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番外:染色合體(142)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15:16
A+ A- 關燈 聽書

季唯衍頎長的身形輕輕往後一靠,背部便靠在了大班椅上,黝黑如幽潭般的眸掃過梅琴絞著衣角的手,隨即優雅笑開,“我以為我不在的時候,你都查過了呢,原來沒查嗎?”

他那笑容太好看,看得梅琴魂丟了一般,直到他的背部又離開了大班椅,手撐著下巴淡幽幽的再看過來時,她才驚醒過來,“查……查了。”

“嗯,說說有什麼線索吧。”

“總裁,那天公司的監控設備出現了故障,調不出有什麼人進過你的辦公室,不過,總臺說她進來過,還有打掃衛生的保潔阿姨。”

“還有呢?”

“再就是我事後進來過。”

季唯衍笑了,手指愜意的在桌子上點著鋼琴指,“真是奇了怪了,總台和保潔員都是我親自招聘過來的,要真是她們,可就是我瞎了眼。”

“染sir,也不一定是她們的。”

“那你說是誰?”

“這個……這個我也不知道。”梅琴支吾著,頭微垂。

“是呀,你也不是做偵察那一行的,嗯,我心裡有譜了,你去準備開會吧,我這兒不需要你了,順便讓王秘書給我送一杯咖啡,不加糖。”

“我親自去吧。”

梅琴走了,很快就送了咖啡進來,季唯衍正在翻看著他桌子上堆積如小山般的工作資料,他頭疼了,這些東西要處理完,至少要三天的時間,還得分出去一些給手下三审一次才能做决定。

“放著吧。”他忙,頭也沒抬。

“好。”梅琴放下了咖啡杯,“那我先出去了。”

“嗯。”

“再有八分鐘就要開會了,染sir別忘了。”

“好的。”季唯衍還是頭不抬的任由梅琴出去了。

低低的腳步聲漸漸消失在了辦公室外,就在梅琴踏出那道辦公室的門時,季唯衍的眼睛輕輕眯了起來,有些事,他寧願他判斷錯了。

八分鐘後,季唯衍准準時的進了公司的會議廳。

各部門會議,那就是職員以上的全都要來的,當他站在門口看到裡面黑壓壓的人時,才發現自己拋弃這些隨著自己一起創業的人很久很久了。

“總裁好……”

“嗯,大家好,都坐吧。”隨意的打了一個招呼,季唯衍坐在了橢圓長桌的首位,那是專門為他準備的。

“國際貿易部先彙報,然後是採購部,接下來是管理部……”季唯衍親自主持會議,直接切入主題,他已經浪費了太多時間,從此刻開始,他一分鐘也不能浪費了。

他要帶上喻色離開,離開簡非凡遠遠的,還要,名正言順的離開。

這需要錢,只有錢才能把事情辦好。

學著他的簡明扼要,接下來幾個部門的彙報也很快,全都撿著重點的事情彙報,這樣最好,不然,他還真沒時間聽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那些小事,就交給各部門去處理好了,他只拿捏住大的事情就OK了。

不到一個小時,散會了。

各部門的職員開始陸續的走出會議室,就在這時,一直端坐在椅子上的季唯衍開口了,“孟先生,請留步。”

一個男子停住了脚步,慢慢轉過了頭,“總裁真是好記Xing,居然還記得我姓什麼。”

“嗯,我記起來了,好象是你來公司的第三天染色飾品店就開業了,對不對?”

“對,總裁的記憶力太好了。”

“嗯,還行,坐吧,我有話要問你。”

“憲龍,沁君的電話,你接一下……”就在這時,才走出會議室的梅琴去而複返,拿著手機走向孟憲龍。

“總裁,我……”

“嗯,接吧,若是沁君要與你說什麼悄悄話,那我先回避,等你們父女兩個說完了我再回來。”季唯衍淡淡一笑,這一句話,從頭至尾他的語調都是平緩的,沒有半點起伏和波瀾。

然,會議室裏的梅琴和孟憲龍的臉色卻已經變了,尤其是梅琴,“染……染sir,你怎麼知道他是沁君爸爸?“

“沁君要找的人,自然是她最親近的人,不然,那麼小的孩子認生的,不熟悉的人不會找。”

“那,你……你又是怎麼知道他的名字的?”

