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番外:染色合體(182)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37:46
A+ A- 關燈 聽書

簡非凡從病房出去的時候,阿濤正親自守在門外,請來的兩個看護和月嫂也已經到位,可他依然還是不放心,囑咐了又囑咐,聽得阿濤瞪圓了一雙眼睛,他家老大何曾這樣的囉嗦呢,簡直太娘娘腔了,可是想歸想,他還真不敢說出來。

“行了,我先去看看寶寶,然後就出去,醫院這邊有任何情况都要及時打電話給我。”

“好的,頭。”阿濤撓了撓頭,是不是男人在陞級當父親之後都會這樣婆婆媽媽呢?他面前的男人一點也不像是他從前的老大了,象個碎嘴欧巴桑,囉嗦極了。

“那好,我走了。”說要走了,可是依然不放心的回頭又看了一眼病房內的喻色,若是可以,他不想離開她一分一秒。

“非凡,喻色的情况怎麼樣?”藍景伊知道喻色出了手術室,已經等不及簡非凡想起來給她打電話了,直接從三個寶寶那裡趕過來,焦慮的問道。

“手術很成功,不過還沒有脫離危險期,藍姐,我去看了寶寶後要出去一下,喻色這裡,你幫我照看一下,好嗎?”吩咐完了阿濤,再遇藍景伊,簡非凡又開始了他的‘碎碎念’,整個那表情就一個意思,他不放心喻色。

“好的,我會一直留在這裡等你回來再走,你就放心去辦事情吧。”江君越也在忙,藍景伊不知道男人們在忙什麼事情,可是直覺告訴她這事一定與喻色有關,而與喻色最有關的人就是喻染,也就是季唯衍了,眼看著簡非凡要走,藍景伊還是沒忍住,輕輕一扯便扯住了他的衣角,“非凡,是不是有唯衍的消息了?”江君越什麼都不說,可他越是不說,她越是焦心。

簡非凡的心‘咯噔’一跳,他知道季唯衍對於藍景伊意味著什麼,可以說沒有季唯衍就沒有她和她家小三的命,既然江君越都選擇了不告訴藍景伊,他就更沒有說出來的理由了,所有的女人,就都瞞著吧。

瞞著藍景伊,也瞞著喻色。

想到這裡,他低低一笑,“不是,是我父親那邊有好消息了,他能說話了,雖然吐字不清楚,但若是仔細聽,是可以聽得懂的,所以,我要過去看一下,順便再回去家裡取些東西。”

藍景伊微微的失望了,鬆開手點了點頭,這才放行了簡非凡。

簡非凡大步走向存放三個寶寶的保溫箱的地方,回想那張嬰兒床上擠在一起的三個小東西,心底裏悄然泛起了柔軟,如今,這三個小東西的存在是他能够留住喻色的唯一的籌碼,也是唯一可以讓喻色放下心結的,大踏步的走了進去,立刻有護士迎了上來,他眯了眯眼睛,輕聲的道:“抱出來,讓我看看。”

之前在手術室門口,他只知道孩子們沒有大礙,因為惦著喻色無暇去仔細看他們,這會子就想仔仔細細認認真真的看看三個小東西。

“非凡叔叔,我看到帥弟了,嗯嗯,妹妹們也好漂亮,不知道哪個才能當我的嫂子,非凡叔叔,你說要是兩個都當我的嫂子行不行?”沁沁迎了上來,小大人般的問道,一雙大眼睛眨呀眨,這小丫頭片子,居然和壯壯一起對於他們兩個的婚事Cao起心來了,可這個時候的Cao心,也太早了點吧。

這虛歲才三歲,就惦記上了人生的另一半。

簡非凡接過護士手裡的一個小寶寶,他甚至分不清哪個是大的哪個是小的,懷摟著巴掌般大小的寶貝,他全身都繃緊了,怕抱緊了孩子疼了,怕抱松了孩子不舒服,“這個是……”

“老三,女娃。”一旁的護士了然的解釋著。

簡非凡仔細看了看另兩個,果然這個是最小的,抱著小三蹲下了身體凑到了壯壯身前,“瞧瞧,這個是你的小老婆。”

“那個是大老婆。”壯壯指著護士懷中另外一個小東西笑眯眯的說著,簡非凡還分不清,可他現在分得老清楚了,呆了這半天那可不是白呆的,醫生和護士趕也趕不走,看著他和沁沁無害,也就留下來任由他們陪著人生的‘另一半’了。

這搶親的速度太快了,三個小人一出生就被預訂了,只是這一個男生搶兩個老婆有點搞笑,不過,大人們誰也沒當回事,就當做是笑料了,由著壯壯對兩個小美人發情癡。

簡非凡哭笑不得,若是可以,他真想好好的陪著三個小寶寶,可是想到簡非離之前對他說過的事情,他只好將小三交給了護士,摸了摸沁沁和壯壯的頭,柔聲道:“叔叔有事要離開一下,沁沁壯壯要幫助叔叔照顧弟弟妹妹喲。”

