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1章番外:染色合體(198)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46:31
A+ A- 關燈 聽書

有一種情,無計可消除。

有一種愛,有心卻無力。

季唯衍頎長的身形徐徐落座於紅木桌椅前,讓緊跟在他身後的喻色越來越是恍惚,才坐到他的對面,想起他姓季,便道:“季先生叫什麼名字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呵,喻小姐叫我季先生就好。”季唯衍揮手示意服務生走了過來,點了兩杯咖啡。

“怎麼,一個名字也要保密嗎?那季先生知道我的名字我卻不知道你的,是不是很不公平?”喻色微微抿唇,直視著對面男人的臉,他已經不再掩飾他滿臉的傷疤,真不知道他是經歷了什麼樣的事情才把臉弄成這樣的,越是看他,那神情氣質越是象阿染,只是,他那一頭的長髮有些古怪。

“呵,那我就說了,季哲。”

“哲學的哲嗎?”

“嗯。”他輕應了一聲,長長的發已經隨著端起的咖啡而垂落在胸前,襯著他又洋溢起一份說不出的飄逸之感,即便滿臉傷疤,也難掩那份說不出的男Xing魅力,或者,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吧。

喻色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為心底莫名湧起的感覺而慌張了起來,只好强行的壓抑住,低低的道:“季先生好名字,那一天謝謝你收留了曉衍,不然那孩子被壞人拐了都不知道。”

“不謝,她很聰明呢。”還很可愛,那是一種季唯衍理不清道不明的心緒,反正,他就是喜歡曉衍,很喜歡很喜歡呢。

“那倒是,那小東西調皮著呢,鬼點子也特別多,他們兄妹三個,就數她最搗蛋了。”喻色是個母親,所以,只要一提起孩子,她就會眉飛色舞起來。

“膽子也挺大的。”季唯衍笑,一想起曉衍的小模樣他的唇角便會勾起憐愛來,看著對面的喻色,他更想問她為什麼要給曉衍起這樣一個名字,那最後一個字讓他很容易聯想到自己,季唯衍,他的真名叫做季唯衍,可惜,他做季唯衍時的一切記憶他都記不得了,喻色這是在拿曉衍的名字來懷念他嗎?

想到懷念這個詞兒,他心裡一激欞,所有人都以為他死了吧。

可他沒死。

他神奇般的又活了過來。

他比猫還要頑強,他也有九條命。

“對呀,你怎麼知道?”喻色眼睛亮了,曉衍是個啥樣的,她太清楚了。

“呵呵,感覺得到。”想到他帶小東西去玩蛇的時候,碗口粗的大蛇,她大眼睛一眯就用兩隻小手强行的扯著抱在了懷裡,一點也不怕那蛇咬她,幸好,他早就卸了蛇的牙齒,不然,那小傢伙被蛇咬了都不知道。

“季先生來我們這裡做生意?”總與他說曉衍,喻色覺得怪怪的,又不是他的孩子,他這樣關切做什麼?一想之下,不由自主的就轉移了話題,對於她這樣在商場上混迹了五年的人來說,轉個話題很自然也很正常。

“哦,是小生意,過幾天就走了。”馬戲團最多只能再呆上兩個星期了,想到只有十五天能與喻色生活在同一座城市裏,他就有些鬱悶,不見不知道,一見就不想離開。

可,他早晚要離開她的,他們之間已經不可能了。

“什麼小生意?說不定我們之間也有合作的機會呢。”作為商人,喻色已經習慣了隨時捕捉商機。

“喻小姐的公司有娛樂表演的項目嗎?”季唯衍讚賞的輕笑,他很清楚喻色做什麼生意,問這一句就是讓喻色死心。

“呃,那倒是沒有,季先生是做這個的?”

“對,文化娛樂公司。”

喻色頓時想起了那天見到的也叫喻染的男人,想起那個人與對面的季哲出現的時間好象很一致,不由得就道:“季先生認識一個叫喻染的人嗎?”

季唯衍心頭一顫,聽到這個曾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名字,他心狂跳,“認識。”兩個他都認識,第一個是自己,第二個的名字還是自己起的,為的,只是要讓喻色從此死心,好好的與簡非凡過日子,好好的守著她的三個孩子,愛一個人不是佔有,而是要她幸福,她幸福了,他才能釋然才能放下一切,也才能把心歸於平靜,不然,總是放不下她的感覺太煎熬了。

喻色的眼睛又是一亮,原本陪他一起喝咖啡的初衷只是因為他一句要跟她談談曉衍,然,她現在只想知道關於喻染的事情,越多越好,那名字,就是讓她想入非非了,“季先生,能介紹我與他認識一下嗎?”

季唯衍眉頭輕蹙,雖然明白她要認識那個喻染完全是因為那人的名字,可他還是心裡彆扭著,“有事兒?”

