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番外:染色合體(154)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22:09
A+ A- 關燈 聽書

“去T市。”簡非凡不容質疑,抱著她就到了安檢前。

只要過了安檢,再出來都是麻煩,喻色怒了,“簡非凡,你信不信我咬你?”

“信。”她對他什麼都做過,他都信,可這次,他必須帶她去T市,晚了,後悔的其實是她不是他,他倒是寧願錯過些什麼。

可若真的刻意的錯過,她一定不會原諒他。

“那你放我下去。”因為掙扎,喻色的小臉一片潮紅,這麼久了,自從凡色開業,這是她第一次與簡非凡紅臉。

“不放。”簡非凡大步就往安檢沖去,可才走了半步,脚步就緩了下來,“嘶”一聲,他痛死了,喻色這是要咬掉他的肉嗎?這咬得也太狠了,“只是去一次T市,你至於這樣嗎?”簡非凡惱了,低頭看了一眼腕表,再把喻色狠狠放在地上,“還有六分鐘飛機起飛,老爺子病危,他若沒了,結婚證找不到,那我們,也不用離婚了。”

“你為什麼不早說?”原來是這樣,結婚證拿不到,離婚也就麻煩了,這個,她知道。

“我以為只是帶你去一次T市,即便老爺子沒事,也就是去散個心而已,你沒有拒絕的理由吧?喻色,你為什麼不肯去?”簡非凡灼灼的目光落在喻色身上,現在,他倒是一點也不急著安檢,更不急著去T市了,“不去也好。”這樣,就不用離婚了,他不想離。

喻色皺了皺眉,她哪裡知道事情會這樣巧合,一想到早上看到的郵件,心底裏就犯疼,可是,算來算去,還是去T市最為緊要了,見阿染,她以後還有的是機會,小手輕扯了扯簡非凡的袖子,耳朵裏全都是廣播通知她和簡非凡馬上安檢馬上登機的聲音,“非凡,走吧。”

“你願意去了?”簡非凡瞪了她一眼,手背上疼著呢,剛剛她那一口咬得太重了。

“願意,走吧。”喻色又拉簡非凡,可這男人脚底彷彿生了根一樣,任憑她怎麼拉也拉不動。

“非凡,我……”結婚這麼久了,一向都是簡非凡哄著她,她這還是第一次要哄他,一開口,喻色居然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看她急得再度泛紅的小臉,簡非凡繃著臉道:“叫老公。”才在人前輸的場子,他這會一定要找回來。

喻色抿了抿唇,她叫不出口。

“先生家後,若是不想安檢了請讓開。”眼看著兩個人不動如山的停在那裡,也擋住了後面要安檢的人,安檢員催促著。

簡非凡抬腿就要讓開。

可,一步還沒邁出去就被喻色給拉住了,“不許走,我們安檢。”前面三字是對簡非凡說的,後面四字是對安檢員說的。

“請出示證件。”安檢員公事公辦。

“非凡,給我。”喻色伸手朝他要,他能帶她來趕飛機,那就一定是帶著的。

不想,簡非凡還是那句,“叫老公。”

這都火燒眉毛了,廣播還在一遍又一遍的催著,喻色的小心肝跳了一遍又一遍,最終,小小聲的喊了一聲,“老公。”喊完,她全身的雞皮都起來了,可對簡非凡她現在真沒轍了,除了叫這一聲她沒有其它辦法,這男人,若硬起來她根本不是他對手,真不懂他以前怎麼就那麼哄著她呢,這突然間不哄了,讓她很不習慣。

簡非凡繃著的臉這才松絡了些,喻色這喊的二字不知比廣播員的聲音好聽多少,但卻堪比最强的播音員,他沒聽够,“再叫一聲。”

喻色看他已經柔和下來的臉,就知道他這是故意的了,可她若不叫,他就不走,那真的有可能趕不上飛機的,要知道,這座小城一天只有一班飛往T市的飛機,今天趕不上就要明天了,還不一定能買得到機票,這個,她是知道的,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再下决心,然後,她小手狠狠的在簡非凡的手背上一擰,這才出口又叫了一聲‘老公’。

手背很疼,可是耳朵舒服其它全身都舒服,簡非凡直接忽略了手背上的疼,擁著喻色走到了安檢員面前,掏出證件遞過去,再進行安檢,很快的,安檢便放了行,一進去候機大廳,他再度抱起喻色狂奔向登機口。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瞧你,早知如此,剛剛不如快些進來。”

“我樂意。”喻色那兩聲‘老公’,已經在他的心底裏定了格,從此再也揮之不去了,好聽,除了好聽還是好聽,若不是趕飛機,他一定會站在原地好好的回味一番的。

結婚三個多月了,這還是喻色第一次叫他老公,雖然只兩聲,他也知足了,原以為這輩子都不會聽她這樣叫他呢,但現在他聽到了。

“傻。”喻色無言,就為了聽她叫他老公嗎?一點也不好聽,“你就不怕被你喜歡的女人知道?”

