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番外:染色合體(149)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19:39
A+ A- 關燈 聽書

夜來了,喻色還在睡。

別墅裏飄著食物的香氣,簡非凡安靜的坐在沙發上,茶几上的咖啡不知換了第幾杯了。

“少爺,再等下去飯菜就不好吃了,要不要叫醒少NaiNai?吃完了再睡也一樣的。”這都晚上九點多了,喻色不醒,簡非凡就不用晚餐,傭人們看不下去了。

“讓廚房裏再備新的,一會兒少NaiNai醒了重新炒過,以後,少***飯菜一定要現炒現做的,但凡是剩的,一樣也不能給少NaiNai吃。”

“是,少爺。”女傭後悔了,這不如不勸了,這一勸,倒是給自己找了麻煩,以後少***伙食半點也不能對付了,炒早了的也算剩的,都不能吃呢。

好吧,孕婦為大,少爺既然下了命令,就執行好了。

想著少NaiNai還真是有辦法,少爺一定是很喜歡少NaiNai吧,不然,這麼些年的這個點少爺從來不在家裏的,而且,即便是在家裡也是除了睡覺就是吃飯,從來也沒有正八經的坐下來看過電視的,可是現在瞧瞧,少爺為了等少NaiNai吃飯,這足足等了有五個多小時了。

對於簡非凡的轉變,別墅裏的傭人竊竊私語著,卻也是欣喜於簡非凡的改變。

樓上的喻色終於睡醒了。

恍惚中睜開眼睛,當陌生的一切入目,她激欞一下坐了起來,這才想到她人是在簡非凡的別墅裏,再看時間,乖乖,已經晚上九點多了,她這睡得快成猪了。

“非凡……非凡……”以後,在孩子生下來之前,在她與簡非凡離婚之前,她只能生活在這裡,想到這個,心下便有點慌,她還是不能適應這突如其來的人生變化。

門外的兩個傭人很快就聽到了,等了這麼久,少NaiNai終於醒了,一個沖到樓梯口,沖著下麵喊道:“少NaiNai醒了,可以備飯了。”

另一個則是悄悄的推開了喻色的房門,“少NaiNai,有什麼需要嗎?”

喻色伸了個懶腰,“非凡呢?”陌生的地方,她只想看到熟悉的人,這裡,她以後可倚仗的只有簡非凡了,不管怎麼樣,他是她兩個孩子的‘父親’,不管誰會害她,他都不會的,他要的,就是她懷的這兩個孩子。

“我在這兒……”簡非凡是沖上樓梯跑步過來的,“醒了?”

“我是不是睡了很久?”喻色有些不好意思,“你吃了沒有?”她肚子餓了,裡面有兩個小東西爭食呢,不餓才怪。

“沒,等你一起吃,去洗把臉,就下去吃飯了。”菜雖然剛剛才炒,可是不急,上一樣吃一樣更好。

喻色乖乖的去洗了臉漱了口,兩個人便下了樓,餐桌上才擺上熱汽騰騰的飯菜,菜都是才炒好的,看起來色香味俱全,兩個人並排坐下去,這樣擺的菜就可以就近吃了,免得離得遠了够著麻煩。

香噴噴的米飯,吃起來跟醫院跟外面不能比,那種家的感覺是讓喻色最喜歡的。

一邊吃著一邊上菜,等她吃完,還有菜上來,“非凡,這是做了多少道菜?”他又是浪費了。

“你吃完了傭人吃,不浪費的。”簡非凡說完,就沖著站在一旁侍候的傭人使了個眼色,“都坐下吃吧,不必拘束。”

傭人們早就習慣了簡非凡,他一使眼色,他們就懂了,愉悅的坐下去,給少NaiNai準備的菜色都是一等一的,少爺對少NaiNai那是沒得說,剩下的也都是好東西,他們能吃上這樣的飯菜是他們的福氣,不由得一邊吃一邊在心裡感激喻色,她沒來的時候,他們可真沒這樣的好待遇。

吃飯,睡覺,聽音樂,喻色不再想著工作了。

只是這樣的日子太過安逸,安逸的讓她總是覺得不踏實。

一天沒有打阿染的電話了。

她不是不想打,而是昨晚上簡非凡過來了她房間,兩個人說說話,她不知不覺的就睡著了,等到今天醒來,想著阿染這個時候在上班在工作,她就不好意思打擾他了。

又一個晚上,喻色是在簡非凡講的一個又一個的笑話中睡著的。

手裡,緊攥著手機,她真想打給阿染,可是簡非凡不走,她就沒辦法打出去。

這一次的清晨,喻色沒有睡到自然醒,六點多鐘的時候就被簡非凡捏鼻子給捏醒了,“醒醒,小色醒醒。”

喻色伸手就要去揮開簡非凡的手,他卻握住了她的小手,“起吧,今個有活動。”

“什麼活動?”翻了個身,喻色閉著眼睛問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乖,快起來去換衣服。”簡非凡松了她的鼻子,也不管她是不是睡著了,乾脆抱起了她,直接就送進了洗手間,“乖,洗漱了我們就走。”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還眯著眼睛,沒睡醒,“到底是什麼活動?”

