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1章番外:染色合體(179)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36:32
A+ A- 關燈 聽書

手術室的門開,推床被推了進去,簡非凡的手還是緊握著喻色的手不肯鬆開,“我可以進去嗎?”

“不行,醫院有醫院的規定,先生請留步。”小護士不会的封锁簡非凡進去,醫院這樣的地方,簡非凡也不得不遵守規定,高大的身形伫立在手術室的門前,看著喻色的推床漸漸消失在視野中,這一刻,他的心跳開始加快。

一個人,卻是三條命。

“簡先生,請先坐吧,我們院方會盡力的,請你放心。”

放心?

他怎麼能夠放心呢。

照喻色現在的情形,孩子是沒辦法保了,只能生,可是這麼小的孩子能存活嗎?

簡非凡也是深度懷疑。

喻色在裡面,他就在外面,不肯坐,只站著,怔怔的看著手術室的那道門,擔心極了。

“術前準備,快,動作快些,抓緊時間馬上手術。”主刀醫生語調迅速的分配著每個醫生和護士的任務,手術室裏的氣氛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

麻醉師走了過來,眼看著他要打針,喻色也不知是哪裡來的力氣,小小聲的道:“我不要全麻。”她不想徹底的昏迷過去,她要守著她的寶貝,在他們走進這個世界的那一刻陪著他們,只有親眼看到兩個寶貝安全的出生了,她的心才能安下來。

“這……”麻醉師皺了皺眉頭,通常剖腹產是不需要全麻的,可是喻色這情况很特殊,出血過多,身體太虛弱了,而且剛剛婦產科的醫生已經說了,她子宮開得很小,很難正常生產,做全麻是考慮她的身體狀況决定的,可她現在居然說不要,麻醉師看向了主刀醫生。

“就依她,局麻。”

麻醉師松了一口氣,卻很擔心喻色會挺不過去,她看起來太虛弱了。

麻藥打上了,手術室裏醫生和護士都到位了。

喻色的身下都是血,血濕了手術臺。

耳朵裏是醫療器械的聲音,清脆的聲響每一次傳進她的耳鼓裏,她的身子都會禁不住的輕顫一下,還好只是極細微的,否則真的就影響手術了。

喻色輕閉著眼睛,她沒有力氣看了,除了聲音,什麼也感受不到,甚至於自己的身體狀況也一無所知,只知道越來越是無力,就連知覺也快要沒有了。

漸漸的,那原本在耳鼓裏極清晰的器械的聲音也悄悄的小了,她好象什麼也聽不見了,只是還留著一口氣等著自己的寶寶出生時響起嘹亮的哭聲。

出來吧,寶貝。

寶貝,出來吧。

依稀彷彿有腳步聲從手術區移開,她聽不清了,什麼也聽不見了。

寶寶,這是還沒出生嗎?

可她已經累了,累得再也不想動了,累得只想睡覺,安安靜靜的睡去。

手術室外的簡非凡一直在門前踱著步子,聽見門裡的腳步聲,他立即凑了過去,剛好門開,一個小護士的小臉探了出來,“誰是喻色家屬。”

“我是。”簡非凡激欞一跳,這一刻,他的心魂都彷彿要從身體裏跳出來一樣,“喻色怎麼樣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出血過多,意識已經有些迷糊了,李醫生問是保大人還是保孩子?”

簡非凡一下子愣住了,狠狠的抓住了小護士的肩膀,“大人孩子我都要。”喻色不愛他,她跟他一起生活了這幾個月全都是因為這兩個孩子的存在,若是孩子沒了,那她以後一定會離開他的,這一刻,他突然間就捨不得那兩孩子了,因為,沒了兩個孩子,就沒有了他和喻色一起的生活。

“只能選一個。”小護士急得跳脚了,“簡先生,請快些選擇。”

“保大人。”忽而,一道沙啞的不甚清楚的聲音傳了過來,引得小護士和簡非凡同時轉過了頭去。

“哥,父親。”簡非凡一愣,有些沒想到老爺子居然來了,更沒想到他居然會說話了,而且,給了一個讓他絕對意外的答案,喻色是他的媳婦,還是老爺子強搶給他的媳婦,通常在這樣的時候,若是媳婦和孫子只能選一個,做老人的沒有不選孫子的,哪有老爺子這樣只選兒媳婦的,這讓簡非凡有些迷糊了。

“傻站著幹嗎,選媳婦,嗯,就這樣定了。”還是嗚啦嗚啦不甚清楚的聲音,但至少,讓人聽得明白。

簡非凡也是不想喻色有事的,在二選一的選擇中他也是更傾向於喻色的,只是,他還是不想放下兩個孩子,烦乱呀,這樣烦乱的選擇真的是要人命一樣的,眼看著他還在猶豫不決,老爺子低啞著嗓子嘶吼著,“選大人,你聽見沒有?”

