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5章番外:染色合體(202)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48:21
A+ A- 關燈 聽書

“來電話了,來電話了。”喻色正在醫院裏詢問‘喻染’的狀況,想著要怎麼處理簡非凡的事情,手機就在這個時候響了,是曉越。

“媽咪,你什麼時候回家?”

喻色瞄瞄時間,看著醫院裏人來人往,想著被帶走的簡非凡,只好道:“曉越帶著妹妹先睡,媽咪晚上加班,晚點回去。”

“媽咪,你今晚不是跟爹地一起吃飯不加班嗎?”

孩子們就是這樣單純,想到什麼說什麼,一句話說得喻色頓時不知要怎麼回應了,心思一轉,只得道:“剛剛公司來電話,有急事要處理,所以就回去加班了。”

電話那頭先是靜了一秒鐘,隨即,曉衍就叫了起來,“媽咪,那爹地呢?”

“他……他與朋友喝酒去了。”

“媽咪你騙人,爹地沒去喝酒,爹地上電視了,今晚上爹地不回家了嗎?”

喻色的腦子轟轟作響,簡非凡被帶走後發生了什麼她一點也不知道,‘喻染’沒了,一定是事情鬧大了才被曝光了,事情發展到現在,說到底,若不是‘喻染’對她說出那些不三不四的話來,也不至於演變到現在。

五年多了,她第一次感覺到無力,甚至于連孩子們都不知道要怎樣安撫了,“曉衍,媽咪去接爹地了,明天就回家,你和哥哥姐姐睡覺吧,乖。”

“好吧。”稚氣的小女聲,讓喻色甚至能想像到那頭小傢伙嘟嘴的小模樣,若是簡非凡真有什麼事,那沒了爹地的孩子們該怎麼辦?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掛斷了電話就出了醫院,直奔警察局。

計程車裏正在播放新聞。

“今晚在東安區徐記火鍋城發生一起命案,一喻姓男子身受重傷,送醫院後醫治無效身亡,現時嫌犯已被拘押,相關案情正在緊鑼密鼓的**中……”

果然,不止是電視,就連新聞媒體都知道了。

可,以前的命案沒有這樣的又是上電視又是上廣播的四處宣揚吧。

喻色是真不懂了,難道是有人故意的把事情鬧大再鬧大,以此不給簡非凡退路嗎?

喻色想了想,還是拿出手機撥給了簡非離,出了這樣大的事情,即便她扛得住,但簡非凡畢竟姓簡,她不能再瞞著簡非離了,多一個人想辦法總比她一個人幹著急要好得多。

然,簡非離的手機居然和季哲的一樣,兩個人彷彿商量好了一般,回應她的也是那一句機械的女聲,“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一遍又一遍,足足打了五六遍,最後,喻色洩氣了。

“小姐,到了。”喻色還要打,計程車司機不等車子停穩便催促她下車了。

“多少錢?”喻色急,一邊下車一邊掏錢。

“二十七。”

喻色摸出一張五十面額的遞向司機,“不用找了。”

“哎呀,曉姐,你今晚是不是在徐記火鍋城用過晚餐?”司機師傅一邊接錢一邊上下的打量喻色。

“你是……”

“我微信收到了一個視頻連結,簡老大殺人了,視頻裏他身邊一個女人跟你長得很象。”

“什麼視頻?給我看看。”喻色一把奪過人家的手機看了起來,果然,一個醒目的標題出現在手機微信群裏。

“號外:黑老大簡非凡欺男霸女,打死人啦!!”

再看下麵的視頻,果然是簡非凡爆打‘喻染’的鏡頭,而她,赫然出現在視頻中。

“師傅,謝謝你。”喻色急忙把手機還給了司機師傅,一邊往警察局走去一邊繼續打簡非離的手機,若說剛剛聽廣播播報簡非凡殺了‘喻染’的事情也許還是巧合是新聞媒體為了吸引人的眼球而曝光出來的,那麼,現在微信的傳播就證明這絕對是有人在背地裡推波助瀾了。

“找誰?”喻色才到警察局門口,就被門衛給攔住了。

“簡非凡。”

“你是他什麼人?”門衛上下的掃視著喻色,彷彿要將她看化了一樣。

“我是他家後,我要見他。”

“家後?那又怎麼樣,他殺了人,現在任何人等都不能見他,請回吧。”

喻色不是胡攪蠻纏的人,說了幾句好話見怎麼也進不去,只好等在了警察局外。

天色越來越黑了,警察局外的大馬路上空無人影,喻色一個人坐在路邊,簡非離的電話不知道打過多少次了,除了關機還是關機。

喻色覺得自己要瘋了,可這個時候讓她回家,她根本沒那個心情。

了無困意。

更放不下簡非凡。

熱鍋的螞蟻般等了又等,淩晨三點多鐘的時候,喻色的手機響了,這一次,不是她打給別人,而是終於有人打給她了。

“季哲,為什麼現在才接電話?”手機才一接通,就連喻色自己都不明白,她出口的話語彷彿把季哲當成是她多年的老朋友一般,居然帶著微微的責怪,天知道這剛剛過去的幾個小時她是怎麼過的。

