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0章番外:染色合體(178)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36:02
A+ A- 關燈 聽書

季唯衍。

喻染。

輕輕的念著這兩個名字,姓不同,名字更不同,可是她念起來的感覺這就是同一個人。

原來他叫季唯衍,真好聽的名字,一點也不差了喻染,她喜歡。

而更讓她震驚的是他的身份,新加坡的季氏她聽說過,那是一家超大的跨國公司,原來阿染是這樣一個大人物,怪不得他即使是失憶了,渾身上下所湧現出來的氣場都是旁的人所無法比擬的呢,他竟是那樣一個優秀絕倫的酷帥總裁。

她當初真的是撿到寶了。

喻色的腦海裏浮現出她救起他時的畫面,還有他初初醒來時的樣子。

小伊。

藍景伊。

再想起剛剛簡非凡還說江君越也在幫忙尋找季唯衍,那麼,江君越藍景伊和阿染他們就是認識的了?

“非凡,阿染喜歡藍姐姐,是不是?”若是,那麼一切便都有一個合理的解釋了。

簡非凡眉頭輕皺,這個,他可真不知道,一旁的簡非離淡淡笑開,輕聲的道:“是,季唯衍和我一樣都喜歡藍景伊,這個,你怎麼知道?”

“我初初救起他時,他經常會無意識的喚起小伊。”喻色卻沒有想到,原來那個小伊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原來就在T市,而且,她與那個小伊還是熟悉的。

曾經她一直嫉妒那個小伊來著,可現在她明白了,她是多麼的愚蠢,藍景伊早就婚了,還是三個孩子的媽媽,其實不管季唯衍怎麼喜歡她,藍景伊和季唯衍之間都已經不可能了,她那時真的是杞人憂天了。

許多事,就在這麼片刻間,一切都清楚了。

可是阿染,他不見了。

笨重的身子輕輕顫抖著,想著他昏迷不醒的時候被人悄悄掠走,那個人,到底是有多想他死呢?

“阿染……”輕聲一喚,她身心俱痛,真想替了他,他的傷全都是為了她呀。

“阿染……”低喃著他的名字,不管他真正的身份是什麼,也不管他真正的名字是什麼,她就是喜歡叫他阿染。

“小色,你怎麼了?”就在這時,不經意間低頭的簡非凡眼睛定定的落在喻色的脚邊,血,她的脚邊都是血,而且那血明顯是延著她的大腿根處流下來的。

“叫醫生,快叫醫生。”因著喻色從懷孕開始胎兒一直不穩定,這老宅裏他就時時的安排了醫生,這流血不是好徵兆,簡非凡沖著門外高聲喊道。

隨著他的聲音隨著他的視線,喻色這才發現自己流血了,那鮮紅的血色讓她緊張了,“曉美,曉越,乖乖的,別嚇媽媽,別嚇媽媽呀。”

“你起的名字?”簡非凡眉輕皺,這兩個名字他從沒有聽喻色說起過,這還是他第一次聽說。

“是阿染,呵呵,是他起的,多好聽呢,可是現在,他們兩個在我的肚子裏打起來了,真不乖……”喻色的額頭都是冷汗,小腹處擰著勁的疼,她覺得自己要死了,真的要死了。

“少NaiNai怎麼樣了?”醫生已經沖進了房間,當沖到喻色身前看到她脚下的血時,她頓時緊張了,“二少,快送醫院。”流血了不是好事,而且流那麼多血,只怕這兩個孩子是保不住了,這是醫生看到喻色時第一眼就下的結論。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簡非凡打橫一抱就抱起了喻色,飛跑向門外,“小色,你別緊張,放鬆,我送你去醫院,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身後,醫生也讓人送過來了醫藥箱,緊跟著簡非凡上了他的車。

喻色被放在了後排的座椅上,她躺在那裡,一動也不敢動,醫生正在為她做緊急處理,一邊動作著一邊焦急的道:“怎麼就激動了呢?不是不讓你激動嗎?”

“阿染沒了,阿染沒了……”喻色喃喃著,想要顧著孩子,可是醫生這一問,她又是想起阿染了,她覺得自己瘋了,這樣的時候居然還是放不下他,可是沒辦法,她就是放不下。

孩子們,一定要原諒她,她不是故意的。

汗水。

血水。

濕了座椅。

空氣裏都是血腥的味道。

簡非凡眼睛赤紅一片,脚下的油門已經踩到了底,車喇叭不停的摁下,車子雖然在馬路上劃著S型,可是,卻是平穩的,他只想喻色少些疼,只想她平安無事,可是身後的景象即使只是透過後視鏡看到,他也知道,喻色現在的情形很兇險。

“少NaiNai,你別睡,你睜開眼睛看看我,寶寶要出來了,兩個寶寶呢,你想不想看看他們乖巧的小模樣?”醫生哄著喻色,可是心底裏卻是一片焦慮,按照她推算的時間,這兩個孩子即便是生下來也活不成,不足月是肯定的,這連七個月都不足,那麼小的孩子五臟六腑都沒有長好,又怎麼會存活呢?

