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9章番外:染色合體(177)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35:23
A+ A- 關燈 聽書

“頭,你怎麼不說話?”對方見她許久不回應,急了。

喻色從耳邊拿下手機,靜靜的看著手機荧幕,那人的聲音還在傳過來,著急的一直喊著“頭”,可她不是簡非凡,只是碰巧他今晚回來了,他在洗澡,她便拿過他的手機打給了這人,或者,更確切的說這號碼不是他的,是喻染的。

不想聽了。

簡非凡騙她了。

可她現在最想知道的是阿染在哪裡?

他的手機在別人的手上,而且至少有三個多月了,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他根本沒有辦法拿回他的手機,。

那所代表的含義只能有兩個,一個是他還在昏迷不醒中,一個是……

這後一個,喻色不敢想了,腦海裏閃過時,身子激欞欞一抖,小臉已經煞白一片。

手裡的手機“哐啷”一聲掉在了地上,喻色驚了一下,以為手機會摔碎,可是沒有,掉在地上的手機裏那個與喻染有著很相似聲音的男子還在說話。

她聽見了他的聲音,可是具體的內容是什麼,她完全感受不到了。

大腦一片空白。

“小色,怎麼了?”聽到聲音,澡才洗了一半,簡非凡腰間只圍了一條浴巾就探出了頭來,赤果果露的上半身上全都是水珠,不得不說,只是這樣斜歪著身子,他這樣的男人都是惹眼的。

“你出來。”喻色呆呆的看著他,腦子裏還是暈暈的,唯有一個信念一直在叫囂著,她要知道阿染到底是怎麼了。

“等等,我馬上就洗好了。”他身上還有泡沫,這都沒辦法穿衣服,其實他不是很介意被喻色看見他這個樣子,他是怕喻色反感。

“簡非凡,我讓你出來。”喻色急了,吼道。

“就這樣?”簡非凡微懵,不懂喻色這是怎麼了。

喻色等不及了,一個箭步沖過去,也不管簡非凡是不是一身泡沫是不是衣衫不整,她只看他的眼睛,“阿染呢?”

簡非凡伸手抹了一下額頭的水珠,眼前喻色的眼睛紅紅的,表情更是激動,彷彿才受到了什麼刺激,他再看她身後的地上,自己的手機正可憐的躺在那裡,靜靜的,卻又彷彿是在向他控訴喻色對它做了什麼。

這就表明喻色才用他的手機打過了電話,再加上她現在的質問,顯然,喻染不見了的事情她應該是知道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黑眸微眯,簡非凡輕輕笑了,可那笑卻不達眼底,“就這麼不相信我?”

“簡非凡,非要我說明一切嗎?”

就在這時,簡非凡房間裏的電話響了,腰上裹著浴巾,他便要越過喻色去接,喻色笨重的身子卻罕見的俐落的一側,一下子就擋住了他,“不用接了,是那個聲音與喻染一樣的人打過來的,我剛剛用你的手機打給了他,我還沒說話,他劈頭就問過來,問阿染對我有過什麼承諾,呵呵,簡非凡,你真行呀,居然找個人冒充喻染來搪塞我,好,現在我不追究這些,我只要你告訴我阿染現在在哪裡?他是活著的,是不是?”强忍著眸中的淚意,她不能哭,在還不確定阿染的情况下她必須要堅強。

簡非凡沉默了,他找的人終於還是穿幫了,其實能挺過這三個多月已經算是好的了,這期間喻色有好幾次跟他提過說‘阿染’給她打電話時象換了一個人似的,她早就在懷疑了,只是沒有質問他,如今,該來的還是來了。

“簡非凡,你說話,阿染到底在哪兒?”見他不語,喻色小手吃力的落在簡非凡的肩膀上,他個子高,高了她足有一頭,狠狠搖著他的肩膀,她真想殺了他。

簡非凡曾經想過無數種穿幫後的可能,可當一切真正來臨的時候,看著這樣激動的喻色,他的唇張了又張,卻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喻染失踪了,從那一天在醫院裏消失了之後,無論他和江君越還有成青揚怎麼折騰,即便是把T市都翻了個遍,也找不到喻染的半點踪迹。

“簡非凡,你說話!”喻色的眼睛更紅了,懷着孩子的她力氣並不大,可是這一刻,她搖著簡非凡的肩膀時,若不是他使了力定住身形,還真能被她給推倒。

“簡非凡,你倒是說話呀。”一遍又一遍的追問,可是簡非凡就是不說話,喻色想砍人,若是她手裡有刀,她一準動手了。

“小色,你聽我說……”簡非凡喉結動了動,看著這樣的喻色,那到嘴的話語又是說不出來,他能跟她說喻染是在他的手上丟了嗎?