簡非離不接電話她焦慮是應該的。

可她與季哲才剛認識沒多久而已,她居然就有了一種依賴感,看到他的電話號碼的時候,一瞬間,整個人的心頓時就從緊繃而到慢慢放鬆。

“出去了才回來,你在哪兒?”聽著喻色微微嗔怪的聲音,回想之前他們曾經一起的時光,季唯衍喉頭一動,這一刻,不管離得多遠,他都只想把她擁到自己的懷裡,可是,他不能。

“季哲,‘喻染’死了,非凡被抓了,季哲,你幫幫非凡好不好?他被帶去警察局了。”喻色聽著季哲的聲音,一股腦的倒出了自己的心事,她急壞了。

季唯衍深吸了一口氣,其實,他今晚的突然‘失踪’完全是為了喻色的那批貨,是與錢永海找了一個比較僻靜的地兒談判去了,他原本也是要搓合喻色和簡非凡的,但此刻聽她為簡非凡而如此的求他,心底裏還是酸酸的澀澀的,輕輕的一笑,他柔和的道:“好。”今晚的新聞他已經知道了,其實喻色不說,他也會把簡非凡弄出來的,這事明顯是有人在暗地裡煽風點火,即便他還沒去調查,但已經猜出個大概了。

“季哲,你是‘喻染’的朋友,你真的會幫非凡嗎?”喻色不放心,季哲說過他認識‘喻染’,還說過要把‘喻染’介紹給她的,那他們之間的關係一定很好,自己與季哲才認識多久呢,她一點也不確定季哲會站在她這邊而放弃與他相識的‘喻染’。

畢竟,死的人是‘喻染’。

“喻色,先告訴我你在哪兒?”

柔和如Chun風般的男聲,帶著濃烈的安穩人心的味道絲絲入心田,讓喻色不由自主的就道:“我在警察局外。”

“在那等我,我十五分鐘後就到。”季唯衍不容質疑的說完便掛斷了電話,轉頭就出了房間,等不及叫許山來開車了,再者,她已經見過了他的臉,他也沒有必要再藏著這張臉了,乾脆直接開去警察局接她。

想著他與錢永海談判完畢後開機時看到的手機荧幕上的十幾個喻色的未接電話時的心情,他是愉悅的,她有事的時候會想到他,這是天意嗎?

可這丫頭又傻了,‘喻染’的事情分明是有人對簡非凡設下的陷井,她居然傻傻的就跳了進去,‘喻染’出事也是他所始料不及的,‘喻染’是他雇的人,但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他也只能見招拆招,一個個的化解這突如其來的問題了。

喻色聽著手機裏的盲音,人呆在警察局外的梧桐樹下,他說讓她等他,他說十五分鐘後就到。

那樣霸道的語氣聽著是那樣的熟悉,她喜歡聽他說話聽他對她發號施令。

喻色覺得自己魔障了,居然對一個才認識沒幾天的男人產生了一種說不出的感覺,而且一時間她還說不清那是為什麼,總之,她不討厭他。

甚至,還有些期待與他的見面。

天,她是不是瘋了,非凡還在局子裏,她居然在這裡想七想八。

“誰在那兒?”正迷糊間,一道手電光照在她的身上,有人在局子門口低低喝來。

喻色試著站起來,這時才發現她兩條腿都麻了,一動之下就彷彿有萬千只螞蟻在身上爬過,竟是,一下也動不了。

“誰在那兒?”那頭,那人又吼了過來。

眼看著人影隨著手電筒的移動離她越來越近,喻色只好硬著頭皮道:“我是喻色。”

“喻色?哪個喻色?”

喻色抿了抿唇,只好又道:“我是簡非凡的家後。”

“簡家後,局裡有規定,晚上不能探視,再有,簡非凡現在是一起命案的嫌犯,白天也不能探視,你回去吧。”

“非凡沒想殺人的,你看看,我可不可以先保釋他?”

“不行,上頭有檔案下來,簡非凡的事情誰也不能插手,你回吧。”

“可是……”

“簡家後,你再不走就是妨礙公務。”

“我又沒有進去你們辦公的地方,只是在外面也算妨礙公務嗎?”喻色惱了,都說人善被人欺,她越是謙讓人家越是在逼你。

“馬上離開。”

“若是我們偏不離開呢?”就在這時,一道男嗓漫不經心的飄過來,一道頎長的身形迎著夜風徐徐而來,那聲音,那氣場,讓喻色不顧一切的站了起來,朝他沖了過去,仿如七年以前的那一天,她朝著沙灘上**淹淹一息的男人飛奔而去……

人在外面,這兩天更新時間不穩定,儘量更新,請理解,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