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5章番外:染色合體(173)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33:45
A+ A- 關燈 聽書

蛋撻。

喻色喜歡上了吃蛋撻。

原因是沁沁、壯壯和小三喜歡吃,一嘗之下,她也愛上了。

孕婦在吃上其實是一種很奇怪的生物,KFC的食物雖然都說是垃圾食物,可是種類也挺多的,但偏偏,她就只吃這一樣了,一會兒的功夫,七八個蛋撻就吃光光了,看得簡非凡一陣頭疼,“還要嗎?”

“嗯,再兩個吧。”咂了咂唇,她還想吃。

“好,我去拿。”

“色;色阿姨,甜玉米也不錯的,也好吃。”現在不止是簡非凡覺得她這情况不對了,沁沁壯壯也覺察出來了,這哪裡有只吃一樣東西的,她和壯壯不止吃了蛋撻,還各吃了一個甜玉米和一個雞腿呢。

“我再吃兩個蛋撻就飽了。”喻色笑眯眯,眼睛已經盯上了面前的草莓聖代,之所以到這會兒才吃,是簡非凡的建議,讓聖代化一化,沒那麼冷了,她就可以多吃兩口了,她在車裏說她只吃一口剩下的都給他,讓他真的是心疼了。

懷一個孩子這樣不容易,簡非凡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看著簡非凡的背影消失在樓梯轉角處,喻色拿過了草莓聖代的杯子就開吃了起來,小小口的,她也不敢吃太多,可又實在是饞,其實連她自己都在鄙視自己了,怎麼就這樣饞呢,想吃什麼吃不到就抓心撓肝一樣,她以前不是這樣的。

“喻色,都放了好久了,不那麼冷了,你多吃幾口沒關係的。”藍景伊看著好笑,打趣的說道。

“那怎麼行,我家小寶不許的。”手落在小腹上,想到她的兩個寶貝,又吃了一口,喻色到底還是打住了,再饞也不能使勁吃,為了寶寶,她必須忍著。

“咦,非凡不是去給你買蛋撻了嗎?怎麼跑到馬路上了?”忽而,抱著小三的藍景伊訝異說道。

“什麼?”藍景伊一語,吸引著靠窗子坐的大人小朋友全都看向了窗外。

反應最快的當屬江君越,“我去幫他。”不等尾音落下,江君越一拉窗戶便跳到了窗臺上,輕輕一躍,二層樓四米多高的高度,他輕輕巧巧就落到了地上,喻色睜圓了大眼睛,“江……江先生真厲害。”若是她,跳兩個臺階就算不錯不錯的了。

“那當然,我爹地可厲害了,他去打拳,沒幾個能打得過他的,就是成伯伯也不行呢。”聽到喻色誇獎他老子,壯壯立刻眉開眼笑,就以他有這樣一個爸爸而驕傲。

“成伯伯?是誰?”喻色沒聽說這樣一號人物,不由得問了一句。

“就是語悉阿姨的老公唄。”沁沁接話,一張小臉滿是得意之色,“你不知道就對了,誰讓你才來T市看我呢,要是早點來看我,你就也能見到他們兩個了,現在,他們出國去旅行結婚了。”

喻色看向藍景伊,等著藍景伊給她補充點什麼資訊,藍景伊掩著唇笑道:“跟你一樣,是奉子成婚,語悉終於得償所願了。”

“媽咪,色;色阿姨,你們快看,非凡叔叔打架了。”

幾個人又看出去,這個時候簡非凡已經追上了一個一直在人行橫道上奔跑的男子,兩個人拳打脚踢的打了起來,一旁,江君越抱著膀子看熱鬧不嫌亂子大的一邊看一邊不住大聲喊著,卻不是給簡非凡加油,完全是在給對方加油,“對對,就踢他要害部位,這小子最怕毀了他命根子,你就往那裡招呼,總沒錯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臉紅,拿胳膊肘捅捅藍景伊,這江君越說話也太沒正形了。

藍景伊卻沒半點不自在,“難道你不怕他命根子受損?”

“不怕。”那關她什麼事,她和簡非凡不過是協定夫妻罷了。

“媽咪,什麼是命根子?”沁沁好奇了,小嘴一開一合的問過來。

藍景伊頓時臉紅,喻色更是低下了頭看著杯子裏的聖代,幸好壯壯開口給及時的解了圍,“快看,爹地出手了,嘿嘿,五打二,好看。”

果然,當喻色再看出去的時候,對方已經來了增援的人,由一個到五個的對付簡非凡,江君越自然不能任由這五個人打簡非凡一個人,兩個對五個,場面一下子火爆了起來,從人數上看兩個人有些弱,可真打起來,兩個人卻一點也不占下風。

