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番外:染色合體(145)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17:16
A+ A- 關燈 聽書

“總裁,有一比特陳先生找您,說是與您很熟悉。”王秘書略略提高了點音量,她這句話都已經說了三遍了,可是面前的總裁還是半點反應都沒有,一直盯著手裡的手機看著,維持著這一個姿勢最少也有一兩分鐘了。

“總裁……”王秘書只好再度提高了音量。

季唯衍這才從沉思中驚醒,“嗯?”腦子裏全都是喻色,這都一整天了,她一個電話都沒打過來,說好的承諾呢?喻色食言了。

“有一比特陳先生找您,說是務必要見到你,他說還想找你玩幾局。”

季唯衍心裡“咯噔”一跳,已經猜出是什麼人了,這人,暫時的,他還真不能得罪了,那日若不是陳老大幫忙,他也許至今都沒辦法從局子裏脫身,“快請他到會客室,我馬上過去。”

真想給喻色打電話,可他不能,她說要由她打過來的,他就只能尊重她。

從辦公室到會客室,王秘書已經為陳老大上好了咖啡,咖啡飄滿室,他蔔一進去,陳老大就站了起來,客氣的笑道,“你小子讓我好想,才幾日不見,就如隔三秋了呢。”

“讓陳先生笑話了,最近事情比較多,都不知您老出來了,恭喜恭喜。”

“好說。”打著哈哈,兩個人坐下,一邊品著咖啡一邊閒聊。

“想開幾家地下賭場,不知喻先生有沒有興趣一起合作?”

“賭場?”季唯衍微一思量,淡淡笑道:“陳先生要開賭場,喻某一定捧場。”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嗯嗯,其實也不需要你做什麼,只是偶爾的出面玩幾局,幫場子裏開個葷就OK了,到時候,我們五五分,如何?”陳老大抿了一口咖啡,笑著開口。

“都開在哪裡?”

“Z國的T市,B市,S市,還有幾個小的就無關緊要了,然後我們東南亞這邊各國的首都大抵都會開一家,喻先生有沒有想過把你的公司遷到別處呢,這小城太小,你這樣的人才一直留在這裡,可是浪費了呢。”

季唯衍搖頭,“不了,紮了根,一旦拔了再種,多少會傷了元氣的,届時陳先生哪裡需要我,我就飛去哪裡就好了。”

“好好好,喻兄弟是個爽快人,那我也就爽快些,你若不換地方,那我就為喻兄準備一架私人飛機好了,到時去哪都方便了,說走就走。”

“多謝。”季唯衍沒有拒絕,雖然知道與姓陳的繳在一起不好,畢竟對方是黑老大,可是,他發現在這樣的時代只有有後臺有靠山才不至於吃虧受氣,就比如他這次在局子裏就是,若沒陳老大,他出不來,再有,他想查出那個背地裡對他出手的人到底是誰,或者,借助一下陳老大的人脈就查出來了,不然,只要一日查不出,他就一日不安心。

他不為自己,也要為喻色著想。

還有,聽到賭場要建到T市的時候,他其實也是興奮的,這讓他以後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去T市而不被人懷疑了。

簡鳳樓那裡,他最近可能要多多光顧,喻色雖說簡非離和簡非凡會幫她偷來她和簡非凡的結婚證,可求人不如求已,他還是想自己親自出手。

季唯衍是個行動派,當下就與陳老大簽了協定,陳老大出錢出力,他出科技,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哪裡學來的賭術,反正,只要他出手,從來都是只贏不輸,這個,陳老大見識到了。

兩個人各取所需,陳老大是為求財,季唯衍是財也求了,自己想辦的事情也沾了光,何樂而不為。

送走了陳老大,天已經黑透了,答應了喻色不喝酒,可是今晚,陳老大說是要他為其接風,他還是喝了一點,不過不多,沒有如往常那般醉得不省人事,開了車回去小家,打開房門,一室的空寂,這裡,再也沒有喻色笑意盈然的為他開門,再也沒有她甜甜的笑臉掃去他一天忙碌的疲憊了。

季唯衍靜靜靠在門板上,這一靠就是十幾分鐘,嗅著空氣裏彷彿還殘留著喻色身上氣息的味道,他想她了。

夜,很深了。

她睡著了嗎?

她還在醫院,他知道。

她的一舉一動他都知道,卻偏偏就是不能去看她。

攥著手機的手有些麻了,這一整天他都在期待著手機響起,然,它就是不響。

“來電話了,來電話了。”忽而,手機在靜夜響起,他倏的拿過接起,想也沒想的就道:“喻色,是不是你?”

