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番外:染色合體(166)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29:07
A+ A- 關燈 聽書

“嗚嗚嗚……嗚嗚……”喻色繼續嗚啦,這是她唯一能為外面牆上那人做的。

不管是阿染,還是簡非凡,她都要為他們創造安全些的環境,至少在聲音上要為他們擋灾。

低低的一聲悶響,她來不及去思考那是什麼聲音,反正,她要繼續她能做的力所能及的事情,那就是發出躁音來迷惑她周遭的歹徒。

空氣裏,彷彿飄過來一股子淡淡的熟悉的氣息,那氣息讓她腦子一下子清明了。

或者,剛剛她還猜不到那可能上來的人是阿染還是簡非凡,但是現在,她知道了。

是阿染。

就是阿染。

喻色百分百的確定就是他。

他身上那股子氣息是任何人也替代不了的。

那也是她非常熟悉的氣味。

心底裏是驚喜的,回想剛剛她發出聲音時視窗那邊傳來的一聲低低的幾不可察的悶響,一定是他把那個在視窗擺弄機槍的人給解决了。

是的,面前的牆壁上依稀可見他的倒影,比剛剛那個走到她身後的男子明顯高了一個頭。

喻色的心是欣喜的,喻色的心也是狂跳的。

她興奮,她激動,阿染來救她了。

可是很快的,當想到小腹上綁著的那枚定時Zha彈時,喻色的心又烦乱了。

“嗚嗚嗚……嗚嗚……”她繼續發出聲音,繼續轉移小屋裏另兩個歹徒的注意力。

突的,被綁在柱子上的她只覺得眼前有寒光一閃,隨即,面前的兩個人同時倒下,“嘭嘭”兩聲悶響,頓時,門外的老大就開口了,“什麼聲音?”

喻色慌了,完了,完了,這是要被發現的節奏了。

卻是在這時,讓她驚喜的事情發生了,身後的男人移前一步,沖著她做了一個別出聲的手勢,與此同時,他沖著外面道:“頭,踩死了一隻老鼠。”

喻色驚歎了,若不是她親眼看著阿染說話,親耳聽著那是從他的嘴裡發出來的,她一定以為是那個剛剛倒地的歹徒說出來的話,阿染這學人家的聲音也學得太象了。

强。

很强。

原來他還有這樣模仿人家聲音的本事。

以前只在電視裏看到過,卻沒有想到有一天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面前,而且絕對的現實版。

太精彩了。

“給我看緊了。”外面的老大不疑有他,狠氣的說著,可人並沒有走過來。

“是,頭。”這一聲,阿染又是學著另一個歹徒的聲音,兩個人,他分別學了一次,太象了,象的讓外面的老大一點也沒有發現小屋裏發生的變故。

季唯衍邊說邊解著喻色身上的繩子,只想著解開了就可以帶她離開了,就從這後面窗子滑下去,只一下去了,再得到簡非凡的接應,喻色就安全了。

看著她蒼白的小臉,真恨不得一下子把她擁進懷裡,可是這樣的環境裏,他什麼也做不了。

繩子在一點一點的解開,喻色的眼睛瞪得圓圓的,她害怕,害怕阿染去解她小腹上的繩子,那裡一個沒解好就會觸到那枚定時Zha彈的開關,那她和他就會被炸得血肉橫飛了,天,只要一想像那樣的畫面,她全身的肌肉都緊繃了起來。

“嗚……嗚……”發不出字音來,她就拼命的搖頭,以此來警告季唯衍千萬不要只管解繩子,也是這個時候,季唯衍才想起她的嘴還堵著呢,大手一扯,便扯下了她嘴裡的布,“噓……”

“炸……Zha彈。”喻色喘了一口氣,這才用低的只有自己和季唯衍才能聽得到的聲音說道。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在哪兒?”季唯衍的手停了下來,上下的掃視著她。

喻色看著他,心底裏全都是讚歎,大概也就只有他才有這樣的心理定力,他人在歹徒的腹地中,周遭全都是歹徒,可他居然很冷靜,半點也不見慌亂。

“肚……肚子上。”

彼時,季唯衍的手正在解著那個位置的繩子,聽見她的話,他再也不敢動那裡了,隨手一掏,便從身上掏出了一把小剪刀,小腹上的繩子不能動,可是她上半身的可以動,這樣子一直綁著,喻色一定很難受。

刷刷的剪開。

喻色終於舒服了些,但再看著她小腹上的繩子,還綁的很結實,不得不說,這歹徒綁繩子的手法很獨特,喻色腿上的,還有上圍的繩子都剪開了,可是都不會連到她小腹上的繩子,那歹徒居然在綁著每一圈的時候都打了一個結,還是死結,所以,每一圈似乎都與下麵的一圈有關係,又似乎根本沒有關係。

看了又看,兩個人誰也不敢冒然行動,這可不是開玩笑,這要是一個做錯了,就是四個人遭殃,她和他,還有她腹中的兩個小寶貝。

一瞬間的四目相對中,季唯衍的面色雖然很平靜,可是他額頭的汗卻刷刷的流淌了下來,其實,他比喻色還緊張。

只是,他是男人,他不會表現出來罷了。

他自己可以不顧生死,卻不能不顧著喻色。

“老三,裡面怎麼沒聲了?出了什麼事嗎?”

