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7章番外:染色合體(165)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28:36
A+ A- 關燈 聽書

夜更深了。

卻,也是黎明前的黑暗。

山野間,偶爾傳來蟲鳴鳥叫,惹得喻色心驚肉跳,總覺得那是阿染來了,她想喊,卻喊不出口,嘴裡被塞了東西,全身都被綁在柱子上,小腹處就是那個定時Zha彈,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走過,她彷彿聽到了肚子裏的兩個小東西與Zha彈一起滴答滴答有節奏的脈動聲。

周遭越靜,喻色越是緊張。

她彷彿嗅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可是眼前,只有幾個男人晃來晃去的身影,此時,正嚴陣以待的不停的巡邏著。

阿染來了嗎?

喻色恨不得自己掙開身上的繩子沖出去,這樣,阿染就不會有危險了。

那些槍在她眼前晃來晃去,特別的給人一種肅殺的感覺。

她很困,卻不可能睡著,精神處於一種極度的充滿緊張的亢奮中。

“頭,來了。”忽而,門外傳來一絲驚恐的聲音,“咱們的人……人……”

“喘口氣再說,怎麼了?”

男子繼續急喘,足有五秒鐘才道:“外……週邊的人都……都……”

“都怎麼樣?你***能不能說完整?”老大一把揪起了那人的衣領,急急的催促。

“都被擱倒了。”終於,那人一口氣說了出來。

“通知所有兄弟,一級戒備,目標來了。”老大一推面前的男人,立刻指揮起圍在小樓周遭的人來,這些人與週邊藏在林子裏的原本是遙相呼應的,但是現在以剛剛這人的話來說,那些週邊的人很有可能被不聲不響的連窩端了。

“***,怎麼會連半點聲音都沒有?”他不相信的站在窗前,拿出望遠鏡朝著外面的林子裏看過去,可林子裏很靜,十幾米的距離在白天那是很近的,一眼就可望見,可是現在,這是黑天,一片的黑,什麼也看不清楚。

“匕……匕首……”那人躺在地上,一臉的驚恐,隨即翻了白眼便昏了過去。

老大一脚踢開他,整個小樓的氣氛頓時凝重了起來。

喻色就覺得自己好象是鯰板上的一尾魚,隨時都有可能被人開膛破肚的給宰割了。

靜。

所有人都起了。

在各自的位置上警惕的望著週邊的林子。

忽的,林子裏傳來一聲鳥叫,隨著那聲鳥叫的就是機槍掃射的聲音,掃了一通,又停下了,“老大,那真是只鳥,那邊沒人。”

“***,給我盯緊了。”

這是喻色第一次看見真槍實彈,看見槍戰,雖然不如電視電影裏那般來得激烈唯美,但,從沒有遇見過這樣場面的她不由得就緊張了,一張小臉也泛起蒼白,聽著身上定時Zha彈的響聲,她心跳再度加快,那裡有她的兩個寶寶,這夥人,太缺德了。

“頭,東邊搜了,沒人。”

“頭,西邊也搜了,沒人。”

“咱們自己的人呢?”

老大這一問,那兩個報告的人就全都耷拉下了腦袋,“全都倒下了。”

“有沒有還有活氣的?”

“沒。”

“***。”老大狠狠的一捶牆壁,“老子一定要弄死他們。”

林子裏,簡非凡帶著四個人傾聽著小樓這邊的動靜,剛剛解决週邊的人時他們真的沒費什麼力氣,然,就在一切要大功告成而且沒有驚動對方內圍的人時,突然間,被一個小樓內出來小解的人發現了來不及移動的死屍,他一把飛刀擲過去,雖然砍中了那人,卻只砍中了他的手臂,根本沒有致命,以致於打草驚了蛇,小樓裏的人知道他們來了。

“二少,怎麼辦?”

“等。”簡非凡冷靜的看著那邊的方向,那夥人現在在明處,他們在暗處,不知喻染那邊的情况怎麼樣了,所以,他不敢隨意行動,這個時候,既要保證能救出喻色,還要保存自己的實力,所有,半點也馬虎不得。

四路人馬焦急的等著,小樓裏偶爾傳來罵罵咧咧的聲音,還有就是剛剛那一通機槍掃射的聲音,不過,那機槍的射程顯然達不到他們所藏身的位置,所以,一行人並不怕,不過,只要一進攻,只要一沖上前去,他們的血肉之軀就要被暴露在敵人的槍彈之下了,那時,就是你死我活的鬥爭了。

“去,你進去給我看著那娘們。”

“頭,不是有老三老四了嗎?”

“兩個不够,讓你去你就去,有那娘們在,哥幾個就不會有事,若那娘們沒了,這遊戲就不好玩了。”

聽著老大意味深長的話,狗腿明白了,轉身就進了小屋。

喻色還被綁在石頭柱子上,外面的情况她看不真切,卻可以感受得到。

“嗚嗚……”

“臭娘們,你叫什麼叫?”

