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番外:染色合體(158)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24:31
A+ A- 關燈 聽書

“壯壯……”藍景伊急忙喝止,她家裡這個小皇帝說話太沒把門的了。

“羞羞羞,媽咪羞羞羞,不過爹地說了,媽咪和爹地玩親親是必須的應該的,那也是夫妻的非凡叔叔和色色阿姨也就應該玩過親親的,不然,我哪裡來的小弟弟小妹妹?”壯壯說著,還小大人般的把目光落在了喻色的小腹上,“嗯,我媳婦就是他們親親了之後才有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這尺度……

藍景伊傻。

“哈哈……”喻色大笑,這小東西也太能了,這想像力也太豐富了,“壯壯,過來我這邊坐。”

“色色阿姨,我說錯了嗎?”見大人們都在笑,壯壯略略靦腆的眨了眨眼睛,“爹地說我們家小三就是那樣來的。”

“嗯嗯,沒錯。”喻色一把將壯壯摟在了懷裡,這孩子還挺會聯想的,只是這聯想的也太那個了吧,才這樣小。

“壯壯,以後這些話只許偷偷告訴你非凡叔叔,不能讓別人聽到喲。”一旁,簡非凡低聲的道。

“為什麼?”

“因為這是屬於男人間的秘密,不信你問問沁沁,你爹地一定沒有告訴過她。”

“沁沁,有沒有?”壯壯真的問了,他好奇了。

沁沁搖頭,“沒有。”

簡非凡攤了攤手,一付‘你看我說的絕對沒錯’的樣子,壯壯頓時小手捂上了小嘴,再也不說話了。

那小模樣,惹得喻色和藍景伊又是笑聲不止。

江家的別墅氣派恢宏,應該是沒建幾年的新建建築,園子裏的花花草草侍弄的生機勃勃,一片盎然,而這些都不是最吸引喻色的,最吸引她的是園子裏那些遊樂設施,秋千架,滑梯,夢想城堡,雖然都是小型的,但是這些合起來在一起可以算得上是一個兒童樂園了,“哇哇,沁沁壯壯好福氣。”有了這些,那就是在家裡也能天天玩樂園了。

沁沁一拍小胸脯,“爹地弄的,爹地最最好。”

看著喻色羡慕的小樣子,簡非凡撓了撓頭,“以後咱家的孩子也有這樣的待遇。”

他這一句本是寬慰喻色的話,可聽在她的耳朵裏卻變了味,她和他早晚要離婚的,而孩子,她是想要帶在自己身邊的,那麼,無論簡非凡準備了什麼,都是白準備了,想到這裡,她就覺得將來帶走孩子的自己一定很對不住簡非凡。

他會想孩子的。

怎麼辦?

怎麼辦?

看著她突然間黯淡下來的表情,簡非凡不明所已,以為自己說錯話了呢,“你不喜歡?不喜歡咱換其它的。”

“不是。”眼看著簡非凡著急,她便否决了,可是否决了又覺得不對,這不是變相的讓他現在就去著手準備嗎,那將來準備的也都是白準備,“也不是啦。”

她這兩句,越描越黑,還前後矛盾,簡非凡急了,“小色,我那邊的別墅園子也挺大的,回頭你定了設施,咱在買。”

“不……不用了。”喻色一張小臉憋成了紫紅色,絕對不能讓簡非凡買的,將來,他們不可能在一起的,“等生了寶寶再說吧。”

一行人進了別墅,裡面的天地與外面的居然也不相上下,天,到處都是孩子們的世界,玩具好多,到處都有,想著那個未曾謀面的江先生,他還真是能寵孩子呀,不知怎麼的,她就是認定了這些玩具都是江君越買的,“藍姐姐,是不是都是姐夫買的?”

“你怎麼知道?”藍景伊不好意思的笑了,“傾傾那個人,最喜歡買玩具,只要出門就買好多,我說他也沒用,唉,久了,也就不說了,免得家裡兩個小的一個大的都以階級鬥爭的眼神看我,我可受不了。”

“媽咪,我沒拿那樣的眼神看你喲,我最愛你啦。”沁沁澄清,小人抱著藍景伊的大腿,乖寶寶樣。

這些,讓喻色給還未見面的江君越的印象就一個好字了。

好老公。

好爸爸。

喻色在藍景伊家裡安頓了下來,有了沁沁和壯壯的貼身‘服務’,她心情比之在小城裏還好很多,可,夜深人靜時,當她一個人躺在客房時,她想阿染了。

她來了T市,他卻回去了小城。

簡非凡去醫院了,喻色關上了房門,拿出手機就撥給了阿染。

聽著那頭的手機鈴聲,阿染一向喜歡輕音樂,所以,他的手機鈴聲也永遠都是輕音樂,聽著讓人的心情也舒爽起來。

然,手機連響了兩遍都沒人接。

若阿染在飛機上,那他的手機斷不會開機的。

喻色看看時間,淩晨兩點多鐘,難道是他睡沉了連手機鈴聲都吵不醒他了?

