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上藥的管道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3:22
A+ A- 關燈 聽書

“我……”輕聲的一個字才出口,“嘭”,電話便被搶下掛斷,藍景伊順著那電話往上看過去,再歪頭看看還被自己反鎖的房門,她瞠目了,“江君越,你……你怎麼進來的?”

江君越居高臨下的睨著藍景伊,深邃的黑眸彷彿要將她看穿一般,忽而,他唇角抿開了一抹彎彎的弧度,“嗯,走進來的。”

藍景伊真的好奇了,“江君越,別告訴我你是嶗山道士的徒弟?”她信了才怪。

“正有此意。”江君越說著便彎下身抱起了正不住撕咬著藍景伊褲角的小乖,大手撫上小乖的毛髮,柔聲的道:“小東西發Chun了?”

“你才發`Chun了呢。”藍景伊咬牙切齒的道。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呃,你很期待我發`Chun嗎?”俊臉朝著藍景伊凑過去,濃濃的男Xing荷爾蒙的味道頓時充斥在藍景伊的鼻間,一瞬間,她只覺心跳如擂,半晌也說不出一個字了。

“呵,放心吧,我可沒發`Chun,倒是小乖開始發`Chun了,小東西惦上了對門鄰居家的那只藏獒,你說要不要把它抱過去配個種?”

“江君越,你無賴。”藍景伊這才知道他口中所說的小東西指得是小乖而非自己。

“我說的是實情,你要是不信,咱兩個現在就去敲對門的門,讓你看看小乖是怎麼賴著人家那只大藏獒的。”

藍景伊無言了,她一點也不想再繼續狗發`Chun這個話題了,“江君越,你要怎麼樣才肯放過我?”

“都說了幾次了,等我膩了的時候我自然就放過你了,下次再要問我什麼,最好換個新鮮一點的話題。”

“我要打電話。”

“不許。”說完,江君越便拿起了手機,很快撥通一個號碼,“嗯,先把小公寓這裡的固定電話暫時停用了。”慢條斯理的吩咐完這才掛斷電話,“藍景伊,說實話,我還要謝謝你讓我省了這固電話費呢,行了,去洗個澡,然後陪小爺我睡覺。”

“滾。”她伸手一推他,“你休想。”很不習慣他突然間的變化,只覺他彷彿換了一個人似的,看著他都讓她不自在。

“要是站在你面前的換成是簡非離呢?是不是你就不會讓他滾了?”(那啥,原諒某人醋意橫生了吧)

藍景伊無言,她確實是要借助於簡非離讓江君越放手的,所以,若是這會她說不會,那豈不是自相矛盾了?

“行了,洗澡去吧,髒死了。”江君越說著,人便抱著小乖往臥室走去,大概是去拿換洗的睡衣了。

眼看著他進了臥室,藍景伊立即站起沖到門前,那門,還是在內裡反鎖著的,一點也沒有變,她開門,悄悄的轉著門環,暗鎖開了,外面,竟還掛著明鎖,他果然防她如防賊。

可是,他到底是如何進來的?

藍景伊仔細的查看著房間裏的每一個角角落落,正看著,便聽見身後的男子道:“怎麼了?真想知道我怎麼進來的?”

“你肯告訴我?”所有的好奇心全都湧了上來,這一刻,藍景伊特別的想知道。

“等你給我暖了床再說。”輕`佻的說完,江君越便大步的走進了洗手間,很快便傳來嘩嘩的水聲,馬寓克的厚重玻璃內,他的身影若隱若現,時而清晰時而模糊,可即使是透過那厚重的玻璃依然可以讓她感覺到他渾身上下所湧發出來的男Xing力量,藍景伊無力的坐倒在地毯上,明明該恨他的,可是此刻看著他的身影,她卻怎麼也恨不起來。

可是媽媽……

“到你了。”正想得出神,江君越的聲音忽的響起,她這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他竟然已經洗好了站在了她面前,漫身的水珠在發上在古銅色的肌膚上滴滴落落,僅在腰間系了一條浴巾的他看起來Xing`感極了,一瞬間,她只覺全身都滾燙了起來一般,灼灼的目光定在他的身上,竟怎麼也移不開去。

“呃,我可不是對門鄰居家的藏獒,不過,我不介意你跟你家小乖一樣對我……”

“去死。”藍景伊紅透了一張小臉,逃也似的沖進浴室,脫了衣物就開始沖起了冷水,才與他一起歡愛過四次而已,她卻覺得自己跟他彷彿老夫老妻了似的,居然還那麼直勾勾的看他看了半天,羞死人了。

可,等到沖完了澡,她才傻了,進來的時候什麼也沒想,只想著離著他遠點,這會關了蓮蓬頭才發現她忘記拿睡衣進來了,而江君越那個該死的,一條浴巾都沒給她留,才他出去的時候腰上系著一條手裡拿著一條,藍景伊人站在小小的飄滿熱汽的空間裏,一時間她有些懵了,總不至於就這樣出去見他吧?

