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番外:染色合體(141)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14:46
A+ A- 關燈 聽書

“有。”他也有,只是她不說他就一直不好意思提起,喻色她最怕別人提及她和簡非凡的那一夜了,想著她為此而跳樓,他便想著,只要不是她先說起,他一定不會再提了。

“阿染,等生出來,我要去做個親子覽定。”或者,那一晚什麼也沒有發生?

她真的什麼也記不起來了。

“不必,是你生的就好。”

“咚咚”,房門被敲醒了,門外,還醉著的簡非凡搖搖晃晃的站在門前,眼前的門一忽是一扇一忽是兩扇,這一夜,他像是睡著了,又像是沒有睡著,酒氣薰天裏,滿腦子的都是喻色,“喻染,你開門,喻色醒了嗎?”

喻色激欞一下,才要坐起,季唯衍就輕輕摁下了她,隨即,他猛的一把摟住她,把她緊扣在懷裡,彷彿要嵌入到他的身體裏一樣,緊緊的,狠狠的。

喻色聽著他的心跳,一下一下,狂野而有力。

他這一抱,她心底原本的慌刹那間就頓去了。

“色,有我在,總會過去的。”

有他在,他會想辦法的。

十個月太長,他一定等不及。

結婚證在簡鳳樓的手上,他想辦法親自去‘取’來好了。

想到這裡,季唯衍輕拍了拍喻色的背,“記得給我打電話。”

他這一句,喻色的眼淚就流出來了。

她總是管不住自己,“阿染……”

哽咽的女聲,讓季唯衍越發的捨不得,可是門外,還醉著的簡非凡一直在敲門,“喻染,你給我開門,開門呀,不然我叫警衛了。”

季唯衍緩緩鬆開了喻色,喻色卻怎麼也忍不住,兩條手臂如蛇一樣的纏上他的脖頸,“阿染……”

“嗯,我在,時時刻刻都在,我在家裡等你,乖。”

喻色吸了吸鼻子,根本不管自己的鼻涕眼淚是不是蹭在他身上了,“阿染,答應我,不喝酒了。”

“嗯。”

“好好上班,好好工作。”

“知道啦,小管家。”他捏捏她的鼻子,被她關心的感覺真好。

喻色等著他的手松開了,身子便起了來,“阿染,我走了。”她知他從來都不喜歡簡非凡,那便,不要讓兩個男人見面了,她一個人出去就好,也免得阿染的心裡不舒坦,免費他尷尬。

“嗯。”

他站在床前,看著她朝門前走去,那一步步,都在拉開兩個人之前的距離。

門開了,她身子一閃就閃了出去,那一瞬間,季唯衍只覺心裡空落落的難受。

“阿染,等我。”倏的,喻色的小臉又探了回來,也不管門外的簡非凡是不是會吃醋,微笑的沖著季唯衍揮了揮手,這才,將門重新合上。

這一次,她是真的走了。

季唯衍靜靜的站在房內,周遭的空氣中還散淡著喻色身上的氣息,回想昨夜,恍如一夢,一如那次在局子裏一樣,她來得快,去得也快。

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門被敲響,他才恍然驚醒。

“進來。”

“先生,簡先生已經退房了,請問這間房你是……”

季唯衍一揮手,“這房間裏所有的東西都不要動,我訂房。”

“好的,先生去吧台辦一下手續就可以了。”

“好,十分鐘後我會下去。”捨不得,還是捨不得走離喻色呆過的地方,他是魔障了吧。

有些習慣,一理養成,再難改變。

“行的,那我就先不收拾這間房了。”

“以後也不必收拾了。”

“什……什麼意思?”保潔員一下子沒聽懂,轉頭看季唯衍,什麼叫以後不必收拾了,難不成他想訂這間房訂一輩子?

“先訂一個月,等下我去付款,就一個條件。”

“啥……啥條件?”訂飯店訂一個月?這人有毛病吧,那還不如去租房子呢,租一套比這間大兩三倍的,就算是豪華裝修,一個月的房租也比這訂飯店的錢少很多吧。

“除了我,誰也不能進這個房間。”

“好好好,那我先出去。”不必季唯衍說,那欧巴桑也知道這是在趕人了。

瘋子,她是遇到瘋子了。

再有一個可能就是那個人在那個房間裏放了不想讓別人看到的東西,所以,堅持不讓別人打掃。

門闔上了,季唯衍靜靜的躺在了昨晚喻色躺過的位置,閉著眼睛,嗅著那股子若有似無的淡淡的女Xing氣息,許久許久,再睜開眼時,只覺是南柯一夢。

他醒了,是該離開的時候了。

走廊。

電梯。

當季唯衍現身在一樓大廳時,剛剛那個進去過那間標間的欧巴桑立刻指著才出來的季唯衍道:“就是他,他說要訂一個月的房。”

大堂經理立刻堆起了滿臉的笑容,“先生,要訂房嗎?”