想到這個,喻色不情不願的摁斷了手機,他一定是很久沒有好好休息過了,不然,他睡覺一向都淺,她都打了兩遍了,若是以前,他一定醒了的。

掛斷了電話,喻色卻更精神了,想他,除了想他還是想他。

睡不著了,這可怎麼辦?

喻色翻來覆去,覆去翻來,披衣去了陽臺,江家的客房堪比飯店,應有盡有,陽臺上,夜冷如水,讓她不由得一個激欞,攏了攏晨褸才暖了些,別墅外的馬路上,路燈如一條長龍般的延伸著,看起來幽靜而美麗。

T市的夜很美。

忽而,別墅大門前亮了起來,一部車駛了進來,喻色想著昨晚上沒見到的男主人,這人一定是傳說中的江氏總裁江君越吧。

她以前在網上看過他的照片,帥氣惑人,絕對的女人心目中的白馬王子,不過,那些都是在網上看到的照片,至於他本人,她真的沒有見過本尊,喻色期待了。

車子緩緩的停了下來,車門開,一個身材頎長的男子優雅的下了車來,就在這時,藍景伊才看到另外一個人,天咧,這樣晚了,藍景伊竟然在為丈夫等門。

藍景伊走過去,江君越隨意一拉,藍景伊便被江君越抱了起來,天,這夫妻兩個的感情是有多深呢,這麼深的夜了,也不忘秀他們的恩愛。

喻色嫉妒了。

背著光,她看不清江君越一張臉,只知道就這樣看著他也給人氣場十足的感覺。

不過,江君越再帥再迷人也比不上她的阿染,在她的認知裏,這世上沒有男人能比過阿染,她還是愛著阿染。

喻色沒想偷看的,然而,她就是看到了樓下兩夫妻之間的甜蜜,一雙眼睛正被那兩人的身影牽引著,忽而,她的手機就在這清靜的夜色中驟然響起,若是平時,這聲音一點也不起眼,旁的人也一定不會注意,可是今晚,她的手機在這樣的靜夜裏,在樓下園子裏兩個人擁在一起時響起,那聲音就格外的刺耳了。

喻色手忙腳亂了。

看也沒看,小手指劈叭一陣亂摁就摁下了拒接鍵,聲音沒了,她卻還是心慌,樓下的那兩隻一定聽到了,她現低頭看過去,正抱著藍景伊的江君越居然停了下來,而不是走進了別墅。

天哪,她想逃。

那男人在看她,她也終於看清他了。

清瘦頎長的身形足有一米八幾,一張臉白皙中透著男Xing的堅毅,鼻挺唇薄,眸幽而深遂,不得不說這男人很漂亮,是的,可以用形容女人的詞語來形容他,甚至於,女人美都美不過他。

喻色才還想逃,但是此刻,她忘記逃了,就那麼呆愣愣看著樓底下那依然囂張抱著自己老婆看著她的男人。

按理說,這個時候她打個招呼更好,畢竟人家是這幢別墅的男主人,可此時的喻色大腦一片空白,根本沒有半點思維,打招呼這樣的禮貌行為她給拋到九宵雲外了。

“伊伊,她是誰?為什麼住在家裡?”江君越眉頭微皺,被人影響了他與老婆的恩愛,他很不樂意,這是屬於他的領地,他可不喜歡外人的**,有時候,即便是沁沁壯壯也不能封锁他和藍景伊恩愛呢,外人就更不可以。

正在江君越懷裡的藍景伊也是這個時候才發現樓上陽臺中的喻色的,她的第一個反應是捂嘴,捂住自己張成O字型的小嘴,隨即就開始在江君越的懷裡掙扎起來,樓上的那一隻在看著,她如何還好意思賴在江君越的懷裡呢,這樣晚了,都淩晨兩點多了,她以為喻色睡著了,否則,絕對不會這樣大刺刺的在喻色面前表演恩愛的。

不想,她羞了,江君越卻半點不適感也沒有,隨意的瞟了一眼喻色,便低頭柔情似水般的看著她,“別動,爺抱自己個的老婆天經地義,沒必要慌。”再者,他這出差有半個月了,他就想老婆了有錯嗎?所以,江君越根本沒有半點要放下藍景伊的意思。

喻色佩服了,沒想到這看起來很妖孽般的人物,可是一舉一動卻都透著男人味,對,很男人。

喻色的七魂八魄終於回來了,也才又想到了要禮貌要與江君越打招呼,小嘴輕開,她眯起眼睛笑道:“姐夫,我是喻色,這幾天要留在這裡叨擾你和藍姐姐恩愛了。”

這話,好象關係與他們家有多親密似的,可是江君越很清楚他這絕對是第一次見到這女人,“喻色?為什麼我從來也沒有聽說過?伊伊,你有新閨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