“嗚嗚……嗚……”喻色的嘴被睹著,她嗚啦嗚啦的似乎是想說話。

“老大,那娘們想說話。”

“摘了破布,讓她說。”

門口,老大晃了過來,流裡流氣的靠在破舊的門楣上,目光再度掃落在她身上,“說話。”

喻色嘴裡的布已經被取了下來,終於能開口了,深吸了一口氣,喻色扯開嗓子就大聲喊道:“阿染,你別來,別來,危險。”

“***,給我閉嘴。”老大一步串過去,一巴掌狠狠的打在喻色泛白的小臉上,頓時,她一張小臉就腫了起來,紅腫一片,“阿染,你別過來。”這些歹徒在各個可能的位置都架起了機槍,阿染一來,就成了槍靶子,想著那樣的場面,她緊張了,她也不放心了,死她一個就好了,再多一個阿染,她不願意。

“把她的嘴睹上,看她還有沒有本事亂喊了。”

“我……我要小解。”喻色急了,好不容易才能說話,她不想再被睹嘴了。

“那就尿褲子,給我塞了她的嘴。”

“對,就尿褲子,讓老子看你這娘們是怎麼嘩啦嘩啦的尿褲子的,哈哈。”

男子眯著眼睛看著喻色,那眼神讓人特別的噁心。

小嘴再度被睹上了,喻色“嗚啦嗚啦”的抗議著,小房間裏燭火閃爍,小樓外的林子裏,簡非凡已經聽見了她這邊的說話聲,只是,不是很清楚,但是剛剛喻色的喊聲他聽到了,那絕對是她的聲音,一聽見她喊阿染的話語,簡非凡的心一抽,這樣的時候,她的心裡居然就只有喻染而沒有他。

那是一種無法言說的感受,像是痛又像是麻,總之,有一瞬間,他覺得連呼吸都有些困難了,深呼吸再深呼吸,良久,才壓下了心底裏的那份不自在。

喻色還靠在柱子上,三個男人圍著她轉著圈圈的巡邏著,她不過一個女人罷了,那個老大也太慫了吧,其實只要一個男人就看住她了,這居然還派了三個人看著她,她若是有本事逃,剛剛一個人在這房間裏的時候早就逃了,又何必等到現在。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低低的腳步聲就在耳邊,彷彿鼓點一樣敲著她的心亂糟糟的,心底裏全都是擔心。

擔心阿染一個人來了。

這些人的目標就是阿染。

她是真不明白如白紙一樣的阿染何時得罪了這些根本不可能相識的人呢。

“沙沙……沙沙……”突的,一道道極細微極細微的聲響從身後傳來。

是了,她的身後就是這小房間的唯一的窗子,只是這小樓的所有的窗子都是空的,沒有玻璃也也沒有窗楣,就那麼的空在那裡,喻色剛剛被推過來綁到柱子上的時候還看到有一挺機槍架在那窗子上,不過,機槍手此時並沒有窗前,而是慢悠悠的繞著她巡邏著,許是門外的老大一直在說話,所以,他並沒有注意到這邊窗子的動靜。

但喻色卻絕對的聽到了。

一瞬間,心彷彿沖到了嗓子眼一般的就要跳出來了,是阿染嗎?

又或者是簡非凡?

一切都有可能。

他們來救她了。

可是這小屋裏現在就有三個歹徒,若是他現在出現,以一敵三,想像著那樣的畫面,喻色的心跳再度加快,她慌極了。

“老二,去看看後面,別讓人從後面偷襲上來,機槍架起,上膛,隨時準備開火,來一個打死一個,給我打穿他的腦袋。”

“是,頭。”老二停止了圍著她繞圈圈,兩步就走到了窗前。

喻色聽著身後老二的腳步聲,還有他停下來擺弄機槍的聲音,一顆心又懸了起來,她要瘋了。

好在,老二到了視窗並沒有什麼反應,喻色的耳朵裏那‘沙沙……沙沙……’的響聲也沒了,喻色猜想著牆外現在可能的狀況,那人是如壁虎一樣的扒在外牆上了嗎?

人就是這樣,越是看不到,越是想像力豐富的想像著那看不到之處的畫面。

不知那是不是阿染,可她一定要幫他。

若是他,她就要盡可能的製造出聲音來吸引她這周遭的人的注意力,讓他們沒有辦法聽到牆外的沙沙聲。

“嗚嗚……嗚嗚……嗚嗚嗚……”喻色不停的叫著,雖然發出來的都是些毫無意義的聲音,但是至少吸引了這看守她的人的注意力,讓他們幾個聽不到牆外的聲音了。

“臭娘們,你又叫什麼叫?不是讓你尿褲子嗎?”房間裏巡邏的兩個人全都盯在了她的身上,身後的那個人像是還在擺弄機槍,喻色已經透過他倒映在牆壁上的影子看到了。

沙沙聲又起,牆上的那人,他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