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番外:染色合體(143)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16:01
A+ A- 關燈 聽書

季唯衍說著,修長的指已經滑開了孟憲龍的手機荧幕,只需再一點,很快就能翻到手機裡面的照片了。

“別……你別動,我……我告訴你。”眼看著季唯衍表情淡淡,手指就要點下去了,孟憲龍徹底的崩潰了,“我告訴你,我告訴你……”

季唯衍手指一頓,再把手機“嘭”的摔到了會議桌上,他沒說話,只是冷冷的睨著孟憲龍,那眼神讓孟憲龍一個激欞,彷彿受了他的盅惑般的就開了口,“是一個人讓我混進你的公司,再把那袋東西藏在你的辦公室的,我並不知道那是白粉呀,若早知道,我一定不會那樣做的。”

“說重點,那人是誰?”若不是那個人,他和喻色也不至於現在分開了,想想,那人真該死,當然,孟憲龍也該死,他們死幾次也換不回給喻色造成的傷害,只要一想像喻色跳樓時的場面,他的心便碎了。

都是他沒用。

“我……我們是通過郵箱聯系的,我只知道他的郵箱,我不認識他。”

“他給了你多少錢?”

“三……三萬。”

季唯衍倏的站起,“就三萬就買通了你?孟憲龍,你也太不值錢了,把你的還有他的郵箱一併給我,快點。”

“好好,我這就寫。”孟憲龍拿過了紙筆,飛快的寫下了郵箱和密碼就交給了季唯衍。

季唯衍隨手搶過,“去辦公室裏等著。”

“喻總,你要把我……”

“嘭”,他還沒說完,季唯衍已經回手一拳就打在了他的臉上,“閉嘴。”這樣的人渣,多聽他說一句話他都噁心,梅琴不重婚是對的。

“啊……”孟憲龍一聲慘叫,手捂著鼻子,眼看著血流了出來,可當抬眼看到淡清清的看著他的季唯衍,他半聲也不敢吭了,“我……我這就回去辦公室。”

季唯衍轉身大步走出會議室,手裡的郵箱字條被他攥得緊緊的,那個人,到底是誰?到底是誰?

他恨不得一刀捅了那人。

“染sir……”轉了彎,也到了他的辦公室門前,梅琴正忐忑不安的等在那裡。

“他不會發你的照片的,你放心吧。”孟憲龍都不想讓他看,又怎麼會讓旁的人看呢,雖然孟憲龍是個人渣,卻唯有這一點還多少有點男人的樣兒。

“染sir,對不起。”梅琴小小聲的跟在他身後進了辦公室,“我是想告訴你的,可是我怕沁君……”

季唯衍揮揮手示意她不必解釋了,他現在只想知道那個幕後主使孟憲龍的人是誰,“你出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那個人一天不查出來,他就有可能隨時被人再算計一次,畢竟,人家在暗處,他在明處,他防不勝防。

梅琴抿了抿唇,見他不再出聲,只好不情不願的退了出去。

辦公室裏,季唯衍打開電腦,再打開孟憲龍提供的郵箱,果然,裡面的郵件內容與他出事前前後後的時間都對得上。

那袋白粉是快遞到孟憲龍的住處的,季唯衍記下了快遞單號,打了電話到快遞公司,以為多少會查到一點線索,然而,一打過去這條線索就斷了。

據收單的人回憶說,那份快件是放在快遞公司的門外的,上面還粘了一個信封,信卦上寫著‘快遞費’三個字,足有三百塊之多,所以,對那一個單子便記憶深刻,因為同城快遞根本用不了那麼多的郵資,然,他們已經找不到原主人了,就收了錢寄了快遞。

沒人想到那是白粉,也沒人去查驗,於是,他就成了被害者。

放下了電話,季唯衍的手指輕點在案頭上,頹廢了太多天了,到今天他才知道做回一個正常人有多重要。

原以為那件事是洛家和溫家人所為,此刻,他倒是覺得不一定是那兩家子的人所為了,就以他們兩家的做事手法,絕對做不到這樣的滴水不露,讓他連查下去都困難。

可若不是洛家和溫家,在這座小城市裏他還有其它的仇家嗎?

難道是他以前那個未知的身份得罪了的仇家,現在發現了他要玩死他?

若是這樣,那他查下去就有難度了,他連自己是誰都查不到,又怎麼查到仇家呢?

