真與我有緣,不如,做我的幹兒子好了。”季唯衍輕笑,任由小傢伙摟著他的脖子,憐愛的摸了摸曉越的頭,反正,他第一眼見就喜歡上了,喻色的孩子他真的都好喜歡。

“你是……”曉越終於醒透了,也才發現自己摟著的人不是爹地,可他居然覺得這人很親近。

“我姓季,叫我季叔叔就可以了,若是你願意,叫我乾爹也成。”季唯衍半蹲在床前,直視著已經爬起來的小傢伙的眼睛,這雙眼睛睜大了他就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乾爹?”曉越轉向喻色,看她沒什麼反應,就又道:“好的呀,曉越以後就多了一個乾爹罩著了。”平日裏偶爾與簡非凡的手下接觸過,所以小傢伙如同道上的人似的豪氣萬千的說到。

季唯衍笑了,看看自己的手腕,隨手摘下一串手鏈,“這個,就送給小曉越做見面禮了,嗯,叫乾爹。”

“我不叫你乾爹。”不想,小孩子鬆開了手,一本正經的看著季唯衍,大晚上的,房間裏還很暗,他居然一點也不害怕,“我想看看你的臉。”

喻色這才發現季哲進來後居然戴了一個面具,或者,他是不想嚇到睡著的曉越吧,怪不得孩子沒害怕呢。

季唯衍拉過小傢伙落在他臉上的小手,軟軟白白的,不止是不生氣,心裡還愈發的軟濡,“為什麼不叫乾爹?你不是同意了嗎?”

“叫乾爹不好聽,我不喜歡這個稱呼,以後,我也象叫我爹地一樣的叫你爹地,行嗎?”小傢伙早就坐直了小身板,小大人的與季唯衍對起話來。

季唯衍當然是求之不得,“好。”

“爹地。”曉越自然的喚了一聲,彷彿叫過了很多次一樣,親切的,似乎季唯衍就是他的親爹地。

季唯衍將手鏈戴到了小傢伙的小手腕上,有點大,他調了調就剛剛好了,淡白色的光線映著曉越的小手越發的白淨,一看這手鏈就不是平常之物,喻色急忙道:“曉越,這手鏈咱不能收。”這幾年,好東西喻色見過很多,早就沒什麼感覺了,再者,與季哲也不過是最近幾天才認識,這還不熟悉就收人家的貴重東西,實在是於禮不合。

季唯衍推開喻色落下來欲要阻攔的小手,當指尖與指尖相觸的那一刹那,一股電流從身體間倏然流過,他貪戀的差一點就握住了這只手,强忍著才緩緩的移開,目光柔柔的拂過,低低笑道:“這鏈子不值幾個錢,就是個保平安的物件罷了,我與這孩子有緣,嗯,曉越就收下吧。”

“謝謝爹地。”都說男孩子就喜歡槍炮小車之類的玩具,可是曉越卻是對這個男款的手鏈愛不釋手。

又一聲爹地,叫得季唯衍心花都開了,“乖,快睡覺吧,改天爹地帶你出去玩。”

“好咧,爹地晚安。”曉越打了一個哈欠,小人還真是沒有睡飽。

“晚安。”季唯衍直起了身形,不管有多喜歡,都不能再打擾孩子的好睡眠了,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保證充足的睡眠是必須的。

從曉越的房間裏出來,喻色又道:“季先生是喝茶還是咖啡?”

季唯衍看了看曉越房間旁邊的另一扇門,這是曉美的房間,因為曉衍早就向他報備過了,她是住在最邊上的靠走廊窗戶的那一間房間的,所以,他都知道,“咖啡就好,不加糖,我再去看看曉美,就下去客廳。”大晚上的,看了曉美他就準備下樓了,反正見曉衍很容易,他們已經約定好了,明天他派人去幼儿園裏帶走她就可以了,不過前提是不能讓曉越和曉美知道她去哪了,那個小鬼丫頭,精著呢。

“好吧。”喻色就沒見過這樣喜歡小孩子的大男人,明明孩子們都睡了,他還是要看,她還真是不好意思拒絕,看一眼也不少什麼,就由他看吧。

這一次,喻色沒有打擾季唯衍走進曉美的房間,開了牆壁燈後小傢伙正香甜的睡著,一點也不知道自己的世界裏多了一個闖入者,一張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掛著微微的笑意,彷彿正在做著什麼美夢似的,那小模樣真是好看。

季唯衍怎麼也看不够了,曉美雖然不如曉衍那樣象喻色,可是也有五分的象,他靜靜的看著小人足有三分鐘,才彎身為小人掖了掖被子,然後,才悄悄的退出了小傢伙的房間,不舍的停在走廊間時,樓下的客廳裏正飄上來一陣咖啡香,濃濃的,醺人欲醉。