“不怕。”跑步前進中,簡非凡一點也不吝嗇他的話語,真真的回了這兩個字。

“那你給我她號碼,我告訴她。”

“到了T市再說。”一要正經的,簡非凡彷彿真的有個喜歡的女人似的。

一路沖進了登機口,兩個人的身影才進了飛機,機艙的門就關上了。

呼呼的喘著氣,這次,簡非凡不等找到座位就放下了喻色。

經濟艙,“老婆,票買晚了,只有經濟艙,你不會嫌吧?”找了座位坐下,大抵是之前喻色叫他老公叫的,他很自然的就叫了她老婆,抑或是這兩個字壓抑在心底裏很久很久了,他終於找到了一個合適的場合叫了出來。

好聽。

除了好聽還是好聽,就跟喻色叫他老公一樣好聽。

他是有多饑渴呢,這樣的饑渴有一個名正言順心又在自己身上的老婆。

喻色想要封锁,可當看到他手臂上自己咬的那血淋淋的一口,到現在他還沒顧上去處理一下呢,心有些疼,“傻子。”說完,便揮手叫過了空姐去找了醫用棉簽和OK繃,正處理著,那邊飛機已經起飛了。

龐然大物突然間從地上飛上天空,那驟然而起的高度讓喻色小臉一白,她暈機了。

原諒她,她這是第一次坐飛機,從小到大,她這也是第一次離開這座小城,總是怕錯過來找自己的父母,這一等就是二十幾年。

其實,她更傻。

二十幾年了,若父母真想找她,早就找過來了,至於等這麼多年嗎?

“唔……”喻色將OK繃摁在了簡非凡的手臂上,就再也忍不住的捂住了嘴,她要吐了。

“怎麼了?”原本還在享受喻色的特別服務的簡非凡根本顧不得那還沒粘牢的創口貼,一把扶住喻色。

“洗……洗手間。”真的要吐了,喻**起來,可是飛機還在上升中,她一個不穩,便向一旁栽去。

簡非凡長臂一擁,便將她擁在了懷裡,“暈機了?”

喻色點頭,臉色蒼白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簡非凡二話不說,打橫一抱就抱起了喻色,大步的奔向洗手間,“讓開,快讓開。”這會子機上的乘客都系著安全帶,只有乘務人員在機艙裏走動,看到空姐,簡非凡高聲喊道。

“怎麼了?”他那急切的樣子,任誰看著都會擔心。

“我老婆暈機了,要吐,快讓開。”

又一次叫老婆,喻色已經沒感覺了,她現在就想進去洗手間,大吐特吐一下,飛機上升的過程太讓她難受了,她覺得五臟六腑都要不是她的了。

洗手間的門開了,可簡非凡還是沒有放下她,只是把她朝著洗手池送了過去,“哇”的一聲,喻色再也忍不住的大吐特吐了起來。

身子也軟了,她暈機真的暈得厲害,若不是簡非凡抱著她,她覺得她這會一定是倒在洗手間濕濕的地上了,根本連站都不可能了。

飛機平穩的升空了。

速度也平緩了下來。

喻色也倒空了胃,眼淚鼻涕的靠著簡非凡,整個人彷彿才死過一般,大汗淋漓,看著她不吐了,簡非凡這才攏了攏她軟了的身子,再回頭沖著跟在後面的空姐道:“濕巾,快。”

“哦,好。”

於是,一打的濕巾被簡非凡片刻間就給用光光了,擦一下就扔,然後再擦,直到把喻色一張小臉擦乾淨,他才做罷,“還要吐嗎?”

喻色搖頭,她說不出話來。

“好,那我抱你回去。”大男人抱著她轉身,由頭至尾都沒有任何嫌弃的表情。

“先生對家後真好。”一直跟在後面的空姐忍不住羡慕的道。

喻色聽著,也無力去反駁什麼,的確,簡非凡對她的好根本沒的挑,而他,也確實是她名義上的丈夫。

抱著她坐下,又叫了溫水嗽口,喻色有些沒想到這男人侍候起人來也能這樣的細緻。

她閉著眼睛假寐著,吐過了也好些了,可是還難受。

簡非凡卻叫來了暈機藥,是那種空腹的時候也可以吃的,就是,貴了些。

喻色吃了,軟軟的靠在椅背上,這才多少舒服了一些。

肚子裏的兩個小東西像是也感覺到了她的難過似的,也煩燥了起來,忽而,喻色就覺得小腹上一動,她驚喜的轉過頭,“非凡,孩子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