“說呀,你倒是說呀,怎麼說了一半又不說了?”

“非凡,發生什麼事了?”身後的門就在這時被推了開來,簡非離大步走入,剛剛簡非凡的手下打電話給他說出事了,說剛剛有人用簡非凡的電話打給了他,而他說錯了話,那手下猜測那個打電話的人是喻色,而且,人已經嚇壞了,他這才抄近路趕了過來,不想一進了客房看到的就是兩個人的劍拔弩張。

“呵呵……”看到簡非離,簡非凡倒是笑了,這一刻,他豁出去了,“小色,他不見了。”

“什……什麼意思?”喻色的大腦還處於當機中,她不會思考了,不見了是失踪了還是那樣了……,心跳加快,喻色呆呆的看著簡非凡,只等他給她一個答案。

“喻色,喻染失踪了,這事不關非凡的事情,他已經盡力了,這些天為了找喻染,他親自跑遍了T市的大街小巷,還有江君越,成青揚,大家都在幫著找,只是……”簡非離眼看著自己的弟弟不好出口,乾脆就替他說出來好了,反正,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

“只是一直找不到,是不是?”喻色放在簡非凡肩頭的手再也無力了,緩緩的滑落,垂在身體兩側,小腦袋低低的垂著,口裡呢喃著,“所以,他還活著是不是?他一定還活著的,阿染他有九條命,他活著的……”

“他活著的……”

“他活著的……”

反反復複的這一句話,喻色就站在那裡不停的重複著。

反正,她是相信阿染還活著的。

“小色……”,簡非凡心疼了。”

喻色卻是笑了,她一直在心裡埋怨著她的阿染不來看她,不來帶走她,她想跟他私奔,卻原來,不是他刻意的要違背承諾,是他失踪了。

是她錯怪他了。

“非離哥哥,阿染是在哪裡失踪的?”輕輕的問,她想知道一切與阿染有關的事情。

“在醫院。”簡非離眸色微凜,看著這樣的喻色,他的心也是疼的。

“醫院……醫院……非凡,他那時是醒著的還是昏迷著的?你告訴我實情,你一定要告訴我實情。”喻色又搖起了簡非凡的手臂,這男人瞞了她那麼久,她真的恨極了。

“昏迷。”簡非凡看不得喻色這樣的痛苦,可是,他再也不敢瞞著她了,瞞著她會讓她恨他,她現在看他的眼神裏就全都是恨,真的,只有恨。

“啊……”喻色失聲驚叫,如吼的聲音彷彿要把這房間吼出一個窟窿似的,震得人的耳朵發麻,老宅裏的傭人都聽見了,可是,沒有兩個少爺的允許,誰也不敢靠近,他們更不知道在二少NaiNai身上發生了什麼,只是她這樣的激動,這樣的高喊,那就證明是發生了大事。

“喻色,你還有我。”簡非凡伸手一摟喻色顫抖的身體,將她的嬌小盡數的摟於懷中,輕拍著她的背,只想哄著她平靜些,她還懷着孩子呢,這都六個多月了,這個時候絕對不能有事。

那輕拍的大手,仿若曾經記憶裏的那只手,那是阿染的手,他也會這樣哄著無助的她,那力道讓喻色漸漸的平靜了些分,抬起淚眼,她輕聲道:“他昏迷前的狀況如何?”

“生命體征還算平穩,可就是一直不醒,他身上的傷太重了,流血過多。”

呵呵,這就跟她初初見到阿染時一模一樣,“非凡,帶我去他失踪的那間病房,我要去,立刻馬上就過去。”

“喻色,你別激動,你還懷着孩子呢,大家真的都有在努力的找了,T市沒找到,就去別處找了,T市的周這地區,外省,甚至於也找向了國外。”

“國外?小城嗎?”

簡非凡搖搖頭,“小色,我們知道他真正的身份了。”到了這個時候,簡非凡再也不想瞞喻色了,就連季家也一起告知吧。

“阿染真正的身份?他姓什麼?他又叫什麼?他是哪裡人?為什麼他失踪了他家裡的人卻沒有找他?”一大串的疑問,喻色劈頭問過來,心底裏一陣紛亂,什麼都要水落石出了,他的身份也有了,可他,卻不見了。

這是什麼世道?

什麼世道?

喻色要瘋了。

簡非凡繼續輕摟著喻色,看著她的眼睛,然後,一字一頓低低的說道:“小色,你聽好了,他姓季,名唯衍,季唯衍,這是他的全名,新加坡季氏的總裁就是他,喻色,你當初撿到的不止是一個寶貝,還是一個商業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