若是再多兩周也許就有希望了,然,看現在的情形,兩周根本不可能,喻色就連兩個小時也無法保證挺過去呢。

“要……要生了嗎?”喻色煞白的小臉因著醫生的話而微微多了一些血色,可她與醫生一樣,她也算過了孩子們孕育的週期的,不足月,太小了。

這段時間她除了窩在老宅裏尋找那紙結婚證,看的最多的就是育兒的書了,可以說,現在的喻色也是半個婦產科的醫生了,她懂得不少,醫生的話騙不了她,知道要生了她是開心的,可是數著時間,她卻是憂心的。

車子飛速的行駛在馬路上,簡非凡目光灼灼的全都在前面的路上,“小色,你堅持些,快到了,馬上就快要到了。”醫院是最好的醫院,與老爺子同在一家醫院,這裡有最好的設備最好的醫生,只要他捨得撒錢,醫生一定會盡全力的救治喻色和兩個孩子的。

大人和孩子他全都要,可若是只能二選一的時候呢?

人在緊急關頭就是會這樣的胡思亂想。

簡非凡也是一邊開車一邊胡思亂想了。

若是二選一,他選喻色。

有喻色,孩子還會再有的。

可若沒了喻色,他一輩子也不會快樂的。

烦乱的心風亂了整個視野,男子漢的他第一次有了一種感覺,天要塌下來了,他不怕打殺不怕任何人的傾軋,卻真怕這種人與天的相爭,喻色的生死就在今天的一線間了,只要一個出錯,她便……

他無法相象那樣的後果,他不能失去喻色,她若沒了,也便帶走了他的生命。

夜,越來越幽深了。

從房間到車上,再從車上到醫院,短短十幾分鐘的路程,他卻覺得有一個世紀那般的漫長。

喻色微蜷著身體,全身虛脫無力,血色在醫生的全力救治下微微的有了緩解的趨勢,可是她身下的血紅還是沒有改變。

血,流得太多了。

那種視野的感受是讓人觸目驚心的。

只是當事人喻色已經沒有感覺了,她只想把兩個孩子生下來,不管是生是死都要生下來,不管怎麼樣,這都是屬於她的孩子。

“小色,要到了。”視線裏已經出現了醫院的摩天大樓,只要到了醫院,喻色就有救了。

“非凡,救孩子,救孩子。”即便不足月,她也要生,那是一種作為母親的直覺,她只要孩子的生,也許生下來他們會活著呢?

所以,她一定要生下來。

“小色,別說話,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你沒事,孩子們也不會有事的。”喻色這麼善良,都說好人必有好報,老天爺不會收走喻色的,要收也是要收他這樣的人渣才對,是不是?

“非凡,你答應我,一定要先保孩子,你快答應我。”喻色卻是不管不顧,只要孩子們生下來,那她的生真的無所謂了,阿染不見了,她就去找他好了,兩個人的身體不能在一起,那就讓魂魄在一起吧,她相信他此時也正在某一處等著她,他在想她,所以,她的心口才會撕裂著疼痛。

“閉嘴,我不許你這樣說,你不會有事的,不會的。”簡非凡第一次的幾近於崩潰了,從沒有這樣的狼狽過,原來人最怕的不是與人相爭,而是與天相爭,那份渺小的感覺是根本無法形容的。

終於,車子停了下來,車門開,一股微風至,卻吹得喻色一個抖擻,她覺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全身都是輕飄飄的。

“讓開,快點讓開。”車上的與車下的醫生護士合力將她抬到了醫用推床上,一床厚厚的被子蓋在了她的身上,可她還是覺得冷,無邊的冷意直襲擊著她所有的感官,冷,好冷。

“非凡,要孩子,要孩子,醫生,保孩子,保孩子呀。”不管別人是不是聽得到,迷迷糊糊中,喻色一直在低低的輕喚著,她要保孩子,保她生命的延續,不管這孩子是哪個男人的,她都要保。

那是一種天生的母Xing的直覺,她要做母親了,她的母親拋弃了她,可她絕對不會拋弃自己的孩子。

不會。

耳邊都是嘈雜聲,簡非凡的大手輕握著喻色的小手,臉上的汗如水洗的一般流淌著。

眼看著就要到手術室了,他輕聲的對著喻色的耳際柔聲道:“小色,你放心,有我在就有孩子們在,更有你在。”那是一個男人的誓言與承諾,他會守在外面等她,等她和孩子們一起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