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0章番外:染色合體(197)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45:31
A+ A- 關燈 聽書

長長的發一部分直直的披在肩上,一部分自然而然的垂在臉前,一付大大的超墨,讓人有些看不清楚他的面容,然,此時透過這長廊上灼亮的燈光,再加上距離太近,卻讓喻色很清楚的看到了他露在空氣中的臉上的皮膚,疤痕,除了疤痕全都是疤痕,“季先生?”喻色有些沒想到,會是那天在車上見到的男人,也是把曉衍送回來的那個男人。

季唯衍靜靜的如標杆一樣的立在原地,他想像過無數次與喻色正面相見的畫面,卻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場景。

此時,喻色就站在他的對面,放下了才揉頭的小手,一雙大眼睛正奇怪的看著他,彷彿他是洪水猛獸似的。

他突然間想起自己只被長髮遮了一半的臉,那暴露出來的大部分都滿是疤痕,喻色一定是嚇壞了。

果然,每一個看見他臉的人都會害怕。

季唯衍輕輕笑了,他已經習慣了別人看見他真容時的表情,“呵,喻小姐原來喜歡吃火鍋。”算起來,他與她從前一起的時候還真的沒有來過這裡吃火鍋,初初相識的時候他們沒錢,後來有錢了又發生了很多事,讓他們連一起出來吃一次火鍋的機會都沒有,想到這裡,季唯衍不由得苦笑,老天果然是跟他作對的,搶走了他最最深愛的女人,那種愛而不得的失落沒有誰比他更能體味了,看著喻色現在的表情,看來他選擇放弃她是正確的,他這樣的臉又怎能配上她呢,只會嚇著她。

季唯衍只是隨意的一句,可是這一句裏卻回蕩著他的無數種心情。

喻色只是微微一怔,隨即笑開,“季先生原來以為我喜歡吃什麼?季先生對我很熟悉?”對面這個男人的口氣和話語讓喻色眯起了眸子,心底裏的泛起了狐疑,他若不是瞭解她,如何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季唯衍在心底裏暗暗抹了一把汗,一不小心就被喻色給抓到了語病,這丫頭長大了,變得更成熟嫵妹有韻味了,那混身上下洋溢著的女人味比起當年只增不减,那是讓男人著迷的,可他畢竟是季唯衍,怎麼可能被她這個丫頭給一句話打敗了,微勾了勾唇角,他低低笑了,“聽說你喜歡吃霜淇淋。”

他的聲音雖然沙啞,可是低淳好聽,但不管怎麼好聽,喻色這會子都惱了,“我是喜歡吃霜淇淋,可霜淇淋也不能當飯吃呀,你說,誰告訴你的?”三個寶貝蛋都五歲了,然,她還是改不了她喜歡吃霜淇淋的習慣,經常Xing的去吃霜淇淋,偶爾還帶著三個孩子一起去,孩子們自然是高興的,可是每每回來都被簡非凡給訓一頓,小孩子們這牙還沒換完呢,霜淇淋吃多了可不是好事。

“你猜?”完全放鬆下來的季唯衍眨了眨眼看著面前的女子,他曾經無數次的遠遠的窺探過她,可那些次到底是離得遠,與這樣離得近了的感覺根本沒有辦法相比,他看著喻色的表情是平靜的,可天知道他此時心底裏的激動呢,除了成熟了些微她沒有任何的改變,更不像是三個孩子的媽咪,一如既往的年輕,如花骨朵般讓人只想把她折在懷裡不想放手。

可現在,他不能動她。

“是不是曉衍?”喻色咬牙切齒,估計也就這小丫頭片子了,她認識這位季先生。

季唯衍卻是不慌不忙,“曉衍說她最愛你這個媽咪了,說你是世上最好最漂亮的媽咪,嗯,這些我只是聽她說起而已。”

喻色心底裏的火氣剛剛還蓬勃發展著,這一下頓時被澆滅了,沒有人不喜歡聽誇獎的,喻色也不例外,“曉衍真這麼說?”這一句,她的口氣緩和了許多,也柔和了許多,看著面前的男人,已經不再因為他面上的疤痕而心驚了,彷彿他天生就該是這個樣子的,他雖然臉上有疤痕,卻一點也掩不去他渾身上下所洋溢出的那份獨有的尊貴的氣質。

“呵,那小東西是這樣說的,難道不是?”

聽他反問的一本正經的口氣,喻色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頭,“我哪有那麼好,她不過是喜歡我這個媽咪罷了,季先生來這裡用餐的?”