先放著吧,工作要緊,這事,他時時關注著就好,打了個電話給孟憲龍讓他繼續留在公司上班,加薪五百塊,前提是不能說出去他已經知道了白粉是誰放他辦公室的事情,那般,就是打草驚蛇了。

這樣做,他是看沁君的面子,那孩子,太可憐。

想到沁君,他就想到了喻色肚子裏的兩個小東西,連他自己都不明白,明明簡非凡都說醫生檢查過了,那胎兒到了今天才有十天,可他就是覺得與那兩個胎兒有著莫名的親切感。

搖了搖頭,或者,是因為是喻色懷上的吧。

喻色。

喻色。

手裡的墨色水筆刷刷劃過一張張的白紙,如飛的字就只是“喻色……喻色……”

筆一直在寫,字一直在飛,飄飄灑灑間,彷彿喻色就在眼間,他輕摟著她在懷……

也是這樣的一刻,他一個大男人感覺到了眸間的潮意。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若那人是沖著他而來,那豈不是他連累了喻色嫁了她不想嫁的人?

……

喻色是被簡非凡扛著出了飯店的,任憑她拳打脚踢,簡非凡都不放過她。

“以後,有我在的時候,你不許與他眉來眼去。”

“在孩子生下來之前,你不能單獨見他。”

“若不是我先提及,你就不能提起喻染。”

“我討厭他,討厭他,為什麼你到了他手上就能醒過來,在我手上就不醒呢?喻色,我也討厭你,我也恨你。”可是再討厭再恨她,他就是不撒手,扛著她上了車,身後自有阿濤為他善後,阿濤一遞上簡非凡的名片,飯店便立刻以最低的市場價給結了包了一層樓的帳。

老大出手,果然都給面子。

而醉了酒還沒醒透就敢開車上路的,大抵也只有他家老大了。

阿濤不敢攔著,之前喻色出了事,都是他沒有完成老大交給他的任務,現在,他只想能補償多少就補償多少吧。

於是,保時捷在前,他的沃爾沃在後,保時捷開多快,沃爾沃就開多快,阿濤不放心呀,偏偏,老大就要自己開車。

看著那車在馬路上不住的劃著S型,阿濤心驚膽顫。

而另一個心驚膽顫的人是喻色。

“簡非凡,你停車,快停車。”

“我帶你回醫院。”簡非凡眯眼笑著,他有些不清醒,腦海裏就一個認知,是喻染喚醒了喻色,他討厭這條資訊。

車子還在劃著S型,喻色忍無可忍了,見到了阿染,與他達成了一致,她的世界瞬間就Chun暖花開了,她還不想死。

“簡非凡,我頭疼。”

“頭疼?很疼嗎?”果然,她勸他停車勸了多少句都不抵自己一句頭疼管用,簡非凡停車了,雖然是停在大馬路的正中央,但好過把車開成S型吧,再有,阿濤的車在後面跟著呢,即便是**,也是別人的車追阿濤的尾,阿濤是絕對不會撞他家老大的車子的。

喻色狠狠瞪了一眼簡非凡,根本不想理他,伸手就去摁車把手,她要下車,她不跟他玩了。

這玩,她可玩不起。

她現在不想死了,比起跳樓那會,她的心情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去哪?是不是又想著去見喻染?我不許。”簡非凡耍起酒瘋來了,扯住她白如脂般的手臂,頓時,她手臂上就紅通通的一片了,“疼。”

“疼也不放,我不許你去找他。”簡非凡孩子氣的看著她,還帶著點點的哀求,喻色真想拿出手機給他此時的‘英武’形象拍一張照片留做紀念,等他清醒了,看到這樣的自己,估計,他會撞牆。

“簡非凡,你又不喜歡我,你不是有你喜歡的女人了嗎,你吃的哪門子的醋呀?說,你是不是裝的?”她手指一點他的額頭,恨不得咬他一口。

“是呀,我是有喜歡的女人了,呵呵,哈哈,喻色,我喜歡的女人就是你,你不知道嗎?你真是笨蛋,從頭至尾,我喜歡的就只有你一個。”簡非凡强捉著她的手臂,笑嘻嘻的說著。

喻色瞬間石化,“你說什麼?你說你喜歡的女人是誰?”是她嗎?

不可能的,怎麼可能呢?

她一定是幻聽了,不是的。

“是你呀,就是你喻色。”簡非凡猶自不知他在說什麼,反正,看著喻色的小臉在眼前晃呀晃,他一個沒忍住的就說了。

嗅著他身上的酒氣,喻色直皺眉頭,都說酒後吐真言,他這說的是真的?

這怎麼可能呢?

不行,她要好好的問問他,不過前提是他必須是清醒著的,否則,他的話只有一半的可信度。

“簡非凡,你給我醒醒。”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喻色輕車熟路的就在他車上找起了‘兇器’,然,找了半天也不見半個瓶子,等不及了,她一低頭,狠狠的就咬在了簡非凡的手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