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7章番外:染色合體(204)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49:04
A+ A- 關燈 聽書

昏暗的房間,不是電視裏那樣一扇帶鐵欄杆的窗隔住兩人再一人一個電話對講,也沒有警員一旁監聽。

“簡家後,請進。”帶路的警員客氣的做了一個請進的手勢,喻色轉身朝房間裏走去,這一刻,仿若回到了從前,那一次,她也進了警局,只是來看望的是阿染而不是簡非凡。

那一天,他留她在警局留了很長時間,一個說起來並不美好的地方,可此刻留給她的記憶卻是美好的。

那時,她為他擔了許多的心,甚至為了他才嫁給了簡非凡,可後來才知他根本不需要她的相幫。

“小色,誰讓你來的?”簡非凡懶洋洋的走了進來,一點也不見驚亂和慌張,讓喻色稍稍的放寬了些心。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非凡,你沒事吧?”喻色沖過去,仔細的打量簡非凡,不管怎麼樣,他是為了她,不然,他也不會進來這樣的地方。

“老子沒事兒,你回去吧,我挺好的,告訴曉越曉美和曉衍我是去出差了,過幾天就回去。”簡非凡語氣輕鬆的說過,彷彿是人家傷了他,而不是他傷了人家。

喻色才要說話,突的想起季哲警告她的話,不讓她多說什麼,只好點了點頭,道:“好。”可心底裏還是有些不踏實,畢竟是死了一個人,那可不是小事。

簡非凡笑眯眯的停在她的面前,大手落在了她的肩膀上,“以後,這麼晚了不許出來,聽見沒有?”

“知道啦。”看著他的微笑,喻色越發的放輕鬆了,她知道以簡非凡的能力也許這也不算是什麼大事,或者,他自己也能搞定,“非凡,這幾天你照顧好自己。”

“嗯。”輕應了一聲,簡非凡捉住了她的一隻手,“怎麼這麼凉?回去早些休息,乖。”說話間,喻色的手心裏已經多了一張字條樣的東西,眼看著簡非凡沖著她眨了眨眼,她悄悄鬆手,緊緊的攥住,這一定是非常緊要的東西,所以簡非凡才會以這樣的管道交給她。

“好。”

“行了,你走吧,天天見面都不嫌膩歪嗎?”簡非凡推著喻色往門前而去,直到喻色邁出房門,兩個人見面的時間合計起來都不到五分鐘,“對了,到底是誰送你進來的?”簡非凡低低問著,頭也探了出去,可門外,除了一個警員守在門口再無一人。

“簡先生,請留步。”警員伸手一攔,硬生生的攔住了簡非凡。

“沒……沒誰。”想到季哲,喻色到底沒有說出他來,她不想簡非凡多想,她知道簡非凡不喜歡季哲,那是男人間天生的敵意吧。

身後靜了一下來,喻色走了幾步再回頭,簡非凡還站在門裡,此時正微笑的看著她,那身影讓她眼睛裏一潮,忍不住的道:“非凡,你一定要出來。”

“簡家後,請吧。”

身後,簡非凡也被警員‘請’走了,轉個彎,陰涼的角落裏,季哲正背對著她而立,他手裡夾了一根烟,煙霧飄在他的周遭,讓那畫面看起來一點也不真實了似的,喻色很喜歡看他披在身上的長發,很少男人留長髮,更少男人留長髮還滿身都是男人味,“季先生。”喻色小小聲的輕喚了一聲。

季唯衍這才徐徐轉身,手裡的烟已經掐熄,像是知道她不喜歡烟一樣,“見到了?”

“嗯。”

“那我們走吧。”

輕柔的男聲,配合他眼底裏的淺笑,雖然面容還是令人驚悚的,可她居然一點也不怕,隨在他的身後一前一後的離開了警局,大門外,他親自為她打開車門,“我送你回家。”

“好。”似乎,與他一起,不必多說什麼,她就能感受到他對她的關心,而且,不帶一絲的懷疑。

警察局在車後越來越遠,車裏靜靜的,只有兩個人淺淺的呼吸。

喻色抿了抿唇,攥在手心裏的字條到底還是慢慢的展了開來,紅色的兩個字,像是用鮮血寫成的,“驗屍。”

“季先生,你說非……”喻色說了一半,又頓住了,畢竟與季哲才認識幾天而已。

“嗯?”季唯衍輕輕皺眉,喻色一定是有話要說,不說一定是因為有顧慮。

喻色看著季唯衍轉著方向盤的大手,那只手修長而骨感,沒有半點疤痕,呆呆的看著,這只手與記憶裏的一隻手慢慢的重疊在一起,以至於她一點也沒有聽到季唯衍疑惑的聲音。

“喻色,你若是想他出來,就有什麼說什麼吧,或者,我有辦法讓他早些出來。”季唯衍知道她還是不放心他,只好給她一顆定心丸。

喻色這才驚醒,手裡的字條又攥了攥,想了又想才將那用血寫成的字條遞到了季唯衍的面前,“你看,這是他給我的。”給完了,連她自己都迷糊了,她居然就是下意識的相信了他。

季唯衍轉頭看了一眼,隨即伸手接過便送到了口中,再開口,哪裡還有那張字條的踪迹了,“簡家後,簡先生的事兒你就當什麼也沒有發生過,明早該上班上班,該回家回家,不出一個星期,他就回了。”

