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3章番外:染色合體(200)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47:25
A+ A- 關燈 聽書

濕濕的淚在室內光線的照射下泛著晶瑩的光芒,簡非凡頓時心疼了,所有的怒氣就在看見喻色臉上濕痕的時候一瞬間消失怠盡,他看不了她如此的心殤,於是,直接轉向季唯衍,“什麼時候介紹喻色與那個喻染認識?”

“明天吧。”季唯衍的心也是一痛,他也看不得喻色這樣的傷心,再加上那個喻染本就是他杜撰出來的人物,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讓喻色對叫喻染的人死心。

就這樣,季唯衍與喻色之間敲定了明天再次見面。

於是,季唯衍與錢永海走進了他們之前預訂的包厢,喻色則隨著簡非凡進了他們已經點好了食物的包厢。

鴛鴦鍋,喻色喜歡吃辣,紅鮮鮮的辣子讓人看起來特別的有食欲,然,喻色只是懶懶的挑著青菜吃著,好半天才能吃上一口,看著這樣的她,讓對面的簡非凡也沒了胃口,可他又不忍苛責她,說到底,他還是見不得她受半點委屈,“小色,對不起。”小小聲的道歉,他一個大男人何曾對一個女人道過歉呢?可現在看著她手腕上的青淤,他心疼了。

簡非凡幾字出口,喻色卻還是呆呆的坐在那裡看著鴛鴦鍋裏冒出的熱汽發呆,腦子裏亂亂的,全都是季哲,喻染,喻染,季哲,那是連她自己也不明白的亂。

簡非凡見自己都道歉了喻色依然沒有反應,抿了抿唇,簡非凡又道:“他象喻染……”所以,他才對季哲有了敵意,也才在看到季哲的時候,莫名的就慌了起來。

“什麼意思?”喻色一直一動不動,可在聽到‘喻染’這個名字的時候她一下子精神了,抬頭看他,不明所以然。

因為,這新出現的喻染除了名字以外,沒有半點象她的阿染的,她不明白簡非凡何出此言。

聽著她的聲音,簡非凡的眼皮跳了跳,腦海裏全都是那個一頭長髮一臉疤痕的季哲,或者,是他的感覺錯了?

季唯衍怎麼會讓自己如此的狼狽呢。

不會的。

不會的。

“沒……沒什麼,你多吃點。”夾了才熟的羊肉放在喻色的小碟裏,與她約好的二人世界,他怎麼也不能自己搞砸了。

“誰象喻染?”然,喻色卻怎麼也不想轉移話題,心底裏轉著一個又一個的圈圈,到底誰象喻染?季哲嗎?是嗎?是嗎?

可那張臉還有那頭長髮,讓喻色不確定了。

“哦,今個去接你的時候在路上遇見一個人很象喻染,可等我追上去再細看,與喻染差得多了,來,多吃點肉。”簡非凡不動聲色的轉移了話題,不想再提起季哲了,“小色,下個星期曉越他們三個要過生日了,你說要怎麼過?”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眼睛一亮,一提起孩子們她就滿血復活了一樣,整個人都有了生氣,瞧瞧,她這個當***都把孩子們的生日給忘記了,“去遊樂場?”

“遊樂場每個月都去一次,咱過生日的時候就不去了吧。”

“那怎麼辦呢?買個大蛋糕在家裡過?”

“不如,我們去T市吧,我哥想孩子們了,再帶他們去T市看看我哥再去T市附近的旅遊景點轉一轉,那裡畢竟是他們出生的地方,你說呢?”簡非凡如是的說著,雖然不確定季哲是不是季唯衍,可是私心裡,他還是不想喻色與季哲更頻繁的見面,那個男人,即便是滿臉疤痕也還是給他敵意。

喻色剛想要答應,突的想起自己丟了的那些貨,若是找不回來,她還得留在公司善後,客人那邊要去安撫,公司這邊要安排接下來的排單發貨問題,出了一次事情,就再不能出第二次了,否則她沒辦法向客戶交待,“不了,就在這裡過吧,我最近比較忙,走不開。”

“忙什麼?要不要我幫你?”簡非凡皺眉,沒想到喻色會直接拒絕,大男人主義的心緒頓時被塞得很不自在。

“是公司的事情,客戶要我親歷親為,嗯,過了這陣子等以後有時間了,即便孩子們生日過了,我們也可以去T市的。”五年了,再提T市,她已經不若當初那般的激動了,有一些結,總會悄悄解開。

再有,貨沒了的事情她想來想去還是沒有告訴簡非凡,他對自己做的已經够多的了,這麼些年,他對她的好她不是不知道的,而她,卻無法給他一切,說不內疚是假的,可她總沒辦法忘記阿染,所以,她不想簡非凡再為自己的事情重新走上老路,五年的飄白過程他付出了多少又說服了多少曾經的手下,沒有誰比她更清楚了。

