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2章番外:染色合體(170)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32:17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一直在做夢。

血腥的,恐怖的畫面,一幕接著一幕。

而那些畫面的主角,全都是阿染。

她第一次見他,就在海邊,他全身都是傷,被海水泡得身體都腫漲了起來,那時,她以為他死了,卻沒有想到一探他的鼻息,居然還有一口氣,也幸好她在醫院裏經常做義工才懂得那些,也才救了他一命。

可現在,他全身都是血淋淋的,至於呼吸,原諒她,不管她怎麼想要探過去都沒用,她和他之間就彷彿有一層網,那層網阻隔著她的手根本沒辦法落下去。

他還有呼吸嗎?

他還有呼吸嗎?

喻色一直在擔憂著這個問題,迷迷糊糊的像是睡著了,又像是清醒著的。

“小色,你醒醒,醫生說你已經醒了,你睜開眼睛看看,我在這呢,我等你醒來等了好久了。”身旁,傳來男子低低的絮語聲,喻色很想要聽清楚是誰的聲音,可無論她怎麼聽也聽不清楚。

那便,自動自覺的歸為是阿染的聲音,“阿染。”伸手順著那聲音摸過去,她想要握住阿染的手,想要跟他說話,哪怕只是她說著他聽著也行,只要他活著就好,她現在的目的只剩這一個了,他活著就好。

活著比什麼都好。

那聲‘阿染’讓簡非凡身體一顫,緩緩的閉上了眼睛,她連昏睡著的時候想著的都是喻染,果然對他半點感情也沒有。

有時候,他真想給她洗腦,洗乾淨了就裝上自己一個人,那麼她再出口叫著的就只會是他而不是阿染了。

可這世上沒有這樣的科技,若是有,他一定買斷下來只歸自己所有。

就在這時,喻色的小手落在了他的臉上,微冰的手指,觸感格外的美好,指尖一直在他的臉上逡巡著,讓他緩緩的睜開眼睛,情不自禁的握住了她的手,“小色……”

這一聲,喻色終於聽清楚了,謔的睜開眼睛,是簡非凡緊握著她的手,他握得有些緊,緊得讓她有些疼,“非凡,怎麼是你?阿染呢?”她看向他的身後,想要找到季唯衍的影子,可這病房裏除了他二人以外,再無他人。

“哦,他回去了。”

“回去了?”喻色一下子坐了起來,之前在小樓裏所有的畫面全數的倒帶一樣的倒在了腦海裏,而最後一個鏡頭就是阿染全身血肉模糊的躺在那裡,不可能的,他傷的那樣重,比她的重多了,她都是才醒過來,那他只會比她醒得更晚,怎麼可能先於她醒了先行離開T市了呢?

喻色不相信。

他若不見了,那就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如她初見他時的那樣傷得很嚴重而昏迷不醒,一種就是……就是……

喻色不敢想了。

慌亂的看著簡非凡,只等他告訴她答案。

“喻染真的回去了。”

“他的傷好了?”

“沒有。”

這一句,簡非凡倒是答得很快,不像是在說謊,不過,這話的言外之意就是喻染還活著,只是還受著傷罷了。

喻色微微的松了一口氣,只要阿染活著就好,她還等著偷來了結婚證再與簡非凡離了婚就與阿染海角天涯呢,他若有事,她也不活了。

“非凡,其實T市的醫療設施也不錯吧,那麼遠飛回去,路上會不會有危險?還有,他身上會不會留很多疤?”腦海裏全都是喻染血肉模糊的樣子,喻色緊抓著簡非凡的手臂殷切的問著,很是心焦。

簡非凡的眸色黯了黯,喻色的心裡果然只有喻染,他也受傷了,可自從她睜開眼睛,半句都沒有問他怎麼樣了,這就是區別,“身上會留疤,不過臉上沒事,這樣你放心了吧?”伸手一捏喻色的小鼻尖,即便她喜歡的是喻染,他也還是禁不住的喜歡她,喜歡一個人,果然是沒道理的。

被簡非凡這一調侃,喻色臉紅了,垂下眼瞼,看著被單發呆。

簡非凡這才想起來她已經昏睡好久了,“餓了吧?”

