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章番外:染色合體(176)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34:56
A+ A- 關燈 聽書

“快說,出什麼事了?”眼皮一跳,簡非凡的心彷彿被提到了嗓子眼,馬上就要跳出來了。

“喻染不見了……”

“守著他的保鏢呢?”簡非凡一張臉鐵青了,他派了六個保鏢日夜守著喻染的,可是這樣人也能失踪,那他養了那幾個保鏢豈不是白養了?

“沒……沒人知道人是怎麼失踪的。”

“查監控。”

“查了,走廊和電梯裏的監控都沒有出現過喻染。”

“再查,我馬上就去。”

掛斷了電話,簡非凡的臉更青了,看著藍景伊緊張的表情,只得低低的道:“喻染在醫院裏不見了,我過去看看。”

“我也要去。”藍景伊掙開江君越的手就要跟過去。

江君越伸手一拉藍景伊,柔聲哄道:“慢點,我也去。”

“走吧,都去。”一旁,始終沒說話的簡非離也開口了,季唯衍當初是拿自己的命換了他們的命,這一直是讓他們內疚的事情,如今聽說他還活著,簡非離也是激動的。

四個人三部車,飛一樣的往醫院的方向駛去,藍景伊坐在車裏,不住的催促著江君越,恨不得一下子飛到醫院好仔細的問清楚季唯衍的情况,她真是笨,與喻色認識也有些日子了,居然沒有向喻色討要喻染的照片,若早要了,早就發現了。

眼看著離醫院越來越近,簡非凡的手機又響了,看到是阿濤的,他的眉頭皺了皺,眼皮也跳了跳,若不是有急事要馬上告知他,阿濤一定會等他到了醫院再跟他說的,接起,“說。”

“頭,李秋雪那女人養的男人死了。”

“怎麼死的?”簡非凡頭大了,這才多大一會子的功夫,就接連發生了兩起重大事件。

“還在調查中,一有消息就通知你。”

“行了,趕緊調查,一定要查出是誰動的手。”

李秋雪與綁架喻色的人有關,那麼那個人與綁架喻色的人關係更為密切,因為他查到那人的號碼就是透過綁架喻色的歹徒的手機查到的,最近幾天他們一共相互打了六次電話,如此密集的電話便證明他們之間在密談著什麼。

可這人的死便中斷了對那些綁匪背後的人的調查。

想著這人有些象季唯衍,難道喻染被追殺,是與季家有關係?

可是季家的人不可能去對付一個已經失踪的人吧。

越想越是解釋不通,眼看著醫院已經到了,簡非凡下了車,幾個人很快就到了喻染曾經住過的病房。

六個保鏢都在,看見簡非凡過來全都低下了頭。

“頭,應該是從陽臺被帶走的。”

“醫院所有出口的監控都給我調出來,生要見人,死要見屍。”簡非凡一拳捶在牆壁上,很多人都知道喻色是喜歡喻染的,可喻染現在是在他的手上失踪的,那麼,一定會有人認為他是為了喻色而他對喻染做了什麼,可天地良心,他真的沒有。

“傾傾,你派人找一找唯衍。”藍景伊掃視著乾淨整潔的病房,本以為記憶中的那個男人回來了,卻不曾想,她這才有一點消息,人卻不見了。

江君越拍了拍妻子的肩膀,“我派我的人去找,也會打電話給成哥的,你放心吧。”

可不管江君越如何說,藍景伊都放不下一顆心,三個男人在病房裏仔細的檢視著,而她就坐在沙發上默默的流眼淚,若不是季唯衍,也許她早就不在這個世上了,那也就不會有小三的生了。

“頭,找不到有效的線索。”

“把所有的監控錄影都拿過來交給江先生。”簡非凡的心亂了,喻染是在他的手上沒了的,若喻色知道,她會砍了他的。

原本要通知季家的,如今,也不能够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一切,只能等找到喻染之後再行决定。

或者,沒有消息就證明還是有希望的,季唯衍那人有九條命,這一刻,簡非凡就是認定了他一定是還活著的。

藍景伊是被江君越抱著離開的,當病房裏只剩下簡非凡一個人時,他呆怔的坐在沙發上,久久無法回神。

之前喻染雖然是昏迷著的,可他還在他視線所及中,現在,無論上天入地般的去找都找不到喻染的行踪。

天黑了,阿濤端來了飯菜,他卻一口也吃不下。

喻色很乖,以為是簡非離找他有事,所以,也沒有來打擾他,可越是這樣的清靜他心底裏越是慌,就怕被喻色知道喻染是在他手上失踪了的。

“頭,很晚了,你吃點東西回去休息吧,兄弟們會繼續尋找季先生的下落的。”阿濤低低勸著。

簡非凡還是一動不動的呆坐在那裡,像是在思考著什麼,又像是什麼也沒想。

“頭,你回去晚了,少NaiNai一定會猜疑的,讓她知道就不好了。”

