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番外:染色合體(159)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25:16
A+ A- 關燈 聽書

江君越的眼神裏還有一句話沒說,那就是怎麼不早些告訴他?是不是他忙於工作冷落了她她太寂寞了才新結交了這麼一個新閨蜜?

朦朧的夜色中,藍景伊微仰小臉,一雙大眼睛迎上了正看著她的男人,同時,一隻小手輕輕的扯了扯江君越,再小小聲的用只有他們兩個才能聽見的聲音道:“傾傾,她是非離的朋友。”

這一句,江君越的心裡頓時舒坦了,“你怎麼不早說?”簡非離有女朋友了,這可是好事,他江君越是恨不得簡非離立碼結婚娶妻再抱孩子的,不然,簡非離只要一天單著,他就一天不放心自己個的小嬌妻,誰讓別人都說初戀是女人一輩子也忘不掉的回味呢,只要一想起藍景伊的初戀是簡非離,江君越就會不由自主的吃味,即便是天天摟在懷裡也吃味。

藍景伊眨眨眼睛,一付你也沒問我的意思呀,再扯扯他的衣角,往喻色那邊努努嘴,江君越這才清了清喉嚨,朗聲沖著樓上的喻色笑道:“原來是喻色,嗯,景伊早就跟我說起過你了,瞧瞧,我是沒見到本尊一下子沒想起來罷了,景伊一個人帶著孩子住這麼大的別墅天天都無聊呢,你就留下來陪陪她吧,有什麼需要儘管跟景伊說,不然跟我說也一樣的。”

這轉變,太快了,快得讓喻色有些應接不暇,不過,被男主人歡迎是一件好事,不然,她怎麼好意思繼續住下去,說不定明天就得看臉色的搬走了,“謝謝姐夫。”喻色是個嘴甜的,左一句姐夫,右一句姐夫,叫得江君越的心底裏越發的敞亮了。

“嗯,這麼晚了,快去睡,明個我好好宴請你和非離兄。”

這尾音還未落,喻色的手機又響了,比起剛剛她怕被江君越聽見,這會她已經不怕了,也這才想到這電話有可能是阿染回過來的,便沖著樓下的江君越道:“姐夫和姐姐上樓吧,我也接個電話。”轉身,她便進了房間,總不能在陽臺上跟阿染打電話吧,那讓江君越和藍景伊聽到又是麻煩了。

她可不想變成這幢別墅裏的八卦對象。

被扒的滋味不好過。

進了房間,低頭看下去,果然是阿染的,急忙的接了起來,“阿染……”

“怎麼掛我電話?”季唯衍的聲音飄洋過海,就這樣的在夜色中送了過來。

雖然聲音裏帶著些微的質疑,可是總體來說語氣還是溫柔的,喻色是個心寬的,舒服的靠到了靠枕上笑道:“剛剛有兩隻老鼠,我怕驚到了他們。”

“兩隻老鼠?嚇著了沒有?”季唯衍的第一個反應是真老鼠,喻色怕老鼠,這個他知道。

“哈哈,不是真老鼠啦。”

“假老鼠?”季唯衍更懵,想不出來喻色這是什麼意思,人就是這樣,在自己的環境內是一種想像力,換另一個人的環境內就絕對是另一種想像力,所以,曉是季唯衍再聰明也一點不明白喻色這邊都發生了什麼。

“哦,剛才我樓下有兩個人,我怕……怕……”

“怕什麼?”她支支吾吾的,倒是挑起了季唯衍的興致,一定是遇到了什麼,不然喻色不會這樣說話。

“我怕吵到人家兩個秀恩愛唄。”喻色終於說了出來,說完,小臉紅了,即便季唯衍看不到她,她臉也紅了。

“你在哪裡?為什麼我聽說你不在簡非凡的別墅那邊?你們現在住哪裡了?”

季唯衍這一說起簡非凡,喻色的心情頓時不好了,“阿染,你回家了嗎?”

“嗯,回了。”

喉頭一哽,喻色哀怨了,“阿染,我不在城裡。”

“那在城外?”

“阿染,我在……在……”

“在哪裡,快說。”喻色越是不好說,季唯衍越是著急。

“我在T市。”想了又想,下了决心又下决心,終於,喻色還是開口說了出來。

手機彼端,靜了下來,只有男人淺淺的低低的呼吸聲透過電話傳過來,她靜靜聽著,感受著季唯衍身上的氣息,心口如小鹿一樣的亂撞著,他們有好久沒有見面了,這三個月也不知道他在忙什麼,反正,他一直沒回小城,她也一直沒有見到他,說實話,她還真是想他了。

許久,季唯衍都不說話,也不掛斷,兩個人就這樣的一個在T市一個在小城,天南海北的相距萬裏,誰也不說話。

時間一分一秒的走過,漸漸的,喻色捨不得了,這可是長途國際電話呢,這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用錢來計算的,這不說話也太浪費了,算了,他不說話她說好了,“阿染,你生氣了?”