“哇哇,簡叔叔真帥,爹地真帥。”小男生最喜歡這樣的場合了,壯壯是看得眼睛都不眨一下。

喻色就不明白了,簡非凡明明是去給她買蛋撻去的,怎麼轉眼間就跟人打起架來了。

劈哩叭啦,很快的,兩夥人馬就分出了勝負,此時站在週邊指指點點看熱鬧的人也才凑近了一些,簡非凡一脚踩在之前他追過去的那個男人的胸口上,不知低低說了一句什麼,那人便哀號了一聲然後不住的討饒。

很快的,又來了一夥人,有江君越的有簡非凡的,喻色一眼就看到了阿濤,有阿濤在,一切就都簡單了,看來,簡非凡的意思是不想驚動警方,看來,那個被他踩在脚下的男人應該於他來說是個很重要的人物。

五個人被綁了起來,推搡到一臺中型客車裏,很快的,車子揚長而去,簡非凡和江君越這才又回到了KFC內。

“爹地真棒。”壯壯一點也不吝嗇他的表揚,在小傢伙的心裡,江君越是神一樣的人物,他為自己有這樣一個爹地而自豪而驕傲。

簡非凡稍晚一點才上二樓,手裡是兩個才做好的蛋撻,還冒著熱汽呢,“小色,吃吧。”放下了蛋撻,便拿過了她面前吃了一少半的已經化成了液體狀的聖代,喻色以為他會嫌弃的丟掉,不想,他拿起她用過的小勺子幾口就吃了一個乾乾淨淨。

他不喜歡甜食,不過若是喻色吃剩的,他就喜歡了。

人就是這樣,一物降一物,簡家人沒有誰能管得住簡非凡的,簡鳳樓和簡非離都不成,不過,簡非凡獨獨聽喻色的。

“非凡,我覺得那人有些面熟。”江君越啜飲了一口冰鎮可樂,若有所思的說道。

“你認識?”簡非凡眼睛一亮,已經放下了吃光了的聖代杯子,驚喜的看向江君越。

“不認識,不過我就是覺得那人那張臉在哪裡見過似的,讓我想想,想起來再告訴你。”

“爹地,媽咪,非凡叔叔,我知道他象誰。”沁沁咬了一口漢堡慢條斯理了來了這麼一句。

這一句,頓時挑起了所有大人的興趣,其中屬簡非凡最為急切,“象誰?沁沁快說出來。”沒有誰比他更想知道那人是誰了。

“象唯雪阿姨呀。”

“唯雪?唯雪是誰?”簡非凡不認識季家的人,自然不知道季唯雪是誰。

江君越的臉上染上了三條黑線,冷清清的道:“季唯雪,新加坡季氏的千金。”他不喜歡提起季家,當初季唯衍沒了,藍景伊好長一段時間都是魂不守舍的,他和她之間,最忌諱提起季唯衍和季家的人。

“新加坡?季氏?”簡非凡若有所思,不住的搖頭,“怎麼可能與季家的人扯上關係呢?”

“非凡,你說誰呢?”喻色聽幾個人的對話,越發的雲裡霧裡。

簡非凡沒有理會喻色,而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時不時的自言自語,“難道不是那踐人在包氧的男人?”說著,他拿起了電話就打給了阿濤,“查一下新加坡季氏家族的情况,半個小時後給我詳細資料。”

“好的。”阿濤掛斷,去查了。

喻色卻不知怎麼了,一聽到季氏她就有種很興奮的感覺,就是想要知道關於季氏的情况,“非凡,等阿濤向你彙報後,記得把資料給我一份。”

“我小***事情,你也要參與?”簡非凡淡清清一笑,邪氣的樣子讓不遠處的女孩不住的朝他看過來。

“李秋雪?”

“對,不然你以為我會這樣上心嗎?那男人是她相好的,老爺子的錢被她榨去了大部分都給那男人了。”

“所以,你剛剛發現他就拼命追上去了?”

“嗯。”簡非凡輕輕應了,可其實,他追上那人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個人也許就是策劃要殺死喻染的人,他剛剛下樓要去給喻色買蛋撻的時候,手機一下子就定位到了那個人的位置,他早就在追跡那人的手機了,所以,便立刻追了出去。

這人不止關係到李秋雪,還關係到喻染,不過關於後者的事情他不能提起,最近,他越少提起喻染越好,最好喻色能慢慢的忘掉喻染,以免她將來知道了真相更痛苦。

喻色沒想其它,“你的家務事我不管,我只要一份季家的資料就好了。”

KFC裏又吃了一會兒,便分開了,江君越開著小車載了老婆孩子往家裡駛去,這邊,簡非凡已經啟動了阿濤送過來的小車,喻色坐在後排,此時,正往簡家的老宅而去,不管怎麼樣,那紙結婚證能不能找得到,他都要帶她去簡家老宅走一圈,或者,會發現什麼新的情况呢。

只要喻色高興就好。

高興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