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番外:染色合體(199)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46:58
A+ A- 關燈 聽書

“季哲。”喻色臉不變色心不跳自然而然的介紹著,她來見季哲之前可是與簡非凡報備過的,“就是把曉衍送回來的季先生。”

“哦,原來是季先生,你好!”簡非凡轉向季唯衍,黑亮的眸子灼灼落在季唯衍的身上,從上掃到下,再從下掃到上,一種莫名的熟悉感讓他不由自主的就警覺了起來,可面前這張臉明明就是陌生的,還是讓初見之人驚悚的,不過,這不包括他,經歷的太多,見過了太多,對於面前這個男人的臉,他沒有絲毫反應。

“你好。”季唯衍起身,禮貌的與簡非凡握了個手,只輕輕一下,隨即就鬆開了,指著對面喻色身旁的位置道:“簡先生,一起坐吧。”

“不了,我那邊點的東西已經到位了,小色,你看……”簡非凡低頭看了一眼腕表,喻色之前說的幾分鐘時間早就過了,這明明是與他來約會的,不想竟然與這個季哲說個沒完沒了了,看著季哲的一張臉,他就是覺得這個人曾經見過,只是一下子想不出來在哪裡見過,雖然一張臉上全是傷疤,卻難掩他全身上下所洋溢出的那份强大的氣場。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簡先生是第一個看見我的樣子而沒有被驚嚇到的人,不如,這一餐我來請好了。”季唯衍眸子裏都是欣賞的意味,若不是對簡非凡很瞭解,知道簡非凡對喻色的真心,他也不會隱藏了自己的心,而想要搓合喻色和簡非凡,可現在,簡非凡眼裡有的只是對他的敵意,簡非凡是感覺到他是誰了嗎?

“不必了,小色,我們走吧。”簡非凡淡淡的,可看著季唯衍的眼神裏卻有一種如臨大敵的感覺,也是這個時候,他腦子裏激欞一下,視線再度落在對面男子的臉上,疤,除了疤還是疤,可那些疤是怎麼來的呢?江湖上闖蕩多年,這一刻的簡非凡是敏感的。

喻色也是敏感的,簡非凡的不理會季哲,她就看出他對季哲的敵意了,可他這也太小心眼了吧,就季哲這張臉,壓根沒辦法跟他比,一個驚悚一個俊逸,“你先回去吧,你先吃別等我。”討厭他這樣的小心眼,一個陌生男人,還是一個陌生的醜男人,簡非凡他至於嗎?

“跟我進去。”簡非凡原本壓抑著的緊張感被喻色這一句徹底的引爆了,扯過她的手就拉她强行走向他們預訂好的包厢,甚至完全不管喻色的掙扎。

“簡非凡,我還有事情要與季先生談呢,你放手。”喻色惱了,不喜歡簡非凡這樣大男子主義,太霸道了,她就跟一男人說說話怎麼了,難不成她還沒有人身自由了?

兩個人這樣的拉扯,再加上喻色因為激動而有些高的嗓門,很快就吸引了周圍顧客的注意力,全都朝著他們這邊看過來。

喻色掙扎的厲害,然,她再怎樣掙扎也不是簡非凡的對手,一個用力,簡非凡便將她緊緊壓在懷裡,拖著她嬌小的身體走向包厢。

“簡非凡,你混蛋。”喻色越來越惱火,這好象是簡非凡第一次對她使用暴力,可偏偏是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她受不了。

看著她越來越漲紅的小臉,還有滿是氣憤的小表情,一直默不出聲的季唯衍再也忍不住了,他要搓合喻色和簡非凡一起只是想她幸福的,然,看現在他們兩個人的樣子,喻色哪裡有半點幸福的感覺呢?

沒有。

“住手。”無法控制自己的季唯衍身形一移,兩步就沖到了簡非凡的身前,伸手一攔就擋住了簡非凡。

“姓季的,你什麼意思?”簡非凡眸光一凜,他帶自己的妻子去吃火鍋,關他季哲什麼事?

“女人是用來尊重的。”其實更應該說女人是用來寵的,若是他,他會很寵很寵喻色,可是,老天不給他這個機會。

“喻色是我妻子,我和她之間的事情需要你來摻和嗎?還是季先生對我妻子有什麼想法?”人那麼多,雖然沒有貼近他們三個,可簡非凡這話周遭的人不可能不聽到,太大聲了。

季唯衍抿了抿唇,人家是夫妻,他永遠都是一個旁觀者一個局外人,更沒有任何立場來評論兩個人之間的相處管道,更何况在現實關係中她與喻色沒有任何關聯,於情於理,他都管不著簡非凡怎麼對喻色。

一種無力感湧上心頭,他明明都要把喻色推給簡非凡了,可是簡非凡為什麼要這樣對他呢?