“你怎麼知道?”喻色輕笑,一整天不見阿染的心的陰霾頓時盡散,聽到阿染一開口就是她的名字,她的心便舒坦了。

“心靈感應。”拿著手機的手一直在顫,季唯衍就如毛頭小夥一樣的,彷彿才初初談戀愛似的,一聽到愛人的聲音就激動的心口都狂跳了起來。

“貧嘴。”喻色掩唇笑,阿染從來不說這樣帶著點‘情人’間的小浪漫的話的,這四個字,讓她心情真的徹底愉悅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呵,這麼晚了怎麼還不睡?”

“都睡了七天七夜了,再睡就成猪了,阿染,我想你。”喻色一點也避諱的說過,簡非凡出去了,她一個人在病房裏她才有機會打給阿染,這機會來之不易呢,所以,她才不想浪費時間,該說的一定要說,不然,呆會睡覺都不踏實。

季唯衍真想說‘我也想你’,然,一向冷然的他卻怎麼也說不出口,頓了頓,才道:“什麼時候出院?”

“明天婦檢,若是沒有什麼事情,這幾天就可以出院了。”喻色的小手落在了小腹上,她一邊聽電話一邊在感應著兩個孩子的脈動,那時跳樓的時候她是不顧一切的,現在想來,若是自己死了,這兩個孩子也會跟著沒了,那多慘,怎麼也是兩條小生命。

“明天婦檢?幾點開始?”季唯衍松了松領口的一顆扣子,人也放鬆的坐到了床上,倚著床板與喻色煲起了電話粥,若是以前,他打死也不會這樣如女人一樣的煲電話粥的,可是現在,他就是煲了,還煲得津津有味,樂不思蜀,恨不得這電話可以打一個晚上直到天亮才好。

“上午八點,護士說那個點是醫生的上班時間,非凡要早些要醫生早點過來,我沒同意,醫生也是人,他那人,總是那麼霸道。”不由自主的,喻色就說起了簡非凡。

一提到簡非凡,季唯衍的臉色就有些難看了,好在,喻色看不到,喉結動了動,季唯衍才輕聲說道:“認真檢查,你跳樓也不知有沒有傷到胎兒,這可不能兒戲了。”

“我會的。”沒想到阿染對‘旁的男人的孩子’也這樣關切,喻色心暖了,“阿染,謝謝你。”謝謝他的包容與接受,不然,她真不知道要怎麼處理這兩個小寶貝了,越來越好奇他們是男雙還是女雙還是龍鳳胎了。

季唯衍的心一悸,說他不在意那是假的,他在意的要命,可,他最不想的就是喻色受傷害了,她的好她的壞,她的一切的一切,他都要接受。

說著聊著,時間就過得特別的快,一晃十幾分鐘就過去了,大多都是喻色在說他在聽,偶爾回應一下,這是兩個人之間一直以來保持的互動管道,他冷慣了,一時也難改。

忽而,手機那頭傳來了簡非凡的聲音,“誰的電話?”

“別人打錯了,嗯,我掛了。”喻色說著,還真的掛斷了手機。

季唯衍聽著手機裏傳出來的‘嘀嘀嘀’的盲音,心口一陣鈍疼,原諒他,他真的沒有辦法放下她,真想再去一次醫院,乘著夜黑去看看她,可,他不可以一輩子那麼偷偷摸摸的去看她,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有一天可以名正言順的與她並肩走在一起,好懷念他們曾經一起走過的每一天。

季唯衍洗了個澡,便躺在了從前喻色睡覺的位置,她的東西都在,一樣也沒有拿走,可是物雖是,人卻已非,她不在他的身邊了。

那一夜,他像是睡著了,又像是沒睡著。

習慣了從前她在的日子,如今他卻再也無法摟她入懷,他的懷裡再也沒有了屬於她的柔軟。

夜,悄然走過。

喻色很早就起了,收拾好了自己,就準備去婦檢,她想出院,外面的世界才自由自在,雖然還是要在簡家的監視下走過每一天,但總比在醫院裏舒服,她最討厭的就是消毒水的味道,做看護的時候就討厭,現在是一如既往的討厭,怎麼也不想讓自己的兩個寶貝在這樣的環境內裡長大。

“怎麼就吃那麼一點點?”簡非凡放下了手裡的粥碗,現在都是她吃什麼他就跟著吃什麼,一早上讓小廚房裏送了十幾樣的粥,可喻色就只吃了少半碗,就再也不動了。

喻色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再不許這樣浪費了,昨天把面都送人了,這些粥真不好送人,你再有一次,下次,我就一天不吃飯,簡非凡,你若不信,就試試。”

“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簡非凡瞪了喻色一眼,“你是不是不想生我的孩子?”若是這孩子是喻染的,她一定不會吃這麼少的,這讓他的心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