不得不說,阿濤是聰明的,一提起喻色,簡非凡終於回神了,還是回去看看喻色吧,把她一個人丟在別墅裏也不安全,派了保鏢有什麼用,他還派人守著喻染了呢,結果還不是把人給守丟了。

讓他都沒辦法向喻色交待。

從醫院趕回老宅,喻色已經睡下了,簡非凡悄悄的推開了她臥室的門,邁步到床前,喻色淺淺的呼吸就在耳邊,月光下她的睡顏美麗如畫,小腹上的凸起越來越明顯了。

因著懷的是雙胞胎,這才四個多月就象別人六個月的樣子了。

悄然坐下,大手輕握住了她的小手,溫暖,柔軟,就是這麼片刻間的功夫,就消去了他心底裏的紊亂。

這一刻看著她,他只想歲月靜好,一切就停留在此刻最好。

可是時間,還有不停歇的朝前走去,也把前路暴露在一片不可知的方向上。

守著喻色,簡非凡趴在床頭就睡著了。

那一夜,居然無夢,只有喻色小手在他的手心裏,帶著微潮,帶著溫馨……

喻染失踪了。

不過這件事被簡家給强行的壓了下來,江君越的,成哥的,簡家的,三路人馬在T市翻天覆地的搜尋著,可喻染彷彿從這個世界裏消失了一樣,再也沒有半點消息。

日子安安靜靜的過著,只是,簡非凡過得心驚膽戰,還好,他找了一個聲音與喻染很相近的男人每天接喻色的電話,不過,兩個人之間的對話每一次只有幾句,不能多說,說多錯多,喻色像是在懷疑了,又像是沒有懷疑,結婚證一直沒有找到,她就沒辦法回去小城,再者,他也不許她回去,就以胎象不穩不能坐飛機為由,一直把她禁錮在T市。

喻色縱有千般不願,可也不能冒著失去肚子裏兩個小寶貝的危險回去小城,她相信喻染一定會來接她的,這是他對她的承諾。

那個男人,也許他騙過別人,可他絕對不會騙自己的。

兩個多月過去了,簡家的老宅已經被喻色給翻了一個遍,可是結婚證半點線索也沒有,好在,藍景伊經常過來陪她說說話聊聊天,再有沁沁壯壯的加入,喻色的心情還算可以。

可每每無人的時候,她總是會想念阿染,於是,就打電話。

這一晚如往常一樣,‘阿染’只跟她說了幾句就掛斷了,他說他在忙著處理公事,然後就掛斷了。

喻色看著手裡的手機發呆,阿染變了,確確實實的變了,她真的感覺到了。

他好象不愛自己了。

她不懂他為什麼變了,讓她總想回去小城去看看他。

按照以前的約定,這個時候他該想辦法帶她私奔了。

從懷了寶寶,她就很嗜睡,每天晚上只要頭一沾枕頭就能睡著,可是今晚,喻色怎麼也睡不著了。

‘阿染’說他在忙公事,好吧,她就等他忙完了再打電話給他。

這一次,她要與他好好的長談一次,他們已經很久沒有長談過了。

她就佔用他些睡覺的時候,這總可以吧。

喻色等了又等,直到淩晨才再度撥起了喻染的手機號碼。

電話彼端,男子拿著手機看著上面的號碼,就覺得這手機像是燙手山芋一樣,這個點打來,他沒有任何藉口說兩句就掛斷電話的,可是他不接她會不會也懷疑什麼呢?

反正早晚要懷疑,他就不接了,看她會是什麼樣的反應。

手機鈴聲一直一直的響,終止了再來一次,這樣喻色足足打了有六次,最後終於安靜了下來。

就在男子以為喻色不會再打過來的時候,一條簡訊發了過來。

“阿染,你忘了你給我的承諾了嗎?”

喻染給喻色什麼承諾了?

男子不敢回答,因為他根本不知道答案。

可這問題一旦回答不出,一切就穿幫了,突然,簡非凡的電話打了進來,男子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樣,想也不想的就接了起來,“頭,她發短信給我了。”

彼端,只有低低的呼吸聲,沒有人說話。

男子不疑有他,突然間道:“喻染對喻色有過什麼承諾?頭,你知道嗎?”

喻色靜靜的聽著,心跳開始加快,怪不得‘阿染’一直不接她的電話,原來,他根本就不是真的阿染。

他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