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章番外:染色合體(201)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47:46
A+ A- 關燈 聽書

“嘭”,簡非凡一拳落在‘喻染’的胸口,這一下快、狠、准,‘喻染’一個趔趄,不由自主的就退後了一步,“你是誰?你憑什麼打我?”

“憑我是你老子。”簡非凡身形如豹子一樣輕輕一移,瞬間就飄到了‘喻染’身前,又一拳如影隨形的追向‘喻染’,敢惹他,那是找死。

“救命……救命呀,打死人了……”一旁的女子一邊喊一邊摸出了手機,餐廳裏的人已經聞聲趕了過來,人很快就圍了過來,喻色直皺眉頭,簡非凡什麼Xing子沒有比她更清楚的了,這樣打下去,吃虧的是‘喻染’,因著‘喻染’之前的表現,喻色對這個男人已經半點感覺都沒有了,也不想認識了,可是這會子她想起了季哲,好歹季哲認識‘喻染’,不看僧面看佛面,要是真把‘喻染’打殘了,她對季哲也不好交待,不知怎麼的,她不想與季哲之間生出嫌隙。

“非凡,別打了,就當是被狗吠了幾聲好了。”喻色顧不得兩個人的拳打脚踢你來我往,伸手就去拉簡非凡,然,她的手還沒有碰到簡非凡的手臂,沒看到喻色的簡非凡為了避開‘喻染’的出招身形一側,剛好便避過了喻色的手,卻不想‘喻染’的那一拳正好揮過來,喻色躲閃不及正打在她的手上,“啊……”的一聲,喻色條件反射的一聲驚叫才喚醒了簡非凡,“小色,你走開,讓我好好教訓教訓這個臭小子,老子要讓他趴在地上滿地找牙叫老子祖宗。”喻色的手背淤青了,‘喻染’這一拳可不輕,簡非凡更不想饒過‘喻染’了。

“我才是你祖宗。”不想‘喻染’不知死活的跟簡非凡叫起板來。

簡非凡黑眸一眯,伸手扯過喻色便把她護在身後,隨即一脚踢出去掃到‘喻染’的下盤,與此同時,他一掌劈在‘喻染’的身上,“撲通”一聲,‘喻染’倒在了地上,簡非凡正要補上一脚,餐廳的警衛就沖了過來,“住手。”

“你們***讓誰住手?讓老子嗎?”簡非凡冷冷掃過擋在‘喻染’身前的兩個警衛,一張俊顏全都是震怒,今個誰跟他做對他就要誰好看,總之,最好誰都不要惹他。

他簡非凡今個可不是好惹的。

“簡……簡先生……”兩個警衛也是小城裏混得久了,馬上就發現他是簡非凡,這可得罪不起,兩個人也不動手,先是禮貌的喚了一聲,再道:“您看這個點店裡人多,您能不能……”

“行,那老子就給你們面子,把他給我丟出去,讓老子繼續打。”簡非凡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主兒,警衛嘴上一軟,他就給人家臺階下了。

“這個……簡先生,他是客人,我們……”

“老子也是客人。”簡非凡再也不管了,又一脚狠狠的踢過去,那兩個警衛嚇得急忙讓開了,簡非凡他們可不敢得罪了,如今的城裡,一個簡非凡一個錢永海,誰也得罪不起。

“啊啊……啊啊啊……”‘喻染’如殺豬般的慘叫,整個人狼狽極了,可誰也攔不住簡非凡,喻色急得直跳脚,她現在不是要幫著‘喻染’,而是不想簡非凡惹禍上身,因為,店外已經響起了警笛的聲音,員警來了,是那個女人報得警。

地上的‘喻染’漸漸沒了動靜,如死猪一樣的躺在那裡,唇角都是血,身上因著穿著衣服看不出傷來,不過不用檢查也知道一定是受了傷,簡非凡是何等人物,‘喻染’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員警來了,荷槍實彈。

“都給我住手。”

簡非凡抬頭看到警詧,又在死狗一樣的‘喻染’身上補了一脚,這才站直了身形,笑涔涔的看向警詧,彷彿他才打的只是一隻阿猫阿狗,“人是我打的,要抓就抓我。”

“為什麼打人?”警詧看看簡非凡,再看看地上的‘喻染’,門外已經響起了救護車的聲音。

“這人看我和染不順眼就動手了,還往死裏打,染,你沒事吧?”那個女人倒是個多情的,居然沒逃,不僅報了警還一直留到現在,此時正蹲在‘喻染’身前查看他身上的傷,“染,你出個聲,出個聲呀。”

然,不管她怎麼推怎麼叫,‘喻染’也不出聲,躺在那裡一動不動。

喻色緊張了,這要是鬧出了人命可不好,“非凡,他會不會……”

