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她的偷襲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3:04
A+ A- 關燈 聽書

“嘿,我就說呢,要是我也選那個溫文爾雅的男人,絕對不粗魯,我支持他……”身後,那個明顯暗戀簡非離的女孩頓時為藍景伊歡呼起來。

江君越的臉色愈發的陰沉了,愛情難道真的分先來後到?

若是真的要按照那樣分,那麼,他才要開始的愛情就註定了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慘敗。

“太溫文就不男人了,我還是喜歡穿黑衣服那個,多有男人味呀,要多男人就有多男人……”

藍景伊無言了,但是,那女孩的話似乎是說到了江君越的心坎裏,讓他緊攥著藍景伊的手腕的手居然略略了鬆開了一點點,就是那一瞬間,藍景伊便抓住了機會,抬膝一頂,直奔他的腿間,若是被頂中,只怕……

這一下,藍景伊的速度和力道絕對是強勁的,感覺到了一股風至,下意識的,江君越頎長的身形一個側移,動作瀟灑且俐落的就避開了藍景伊的一擊,卻也囙此而被迫的鬆開了她的手腕,得了自由的藍景伊倏的往簡非離身邊移去,而與此同時,簡非離就勢的一拉藍景伊,於是,不過是片刻間的功夫,三個人的站位已經發生了全然的改變,此時,藍景伊正被簡非離擁在身前,而江君越卻是微微有些狼狽的冷清清的獨自一人立在那裡,手臂上是藍景伊才咬過的一排紅鮮鮮的牙印,清晰而刺目。

場面一下子亂了起來,確切的說亂了的是圍觀著的人,反倒是他們三個人一動不動,就如三尊雕像,江君越的目光落在藍景伊的臉上,彷彿要將她生香活剝一樣,而藍景伊則是微微垂下了眼瞼,面對江君越那雙深邃的眼睛,那就象是兩道旋渦似的要將她網住,再也甩不去掙不開,三個人之中只有簡非離一臉平靜,溫和的笑意始終掛在臉上,“呵呵,大家都散了吧,開玩笑而已。”隨意的一開口,他是想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騷動的警衛也怕出事,再說,這都看了半天了,也早就認出了江君越,若是他出了事,確切的說若是他面子上不好看了,說不得他們也會跟著倒楣,這騷動的後臺老闆可是跟江君越有關係的,騷動的人幾乎都知道,“都撤了吧,沒啥好看的。”

於是,很快的,人群便散了。

簡非離的手微微一移便輕輕握住了藍景伊的,“伊伊,介紹一下吧。”

“江君越。”江君越冷冷的自我說道。

“原來是江總。”說著,他轉向藍景伊,“伊伊,要不,我們請江先生吃個飯?”

“不了,有什麼事就在這裡說清楚好了。”藍景伊一咬牙,腦海裏晃動過一道人影從高空墜落的畫面,尹晴柔,那個,曾經深愛過江君越的女孩,她不想重蹈那個女孩的覆轍,她要陪著媽媽好好活著。

非離回來了,非離正握著她的手,她,應該是還愛著非離的,對不對?

手指輕輕擼下那枚訂婚戒指,再放到手心裏,很漂亮的一枚戒指,那上面還餘有她的體溫,可與她緊緊相伴了幾天而已,如今,要物歸原主了,“傾傾,還給你,非離回來了,你知道的,我愛的一直都是他,所以,我不會再見你了。”

一個人一隻手一枚戒指,此時的江君越眼裡只有那枚戒指,戒指在霓虹閃爍中不住的閃動著耀眼的光茫,卻刺著他的眼睛生生的疼。

他靜靜的盯看著那只小手手心裏的戒指,腦海裏走馬燈一樣的閃過昨晚她在他身`下嫵妹至極的小模樣,還有,她一聲聲的銀`叫,那絕對是發自內心的反應。

女人,敢騙他?

想都別想。

“行,你不要我就收回來吧。”慢香香的應了一句,兩條長腿也不由自主的往前移了過來,不過是眨眼間,他與簡非離和藍景伊已經是近在咫尺,讓藍景伊甚至於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下巴上微微泛起的青色,她就那麼怔怔的看著他等著他拿走戒指,從此,再無瓜葛……

江君越的臉龐越來越放大,放大在她的眸中,放大在她的心底,她只想在這一刻把他印在心間,深深的刻印……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江君越停了下來,從容的目光再度的掃過藍景伊還有她手心裏的戒指,唇角漸漸的揚起一抹不羈的笑意,隨即,他伸手了,伸手就去拿那枚戒指了。

