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番外:染色合體(194)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44:18
A+ A- 關燈 聽書

“不能。”季唯衍聲音淡淡,語氣裏沒有任何猶疑的成份。

阮菲菲一張小臉難看了,一雙帶著妹的丹鳳眼斜斜一挑,她惱了,“姓季的,你這張臉都毀了,長得這樣醜,我不嫌弃你是你的福氣,你居然還嫌我,我告訴你,這輩子你娶也得娶我,不娶也得娶我。”咬牙切齒的說過,人在惱羞成怒的時候總是會口不擇言,說完了,連她自己都嚇了一跳,呆呆的看著面前沒有做任何修飾而坦然暴露一張臉的男人,她以為他會生氣,至少會罵她幾句。

然,季唯衍對她的話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是微微笑開,那牽起的唇角透著別於他一張臉的優雅,那是他骨子裡天生就有的貴氣。

“說完了?”他低聲問出,沙啞的聲線透著濃濃的男人味,那是讓女人為之著迷的氣度,尊貴不凡,她一直想要知道他到底是何許人也,可是經過了這樣長的時間,她對他的瞭解也僅限於從他們認識到現在的少得可憐的點點滴滴,而他做了什麼她完全查不出,這是讓她很心慌的事情,她掌控不了他的世界。

明明表面上看起來她比他更强大一些,可是最近,她覺得他越來越深不可測了,他是她越來越無法走入的世界。

“我……”阮菲菲一字出口,訥訥不成語。

“說完了就回你自己的房間裏,我還要工作。”季唯衍還是一付淡淡的表情,不過,這樣的表情已經足以說明他的立場了,他對她,沒興趣,也沒有任何想法,他們之間,不可能。

“阿季,你很忙嗎?忙到連睡覺都成了奢侈了?那要不要我幫你?”阮菲菲咬牙,還是不肯放弃。

“不用,你出去吧。”身形一側,季唯衍只離阮菲菲又遠了一步的距離,除了喻色,他對任何女人都沒有感覺了,對藍景伊,也僅限於知道她是自己從前喜歡過的女人,他的記憶還沒有恢復,不過是在他重新回到這個世界後,他查過了喻色在T市的一切,也才知道江君越和簡非凡還有簡非離都查過他的身世,也才知道他原來是姓季的,他叫季唯衍,他是新加坡人,可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又有什麼用呢?

他想不起來從前的一切。

或者,這就是老天的安排吧,讓他只知道藍景伊的存在,而忘記了對她的愛,他現在的愛只給喻色一個人。

可是再愛又有何用,手摸了一下下巴,毀了容的他不適合喻色,而她現在已經有了屬於她自己的小家,丈夫簡非凡,三個孩子曉越、曉美和曉衍都很可愛,她居然真的起用了他給孩子們取過的兩個名字,而小三還用了他名字中的一個字,那小東西,他真的好喜歡,可那是簡非凡的孩子,他也只能把那份喜歡和親切埋在心底。

季家,暫時的,他還回不去,母親成了植物人,唯雪病著,薛振東休了假,一直帶著唯雪四處看醫生,如今,在美國舊金山。

在沒有查清楚一切之前,他不打算打擾唯雪和薛振東的安謐生活,妹子還活著,還活在幸福中就是最美好的事情了。

就在季唯衍的思緒沉浸在喻色和家人中的時候,阮菲菲一脚踢向牆角,再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姓季的,我恨你。”說完,她轉身就跑出了他的房間。

季唯衍沒有表情的坐回到了椅子前,看著電腦荧幕上密密麻麻的字,又開始忙碌了起來,只想以上來抵消想念喻色的心。

夜色,朝著黎明徐徐走近。

“色,我愛你。”喻色正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耳邊就傳來簡非凡低沉而佑惑女人心的男聲,都說酒後吐真言,他醉了睡著了的話更是平日裏所想的真實心境。

從阿染沒了,她才知道他心裡根本沒有那個所謂的他愛而對方不愛他的女人,也才知道他喜歡的一直都是自己,只是,這個男人太擅於偽裝了。

喻色一夜未睡,季唯衍也是一夜未睡,只有簡非凡在酒精的作用下睡得很沉很沉,偶爾會冒出幾句夢話,卻,全都與她有關。。

喻色早早的就起了,呆呆的坐在床前看著沉睡中的簡非凡,自己的那批貨如今也只能求著簡非凡了,畢竟,他是她名義上的老公,再去求那個‘陌生’的姓季的男人,真的有點怪怪的,也不應該。

可偏偏,簡非凡就是不醒,微微的鼾聲回蕩在房間裏,他倒是越睡越舒坦了,眉頭輕皺的紋路不見了,清俊的面容一覽無遺在喻色的眼中,睡著的他讓她恍惚中就覺得是阿染躺在她的身邊,“阿染……”她輕輕喚,指尖不由自主的就落在了簡非凡的臉頰上,那一喚,讓床上的男人身體一僵,隨即,徐徐睜開了眼睛,“醒了?”