說完,喻色想咬掉自己的舌頭,來這樣的地方不用餐來幹什麼。

“季先生,我們老大這邊請。”就在這時,一個膀大腰圓的男子迎上了季唯衍,示意他去對面的一間包厢。

“他到了?”季唯衍眸光掠過大漢,並沒有離開的意思,只想再與喻色呆上那麼一會兒,哪怕是一分鐘也好,這一次見過,下一次,他不知要何時才能與她這樣近距離的接觸了,似乎,他已經找不到什麼由頭了。

“還沒。”男子淡淡的應了一聲,一付根本沒將季唯衍放在眼裡的表情,那派頭,讓喻色不由得就開始懷疑若這男子的老大到了又會有什麼大氣場?

與簡非凡一起有幾年了,她什麼陣仗沒見過呢,不可一世只拿自己當回事的傻叉太多了,到最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而她最不愛理會的就是那樣的人,沒的浪費自己的精氣神,“季先生,你忙你的,先走一步。”她要去洗手間,回來還要陪著簡非凡吃火鍋,讓他等久了也不好。

季唯衍還是不肯放過這個機會,眼看著男子的表情淡淡,他也不理會,卻以比男子更淡的聲音道:“等他到了再說。”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你……”男子一噎,沒想到這求上自家老大的季姓男子會是這樣的口氣,這哪裡還有半點求人的樣子呢,“隨便你,不過,既然你忙,那就改日再見好了。”或者,乾脆不見了,就讓這人著著急。

季唯衍看也不看他了,面容帶著微笑的轉向喻色,原本看起來猙獰的一張臉此時已經滿是柔和的笑意了,“我想與你談談曉衍。”

他這一句,頓時成功的吸引了喻色的心,低頭看看時間,在簡非凡和對面的陌生男子間她猶豫了一下下,然後道:“我給我先生打個電話吧,不過,我只能給你三分鐘左右的時間。”點菜要點時間,再加上上菜也要點時間,但是這裡的人給簡非凡上菜的速度一定是最快的,所以,在火鍋上來之前她必須要趕回去,算來算去,最多也只能給對面這男子三分鐘的時間,還要看曉衍的面子。

喻色這樣想著,可心裡越來越是覺得有些奇怪,他這樣的一張臉,她居然一點也不討厭,甚至還莫名的覺得他身上有一種她說不出的熟悉感,彷彿與他認識了很久很久了似的,可若算算,她跟他認識不過是幾天的樣子,這種感覺太古怪了。

“呵,喻小姐怎麼想便怎麼做就好,凡事順從心意就對了。”季唯衍點了點頭,也松了一口氣。

喻色點點頭,便摸出了手機,才撥給簡非凡,他就接了起來,彷彿正等著她的電話似的,“什麼時候回來?”

“遇到一個朋友,要五六分鐘吧,你先點菜,等我回來就可以開吃了。”

“哦,那好吧。”簡非凡似乎是有些失落,好不容易得來的二人世界,如今,卻被旁的不相干的人給占去了,可他一向尊重喻色,便沒有說什麼。

喻色吐了一口氣,她覺得自己是魔障了,居然為了一個可以說得上是陌生的男人而把簡非凡撇在一邊,可她就是拒絕不了這個臉上因為傷疤而看不出原始面貌的男人。

“季先生,你是不是不想見我們老大了?”一旁被曬了好一會兒的男子繃不住臉了,是老大吩咐他來請季唯衍去包厢裏坐等著老大的,由老大當時吩咐他時的語氣就能感覺到老大對這個人很在乎,還很恭敬。

他原以為這人求著老大會對他畢恭畢敬,結果沒想到這求人還這樣的氣場,他一下子被震懾到了,難道是真人不露相,這人的身份不簡單?

“自然是要見了,我季某人一向說話算話,是男人就不會出爾反爾,我與喻小姐小坐一會兒,若是你們老大來了,你過來叫我就好,怎麼樣?”淡冷冷的說過,季唯衍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似乎,除了對喻色之外,他看起來都是冷冰冰的。

“好好好……”從之前的不可一世到此刻的唯唯諾諾,果然是在場面上混的久了,最懂得見風使舵了。

季唯衍身形一轉,指著外間大廳的公共座椅,禮貌的道:“喻小姐,請。”

喻色聽著他的聲音看著他的神情,雖然轉向她時他的聲調和表情柔和了許多,可對別人,他那一臉的淡淡然讓他是那樣的熟悉,那應該是骨子裡就有的東西吧,這人的一舉一動都象極了阿染,是的,阿染對她也是看起來冷冰冰的,可其實,阿染對她的心是熱的。

“季先生,請。”看著他,想到阿染,喻色的心柔了又柔,恍惚中,就覺得自己做了夢一般的找回了阿染,此時,正與他一起,款款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