“他進公司那一天我就記住他的名字了了。”

“不可能,不可能的,哪裡錯了嗎?”梅琴自言自語,神情已經有些不對了。

“梅琴,你先出去,我和喻總裁還有話要說。”相較於梅琴的緊張,已經坐在季唯衍對面的孟憲龍卻是一臉平靜,同時,接過梅琴的手機掛斷了再還回在她的手裡,沁君的電話,他掛斷了,沒接。

“憲龍,你……”梅琴緊張的看著孟憲龍,似是想問什麼卻不敢當著季唯衍的面問了。

“你放心,那些東西我不會發佈出去的,沁君還小,不能污染了她的純潔世界,以後,你好生的帶著她,我給她的生日禮物記得去取。”孟憲龍交待後事般的一口氣說完了這些話,就手一揮,示意梅琴出去了。

“把門關上。”季唯衍挪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坐穩了,再扯了扯領帶,目光如刀子一樣的射在了對面的孟憲龍身上。

門前,梅琴已經輕輕闔上了門。

會議室裏,就剩下兩個男人了。

兩個人對峙著,季唯衍是完全放鬆的姿態,他所經歷的最壞的事已經發生了,還有什麼比喻色嫁給了旁的男人更壞的事了嗎?

沒有。

“喻總都知道了,那我就實話實說吧。”

“呵呵,這麼快?”季唯衍溫笑,其實,在他踏進公司大門的那一刻,對於陷害自己的人他還沒有半點頭緒,可當進了公司,只一分多鐘的時候,他心裡就有了譜。

“既然瞞不過喻總,我不如實話實說,不過,在說出來之前,我有一個條件。”

“讓我放過梅琴和沁君,是不是?”

“對,喻總果然是男人中的男人,居然一下子就猜對了。”

他也有女人,男人對女人,大抵都是一樣的吧,“既然喜歡,為什麼離婚?”

“哈哈,我是被女鬼迷了心竅,喻總,我想你也是,你那個女人脚踏兩條船,把她自己壓在了兩個……”

“住嘴。”季唯衍冷冷一喝,猛的揚起桌上的茶杯,一杯不冷不熱的殘茶刹那間淋在了孟憲龍的臉上。

“你……你早晚吃虧在那個女人身上。”孟憲龍咬牙切齒,狗急跳牆的亂咬著。

“那是我的私事,孟先生不必費心了,至於你的私事,我也沒興趣知道,不過是替梅琴可惜罷了,沁君居然有你這樣一個父親,可憐了。”

“還不是都因為你,對對,都是因為你,若不是因為你,梅琴早就跟我重婚了,沁君也不至於還要繼續在單親家庭中成長,我也就可以時時的看到那孩子了,是的,都是你,喻染,是你毀了我們這個家……”

季唯衍黑眸微眯,淡淡笑道:“那養了小三逼著原配離婚的人又能是誰?”

孟憲龍頓時蔫了,耷拉著腦袋,“你到底要怎麼樣?”

“說吧,是誰指使你的?若你說了,或者,我會在沁君那裡給你留一份做父親的臉面。”從他進了公司,所經的人無不是對他畢恭畢敬的問候,唯有這個孟憲龍,瞥見他的那一刻如同老鼠見猫一般的閃身就躲開了他,然,卻被他一眼就捕捉到了。

不敢見他,那一定是有原因的,不是做錯了事就是做了對不起他的事,害怕東窗事發才不敢見他的。

而最近,這公司裏的人唯一做過的對不起他的事就是陷害他販毒。

所以,那一刻季唯衍在心底裏就已經有了些底,等見到梅琴問過一番話後,他就更加懷疑了,再有,剛剛梅琴去而複返會議室,便足可以說明,她有把柄在孟寵龍手上,只是,不便說出罷了。

女人的把柄,又是在前夫手上,想到這前夫妻兩個人之間的閃爍其辭,他已經大抵猜了個大概。

想必就是從前兩夫妻恩愛時拍下的恩愛的照片吧。

那時是恩愛,卻誰也沒有想到有一天他們會夫妻反目,甚至拿出了那些照片做要脅,不然,梅琴又怎麼會護著孟憲龍呢,不過是不想自己的照片被人看到罷了。

女人都傻,果不其然。

“沒誰指使我,我就是看著你不順眼,要不是你,梅琴也不會不跟我重婚。”孟憲龍死咬著這個原因,一臉堅持。

季唯衍淡淡一笑,突的,他直起了身形,一隻手快如閃電般的射向孟憲龍身前會議桌上的手機。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啊……”孟憲龍反應了過來,同時也抓向自己的手機,然而,他再快也快不過季唯衍,不過是眨眼間的功夫,季唯衍已經徐徐落座,手裡正是孟憲龍的手機,手機在他手裡不住的翻轉再翻轉,“說吧,否則,我發給沁君看發給這天下的男人看。”

“你……你敢?”只是隨意的一試,頓時,孟憲龍就暴露了他所有的底。

季唯衍笑了,他果然猜對了。

“為什麼不敢?她喜歡我是她的事,我對她,半點感情也沒有,我喜歡的,只有喻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