喻色的手倏的收回,人也從恍惚中醒了過來,她又走神了,“非凡,你先起來,我有話要對你說。”他這是酒醒了,黝黑的眸子灼灼的看著她,每每這個時候,她都覺得自己對他很歉然,這五年,她以為他會找其它女人,可是從娶了她之後,他從前的那些花邊新聞就再也沒有了,他像是對女人免了疫一般,就連阿濤送給他的女人也被他一脚給踢下了床。

“我頭疼,再躺會,有事你說吧。”簡非凡淡淡笑開,對喻色,他總是很無奈,說不得怨不得,更,恨不得。

喻色咬了咬牙,又抿了抿唇,這小動作看得簡非凡有些心急,“小色,誰欺負你了不成?”他的女人也敢欺負,那人是活得不奈煩了,他簡非凡絕對饒不了那人的。

喻色想了又想,突然間又不想說了,或者,警詧那邊有辦法也說不定,不如,就再等兩天吧,若還是等不到,她再讓簡非凡幫忙,不然,他說不定又不許她打理公司了呢,他總說她太累了,說他可以幫她,可,那是阿染一手成立起來的公司,她怎麼可以交給另一個男人打理呢?

不能。

“下星期再和我一起陪著孩子們去遊樂場吧,好嗎?”

“就為這事兒?”簡非凡看著她的眼睛,覺得這女人說謊了,可這會他也猜不出她是遇到了什麼事情。

“嗯,快起床吧,懶蟲。”喻色笑了,或者,把什麼都看開就好了,錢財是身外之物,從沒了阿染,她覺得賺再多的錢也沒什麼意義,錢再多都不如與所愛的人一起生活更美好。

錢買不來健康買不來生命買不來愛情買不來放下。

是的,她就是放不下季唯衍。

簡非凡慢悠悠的坐起,懶洋洋的樣子仿如才睡醒的獅子,慵懶中透著野獸的味道,讓她常常想要逃離他的身邊。

可是想起孩子們對他們兩個感情的懷疑,為了孩子們的健康成長,她還是决定陪他一起在孩子們面前做做戲,沒了阿染,孩子們就是她生命的全部了,她在乎孩子們的心情孩子們的想法,她知道孩子想要的是什麼,那就是一家子的和和樂樂,有媽咪有爹地,他們才有安全感,單親的孩子心裡成長一定會有畸形,那是她最怕見到的。

“媽咪,爹地,早安。”兩個人一前一後才推門要出去,門外,三個小傢伙已經等在了那裡,顯然,是來查崗的,一大早的起來又守在這裡就為了證明一件事情,證明他們爹地媽咪的感情是好的,這樣等去了幼儿園與小朋友談論起爹地和媽咪的時候就可以不必再心虛了。

喻色一眼就發現了孩子們心虛的小表情,簡非凡亦是,心底裏泛起了一絲不自在,想著若不是有三個孩子在,喻色根本不肯讓他睡在她的房間,雖然他還是得不到她的身體,可至少他們可以同床而睡了,這也算是一個進步,兩個人的感情,來日方長吧,那個毛頭小夥子也叫喻染的人根本替代不了真正的喻染也就是季唯衍在喻色心目中的位置的,這個,他很清楚,沒有誰比他更瞭解喻色了,便是因為瞭解,他才怎麼也無法怨到她。

愛一個人,不是故意的,完全是身不由已。

“走啦,下樓吃早餐。”簡非凡彎身就要去抱最小的曉衍,小傢伙卻身形一閃,居然動作奇快的避開了他,“爹地,我長大了,不用抱抱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簡非凡哭笑不得,這個小三最是牙尖嘴利了,偏他拿這小東西很沒轍,只好抱起了一旁的曉美,曉美人看了看喻色,想了一想並沒有掙扎,她比曉衍溫和些,甜美的就如一個小公主,小身子靠在簡非凡的胸口,“爹地,你要抱我也行,不過,你要親一下媽咪喲,不然,媽咪會吃醋的,要是惹媽咪吃醋了多不好。”說完,她狡黠的看了一眼曉越,還是她聰明吧,因為只看到爹地媽咪從一個房間裏走出來還不行,還不能讓他們三個心裡踏實,昨晚上,三個人一致認為從來也沒有看到爹地親媽咪,或者是媽咪親爹地呢。

曉越讚賞的沖著曉美點了點頭,就連曉衍也崇拜的看著姐姐,還是姐姐有辦法,這個要求太好了,三個小人就在這片刻間全都把目光落在了簡非凡和喻色的身上,一會兒看著簡非凡,一會兒看著喻色,就等著簡非凡親喻色了。

三個小人的三雙大眼睛,那嗖嗖嗖的視線讓喻色臉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