季唯衍沒想到這樣晚了,喻色居然親手磨起了咖啡豆,那可比一沖即得的咖啡要醇美的多,他脚步頓在走廊裏,嗅著那咖啡香的同時,目光卻是不由自主的就落在了喻色的房間裏,那扇門是開著的,淡弱的光線雖然暗,但卻讓他可以清楚的看見房間裏的狀況,所有的傢俱都是記憶裏的位置,沒有任何的變動。

床頭桌上擺著一個鏡框,離得遠些,他看不清楚那上面的照片,這一掃之下,不由得就開始揣測起來那個鏡框裏放著的是誰人的照片。

是三個孩子的還是喻色的,還是喻色和簡非凡的呢?

想到簡非凡,季唯衍心裡犯起堵來,慢慢的踱步過去,心底裏就一個想法,他想知道是誰的照片。

近了。

鏡框越來越大,照片也越來越清晰,那是一張男人的照片,而那個男人不是別人,居然就是他。

是的,就是曾經的他。

那張臉讓他熟悉也讓他陌生。

那時的他是那樣的冷俊優雅,可如今的他若不是戴了一張面具,只怕剛剛一定嚇到了曉越。

拿起鏡框的手在顫抖著,不知是為了祭奠自己曾經的美好還是不想捨下這本應屬於他的一切,此一刻,季唯衍的眼睛潮了潤了,心酸了澀了。

“季先生,咖啡好了。”不知道過了多久,身後,一道影子斜灑在床頭桌上,季唯衍這才恍然回神,輕輕放下鏡框,背對著喻色深吸了一口氣,等他再轉過身時,面色已經恢復了如初的淡定,“好,我們下樓吧。”

喻色眉頭輕皺,心底裏泛起一絲不快,她的房間這是第一次有外人進來,想要發作,可是當季哲迎面越過她時,那一瞬間,看著他的眼睛,她居然什麼也說不出來。

兩道影子一前一後卻離得很近的絞在一起,隨著步履徐徐穿過走廊,踏下樓梯,終於停在了沙發前,季唯衍不会的坐下,嗅著空氣裏的咖啡香,那種恍若隔世的感覺再度襲上心頭,就有種做夢的感覺,唇間的咖啡也比往日醇香了許多。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季先生喝咖啡從來不加糖嗎?”

“呵,習慣了。”苦澀的咖啡入喉間,仿如人生,明知是苦,還是要甘之如飴的走過。

“真象我一個朋友,他從前喝咖啡也從來不加糖呢。”喻色盯著咖啡杯上冒出的熱汽,心底裏亂亂的,這個時候,她居然又是想起了阿染。

季唯衍心裡‘咯噔’一跳,不必喻色解釋,他也知道她所指的人其實就是他,“嗯,我的朋友也有好幾個都是這樣的習慣,喝咖啡從來不加糖的,這沒什麼的。”生怕喻色起疑,季唯衍微笑的補充了這一句。

“怎麼我就只遇到一個那樣的朋友呢?”

“碰巧罷了。”季唯衍說完便將杯中的咖啡盡數的喝了,這裡,他再不能呆了,呆得久了,恐怕喻色會起懷疑,想想自己的臉,這是他第一次不自信了,“謝謝咖啡,我該走了。”

“這麼急?”

“還有事情要處理。”出來的時候就讓人去查探簡非凡的事情了,他既是答應了喻色,簡非凡的事情他就管定了。

喻色看看窗外,天還黑著,可已經是淩晨四點多鐘了,天就要亮了,不知為什麼,她很想再留他多坐一會,“季先生,路黑,不好走,不如天亮了在走吧。”

“不必了。”季唯衍起身,不管他多貪戀這幢自己親手修建的別墅,可他都不能再呆下去了,越是與喻色相處,他越是不想放弃她。

“季先生……”

喻色才要叫住季唯衍,不想,他的手機響了,季唯衍摸出手機看了看手機荧幕,當看到是阮菲菲的電話號碼時不由得直皺眉頭,想也不想的直接掐斷了。

“季先生,你看……”

喻色還要勸阻季唯衍,可那邊季唯衍才掐斷一個電話,她的手機就響了,看到是一個陌生電話,若是以前她一定不接,可是現在她擔心每一個電話都與簡非凡有關,所以,自然有電話必接了,“喂,你好,我是喻色。”

“喻色,你已經有老公了,為什麼還來勾;引我男人?”喻色怎麼也沒有想到,電話彼端劈頭吼來這一句女聲,喻色一頭霧水了,“你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