兩個小東西小大人般的重重的點了點頭,“非凡叔叔放心吧,我會照顧大小老婆的。”

“我也會照顧帥弟的。”

簡非凡點了點頭,這才轉身走了,再留下去他會捨不得這一刻的溫馨的,有孩子們的世界太美好,美好的讓他不想離開。

可是喻染的事情,他必須要去弄明白。

從電梯下到地下停車場,簡非離已經等了他許久了,聽到腳步聲便轉過了身,朝著他揮了揮手,兩個人便大步走到座駕前,上車,車子疾駛向簡非凡未知的方向,“哥,那人的後臺是誰?”

“死了的。”

簡非凡頓時就明白了,那人的後臺就是李秋雪養著的那個小男人,可那男人已經死了,然,事情真的如此簡單嗎?

T市郊區的一座廢棄工廠,黑暗中,簡非凡和簡非離一起下了車。

低低的腳步聲沉沉響在空曠的郊外,每一聲都壓抑著人的心一片陰鬱。

到了。

有手下推開了一扇鐵門,簡非凡走了進去,一間小小的辦公室裏,一個男人被反綁著跪坐在水泥地上,簡非凡走了過去,一脚踹在男人的身上,“說,季唯衍呢?你把他怎麼樣了?”

男人垂下了頭,戰戰兢兢的道:“丟在原始森林了。”

簡非凡一拳砸過去,砸在男人的臉上,頓時,他的鼻子流血了,“昏迷不醒的時候丟棄的嗎?”問著這話的時候,他在心裡歎息,季唯衍在醫院都沒有醒過來,被人劫走再一路開車狂駕車至原始森林,那樣的一路的顛簸而沒有使用任何藥物,他又怎麼能夠醒來呢?

不可能的。

心沉了又沉,目光如刀子一樣的射向男人,對季唯衍,他的感覺已經從情敵上升到敬佩,那天若不是季唯衍,他和喻色都很難活命,想到醫院裏的那三個小東西,他心口一陣狂跳,更是後怕。

“是……是是……”

聽著男人肯定的回應,簡非凡只覺一陣天旋地轉,這一刻,所有的希望都沒有了,找了三個多月,最後,換來的居然是這樣的消息。

“把他丟進藏獒窩裏。”季唯衍怎麼死的,他就要這人也怎麼死。

那樣的原始森林,季唯衍很有可能被野獸吃了,想到這裡,簡非凡閉了閉眼,身前男人的歇斯底里還有求饒聲再也入不了他的耳朵了。

這一刻,他徹底的死心了,他現在想著的就是要怎麼把這件事情告知喻色,還要讓她少些傷心呢?

這個,很難很難。

從郊區回去醫院,一路上,簡非凡一言不發,如雕像一般的靜坐在車廂內,這一天裏一連串的發生了這樣多的事情,曉是他一個男人,也疲憊了。

這個時候,喻色快醒了吧。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她手術打的麻醉是局部麻醉,應該很快就可以醒過來,“哥,再開快點。”

“好。”簡非離輕應了一聲,眸光掠過車窗外的夜色,心底裏泛起了複雜難辯的滋味,若他出了事,這世上也會有一個女人如喻色那般的牽腸掛肚嗎?

突然間,就希望身邊多一個伴,至少在他需要安慰的時候可以牽著她的手,給她也給自己一份溫柔的力量。

“來電話了,來電話了。”簡非凡的手機響了,他低頭看下去,原來是藍景伊的電話,便急忙接了起來,“喻色怎麼樣了?”不等藍景伊開口,簡非凡急急問道。

“非凡,喻色醒了,你什麼時候回來?”

“馬上。”

“她很激動,一直吵著要見唯衍,這可怎麼辦?”

“電話給她。”

“我……我在病房外面打的,醫生說不能說刺激的話刺到她的心,不然,她的身體很難恢復的。”

“好的,我知道了,一會到了我會注意的。”

又說了兩句,便掛斷了。

知道喻色很快會醒,卻沒有想到她醒得這樣快,又或者她從來也沒有真正的睡過,即便是在夢中是在手術中,她的世界裏都少不了那個男人——喻染。

喻染,季唯衍,他更習慣叫他喻染。

乘上電梯,簡非凡在踏出電梯門的那一刹那便繃緊了心弦,飛跑到了病房,聽著裡面的安靜,他的心卻突突的狂跳了起來。

大手輕輕一推,病房的門開,黑眸悄然掠去,病床前,藍景伊正端過一碗粥舀了起來,像是要喂喻色,簡非凡一個箭步走過去,低低的道:“給我吧,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