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0章番外:染色合體(168)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30:47
A+ A- 關燈 聽書

“喻染……”簡非凡的視線也從喻色的身上移開,轉而落在倒地的季唯衍身上,他一身黑衣,再加上光線的陰暗,一時之間讓他也分辯不出季唯衍這是受傷了還是沒有受傷,“喻染……”

“阿染……”喻色再喚,“非凡,你快救救他,非凡,阿染怎麼了?他受傷了嗎?”喻色恨不得一下子沖過去抱住季唯衍,然,她身上的定時Zha彈讓她根本沒辦法移動分毫,不為自己,也要為肚子裏的兩個小東西著想,不管是哪個男人的孩子,可到底是她的,懷了三個月了,如今,她對這兩個小東西已經有了感情。

簡非凡彎身蹲在了季唯衍的身前,他也緊張了,若是季唯衍有個三長兩短,只怕喻色會傷心,而只要讓喻色傷心的事兒,他都不喜歡。

“喻染……”他輕輕喚,目光也在仔細的審視著倒地的季唯衍,可視線裏季唯衍除了一動不動,沒有半點不對,“喻染,你醒醒……”。

倒地的男人像是終於聽見了他和喻色的喊聲叫似的,終於慢慢緩緩的動了起來,那一動,讓喻色頓時驚喜了,眼淚就如泉水一樣的流淌出來,剛剛他不動的時候她緊張的連流眼淚的時間都沒有了,這會子,那份緊張突然間的釋放了,“阿染,你起來,你快告訴我你沒事,好不好?”

季唯衍只覺胸口一片疼痛,剛剛倒地的瞬間,他的腦海裏似乎閃過了什麼,所以,他才不動的拼命的想要捕捉住那些突然間閃過的零星的畫面,然,不過是一瞬,那些畫面又消失了,他還是什麼也記不起來,這讓他不由得有些懊惱,他到底是誰呢?

一定是他以前的身份才招惹了這些人欲要殺他。

可他根本記不起從前的那個他了。

見他動了,簡非凡也松了一口氣,小心翼翼的扶著他站起,也這才發現他胸前紅鮮鮮的一片,“槍傷?”這一聲,他問得很低很低,而且也以身形擋在了季唯衍的前面,就是不想喻色看到季唯衍胸前這紅鮮鮮的一片。

若她看到,不知會怎樣的擔心和驚心,所以,還是先問出來,由季唯衍給一個答案,先讓喻色安心他在讓開。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是,擦傷罷了,小意思,你鬆手,我自己能走能動。”果然,季唯衍很配合,兩個都愛著同一個女人,也都懂對方的心。

“那你剛剛……”

“哦,是這樣的,剛剛我的腦海裏突然間閃出了一點零星的畫面,可惜,我還沒有捕捉到就沒了。”季唯衍歎息的站穩,便朝著喻色走去,絲毫不怕她看到他胸口紅鮮鮮的一片,因為他知道,他越是遮著掩著的她越是懷疑,就這樣大大方方的走過去,她反而會以為那是別人身上的血染在他身上的,他要的就是這樣的結果。

果然,知喻色者季唯衍也,喻色真的以為他身上的血是別人的染在他身上的了,“阿染,你嚇死我了。”

“我這不好端端的嗎,我沒事。”季唯衍終於停在了喻色的身前,眼前有些晃,看著哪裡都是晃著的,他强睜著眼睛,“喻色,我來拆Zha彈了,你別怕,很快就好了。”

簡非凡也跟過來了,此時大家的注意力全都因為季唯衍的站起走動而轉移到喻色的身上了,“我來看看。”

“讓他們檢查一下小樓,還有周遭,看看有沒有漏網之魚,還有,收了他們所有人的手機,關機。”

“你這是……”簡非凡疑惑了。

“既然那人想讓我死,不如……”微微一笑,季唯衍再沒有說下去了,可是聰明如簡非凡,他已經明白了,點了點頭,“我這就去辦,喻色先交給你,我馬上回來。”

季唯衍全神貫注的開始研究喻以身上的定時Zha彈,之前他是想留下那些歹徒的Xing命的,哪怕是給些錢,只要他們能說出這枚定時Zha彈是怎麼解的也好,然,在有人要對老大放黑槍時他就知道守不住了,到底還是沒有留住,所以此刻,他也只能靠自己來為喻色解開她身上殘餘的繩子和定時Zha彈了。