又或者,她可以穿地上那攤已經濕了的衣物,可,那她這澡豈不是白洗了?

“哢”,門開的聲音,等藍景伊反應過來的時候,浴室的門已經大開,那男人不知何時到的,她居然沒發現外面多了一條黑影,下意識的伸手一手擋在胸前一手擋在下`身處,可她的手太小,擋了這裡擋不了那裡,江君越嗤笑了一聲,“藍景伊,你擋錯了地方。”

“你……你出去。”藍景伊口吃了。

“那你準備就這樣在裡面呆一夜?你願意我還不願意呢。”

“不要。”她小小聲的抗拒著,頭垂得低低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羞死了。

“嗯,要這樣。”一隻大手忽而就擋在了她的小臉上,“下次再被人圍觀,直接擋臉,人家看不到你是誰,能把你怎麼著?真是胸無大腦。”

藍景伊的臉色頓時青一片紅一片,他這話有點小色的,可是細想之下居然還就有著那麼點道理,讓她半晌也不知道要怎麼回應了。

“行了,穿衣服出來,不然,你就這樣赤果果著出來我也不介意。”一把將手裡的睡衣塞到她的手上,江君越這才轉身邁著修長的雙腿進了臥室,獨留下藍景伊站在洗手間裏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低頭看看手裡的睡衣,最後還是一咬牙的穿上了,識時務者為俊傑,她沒想做俊傑,她只想好好的活著就好。

人站在只亮著一盞牆壁燈的客廳,藍景伊彆扭著,說實話,她還是不放心藍晴不放心簡非離。

臥室的門半敞著,露出床上那男人的一雙腿,她就看著,眼也不眨的看著,終究還是妥協了,要打電話,除了他她也沒有其它的辦法。

小小步的很不情願的走進去,人站在床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床上橫躺著的男人,還是只有腰間系了一條浴巾,可是那條浴巾彷彿隨時都要散下來一樣,鬆鬆垮垮在那裡,“傾傾,明天一早我想見見我媽。”

“准了,不過,有個條件。”

“什麼條件?”她眸眼一彎,小臉上蘊著期待。

江君越朝她勾了勾手指,“上來給小爺我暖床,暖得好了明早就帶你去見你媽,若是暖不好,那就作罷。”

有人就是有那樣的能耐,明明他是躺著的而她是站著的,可是即便她的方位比他高,卻還是壓不下他的氣場,“換個條件好不好?”

江君越挑了挑眸,“換個也行,不過也就一個了,你若不願意就免談。”

“你說。”藍景伊咬牙,恨死他了,恨死他了。

“給我上藥,不過,要輕輕輕輕的。”江君越說完一抬手臂舉到她的面前,“受傷的地方都得給我上藥。”

藍景伊的目光這才落在他的手腕上,那裡,被她狠狠的留下一排牙印,才被水沖洗過,此時已經泛起了紅腫,看起來有點慘不忍睹,她有些心疼了,想也不想的便道:“好,我答應。”

江君越眼睛眨了一眨,“真答應了?”

“嗯。”她做過的事她自然是要負責的,不過是上藥罷了。

“行,那就這樣了,桌子上有藥,拿過來給我上了。”

果然,被江君越這一說,藍景伊才看到一旁床頭桌上的小藥瓶,取了過來坐到床上便拾起了他的手臂放到大腿上,仔細的把藥膏塗沫上去,然後,再拿OK繃貼上,從頭到尾動作都小心翼翼的生怕他疼了似的。

“好了,睡覺吧。”挪開了腿上的他的手臂,她人已起身,拿起床上的一個枕頭便往客廳裏去,才要走離,手就被捉住,“上床陪我睡。”

“你說了我給你上藥你就准我明天一早見我***。”

“可你還沒上完藥呢,我身上還有傷呢。”

“啊?哪裡?”

她驚叫的聲音還沒有消去,人已經被拽進了一個厚實的懷抱裏,“在這裡。”唇還未被徹底的封堵上的時候,她耳邊縈繞著他低低的細語,隨即,他吻上了她。

思維足有五秒鐘的停滯,藍景伊不會思考了,江君越身上不住散發的男Xing荷爾蒙的味道讓她迷迷糊糊的居然任由他吻了又吻,甚至於丁香還與他的舌糾纏在了一起,怎麼也分不開。

良久,直到口腔裏氧氣的殆盡,江君越才緩緩的鬆開了她,聲音卻是冷了下來,“睡覺。”

“你……誰要你親我?”藍景伊暈暈的被他攏在懷裡,氣息依舊紊亂。

“不是親,是上藥。”

“上藥?”藍景伊再度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