藍景伊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似乎,想要讓他去拿,又似乎,根本不想讓他拿走。

薄凉的指腹落在了她的手上,卻沒有直接拿走戒指,而是從她的指尖朝向她的手心裡蜿蜒,與此同時,他眼神專注的緊盯著那枚戒指,專注到眼裡絕對沒有她的存在。

只有那枚戒指。

只有她的那只已經開始沁出薄汗的小手。

“刷……”就在藍景伊心頭狂亂的跳動著的時候,一個過肩扛,江君越迅速的拿起了戒指的同時,手也掄起了藍景伊的身體,猝不及防的甩在了他的肩頭上,“不玩了,回家。”轉身就走,只甩給簡非離一個無比霸道的背影。

“放手。”到底是沒想到江君越會玩這一手,等簡非離反應過來的時候,藍景伊已經被江君越扛著走出了兩步遠。

看起來溫文爾雅的簡非離突然間暴發了他所有的力量,倏的射向江君越,就在藍景伊以為自己會被簡非離救走的時候,江君越猛的一抬手,於是,她的眸光裏多了兩個身材高大的型男,那兩型男就在簡非離的身後,至於自己和江君越的身前有沒有那樣的型男藍景伊不得而知,實在是整具身體都被江君越給倒掛著,她也只能看到他的身後,還是歪著頭費了好大的勁才看到的,“小心……”眼見那兩個型男要襲擊簡非離,她驚懼的大叫。

似乎,也感覺到了身後的勁風,簡非離緩下了朝前攻向江君越的步伐,回身去應對兩個撲面而來的型男,三條人影迅速糾纏在一起,藍景伊從來不知道簡非離的功夫竟然這樣好,他居然不落下風,可是,一時之間他要擺脫那兩個型男的糾纏顯然是不可能的了,就是這麼片刻間,江君越已經扛著她大步的走出了騷動的大門,兩旁,有警衛護衛著,所以,並沒有人靠近她和他。

室外的空氣一下子清新了起來,也讓藍景伊頓時清醒了,她這才反應過來的對著扛著她的男人拳打脚踢著,可是有用嗎?

答案是顯而易見的,她的滿腔怒意就象是打在棉花團上,有去無回似的,只有一聲聲的悶響縈繞在自己周遭,江君越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只是深冷著面容走向自己的車,那裡,蔣翰已經替他打開了車門,狠狠的把藍景伊往副駕上一擲,隨即,便為她扣上了安全帶,聽到那“哢嗒”的一聲響後,藍景伊老實了,不掙扎也不喊了,她領教過這個安全帶,她怎麼掙扎也沒用的,那還不如保存實力,等待時機從他身旁逃走。

車門還是開著的,可是開著也沒有用,她下不了車。

江君越卻並沒有急著去開車,而是,懶懶的倚在開著的車門上,深冷的眸光睨著她,淡清清的道:“在T市,若是我不想讓誰走,誰也走不成,你信不信?”

她咬唇,目光狠狠的瞪著他,如果目光可以殺人,她這會真想把他給殺了。

耳中,傳來騷動裏打鬥的聲音,簡非離還在跟江君越的人打鬥著,想到簡非離因為自己而平白挨了這頓打,心底不由得歉然,“你放了他,有種你跟他單打獨鬥。”

“呵,有點意思。”江君越摸了根烟在手,拿了打火機點燃,打火機亮起的那一瞬,他的面容尤其清晰在藍景伊的眸中,這一刻,她卻突然間看不懂他了,他如此費盡心機的要把自己搶回去要幹嗎?

就為了發洩他的欲`望嗎?

可是這世上的女人哪個都可以滿足他吧,又何苦一定要是她,“你換個女人不好嗎?”她絕對相信會有很多女人願意爬上他的床,就憑他那張妖孽臉,指不定倒貼的還很多呢。

“不好,老子還沒玩膩你呢,膩了再說。”狠吸了一口烟,煙霧縈繞在他的周遭,讓藍景伊怎麼也看不真切他的臉了,恍恍惚惚中他就不真切了一樣,只聽‘嘶’的一聲,他踩熄了扔掉的煙頭,隨即一個漂亮的響指沖著蔣翰道:“放了他。”說完,繞過車身鑽進了駕駛座,當車子朝著馬路上啟動的時候,轉過頭的藍景伊剛好看到從騷動裏追出來的簡非離。

他的短髮淩亂,白色的休閒服扣子早就被扯開了,他站在那裡沖著她的方向大喊,“景伊……景伊……”

從前,她最愛的就是他這樣的呼喚了,喜歡聽他喊她的名字,那樣的好聽那樣的唯美。

車窗,卻一下子被按下。

風聲,喊聲,聲聲頓去,所有,都再也看不見聽不見了,簡非離,他走出了她的視野,此時她的視野她的世界裏又是只有了身邊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