聽著她輕柔的聲音,季唯衍低低歎息了一聲,“沒。”

他雖然說沒有,可喻色知道他是不開心了,“阿染,我不是故意的,白天正在店裡忙著,非凡就來載我去了機場,我以為是去接機,誰知道他是要帶我去T市,我不去的,可他告訴我說簡老爺子病危了,他要帶我過來找到我和他的結婚證,於是……”

於是,她就與簡非凡過來T市了。

季唯衍又不說話了。

這次,輪到喻色歎息了,“我也不想來的,可是我想跟非凡把婚離了,阿染,我不想一輩子跟你這樣捉弄迷藏似的生活,不想。”說到這裡,喻色哽咽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她低低的聲音,讓季唯衍心疼了,“傻。”

聽到他終於又說話了,喻色就惱了,“你才傻呢。”

“不是說什麼都交給我來辦嗎。”她結婚證的事他自然會搞定,他不想她飄洋過海去那麼遠的地方,即便要去,也該是由他帶她去吧,不想居然是簡非凡,這讓他很不自在。

做男人做到這樣,他是真的失敗了,連自己的女人都照顧不好。

喻色哪裡知道季唯衍跟她想的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及不一樣的呢,“阿染,我來找更方便。”她可以名正言順的隨著簡非凡走進簡鳳樓的住處,而他呢,就要想其它的辦法讓簡鳳樓交出來了。

季唯衍搖搖頭,對於喻色和簡非凡的結婚證的事,他還沒有去找,只為他發現了一樁他追查許久的事情的線索,所以,為了不打草驚蛇,才沒有動手,不想,喻色自己忍不住的動手了,算了,她也是為他,“色,那你小心些。”

這話聽著還好聽些,頓時的,喻色小臉染上了笑意,“這還差不多。”

“你呀……”季唯衍無奈,寵溺的嗔了她一句。

“可是你回了我卻走了,其實,我很難過的,阿染,等這幾天老爺子的病情穩定了,等我找到東西,我就回去,好不好?”

“好。”輕聲應了一字‘好’,可是心底裏默算著時間時,他覺得等她回來時,他可能又要離開這裡了,陳老大把他的行程安排的滿滿的,可是最近去哪裡的都有,唯獨就沒有去T市的,因為,就在喻色趕去T市的時候,他才剛剛從T市返回小城。

這是天意嗎?

莫名的,季唯衍的心底裏湧起一種不好的預感,“色,照顧好自己。”他擔心她了,可他沒辦法照顧她,他們離得太遠了。

“會的,你放心吧,阿染,非凡說我的孩子是龍鳳胎呢,正好就用你起的名字,曉美和曉越,多好聽。”喻色美滋滋的與季唯衍分享著這些,可是這些聽在季唯衍的耳中卻又是另一種感覺了,他雖然不討厭她與旁的男人的孩子,可是,潛意識中,他還是更希望她的孩子是他的。

“你喜歡就好。”落寞的,他的聲音也低低的。

“阿染,你是不是又不開心了?”喻色就算是心思來得再慢,這會也聽出來了,季唯衍的聲音不對。

“沒有,只是,想你了。”季唯衍單手燃了一根烟,緩緩說過。

“真的假的?”

“真。”

他就喜歡說一個字,嗯,惜字如金,這是她所習慣的,“那你都好久沒有打電話給我了,還有,剛剛我打你電話的時候,你為什麼不接?”

“我……我在……”

“在幹嗎?不會是你房間裏有女人吧?可不許在我的出租屋裏喲。”

果然,女人都是敏感的,喻色開始想七想八了。

季唯衍搖搖頭,還好她說出來沒有憋在心底,不然,又不知她會怎樣呢,“傻,不是。”

“那是?”

“我在沐浴。”

“沐浴?要那麼久?”算算從她第一次打電話給他到現在,少說也有個十幾分鐘了,這也太久了吧,他以前洗澡最多也就三分鐘,天天洗,很快的,沒有誰比她更瞭解他了。

季唯衍先是默了足有兩秒鐘,隨即嗓音沙啞的道:“我……我有事。”

“有事?”洗澡就洗澡,能有什麼事?喻色就不懂了,“到底什麼事?”

季唯衍又是默了,像是有什麼難以啟齒的事情似的,就在喻色就快要忍不住的要爆發的時候,他突的低聲道:“想你了,所以,所以……”他是正常的男人,所以,便也有他的需要,離開她這麼久了,一回到這小屋,他就忍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