這一瞬間的安靜,外面的老大居然就起了懷疑。

季唯衍咬了一下唇,再學著老三的聲音道:“沒什麼,那妞好象迷糊的睡過去了。”

“哦,給我看緊她,真是奇了怪了,那些人殺了我們週邊的兄弟,這都過去半天了也不見行動,還真是沉得住氣呀。”老大在外面巡視著說著,聲音卻離這小屋的門前越來越近。

喻色屏住了呼吸,若是被人發現阿染上來了,只怕就是這小樓裏所有的人都要圍攻上來,以多欺少,或者乾脆拿槍把他掃射了。

因為,他的目標就是阿染,他們就是要他的命。

這個時候,半點差錯也不能有,“你快走。”他們要的是阿染的命,而不是她的,而只要阿染一天無恙,她就有一天的利用價值,也就一天是安全期,這個時候,她只想讓他先離開,再留在這小屋裏,太不安全了,隨時都有可能被發現,再被爆頭,這些歹徒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的。

是的,道上混的人都是窮凶極惡的,對於生死早就看透了,他們行的就是及時行樂,過一天樂呵日子是一天。

“噓……”耳聽得那老大越走越近,季唯衍對喻色做了一個“噓”聲的聲音,便轉過身動作迅速的將兩個才被他飛刀打死的歹徒拖到了屋角,他的動作快得驚人,也讓喻色看得眼花繚亂,或者,人在緊急關頭總會做出些平常所不能做出來的動作吧。

總之,就在那老大走過來之前,季唯衍已經將兩個倒地的人轉移了,隨後,他身子一移,人就移到了門側的陰影中,“老大,你說喻染那人是不是來了?哈哈,他要是來了,咱們就快要有銀子分了。”

象。

絕對的惟妙惟肖,太象了。

喻色在心裡暗贊著喻染。

“你懂什麼,這麼半天他們還沒有進攻,我覺得有些不對頭。”老大象是嗅到了點什麼味道,居然就揣測了起來,“都給我盯緊了,不然,咱們個個都得成了外頭那些兄弟第二,即便到時候把喻染炸死了,咱們也是死路一條,到時候,即便那人要給咱們錢,咱們也沒力氣接了,更沒精氣神去享用了。”

老大說著,人已經到了門口,高大的人影倒映進了房裏,喻色已經不會呼吸了,她真的要嚇死了。

可,就在老大邁步走進小屋的時候,季唯衍動手了。

他長臂如箭一般的射向那老大,不過是刹那間,一條如鐵鉗般的手臂已經扼住了老大的脖子,“讓他們都把槍放下。”

“你……你是誰?”季唯衍背對著老大,所以,老大根本看不到季唯衍的臉,只是這個時候,他已經嚇懵了,剛剛小屋裏明明是‘自己的人’在說話,怎麼轉眼的功夫,那三個人都沒有了動靜,而自己居然還被挾持了呢?

這太匪夷所思太難以想像了,他不相信,怎麼也不相信。

“喻染。”季唯衍淡清清的一聲,他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這二字,嚇得那老大一個抖擻,“你……你自投羅網。”

“是嗎?那你說說現在是我活命的機會多,還是你活命的機會多?”

“我……你……你……”老大才說了一個‘我’字,臉色就變了,急忙的改成了‘你’字,脖子被扼著不說,腰上還多了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季唯衍若是要他的命,不過是秒秒鐘的事情。

“讓他們把槍放下,全都給我規規矩矩的站過來。”

“不……不行。”

“不行是嗎?”兩手齊用力,脖子上的手讓老大頓時呼吸困難了,而腰上,老大先是感覺到了凉嗖嗖的一下,隨即就是疼痛,那匕首,季唯衍還真是不会的就捅進去了,只不過,沒捅的那樣深,這一下,他是為了喻色報仇,喻色也傷了,他看到了。

可即便是雙重被傷,那個老大也是面不改色,果然是道上混得久了,見多識廣,他咬牙沉聲道:“怎麼都是死,不行。”

PS:澀澀人在外面旅行,從09年開始做專職作者到現在,六年從來也沒休過什麼假,這次,就讓澀澀好好的休個假,放鬆一下,不過休假澀也會更新的,每天至少一更,若是允許就兩更,請親們理解,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