到底,兩個人也沒有商定要怎麼給孩子們過生日,一餐火鍋,點的東西剩了一大半,兩個人都吃得索然無味,出了包厢,簡非凡讓喻色去車前等他,他則去結帳,喻色有些恍惚的走出了火鍋店,室外,霓虹閃爍中襯著這世界如同在夢裡一樣的不真實。

“啊……嗯……,輕點,你輕點……”忽而,就在門側的大柱子後飄來女人斷斷續續的若有似無的聲音,引得剛走出來的喻色一怔,下意識的就朝那邊看了過去,這樣的公共場合,她以為即便真的有一男一女在做什麼,也是要避著別人的吧。

不然,除了有傷風化就是不要臉了。

然,當喻色條件反射的看過去時,她頓時呆住了。

是喻染。

確切的說是那個唱歌很好聽的喻染。

此時,他正懷摟著一個衣衫不整的女子低頭親吻著,一隻手也不老實的在女人的身上摸來摸去,不住閃爍的光影灑在他英俊的面容上,不得不說,他很帥。

然而,也很爛。

“乖,別亂動,再親一下。”低喃著,他吻著女人,柔情無限的聲音裏不知道有多少是真,有多少是假。

喻色突然間就覺得他叫喻染真是毀了那個名字,給擁有那個名字的人抹了黑。

“看什麼看?不會還是個處吧,染,要不要收點表演費?”就在喻色沉迷在失落中時,被‘喻染’鬆開了的女子發現了喻色,輕挑不屑的沖著喻色努了努嘴。

喻色正不知如何還口,不想,那個‘喻染’馬上就反應了,“呵,挺漂亮的妞,要不,今晚咱三個一起?”說著,還沖喻色眨了眨眼,“哥保證會讓你爽的。”

喻色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再有就是濃濃的失望,這個‘喻染’不是她想要找的喻染,除了名字,什麼都不對,阿染不會這樣風流成Xing的在大街上對女人動手動腳的,更不會說出這麼不要臉的話的。

他不是阿染,不是。

“你為什麼要這樣?”

“什麼這樣?”

“為什麼要這樣?”喻色喃喃的轉身,剛好簡非凡付了帳走了出來,“小色,怎麼還站在這?等我呢?”簡非凡是驚喜的,他喜歡喻色等她,那證明他在她心底裏還是有一席之地的。

“哦,沒……沒什麼,我們走吧。”喻色小手挽過簡非凡的手臂,第一次力氣奇大的往地上停車場走去,然,她的逃卻沒有封锁柱子前那一男一女的搭訕。

“染,瞧瞧,她有男人呢,不過比起你可差多了。”女子不屑的看看簡非凡再看看‘喻染’,流裡流氣的說過。

“妞,我比他年輕,不如,你跟著我好了。”

一個女人,一個‘喻染’,根本沒把簡非凡看在眼裡,旁若無人的調系起了喻色。

簡非凡才邁開的步子頓時頓住了,這樣的話語他可沒辦法忽視,輕輕一掙,就掙開了喻色自以為攥得緊緊的小手,就她那點力氣,他根本不需使力就能掙開,只不過,他先前不想掙開,被她小鳥依人般的依著是幸福的,可現在,他男人的尊嚴受到了挑戰,在這座小城裏居然還有人還挑釁他,這是活得不耐煩了吧。

然,當簡非凡轉頭看到‘喻染’的時候,他也是愣了一下,“怎麼是你?”

“我怎麼了?把你的妞借給我一晚,明早我保證完璧歸趙,如何?”

還是赤果果的挑釁呀,是可忍孰不可忍,“你***。”簡非凡忍不住的爆了一句粗,隨即,一拳頭就揮了過去,今晚他和喻色沒吃多少東西,他一直在喝酒,這個時候正是酒意微醺,不過,這一拳出手的力道和方向感還是奇准的,“嘭”的一聲,居然讓他不偏不倚的就打中了‘喻染’的面門,頓時,血意順著‘喻染’的鼻子流了出來,紅鮮鮮的特別惹眼,“啊……”有人尖叫了,不是‘喻染’,而是他懷摟著的那個打扮的花枝招展可一看就知道什麼貨色的女人,“打人了,打死人了。”女人歇斯底里的喊著,似乎沒想到簡非凡會跟他們掐起架來。

一句‘打死人了’讓場面頓時混亂了起來,簡非凡的拳頭不但沒停,反正越來越快越來越重,喻色是他老婆,那調系他老婆的男人就全都該死,他輸給了真的‘喻染’,卻怎麼也不肯在這個假的‘喻染’身上吃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