“好,好,選大人。”簡非凡這才做了最終的决定,不是他不喜歡喻色,而是因為他太喜歡喻色了,就因為喜歡,所以更不想放過兩孩子。

小護士這才拿了一份聲明遞給簡非凡,“請簽字。”

修長的指接過了那份聲明,握著筆的手抖了又抖,終於簽下“簡非凡”三個字的時候,他幾乎就要虛脫了,整個人無力的靠在牆壁上,低低的向小護士道:“救她,快,一定要救她。”

即便是被砍上一刀鮮血橫流,他簡非凡也從來沒有這樣的狼狽過,沒有,從來沒有。

那時被喻色劃傷了脖子,血流漫身,他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可現在,事情發生在喻色的身上,他居然就沒了主心骨,懵了。

簡非凡只顧著擔心喻色了,以至於忘記了追問父親為什麼要選擇喻色了,那樣的不合理不止是他想到了,推著老爺子趕來的簡非離也想到了,只是人多,他並沒有追問老爺子,就靜靜的立在輪椅後面陪著簡鳳樓。

簡鳳樓今天很奇怪,聽說喻色難產住進了醫院,他就一直在嗚啦嗚啦的說著什麼,不知是不是太著急的原因,他居然就說出來了話,雖然不是特別的清楚,但是至少可以讓人聽得明白。

簡家的父子三個人焦心的等在外面,簡非離是在狐疑老爺子的選擇,簡非凡是在擔心著喻色,而老爺子則是癡癡的看著自己的二兒子,這個兒子最象他已經亡故的妻子了,便是因為太象,讓他每一次看見簡非凡的時候就會情不自禁的傷了情懷,所以,從小到大,他都把簡非凡交給下人去帶,就象是放養的小猫小狗一樣,所以這孩子跟他一直都不親。

這臨到老了,黃土都埋到了脖子,他才想到自己最對不起的就是這個孩子,簡非凡如今只喜歡喻色,那他就必須要給兒子保住媳婦,這樣,簡非凡才能真正的快樂,他是有多少年沒有見過兒子發自肺腑的笑了,除了最近,真的沒有了。

那些,都是喻色帶給兒子的。

喻色的孩子是喻染的,早就該流產了,之前看兒子寶貝那兩個胎兒寶貝的不得了,他就沒讓人動手,現在有了機會了,這樣順其自然的除掉兩個孩子,剛剛好。

眸光凜然的掃了周遭一眼,最終把視線落在了一個身穿白大褂的男子身上,男子戴著口罩,他沖著男子點了點頭,男子便起身走向了手術室。

簡非離什麼都看到了,他眼皮一跳,想著剛剛父親選擇喻色的异常,他不放心了。

喻染就是季唯衍,弟弟搶了季唯衍的女人他已經很過意不去了,所以,若是父親要做什麼對喻色不利的事情,他第一個反對。

這個時候,他還沒有想到老爺子是要除去喻色肚子裏的還沒出生的孩子,因為他壓根不知道那兩個孩子是季唯衍的。

可是老爺子知道,還知道這兩個孩子若是生下來也許就會存活,從簡非凡和喻色那邊算起來這兩孩子是不足七月的,可是從季唯衍那邊算來,這兩孩子卻是剛剛好過了七個月。

七活八不活,據說七個月就出生的孩子除了體弱多病,一般都能養活,而且養活後都是比平常的人聰明。

那麼,他就更不能留下那兩個孩子了,以後喻色再為非凡生一樣的,兒子還年輕,他不急,現在最重要的是不能讓兒子養了旁的人的孩子,若是被他知道了,不知又會生出什麼枝節。

父子兩個沉思著,最終,簡非離耐不住眼皮的狂跳,鬆開了輪椅向簡非凡道:“非凡,你扶著爸的輪椅,我去下洗手間。”

簡非凡微微的有些不快,這個時候,他什麼也不想管,可簡非離這個哥哥一向溫和,很少指派他做什麼的,再者,老爺子好歹是他老子,再不待見也是老子,這能說話了,好轉了,這是好事,照顧就照顧一下吧。

簡非離快步走向了洗手間,檢查了一下洗手間裏沒有旁的人便摸出了手機。

手機連響了兩遍,都是無人接聽。

手術正在進行中,醫生聽不見手機鈴聲是正常的,而且就算是聽見了不接也是正常的,畢竟還在手術中,不能中斷手術。

簡非離緊張了。

不過,簡非離並不氣餒,他第三遍的又打了出去,終於,這一次那邊接了起來,“簡先生,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