“這疼嗎?”手指點在她腰上傷了的地方,紅鮮鮮一片,傷了好久了,一直沒有好好處理過。

“不……不疼,我不怕。”有他在,她就一點也不害怕。

這一刻比起剛剛被歹徒圍攻的兇險,真的不算什麼了。

那時那麼多的槍彈打進小屋,流彈還打穿了她的袖管,可她現在不是還是安好無恙的嗎,老天爺保佑她走到現在,她真的什麼也不怕了。

季唯衍帶著薄繭的手拿著剪刀不停的在喻色的小腹前比來比去,有時候覺得這根該剪,有時候又覺得這根不該剪,還沒到定時Zha彈呢,就喻色小腹上的繩子就把他折騰的死去活來了,每一結都不能隨便亂剪,剪了這根,另一根也許就會嵌入到Zha彈上,到時候,可就是要人命關天了。

所以,連剪繩子也是煎熬。

兩分多鐘過去了,他只剪了一根,每剪一次後都是汗如雨下。

說不緊張是假的,若是在自己身上,他或者還能稍微放鬆一些,可現在,繩子和Zha彈都在喻色的身上。

他不敢看她的小臉,只怕一看就會心疼,一心疼就更下不去手了。

簡非凡已經處理了善後回來了,“都檢查了,沒有喘氣的了,手機也都收了起來,關機了。”

“好。”

季唯衍的注意力全都在喻色的身上,只應了一聲,就沒有再理會簡非凡了。

簡非凡也不出聲,知道這樣的時候不能打擾季唯衍,他便站在一旁隨著季唯衍一起觀察著喻色身上的繩子和定時Zha彈的構造,越看他越是驚心,這太難剪了,若是他親自動手,只怕還不如喻染剪下的三分之一。

空氣裏還飄著已經漸漸淡去的火藥的味道,喻色低頭看著季唯衍的手在她小腹上移來移去,只是幾根繩子加上一個小小的Zha藥包,就折騰的人死去活來的。

季唯衍的剪刀又要落下去了,簡非凡伸手一擋,“我覺得應該剪這根。”

於是,季唯衍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最後兩根繩子了,只要一根剪對了,另一根就迎刃而解了,這個時候,不能前功盡棄。

想了又想,觀察了又觀察,最終,他贊許的沖著簡非凡點了點頭,“應該是你的判斷對。”

說著,他手起剪刀落,繩子斷了,喻色的小腹上一片安靜,沒有任何異樣,季唯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再次落下剪刀,也剪開了最後的一截繩子。

終於,所有的繩子都被剪開了,只有一個Zha藥包頑固的貼在喻色的肚子上。

不過,喻色的背部終於可以離開身後**的柱子了,再靠著,她覺得她全身都是酸疼的不行。

Zha彈包被緩緩打開,露出裡面紅黃藍綠柳丁紫青七種顏色的線路。

“靠,怎麼這麼多?”簡非凡罵人了,他以前看過的Zha彈最多也就三根線,這如今有七根呢,這不是要人命嗎,隨便一根剪錯了,後果就有可能是這小屋裏的人一起那個……那個了……

這樣一想,簡非凡已是一頭一臉的汗,轉身,沖著身後的人道:“你們都出去吧,注意警戒,防範有人偷襲。”

雖然這些人都是老爺子手下的,可到底也與簡家有關,再加上人心都是肉做的,他願意為喻色赴湯蹈火,可這些人不一定樂意,所以簡非凡還是讓他們出去了。

季唯衍擺弄著那七色的細細的電線,一根一根的研究著,一點也不知道身邊都發生了什麼,他把自己和喻色的安危全都交給了簡非凡。

時間一分一秒的走過,喻色看到了定時Zha彈上的時間。

還剩下十五分鐘二十秒。

這麼短的時間,即便現在去找拆彈專家乘飛機趕來也來不及了。

十五分鐘,在人的一生中真的不算什麼,可是在這一刻,這十五分鐘卻能决定她和肚子裏兩個小寶寶的命運。

是生是死,就在這十五分鐘之間了。

定時Zha彈上的時鐘在滴答滴答的響著,不疾不徐,一點也不因為你著急它就緩下來速度,那聲音就象是旋渦一般,旋著人的心慢悠悠的被它吸進去,然後,就只剩下了緊張和慌亂,喻色不知道別人的,反正她現在的心就是這樣的。

原諒她,她真的沒有喻染也沒有簡非凡的定力,原諒她,她真的從來也沒有經歷過這樣的陣仗。

要人命的感覺,只要定時Zha彈爆炸,她和兩個寶寶還有她身邊的人就全都會被炸的血肉橫飛,再也呼吸不到這個世界的新鮮空氣了。

一根。

季唯衍的剪刀開始與定時Zha彈博弈了。

“哢……”的一聲,喻色先是感覺到心跳加快,隨即就是驟然一松的刹那,她要瘋了。

有驚無險,又一次從鬼門關裏走過。

不過,還有六道鬼門關等在那裡。

每剪一次都是這樣的絕對的煎熬。

山裡的夜明明很冷的,可是小屋裏的三個人卻彷彿被蒸在桑拿室裏一般,全身都如水洗的似的,汗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