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那早些睡吧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3:14
A+ A- 關燈 聽書

空氣一下子稀薄了起來,她靜靜的看著車窗外,那不住倒過的景物彷彿是在嘲笑她一般,讓她的心驟然的痛了起來,良久,她輕聲道:“你要怎麼樣才肯放了我?”

江君越眸光直視前方,看也沒看藍景伊一眼,手轉了一下方向盤,淡悠悠的道:“等我玩膩了。”

果然,他一點也不愛自己。

果然,等他玩膩了就會甩了她。

只是,那要多久呢?

那樣久的時間賀之玲會不會對付自己呢?

藍景伊一下子想起了藍晴,“江君越,你送我去我媽那裡吧,或者,你派個人在門外守著也行。”她擔心藍晴,擔心賀之玲會對藍晴不利,媽媽,不可以消失,媽媽,是她在這個世上最親近的人了。

“不必了,我已經給你媽打過電話說你今晚住我這了。”

“江君越,你這是囚禁,你放了我,好不好?我求求你了。”那份擔心在轉首看向江君越那張與賀之玲酷似的面容時,突的越發的强烈了。

“不好。”不帶任何感情的聲音,這樣的江君越是藍景伊從來也沒有見過的,他從前對她雖然霸道,卻不曾如此的冷面冷意。

“我媽生病呢,她不能沒人照顧。”這次出院雖然非常順利,可是每每一想起出院時那個主任醫生不放心的囑咐這個囑咐那個,她又怎麼能放任媽媽一個人在飯店呢。

“我會交待飯店的服務生去照顧她一下的。”

江君越這架勢是非要把她帶回去了。

藍景伊深呼吸再深呼吸,否則,她真想一頭撞死在他面前,太累了,他不知道她有多擔心藍晴嗎?

是的,他是不知道。

“江君越,我恨你。”沙啞的說過,心,不知怎麼的突的跳得厲害起來。

“你就喜歡簡非離,是不是?所以,他一回來,你就迫不及待的要撲進他的懷抱裏,是不是?”

還是很深冷的聲音,還是彷彿不帶任何情緒的聲音,可是,若藍景伊仔細分析,一定可以聽出那聲音裏微帶著的嫉妒的意味,可是,被氣憤沖昏了頭腦的她哪裡想到要分析他的話語呢,而是隨著他的話道:“是,我就是喜歡非離,我愛他,愛了很多年了。”大一初遇簡非離的時候,她就愛上了那個溫文爾雅的他。

就在藍景伊輕聲說起簡非離的時候,她的手機突然間響了起來,藍景伊這才想到自己身上還有一個可以與簡非離聯系的物件,急忙的去掏出來,原來是一條垃圾簡訊,藍景伊看著荧幕便要撥給簡非離,她不放心他,她擔心著他。

可,手指才落下去,一隻大手就倏的搶過了她的手機,直接摳出電池拋到才啟開的車窗外,“不許打電話給他。”

“我打給我媽也不行嗎?”

“一會兒到了公寓再打。”不容她置疑的,他繼續開車朝著小公寓的方向駛去。

怎麼辦?

怎麼辦?

藍晴若是出了事,她這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今晚,她一定要想辦法逃離江君越的世界,然後明天一早就跟媽媽離開這裡去法國,去那個浪漫的國度,那是她嚮往了許久的國家。

只是要逃真的會很麻煩的,她知道。

除了等,她也沒有其它的辦法了,等時機,等機會。

只要用心去捕捉每一個時機每一個機會,一定會有的,一定會的。

藍景伊闔上了眸子,再也不看窗外那些飄動著的景物,那些離她太過遙遠,就象是一個諷刺般的在嘲笑她,她沒了自由。

十幾分鐘的車程,她卻覺得有一個世紀那般的漫長,滿腦子都是對藍晴對簡非離的擔心,有一瞬間,她真想告訴江君越賀之玲對自己的威脅,可是,一想起尹晴柔的故事,她便噤了口,她可以不管自己,可是藍晴呢?

她是自己的母親,她怎麼可以放任的把藍晴置身在危險之中呢。

她不能。

她不能那般的狠心。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軟肋,而她的,就是藍晴,從小與之相依為命的媽媽。

車子停在了小公寓的樓下,眼前的一切是那樣的熟悉,卻又是那樣的讓她憎恨,江君越已經下了車,繞到她這邊彎過身體為她解開了安全帶,她看不到他手指按下了什麼,反正,他一碰這安全帶,安全帶就解開了,於是,他打橫一抱就抱起了她,那力道,帶著獨霸Xing帶著不容她忽略的緊窒,直到被他抱進電梯,直到電梯合上了門,他才放下了她。