“死了最好,這種人渣就該死,以後,你再也不許提什麼‘喻染喻染’的,否則老子把他祖宗八代都滅了。”

“簡先生,請跟我們走吧。”人越圍越多,看熱鬧的從來都不嫌亂子多,越亂越好,那麼多的人看著,警詧也只能公事公辦的拿著手銬走向簡非凡。

簡非凡也不躲,道上混得久了,這種場面上的事情他經歷多了,由著警詧把他銬上,便往樓外的警車帶去。

“非凡,你們放開非凡。”喻色緊張了,簡非凡之所以動手,完全是因為‘喻染’說了些對她不敬的話語,若是簡非凡真被抓進去,她要怎麼跟孩子們交待呢?

這次,全都是因為她。

“簡家後,我們也是例行公事,請你讓開。”警詧沒辦法的規勸喻色,在小城裏,打個人是小事,不過,人家打人都是在沒人的地方往死裏打,簡非凡是在人多的地方公開把人往死裏打。

“小色,讓開,你回家吧,放心,老子只是教訓個無賴,沒事的。”眼看著喻色心焦,眼睛上一片潮意,這一次,喻色是真的為他了,就為她這樣的反應,即便是蹲幾年他簡非凡也知足了,竟然一點也不後悔打了‘喻染’。

“非凡……”

“簡先生,請。”兩個員警一左一右,押著簡非凡便往樓下走去,喻色跟上去的時候,救護車也來了,抬了‘喻染’下去,由頭至尾,‘喻染’都是一動不動的,像是死過去了一樣。

簡非凡上了警車,這邊,‘喻染’也被送上了救護車,喻色眼看著警車揚長而去,擔心的跑到正要關門的救護車前,“他怎麼樣?”

“呼吸微弱,我看……”正在搶救的醫生一邊搶救一邊飛快說過,話語間都是欲言又止。

喻色焦急的看著醫生,“你看他怎樣?”喻色發誓以後再也不會與叫‘喻染’的人搭訕了,惹出這樣的禍事來不值得。

“不好說,不過即便是死不了,殘廢也是肯定的,關門,開車吧,趕緊送去醫院搶救。”

喻色只好讓開了,救護車就在她的眼前‘哇啦哇啦’叫著,很快駛走了。

空了,她面前一片空曠,看熱鬧的人也漸漸散了,那個女人也上了‘喻染’上的救護車,跟著去了。

喻色呆呆的站在原地,她傻了。

這個時候,除了後悔就是後悔。

‘喻染’,這個名字就是她的魔咒,從此,她再也不會與叫‘喻染’的人扯上關係。

那個季哲她明天也不用見了,想著飯前與他約好明天見‘喻染’的事情,喻色皺眉了,也是這個時候才想起他也是在這裡用餐的,他認識‘喻染’,那由他出面,簡非凡與‘喻染’之間的事情是不是就好處理些?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轉身又進了店上了樓,“季哲……”她跑到了之前季哲與錢永海進去的包厢前,然,推開門時才發現裡面空無一人,也是這個時候才想起簡非凡動手的時候季哲根本沒有出來拉架,他認識‘喻染’卻沒出來拉架,那就只有一個原因,他不在場。

喻色又沖了出去,打了一輛計程車往醫院而去,人坐在計程車上,她無助極了,事情因她而起,一個被抓一個生死不明,簡非凡打了人是不對,可她又私心的不想他出事,想了又想,喻色到底還是拿出了手機,當掃過手機通訊錄裏的那串季哲的號碼時,她的心亂極了,季哲與‘喻染’應該是關係不錯,不然也不會答應她給她介紹的,她這求上人家,人家也一定為難吧,可想到簡非凡,她也沒辦法,指尖到底還是按了下去,一個又一個數位,她按下去的是數位,也是對簡非凡內疚的心。

然,回應她的只有一句機械的女聲,“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季哲的手機關機了。

喻色不死心的再打,回應她的也還是那一句機械的女聲。

徒然的放下手機,計程車也緩緩停了下來,到醫院了,她來,就是想知道‘喻染’怎麼樣了,若是‘喻染’真的沒了,這事情可就大了。

喻色付了車資便往醫院裏走去。

大晚上的,白日裏喧囂不停的門診大樓靜悄悄的,可急診那邊卻是燈火通明。

“護士,有沒有一個叫‘喻染’的人被送過來?”喻色走到諮詢台前問道。

“有,死了。”護士抬了抬眼皮,漫不經心的說過,對於她們這些常年在醫院裏工作的人來說,生老病死再普通不過了,他們真的見得多了。

“死了?真死了嗎?”喻色的小手抖了起來,腦子裏亂哄哄的嗡嗡作響,人給打死了,那非凡怎麼辦?怎麼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