“沒……沒什麼事兒,就是想認識他那個人而已。”喻色有些不好意思了,她一個孩子媽媽,居然要認識一個潮範十足的帥哥,的確有些不妥當。

“那為什麼?”

“呵,說起來很可笑,他跟我從前一個朋友的名字一樣,所以……”所以她就想認識認識那個喻染。

“喻小姐對你朋友的感情一定很深吧。”季唯衍灼灼的目光緊盯著喻色,此一刻他的心情是複雜的,想她說她對他的感情一如既往,可是另一方面又想她放下所有,這樣,她才能幸福吧。

然,季唯衍沒想到他只是隨意的一句,喻色的眼圈紅了,唇張了又張,竟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怎麼了?我說錯什麼了嗎?”眼看著喻色如此,季唯衍的心裡波濤洶湧,不擔心她是假的,他早就明白她的心,回想從前她與簡非凡的‘第一次’後她跳樓的反應,還有他失踪後她早產的事情,他早就調查過了,若不是因為擔心他,她不會早產,好在,三個孩子現在都很聰明都很健康,不然,他一定會很自責,都怪他才害了她,可是當時那樣的情况,他完全是身不由已,昏迷不醒的他甚至不知道被人帶走被人拋進了原始森林,那是九死一生的轉折,若是可以,他寧願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這輩子,他都不會原諒那個親手策劃一切的人,他會讓那人付出代價的,讓那人生不如死,若不是那個人,他和喻色也不會走到今天,他也不會連見她都不敢,若不是這次巧遇,他一個男人都沒有勇氣去面對自己心愛的女人。

喻色抹了抹眼睛,那潮潤的一片讓她心酸,强擠出一抹微笑來,卻是笑比哭還難看,“讓季先生笑話了,我只是想到了一比特故人,呵,說起來,他的神情氣質與你的還很象呢,你們差的就是長相還有長髮,季先生的長髮留了多久了?”喻色不經意的問出,可她對面前這個男人的長髮就是很感興趣。

季唯衍修長的指輕輕點在案頭上,咖啡香飄滿鼻間,卻抵不住喻色身上那淡淡的女人香,一如他從前記憶裏的味道,沒有絲毫改變,這問題,讓他難以回答了,所以,他只能撒謊,他是善意的撒謊,“我從小就留的長髮,三十幾年了。”

“哦。”一種濃濃的失落感落在心際,喻色看著面前的男人,“其實季先生不必戴超墨的,你不戴一定更好看。”

“好看?”季唯衍被喻色這個詞彙給嚇到了,初初看見他的人無不被他的面容所震驚到,甚至臉上每每現出的都是害怕的意味,難道喻色剛剛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不害怕?

“我想季先生的眼睛一定好看。”

季唯衍的手下意識的推了推鼻梁上的超墨,他不能摘,也不敢摘,他的臉上唯一沒有變過的便是一雙眼睛了,若是摘了超墨,他不知道會有怎麼樣的後果,雖然他很想嘗試一下喻色是不是能認出他來,然,他不敢,真的不敢。

若她認出了他,她只有兩個選擇,一是嫌弃他如此的醜陋繼續做簡非凡的妻子,二是放弃簡非凡離婚再與他一起生活,對於前者他覺得不可能,喻色的心地善良,或者她會不計較他現在的樣子而選擇與他在一起呢,對於後者他會覺得對不起簡非凡對不起喻色的三個孩子,畢竟在這所有的故事當中,孩子們是最最無辜的,他們沒有過錯的,似乎簡非凡也沒有過錯,那到底是誰錯了呢?

簡鳳樓為了兒子就有錯嗎?

他不知道,什麼也不知道,他甚至連一個可以怨念的人都找不到,只能自己一個人默默的承受。

“我有眼疾,常年都戴著的,喻小姐習慣就好了。”反正,他是不會摘下去的,兩種結果他都不想要,曉衍那麼可愛的孩子他怎麼可能傷害呢,他太喜歡那小傢伙了。

喻色聳了聳肩,有些失望,“醫治不了嗎?”

“對。”季唯衍又品了一口咖啡,他為自己點的是不加糖的咖啡,這咖啡太苦,一如他此刻的心情,他撒了一次謊,就要用一次又一次來圓,好累。

喻色有些心疼面前這個男人了,臉傷成這樣,眼睛還有病,怪不得第一次在車裏見到他時他不肯讓她看見他的面容呢,這樣的人一向都自卑,他是自卑的,再也不敢與他繼續這個話題,正要說話,一道黑影徐徐落在了桌子上,“小色,你朋友?”

桌前,簡非凡來了,此時,就筆挺的站在那裡,看看喻色,看看她對面的季唯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