電梯裏真安靜,安靜的只剩下兩個人的呼吸聲了。

這麼晚了,小公寓裏已經沒有多少人進出了,藍景伊扭過頭去不看他,他卻突的移近了身體,讓一股子男Xing的氣息籠罩了她,他伸手硬生生的要扳過她的身體,初時,她還想反抗還不想面對他的那張臉,但是很快的,就再也拗不過他的大力而被他被迫的翻轉了身體,即便只是垂著頭沒看他,她也知道他的目光正如炬的落在她的身上,兩條手臂輕輕一撐,就撐在了她的身體兩側,也把禁錮在了一個窄小的空間裏,隨即,他的薄唇就落了下來……

鼻息間是他身上男人味混合著古龍水的香。

果然,很快的,他就知道她剛剛是故意的了,因為,她的牙齒就在他的舌鑽進去的那一刻狠狠的落了下去。

她咬住了他的。

血腥的意味瞬間彌漫在窄小的電梯裏,這一晚,她第二次的咬他了。

“叮”的一聲,電梯的門開了,電梯裏,只有他們兩個人,電梯已經到了小公寓所在的樓層了。

藍景伊繼續的咬著,她沒動,江君越亦是沒有動。

“叮”,電梯的門又合上了。

一隻手這才懶洋洋的抬起,居然看也沒看的就按上了一個數位,於是,電梯很快就又停在了那一個樓層。

口腔裏血腥的味道越來越濃,男人的那只手臂擋在電梯門間,於是,電梯就這樣的停在那裡,門是開著的,清新的空氣飄進來,也在告訴藍景伊隨時都會有人經過,隨時都會有人看到她和他的,因為,從側面看過去,他們兩個絕對是在親吻,因為,被咬了的江君越居然沒有任何要推開她的意思。

彷彿,連老天都在相幫他一樣,就在她迷亂的還咬著他的時候,電梯外真的想起了腳步聲,一聲一聲,越來越近電梯。

那腳步聲讓藍景伊心驚的一下子鬆開了牙齒,抬頭的時候,江君越的唇角咧開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居然好象一點也不疼似的,“甜嗎?”他睨著她,帶著無比溫柔的問道,彷彿是在諷刺她的狠戾咬他似的。

藍景伊一個轉身就要出去,因為,已經有人進了電梯了。

江君越的手臂懶懶的放下,兩手Cao進了褲子口袋,慢香香的隨在她的身後,唇角還掛著一絲血漬,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道:“我覺得挺甜的,真的。”

該死,他瘋了是不是?

藍景伊撒腿奔向小公寓,她不敢回頭,一回頭就會撞上那個如一堵牆般的胸膛,她打不過他。

手指飛快的按過自己的生日,密碼鎖開了,她閃進去直接合上門,再靠在門上喘息著。

不,不要他進來。

藍景伊立刻站直了身體,然後,就在裡面反鎖上了門,哼,這樣,他就進不來了。

“叮咚……”門鈴響了。

她不開,死也不開。

“叮咚……”門鈴又響了。

藍景伊一伸手就拿下了門上另一半的門鈴裝置,直接摳出電池,就許他玩硬的,她也會。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隨即,沖進沙發上一個撲倒就趴在了那彈Xing極强的沙發上,她累了,她要好好的想一想要怎麼逃離江君越。

呼哧呼哧的喘息著,小乖來了,正咬著她的褲角,那淘氣的動作讓她的心柔了又柔,他進不來了,她可以充分的利用這個獨處的時間,沒有手機,可是這裡有固定電話,她要打給藍晴打給簡非離。

想到這個,人便“騰”的坐了起來,很順利的就撥通了媽***手機,“媽……”輕喚了一聲,眼淚在眼圈裏,她委屈極了,江君越,又對她用强的把她禁在這裡了。

“伊伊,在君越那呢?”

“媽……”她想說不是的,可是,聽著媽媽柔和的聲音,她卻什麼也說不出來,“媽,我挺好的,你好好照顧自己,有沒有吃藥?”

“吃了,呵呵。”

“那早些睡吧。”

“好。”

“對了,媽,你先別掛,你今晚呀,一定不要隨便給人開門,最近T市的治安不好,別有人冒充服務員什麼的。”

“嗯,丫頭,我知道了,你媽媽我不是小孩子。”

心,微微的安了些,“媽,晚安。”

藍景伊這才不舍的掛斷了藍晴的電話,媽媽很安全,那般就好。

第二個,她撥給了簡非離。

柔美的輕音樂,那是簡非離的手機鈴聲,“你好,我是簡非離。”

“我……”輕聲的一個字才出口,“嘭”,電話便被搶下掛斷,藍景伊順著那電話往上看過去,再歪頭看看還被自己反鎖的房門,她瞠目了,“江君越,你……你怎麼進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