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番外:染色合體(151)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20:16
A+ A- 關燈 聽書

季唯衍溫溫一笑,之前看見她和簡非凡牽手時的不快已經瞬間消散的無影無蹤,她的心在他這裡就好,她與簡非凡一起不過是因為他們是夫妻而不得已罷了,“傻瓜。”

“你不走?那你是……”

“你猜?”看著她緊張的小模樣,季唯衍升起了逗弄她的心情。

“倒水?”喻色狐疑的問。

“不是。”季唯衍卻應的爽快而直接。

“那是?”喻色想呀想,想不起來他幹嗎要離開她了。

“你手那麼冰,我只是要去拿遙控器調調空調罷了,傻。”輕拍了拍她的手背,“乖,我不走。”

喻色的小臉紅了,這才發現自己此時正緊緊的扯著喻染的衣袖,彷彿怕自己一鬆手他就跑了一樣,强行的逼著自己鬆開小手,她嘟著嘴道:“我不冷,不用調。”

“你是不冷,可寶寶冷。”不想,季唯衍又給了她一個聽起來似乎很合情合理的理由。

喻色初初還沒感覺到什麼,很快就睜大了眼睛,“你……你怎麼比我還在乎這兩個小壞蛋?”是‘簡非凡’的呢,可是阿染的表現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居然不討厭這兩個小東西,還很關心。

“是你的孩子就好。”季唯衍給了她一個聽起來絕對沒有問題的答案,可再細究,還是有問題的,不過,喻色聰明的再不說起這個話題了,孩子不是阿染的,他一定很難過,再說,就是在他的傷口上撒鹽了。

“阿染,謝謝你來給非凡捧場。”

“應該的,咱們的飾品店開業,他不是也來了嗎。”那時簡非凡送了好多花籃,他如今就也還回去,他現在最不想欠著的就是簡非凡的人情,欠了他的,就相當於在自己女人面前又失了些分,男人的自尊讓他絕對不能忍受接受簡非凡的恩惠,他不屑。

季唯衍這樣一說,喻色就釋然了,“好吧,送就送了,不過以後,你離簡家的人遠些,尤其是簡鳳樓,我不喜歡他。”若不是簡鳳樓算計了她,她也不會嫁給簡非凡而走到今天這一步。

“這個,可能有點麻煩了。”季唯衍緊了緊手中的小手,低低的道。

“怎麼麻煩了?你給我說清楚。”喻色小眉頭一皺,她是為他好不許他接近簡鳳樓的,可他這話明顯是在告訴她,他和簡鳳樓之間已經有扯不斷的關係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哦,一個朋友的生意找上我入股,不需要投資錢財,只是讓我幫他打理而已,還給了我很可觀的分成,但是,這打理的過程中可能要與簡鳳樓有瓜葛了。”季唯衍說著,很無奈的攤攤手,以後他是要去T市盜取喻色與簡非凡的結婚證的,到時候一定要接觸簡鳳樓,與其到那個時候讓喻色擔心他,他還不如現在就向她說清楚說明白,也免得到時候她擔心呢。

“什麼生意?簡鳳樓一年大部分的時間都在T市,你又不去Z國,與他不會有交集的,你不要硬扯上他。”

“哦,我朋友開的公司分別在幾個大城市,Z國的三個大城市和東南亞的幾個國家的首都都有,剛巧,有一家分公司是開在T市的,這一兩個月我可能要經常出差,若是你打我電話打不通,那就很有可能是在飛機上。”

“哦哦,你什麼朋友呀?我認識嗎?”喻色好奇了,他的朋友她都認識吧,為什麼她想不出他有這樣一個可以開跨國公司的生意人朋友。

“你不認識,我也是最近才與他結識的,交往了幾次,人還不錯,所以就與他簽了協定,再加上與KBM簽的,我可能是真的要很忙了,色,過了今天,不知道下次見你要什麼時候呢。”說到這裡,季唯衍如戀愛中的小男生一樣感傷了,他是個不善於表達自己感情的人,可這一刻,這樣的心太强烈,不由自主的就對喻色說了。

喻色抿抿唇,小身板卻悠悠的從大班椅上直了起來,不由分說的,就靠在了季唯衍的胸口,季唯衍的身子一僵,若不是强忍著,他真想狠狠的吻上喻色,果然是經歷過了男女之事後人的反應都不一樣了,他是有多渴望懷裡的這個小女人呢,可是,她懷孕了,他什麼也不能做。

那一僵喻色也感受到了,深嗅著他的氣息,小手把玩著他的衣角,另一手在他的胸口有一下沒一下的輕撓著,撓著季唯衍抓心撓肝的難受著,“小色……”

“嗯?”使壞的喻色終於出聲了,大眼睛很無辜的看著他,“那我要是想你了怎麼辦?”

