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6章番外:染色合體(203)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48:46
A+ A- 關燈 聽書

“你……你是誰?”打手電筒的警詧抬頭看了一眼季唯衍,他滿是傷疤的面容加上冷俊的表情讓人不由得打了一個激欞,退後一步驚悚的問道。

“過來。”季唯衍卻是連理都不理那人了,目光也柔和了起來,對著喻色微微笑開。

“你是……”喻色唇開,居然下意識的也想問他是誰,可他明明說過他是季哲了,但一種莫名的熟悉感還是攪得喻色心底裏漾開一朵朵的漣漪,就是覺得自己與季哲彷彿相識了許多年許多年一樣。

“過來。”季唯衍抬手揮了揮再度催促著,讓喻色不由自主的就朝他走去,夜風微凉,她單薄的身子一個抖擻,季唯衍脫下外套輕輕披在喻色的身上,低聲道:“不想走?”

“嗯。”喻色點頭,見不到簡非凡她真不想回去。

“走,我們進去。”季唯衍轉身,引著喻色就往警察局的大門走去。

“喂,你們站住,站住,上頭有檔案下來,誰也不能會見簡非凡。”後面的警詧大聲的喝斥著二人。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季唯衍理都不理那個警員,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也不知他與對方說了什麼,放下手機後便對喻色道:“走,我們進去。”

“喂,你們……”

就在警員攔人的時候,大門一側的小角門開了,有人迎了出來,“季先生,這邊請。”

喻色佩服了,沒想到季哲一通電話就什麼都解决了,踏進警察局大門的那一刻她還有些不相信,等了一個晚上了,以為一定進不去,可現在她不止是進來了,看季哲的意思肯定是能見到簡非凡了,心底裏一陣歡呼,一張小臉上也染上了笑容,雖然還有些擔心季哲為了他熟悉的‘喻染’而不管簡非凡,可到底是松了一口氣,緊隨在他的身後,他真高,“季先生,謝謝你。”

季唯衍心中一慟,以他和她曾經的關係,他們之間何曾需要說謝謝呢?

悶無聲息的走在前面,跟在後面的喻色見他不說話,以為自己為他添麻煩了,這才認識沒幾天就一次又一次的求人家幫忙,她是做的有些過份了,可在這座小城裏,她以前只依賴過兩個男人,一個是阿染,一個是簡非凡,如今,一個沒了,一個進了這局子,她連依賴的人都沒有了。

天色很黑,夜裡的局子裏雖然亮了燈,可這樣的地方依然給她陰森森的感覺,心底裏七上八下的,她小心翼翼的隨在季哲的身後,看著他頎長的身形還有被燈光打在地上的影子,一下子竟是恍惚了起來,這幾天,越發的想念阿染了,那背影,竟是那麼的象。

“撲”,低低的一個小臺階,可是迷糊中的喻色根本沒注意到脚下,一個不小心就被小臺階給絆住了,整個人以九十度的角度往前栽去,“啊……”她條件反射的驚叫出聲,以為自己這次一定慘了,必會摔得很慘。

急亂中只想抓住什麼穩住自己的身形,可兩邊都是牆壁,平整的什麼也抓不住。

喻色閉上了眼睛,除了任由自己摔倒沒有其它辦法了。

然,預期的疼痛沒有,倒是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一股淡淡的藥香混合著男Xing的剛冷味道襲入鼻間,喻色覺得自己在做夢一樣,那藥香是陌生的,可是那股子男Xing的味道卻是那樣的熟悉,她覺得自己做夢了,她夢見阿染了,緊閉著眼睛,就是不想醒過來,“阿染。”柔柔的低喚,整個人都軟綿綿的靠在男人的懷裡,如猫一樣的輕蹭著,那厚實的懷抱讓她安然,“阿染,你不走了,好不好?”她寧願一輩子都在夢裡,永遠都不要醒了。

她柔軟的觸感,加上輕柔的聲音,季唯衍的身體頓時繃得緊緊的,想著這樣的地方這樣的場合,雖然前面帶路的警員離著他們有三米遠的距離,可依然什麼也不能做。

再者,他也確實不能對她做什麼。

早先見面,她見到了他的臉沒什麼特別的反應,現在,她似乎已經適應了他這樣醜得不能再醜的臉了,這是天意嗎?

還不到一天的時間,她就適應他這張臉了?