“嗯。”也是這個時候,喻色才想起自己的兩個寶寶,小手倏的下移再落在小腹上,當感受到那裡的隆起時,她這才安下了心,兩個小東西的命真大,那樣折騰的從二樓掉下去她都沒事,不過,這都是阿染的功勞,若不是他,她現在一定很慘,胳膊腿都不會這樣完好了。

“孩子沒事,你放心吧。”簡非凡正要親自出去去拿早餐,當看到喻色的手落在小腹上時,他的心才終於回暖了一些,她心裡不止是有喻染,也有這兩個寶貝,那就好了。

喻色微微笑開,小手不停的在小腹上輕撫著,俗話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她覺得她的這兩個小寶貝以後一定會很有福氣的。

很快,簡非凡拎著食盒轉了回來,清粥小菜,很是精淡,她才醒過來,已經是一天一夜沒有吃過東西了,所以,暫時的只能吃些流質的食,到了中午就好了。

“非凡,那Zha彈是怎麼回事?”喻色吃著粥,可是卻怎麼也拋不去她昏睡前的一切。

“那個Zha彈是最新式的玩法,嗯,喻染的處理管道是對的。”

“他做的對?怎麼講?”喻色迷糊,聽不懂。

“後來我專門請教了拆彈專家,才知道最後的那三根線無論剪哪一條都會爆炸,所以,只能一拆了Zha彈立刻避開,這是减少傷亡的最好的辦法了。”回想起那一晚,喻染在做一切之前不僅是為喻色想好了退路,甚至也把他給丟了出去,若不是喻染,那晚他傷得也重。

想起喻染所做的一切,他原本還對喻染殘留的那點子嫉妒也消失不見了,他霸佔了喻色,甚至還讓喻色為他‘懷了孩子’,而喻染不但是沒有報復他,還救了他一命,這是以德報怨,比起老爺子的手段,簡非凡就覺得是簡家對不住了喻染。

喻染根本沒醒。

就如同上一次喻色救起他時那般,他再一次的昏迷了,而且是深度昏迷,說白了就是植物人,這男人還真是與昏迷不醒與植物人扯上了緣分,這樣短的人生,他就接連經歷了兩次,而且,相隔不到半年,這也太詭異了。

想到這個,簡非凡的心有些落寞,喻色還不知道喻染的情况,若她知道喻染又成了植物人,她一定受不了這個打擊,後面,他得想辦法讓她相信喻染是真的沒事,這個辦法很難想,可他必須要想出來。

喻色並不知道這一瞬間簡非凡的心思百轉,她的思緒還在他才說的Zha彈的事情上,這時候回想那晚,阿染的一舉一動便都有了合理的解釋,想起正研究Zha彈的他突然間站起來時的樣子,那一刻,他就在短短的時候裏醞釀著怎麼樣才能讓三個人都活著呢,所以,他第一時間推開了簡非凡,然後是自己和他,可他自己卻受了重傷。

“非凡,老爺子怎麼樣?”

“老樣子。”

“那結婚證……”

“還沒找到,不過,我是不會放棄的,我會追問一下老爺子從前的得力幹將,我覺得事在人為,只要用心,一定能找到的。”

喻色很想說點什麼,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本來吃著很美味的粥也一下子索然無味了,草草吃了幾口就放下了。

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喻色就覺得自己最近很倒楣,總是進醫院,這才三個多月的時間,她都住院有四次了,她懷着的寶寶真的可以用命大來形容。

查房了,原還想著早些出院,然後就飛回小城去看看阿染,可是醫生說了,她的胎氣又不穩了,要留在醫院裏安胎,喻色很不情願,可想著寶貝們,又不得不忍了。

醫院裏的日子很難捱,簡非凡偶爾去看一下老爺子,大多數的時候都是陪著她的,讓她也挑不出他什麼。

偶爾打電話給阿染,他那邊總是提示關機,她想問問簡非凡,可又覺得這是她和阿染之間的事情,阿染一定知道她擔心他的,他會打過來的。

他若不打,就代表他現在的傷情還很嚴重。

可想著那樣的場面,他還能活下來已經是萬幸了,喻色一次次的安慰著自己,轉眼就在醫院裏兩天了。

這天,吃過了飯的簡非凡就去看老爺子了,老爺子醒了,但是人已經全癱了,吃喝拉撒全都在病床上,專門請了看護照顧老爺子,不過兄弟兩個也是輪流著守在老爺子身邊的。

李秋雪彷彿人間蒸發了一樣,後來無論簡非凡和簡非離怎麼去找也找不到那女人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拿起手機例行的撥給了阿染,撥的時候她就想著就當是無聊撥著玩吧,他不會接的,這兩天他的手機一直關機。

然,當她撥過了號碼以為聽到的一定還是那句機械的女聲時,耳朵裏響起的卻是久違了的輕音樂,那是她所熟悉的他手機的鈴聲,他開機了,開機就代表他能接聽手機了,喻色一下子興奮了,人也從床上下了地,倚在床沿上靜靜的聽著那手機鈴聲,只是這鈴聲她都滿足了,若是能聽到他的聲音,她也就徹底的寬心了。

輕音樂忽而停了,喻色才要開口,手機彼端便傳了一道沙啞的男聲,“色,你還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