“呵呵……”他輕輕笑,舉在半空中的手還是忍不住的落了下去,遇見喻色,他就沒有辦法理智,有力的手狠狠的鉗住了簡非凡的手腕,目光則是透過超墨冷然的落在簡非凡的臉上,“放開她。”

“不放。”

兩個男人就這樣的杠起來了,喻色懵,眼見著兩個人好象要動手的樣子,還有兩個人臉上隱隱浮現的青筋,喻色知道她不能再放任事情發展下去了,看看季哲再看看簡非凡,雖然她心底覺得這個男人很親切,可到底簡非凡才是她名義上的老公,“季先生,麻煩你讓開,我和非凡要去用餐了,我們,改天再聊吧。”

柔和的女聲,就如記憶裏的一模一樣,從前,她這樣柔柔的聲音拂過他心海的時候,他就不由自主的被她所吸引,不由自主的想要憐她愛她,她曾經是他的。

可現在,他還能是她的嗎?

就憑他這張臉,他根本不是簡非凡的對手,他帶給她的只有痛苦,除了痛苦還是痛苦。

已經是三十幾歲的人了,居然還如毛頭小夥子一樣的衝動,他差點忘記了他回來這座小城的目的。

一雙黑眸靜靜的看著喻色,其實剛剛能與她有過這樣近距離的接觸,已經是他以後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味了。

都說知足長樂,他該知足了。

“放手。”簡非凡冷冷低喝,看著季唯衍,越發的覺得他象一個人,只是,他還不敢確實。

就在旁的人緊張的看著三個人之間的發展時,樓梯上傳來了一串不疾不徐沉穩有力的腳步聲,隨著腳步聲的到來,緊隨其後的是一個人爽朗的笑聲,“哈哈,我錢某人好久沒有看到這樣的場面了,兩位兄弟,這是在爭一個女人?嗯,看起來還不錯。”男人一邊說一邊走過來,同時,對喻色開始品頭論足起來。

“滾,喻色是我妻子,把你的眼珠子給我移開,否則你信不信老子剜了你兩眼。”簡非凡狠氣的怒瞪著錢永海,這人他認識,是他金盆洗手後搶佔了他在小城的黑道位置的人物,不過,這麼幾年過去了,雖然他的氣勢越來越强,卻還是無法撼動自己在小城中的地位。

這個時候,他摻和進自己和季哲自己之間幹什麼?

“呵,簡小子還是這樣的英雄霸氣,不過季先生是我朋友,還是我請來的客人,這事我不能不管,你看……”說著,他的目光落在季唯衍與簡非凡有肢體接觸的兩隻手臂上,“大水沖了龍王廟,自家人不認自家人了嗎?”

“誰跟你們是自家人?”簡非凡很討錢永海和季哲落在喻色身上的目光,“是他先攔住我的。”

“喲,那就是季先生的不對了,喻色可是非凡的妻子,嗯,人家小夫妻小兩口愛咋地咋地,你鬆手吧。”

錢永海是笑咪咪的說著的,在他出現之前,其實季唯衍已經决定要放手了,這個時候正好就借著錢永海的臺階下了吧,早就想好了搓和喻色和簡非凡的,他不能因為自己的一時衝動而改變。

一隻手緩緩鬆開,緩緩垂到身側,强忍著心底裏的不痛快,他卻擠出了笑意來,“簡先生簡家後請吧,我和錢先生還有事要談。”他來這裡,本就是來等錢永海的,因,那個搶了喻色的貨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錢永海,這人倒是能裝,搶了人家的貨,可面對貨主居然可以做到臉不變色心不跳,果然是個人物,是個可以與簡非凡相抗衡的人物。

他離開不過幾年,不想這小城裏就出現了兩條龍,心裡揣測著錢永海劫貨的可能的目的,這一定與簡非凡脫不了關係。

然喻色卻不想動用簡非凡,他是男人,一時之間倒是有些猜不透喻色的心事了。

只是這片刻間,在場的四個人各有各的心事,各有各的猜疑,喻色因著季唯衍的話猛的轉頭,那聲簡家後讓她聽著刺耳,聽著季哲漠然的聲音,她竟是奇异的不想他離開,只想再與他相處一會兒,哪怕是幾秒鐘也好,“季先生,別忘了你答應我的事情。”

“什麼?”季唯衍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介紹我和喻染。”

喻染二字出口,場面上,三個男人全都愣了一下下。

季唯衍是因為那是自己曾經的名字,錢永海卻是想到了幾年前那個在小城裏突然出現又突然失踪的人物,若是那個喻染在,小城的天指不定又是誰的天下了。

簡非凡眉頭微蹙,“你就那麼的想認識那個不是喻染的喻染嗎?”低低的聲音,縈繞在喻色耳中,她緩緩閉上眼睛,卻還是壓不住五年來從來也沒有變過的想念。

“是。”一字出口,淚流滿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