季唯衍的心底裏亂了起來,有時候還覺得自己配不上她,可有時候又真的很想與她厮守一輩子,心裡如同熬得熟爛的粥糊成了一團,“色,乖了。”他哄孩子一樣的只想把她哄起來,她再這樣窩在他的懷裡,他真的不敢保證不對她做點什麼,即便是在局子裡面也想,這一刻,他的嗓音沙啞,語調裏帶著微顫,之前只是與喻色面對面的喝過咖啡聊過天,這一刻卻是軟玉溫香抱滿懷,除了一張臉,他哪裡都是正常的,他想要她,發瘋一樣的想要她。

喻色聽著季唯衍柔喃的聲音,小身子更往他的懷裡鑽了,“阿染,抱我,我害怕。”許多個夜晚她都是自己一個人度過,她是有多想有他的夜晚呢,她窩在他的懷裡,感受著他溫暖的胸膛,那樣的夜是她記憶裏最最幸福的。

可是五年了,那些記憶裏的影像像是清晰的,又像是模糊的,說不清道不明的不住的在她的世界裏倒轉翻騰,“阿染,曉越和曉美五歲了,我知道他們不是你的孩子,可是,有人說他們不止是象我,還有點象你呢,你說是不是因為我懷孕的時候總想著你呢?”公司裏的人常常在背地裡議論她和孩子們,她都聽見了,只是當沒聽見的也不過問,可不過問不代表不知道,她什麼都知道,也是有些迷糊孩子們為什麼有點象阿染,後來想來想去就當是懷孕的時候想阿染想得多了吧。

季唯衍抬頭看看前面的警員,人家已經背過了身去,說實話,他真的很貪戀這一刻喻色的依賴,可這到底是在局子裏是在有人的地方,大手輕拍了拍喻色的小臉,那不盈一握的腰身讓他心疼,只一下他就鬆開了,再拍了拍喻色的背,才低低的道:“喻色,我是季哲。”

一句話,音量不高不低,可他與喻色離得近,這一聲就響在喻色的耳朵邊,彷彿Zha彈一樣炸得她的心一下子警醒過來,抬頭再看季唯衍,根本不是記憶裏的那個阿染,她是魔障了,兩隻小手一下子鬆開了季唯衍,才要從他的懷裡掙開就感覺到了兩具身體間的變化,她的只有自己能感知到,可是季哲的卻是那樣的明顯,喻色臉紅了,覺得自己被欺負了,一邊站直身體一邊一手就揮向了季唯衍。

她的動作她以為是快的,可是在季唯衍眼裡就象是慢動作一樣,慢得很,只要他隨手一揮就能揮開,可看著她精緻的小臉還有她羞惱的表情,他愣是沒有揮開她,任由她的小手拍在了他的臉上。

“你混蛋。”喻色低吼一聲後就是“啪”的一聲響,清脆悅耳,震得人的頭皮發麻。

長長的廊道裡在巴掌的餘音悄悄散去時靜得彷彿地上掉根針都能感覺得到,頓時所有人都看向了喻色和季唯衍,就連前面帶路的警員也轉過了頭來。

喻色呆了,腦子裏開始回想剛剛都發生了什麼,好象是她要摔倒了,然後季哲扶住了她,也拯救了她。

然後,她好象是把季哲當成了是阿染了,天,原本她剛剛根本沒有在做夢,她說的做的都是真實的,這樣想來,像是她在勾飲季哲了一樣一樣的,而季哲,除了身體上的那點反應之外其實也沒對她做什麼,甚至還是他主動的叫醒她的。

那或者只是一個男人的正常的生理反應罷了。

喻色小臉通紅一片,“季哲,對不起。”

“走吧,小心些。”季唯衍彷彿什麼也沒發生似的,牽起她的手便朝前面走去,風依舊凉,可是走在一起的兩個人的心卻是暖暖的。

喻色想要掙開這只牽著她手的大手,可,那只手彷彿與她的小手有磁力一樣,竟是,怎麼也松不開。

腳步聲踢踢踏踏,暗色的燈光下,轉角的房間處警員停了下來,指著一扇房門道:“簡非凡就在裡面,可以進去了。”

喻色這才發現自己還握著季唯衍的手,心慌的揮開,臉已經紅透了,“季先生,我先進去了。”

“與案情與今晚打架的事情有關的一律不要亂說,記住了嗎?”季唯衍不放心的吩咐著喻色,真想再握一握她的小手,沒了這一次,不知還有沒有下一次了。

他不想把她交給簡非凡,可,又不得不把她交給簡非凡,人,就是這樣的衝突。

喻色點點頭,她知道進去見簡非凡一定有人在一旁監聽的,說錯一句話都會毀了簡非凡的,這個時候她必須小心,“季先生,我進去了。”說完,她邁步就走到門前,輕輕推門的時候,心慌的無以附加,那是幾年都沒有的感覺了,可是這一刻,她就是心慌了。

“別怕,我在。”

身後傳來四個字,是一個男人的聲音,卻瞬間踏實了她的一顆心。

有季哲在,總會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