“很多人參加的活動,市里很多有頭有臉的人都會參加。”

他這一句,喻色終於醒透了,大大的眼睛看著簡非凡,很想問他,那阿染也會參加嗎?

“看著我幹嗎,快點洗漱快點換衣服,到時候,你想見的不想見的人都會見到。”

喻色動作快了起來,昨個沒打電話給阿染,他現在一定是想念她了,說不定簡非凡帶她去參加的活動阿染也會過去呢。

吃過了早餐,保時捷就駛出了別墅,慢悠悠的朝著市區駛去,她懷孕了,所以,簡非凡怎麼也不肯把車開快。

然,車子越往前行喻色越覺得這附近的路有些熟悉,“非凡,這是要去哪?”她終於想起來了,這條路是到染色飾品店的路。

“到了你就知道了。”

又來了,他真是吊足了她的胃口。

離飾品店越來越近了,然,車子卻在距離飾品店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停了下來。

人很多,就在染色飾品店的隔壁,一家公司開業了,喻色看到了那座塔樓前的人,先是簡鳳樓,再是他身邊的李秋雪,今日的李秋雪打扮的尤為正式惹眼,一身大紅色的旗袍襯著她的身段格外的妖嬈,哪裡象四十幾歲的女人,反倒是象十**歲的少女一樣,特別的惹眼。

凡色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呃,怎麼看著這麼熟悉,與染色飾品店的名字根本是如出一轍,都是取兩個人名字的最後一字,只是,一個是染色,一個就是凡色。

“簡非凡,你取的公司的名字?”

“怎麼樣,不錯吧?”簡非凡得意的看著大門上的那幾個大字,分外高興,他喻染能做到的,他簡非凡將來也一定都能做到,不就是開個公司嗎,小意思。

人多,看向她和簡非凡的人更多,不想在人前拂了他的面子,喻色沒有說什麼。

這裡離染色飾品店那麼近,她這才明白過來之前簡非凡答應過她的,以後他會每天送她來飾品店的,原來,是順路。

“花籃,快來看呀,好多花籃,哇,那些花我從來都沒見過咱們這裡有呢,一定是空運過來的。”有人驚喜的看著染色飾品店那個方向緩緩駛過來一輛送花的車來。

“你買的?”看到那些花,喻色想起了飾品店開業的時候,簡非凡也是這樣送了很多花籃,看起來很氣派。

簡非凡皺了皺眉頭,他這公司大門前已經擺滿了花籃,這新來的花籃只能擺到路邊或者拿到公司前廳裏擺下去,這些花顯然不是他叫的,他叫的已經够多的了,“不是。”

“呵,誰這麼大的手筆送你這麼多花呀,好看。”唯美的東西不論男女老少都喜歡,喻色也不例外,脚步不由得就朝著那些花被卸下的位置走去。

人很多,她在前面,簡非凡就跟在她的後面,今個他是主角,可他一點也不在意的緊跟在喻色的身後,完全不理會那些到場的客人是不是被冷落了。

忽而,一道高大的身影擋在了喻色身前,喻色的大腦頓時混沌了起來。

是阿染,不必看她也知道是他。

他身上那獨有的男Xing氣息是別人想要偽裝也偽裝不來的。

“簡先生,恭喜貴公司開業,小小花籃,不成敬意,嗯,這個,也是送給簡先生的。”季唯衍開口了,淡幽幽的目光直落在喻色身側的簡非凡的身上,空氣裏頓時飄起了點點火藥的味道,喻色看著他手裡的一個紅包袋,那裡面裝的是禮金吧,不過,沒看內容之前,一切只是猜測,“阿染……”她輕輕喚,腦子有些亂,恍惚的不行,遇見他,她的所有就都亂了,再也沒有辦法冷靜,想念屬於他們的小屋了,那裡雖小,卻有著她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味。

“喻先生客氣了,人來捧場就好了,還送什麼禮物,嗯,我看有花籃就足够了,你這禮物我就……”簡非凡冷清清的看著季唯衍手裡的紅包袋,直覺告訴他那裡面絕對不是送的禮金什麼的,他和喻染現在就是死對頭,在喻色這裡,有喻染就沒他,有他就沒喻染。

“簡先生,來者是客,你這拒絕我的禮物,可是嫌我送的東西太少?”季唯衍微微笑開,不疾不徐的回敬過去,他的音量不高不低,卻足以讓他們三個周遭的人聽見,頓時,人群裏開始了竊竊私語,甚至還有人在說那紅包袋裏一定是極嚇人的東西,說簡非凡搶了喻染的女人,兩個人現在是你死我活的關係。

無數道目光落在簡非凡和季唯衍的身上,那一刻,喻色緊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