喻色聽著他沉穩有力的聲音,彷彿受了盅惑一般,反正,她就是信他了。

那一路,明明很遠,她卻覺得車開得很快,只是一會兒的功夫,車子就停在了別墅前,車燈照著別墅的大門裏通亮一片,喻色坐在車裏,卻不想下車,似乎這一下車與季哲分開,再想見面就難了,微微思量了一下,她輕聲道:“季先生,已經到了家門口,就請進去喝杯茶,小坐片刻,如何?”

“孩子們都睡沉了吧?”季唯衍癡癡的看著這幢他親手設計的別墅,曾經認定了這裡是他和喻色的婚房,那時他怎麼也不曾想到,幾年過去後,這裡已經變成了她和另一個男人的家,而他,居然一點也不討厭她為另一個男人所生的三個孩子,相反的,真想近距離的看看她生的孩子,看過了曉衍,他還想看曉美和曉越,那兩個孩子都是他親自起的名字呢。

“季先生喜歡孩子?”那時,阿染也很喜歡孩子,還說只要是她生的,不管是誰的孩子他都接受,還說等她離了婚就帶她和孩子一起遠走高飛,如今想來,彷彿就在昨天,可她的孩子已經五歲了。

“呵,是的,我很喜歡小孩子,曉衍很討人喜歡,真可惜這會他們都睡著了,不然我……”季唯衍頓了一下,試探的看向喻色。

喻色什麼也沒想,本來就要請他進去坐一坐的,便道:“那有什麼關係,季先生不嫌孩子們睡了看看他們都可以的。”

季唯衍本來還猶豫著要不要進去,聽喻色如此說,不知怎麼的,他突然間就很想近距離的看看喻色的孩子,那與遠遠的看著的感覺還有看照片的感覺一定不一樣的,“會不會太打擾了?”想著自己現在的身份,季唯衍還是客氣的問了一下。

“不會,反正我一時半會兒也睡不著,一起進去吧。”聽他有心意進去,喻色很開心,別墅裏除了傭人,再有就是簡非離,很少有人來的,她很喜歡家裡來個客人,雖然現在時間不對,可是對方是救過曉衍的人,還是可能會幫助簡非凡的人,喻色自然很樂意。

“恭敬不如從命,那我就不会了。”季唯衍又掃了一眼眼前這幢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別墅,這裡的一草一木都在牽引他走進去,走進去,一定要走進去。

幾年來魂牽夢繞的地方,更有喻色相陪,從下了車,他的脚步就沉穩的一點也不遲疑的走向別墅大門。

一樓是客廳和餐廳,還有一間傭人房,二樓一邊是他設計的與喻色的婚房還有一間客房,對面就是兒童房,那時就設計了三間,想不到如今三間都派上了用場,剛好住了三個小東西。

不等喻色引路,季唯衍徑直的走向第一間兒童房,輕輕推門,再輕輕一按,就開了門側的牆壁燈。

氤氳暗淡的光線中,小床上的曉越靜靜的睡在床上,周遭的佈置還是他當年的設計,絕對是小男孩的房間,房中間是小床,迎面的牆壁上正中是電視,左側就是飛鏢,右側是李小龍的功夫圖,季唯衍一一掃過再把視線重新落在床上的曉越的小臉上,唇角也不由得勾出一抹慈和的笑意來,這孩子居然接受了他當初的設計,彷彿小傢伙還沒出生的時候就與自己心有靈犀了一般。

他先還是立在床前看著小傢伙,可看著看著,不由自主的就蹲了下去,高大的身形襯著床上的小人越發的小,曉越象喻色多些,鼻子和小嘴特別的象,再細看,他在曉越的臉上卻怎麼也找不出簡非凡的影子來,這孩子不象簡非凡,雖然都說男孩象媽女孩象爸,可是曉衍也不怎麼象簡非凡。

“季先生,茶還是咖啡?”季唯衍正看得出神,喻色推門走了進來,雖然聲音壓得低低的,可還是惹得床上的小人翻了翻身,小傢伙像是感覺到了室內的光線感覺到了有人進來了他的小房間,大眼睛迷迷糊糊的睜開,也不知道是沒仔細看還是怎麼的,反正,曉越眯著眼睛就抬起了小胳膊,摟住季唯衍的脖子的同時,軟軟的喚了一聲,“爹地,你回家了真好。”

季唯衍身形一震,一瞬間,心軟濡的如同染了蜜一樣的甜。

多想,也有這樣一個兒子……

PS:麼麼所有等待的親們,這幾天實在是人在外面身不由已,澀會儘量更,愛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