“去看郵箱,我之前給你的那個,嗯,我會發照片上去的,你呢,要不要發?”他長指點著她的小臉,那觸感,該死的好,讓他不想移開了。

“當然要發了,不過,你會不會天天看呀?”

“會。”

“那我就天天發。”

“把你和寶寶的情况每天發給我,乖。”季唯衍覺得自己有些女人了,可是沒辦法,他現在就是捨不得喻色了,可,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他去辦,所以,他必須先放下與喻色間的兒女情長來。

“好。”喻色乖乖的,小臉隔著他的衣服在他胸口輕蹭著,“阿染,時間過得好慢。”從前與他一起的時候,她覺得每一天都過得很快,但是現在,就覺得每一天都過得賊慢賊慢的。

“九個月很快就過了,到時,我接你回家。”

他一句‘回家“,她立刻就想念自己的那個小窩了,雖然小,可那裡有她和阿染一起的所有的最美的回味,“那兩間出租房你不許退了,要給我留著。”

“好。”季唯衍低低笑了,那幢小樓他已經買下來了,而且名字還是寫的她的名字,不過,這個他並不打算現在告訴她,等將來他們重新在一起了,他在給她一個大大的驚喜也不遲,到時候,她一定會是他的世界裏笑得最燦爛的女人。

“對了,陷害的你人查出是誰了嗎?是不是姓洛的還有姓溫的?”喻色想到這裡就義憤填膺了,那個人,太壞了,害得她與阿染暫時的不能在一起了,還有,即便她將來離了婚,嫁給阿染也是二婚,一想到這個,她就不自在,就氣悶。

“不是。”不想,季唯衍居然給了她一個很出乎她意料之外的答案。

“那是誰?”喻色迷糊了,這怎麼可能呢,在這座小城裏,他們兩個得罪的人屈指可數,不是洛家就是溫家,就憑著洛嘉旭現在都不出現了就證明他是在心虛呢,心虛他們洛家對喻染動了手脚,所以,喻色怎麼也不相信陷害喻染藏毒的人是另有人在。

“我還在查,相信很快就有答案了,你放心吧,我一定能查出來是誰的。”

他做事,她自然是放心,他也從來沒讓她失望過。

喻色想了一想,悄聲的道,“有沒有可能是簡鳳樓讓人做的?”反正,她現在就是有個習慣,只要是遇到不好的事情,一律往簡鳳樓的身上算,誰讓他之前坑了她了,所以,她就認定了是簡鳳樓的可能Xing非常大。

季唯衍腦子裏激欞一轉,他之前怎麼就從沒往這個方向想呢,或者,是有可能的。

“我查查就知道了。”那時的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喻色無心的一句,竟然真讓他查到了真凶,而且是絕對沒想到的真凶。

“查到了要告訴我喲,一定不要讓那人逍遙法外,阿染,我恨死他了。”喻色咬牙切齒,想殺人。

“嗯嗯,到時一定告訴你。”捏了捏她的小鼻尖,她腦子裏在想什麼他都知道,這小女人,還在為她嫁給簡非凡而懊惱呢,可是懊惱也沒用,他如今,只能去想辦法一一的解决了,面對才是首要的,其它的,都是次要的。

“這還差不多。”喻色小聲嘟囔著,為自己與阿染的再次相聚而欣喜,“阿染,晚上我們一起吃飯吧。”

“那……”季唯衍才想說起那簡非凡怎麼辦,辦公室的門就被低低的敲響了,“誰?”感覺到喻色身子一緊,他卻不肯鬆開她,反倒是把她更緊的摟在懷裡,大手輕拍著她的背,像是在告訴她,別怕,他在,一直都在。

“老闆娘,阿濤過來了,說是請老闆娘過去凡色,簡先生要帶你去用午餐,你看,我手上這些單子你能不能先簽……”

“讓開,我進去叫她,我們老大等半天了。”店長還沒說完,就聽阿濤的聲音傳了進來,近在咫尺的感覺。

“阿染,我們……”喻色緊張了,若是被阿濤看見她和喻染共處一室,那傳出去好說不好聽,而更為不妥的是,若被簡非凡知道了,只怕,說也說不清楚,畢竟,他們還沒離婚,畢竟,她答應過簡非凡,在離婚之前不會與喻染怎麼樣的。

可現在,原諒她,以她嫁人的身份來說,她是不是在出軌?

“喻色,你怎麼不說話?是不是出什麼事了?”門外,阿濤越來越近,揪著喻色的心已經到了嗓子眼,她緊張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