“對,訂一個月。”

“好好好,現金還是刷卡?”

“刷卡吧。”季唯衍微搖了搖頭,他身上連個包都沒有,像是能拿那麼多現金的人嗎。

“先生有什麼要求嗎?”

“我那房間不必打掃,除此以外就沒有了。”

“就這樣?”大堂經理張大了嘴巴,不相信的看著季唯衍,彷彿在看怪物一樣。

“對,就這樣,麻煩你刷卡吧。”他答應了喻色要好好工作的,從今天開始,他要戒了酒,重新走回工作中。

大堂經理這才反應過來,一雙眼睛不住的打量著季唯衍,大帥了,而且一看就是有錢人,“先生的身份證明……”

“晚點我讓人送過來,可以嗎?”

他微微一笑,那大堂經理頓時覺得骨頭都酥了,帥呀,帥到的極點,她還從來沒有這樣近距離的看過一個超級帥的帥哥呢。

“可以,可以,這兩天白天我當班,先生隨時可以送過來。”

“好。”季唯衍快速輸了密碼,再拿了房卡,辦好了手續,轉身便離開了。

打了的士,直奔公司,也是這個時候,他才發覺他有一個月左右沒有去公司了。

也沒有打電話報備,想著那袋被放進自己辦公室裏的毒品,因為喻色,他連這樣重要的事都忘記徹查了。

前幾天,他是真的暈了,能把那東西放進他的辦公室而不被人發現,那一定是自己人。

的士到公司,十幾分鐘的車程,季唯衍下車了。

當他頎長的身形出現在公司大門口的時候,才要進去,就被門口的警衛給攔住了。

這人,顯然不認識他。

“先生,有預約嗎?”

季唯衍失笑,他的公司,他是總裁,他要預約誰呢?

“現在公司裏誰管事?”

“梅經理,先生是要找梅經理?”警衛依然沒有放行的意思,盤問的很仔細。

“算是吧。”

“算是?什麼意思?”

“行,我就找她。”季唯衍笑,倒是一個認真的警衛,雖然呆了點,不過假以時日調教了,一定不會差了的。

“先生貴姓?我幫你預約一下,不過,估摸著可能要等上一兩個小時了,梅經理上午一向都很忙。”

“免貴姓喻。”季唯衍淡淡的。

“姓喻?好熟悉呀,跟我們總裁的姓氏一樣呢,有緣份,行,你等著,我這就打電話給梅經理預約。”

季唯衍淡清清的站在大門口,大陽很毒,他全身都是汗,然,他居然沒有直闖進去,而是很安靜的等著那裡。

“喻先生,梅經理讓我問你叫什麼名字,你看……”電話中,警衛轉頭就問了過來。

“喻染。”他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嘭”,警衛手裡的電話一個沒拿住,掉了,“總裁,是您來了,快……快請進,我……我是有眼不識泰山。”

“中午下班後到我辦公室來一趟。”季唯衍淡淡一笑,便越過警衛進去了公司。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總裁好。”

“總裁好。”

一路上,所經的職員全都象發現新大陸般的表情看著他,他今個心情好,一夜未睡的臉上雖略有疲憊,卻神彩奕奕。

“染……染sir,真的是你嗎?”梅琴不相信的迎了出來,這座城市裏,只有兩個人姓喻,一個是喻色,一個就是喻染,所以當警衛一說是姓喻的找她時,她立刻就反應過來是他來上班了。

“通知各部門半個小時後開會,嗯,叫王秘書去就好了,你跟我來,簡單彙報一下公司最近的情况。”

“好的,吩咐了小王,我馬上就去你辦公室。”

梅琴叫小王去通知了,轉到季唯衍的辦公室門前,看著那扇關上的門,心裡微微的有些不自在了,她勸了哄了他幾天了,可是他還是天天喝酒,昨晚上她去酒吧的時候去晚了,到了才知道是簡非凡抱著喻色來了,然後,季唯衍就上了簡非凡的車走了。

沒想到只一晚上的功夫,他就換了一個人似的,整個人又恢復為從前的那個喻染了。

這一定是喻色的功勞。

果然是解鈴還需系鈴人。

深吸了一口氣,梅琴這才敲響了門。

“梅琴,進來。”

梅琴一推門,“染sir怎麼知道是我?”

“呵,簡單,我只叫了你一個人過來我辦公室,再有,你敲門的聲音與旁的人不一樣,先輕後重,每次都是兩下。”

“呵,染sir,你記憶力真好。”

“說吧,那個人,有線索沒有?”

梅琴一愣,“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