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番外:染色合體(140)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14:32
A+ A- 關燈 聽書

水開了,餅乾的香氣飄滿房間。

喻色吃著,季唯衍看著。

她吃得很慢,一小口一小口的香咽著。

“難吃?”季唯衍回想一下沁君這樣吃餅乾時的樣子,可是很歡喜呢。

“要不,你嘗一口?”喻色說著,盛了一口就遞到他的唇邊,用的,就是她才用過的勺子。

季唯衍想都沒想,一張嘴就含入了口中,甜,除了甜就是甜,還有的就是餅乾裏香精的味道,他最不喜吃甜了,一瞬間,差點就吐了,可還是强行的讓自己咽了下去,“還行。”

“那再給你吃一口?”喻色笑,小勺子又送到了季唯衍的唇邊,她早就知道他最不喜歡吃甜,喝咖啡都從來不加糖的。

季唯衍微微頓了一下,到底還是張口吃了,“不能再吃了,一共就這一袋餅乾,要是你不够吃,我可是要下樓去買了。”

喻色掩著唇,强忍著才沒笑場,他就裝吧,不過看到他難以下咽時的表情她還是很愜意的,她捉弄他捉弄的上了癮,“好象真不够我吃呢,喂,你把才吃的還給我。”

她眨眼睛的調皮模樣,讓季唯衍終於反應過來自己被小女人給算計了,大手輕輕搶下她手中的杯子,另一手再一摟,瞬間,喻色就貼在了他的懷裡,“好,還給你。”

幾個低啞而富磁Xing的字音悄過,喻色就再一次的沒有呼吸了。

許久,他才鬆開她,喻色原本就軟的身子更軟了,輕靠在他的懷裡,嗔道:“你哪裡有還我了?”除了他的男Xing氣息,她什麼也沒感受到。

“真要我還?”他作勢的手指就要伸到口裡,一付要還她的架勢。

喻色小手一捉他的大手,“把你還給我就好了。”說著這話,她半點也沒感覺到不對,太豪爽了。

“行,沒問題。”靜靜的看著她笑,兩個人之間又恢復到了之前進來時的樣子,就只想這樣彼此相看著,不必說話,不必動作,只需要一個眼神,便什麼都夠了。

“阿染,等我與非凡離了婚,你會不會嫌我是二婚啦?”有點感覺二婚的自己配不上他了,喻色小小聲的問季唯衍,小心臟忐忑著呢。

“你說呢?”季唯衍溫溫一笑,一股子酒氣第N次的襲擊著喻色,喻色之前一直沒吭聲,可是這次,她小手一推他的又次俯下來要偷襲她的他的頭,“酒氣好重,以後,不許喝那麼多酒了。”

以前,阿染從來不喝酒的,那天梅琴打給她就告訴她他喝了好多酒,她不必問也知道,她昏睡著的這幾天,他一定是每天都在喝酒,這不,一身的酒氣就證明了,她醒來之前,他也沒少喝。

“好,我答應你。”輕輕一句,他看著她的眼睛,就象是受了盅惑般的不由自主的就答應了。

梅琴勸了多少天也不成的,到了喻色這裡,只需一句話,他就乖乖的聽了。

“阿染,你真的不嫌兩個寶寶嗎?”拉著他的大手放在她的小腹上,她真想這兩個孩子是喻染的,可是……

“你的,就是我的。”他還是那一句話,清透的眼睛裏沒有任何雜質的成份,喜歡沒道理,說得就是他這樣的了。

愛屋及烏。

“阿染……阿染……”他的話,讓喻色開心了,一張小臉在他的肩頭蹭呀蹭,小猫一般。

又在一起了。

她心底裏滿滿的都是幸福感。

“嗯?”

“等我離了婚,我們就離開這裡。”或者,不必等到十個月,她會請簡非離幫她偷到結婚證的,不知為什麼,她覺得簡非離一定會幫自己的。

“好。”

“你要好好的經營公司,賺好多好多的錢喲,不然,養不起我們娘三個的。”

“好。”

“到時,我們去一個不讓非凡找到我們的地方好不好?”

“好。”

“都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不如,我們去T市隱居好了。”

“好。”

“……”喻色瞪圓了眼睛,惡狠狠的看著季唯衍。

“怎麼了?”季唯衍回以無辜。

“你能不能不說‘好’,換個詞?”兩個人說話,全程都是她在說,他就只會說一個字‘好’,讓她惱了。

“好…………吧……”“好”字長長的頓了頓,就在喻色要忍無可忍的時候,他才發出另一個‘吧’的音來,讓喻色“撲哧”笑出了聲,什麼時候阿染也會有一點點的小幽默了?

“你壞……壞……”她小手去呵他的癢,他也不躲,由她呵著鬧著,而他就負責大笑,笑得前仰後合,這一刻的季唯衍絕對沒有想到,這樣的輕鬆的笑在他曾經走過的人生裏從未有過,這竟是第一次。

只有與喻色一起,他才會有他真正的快樂。

“喻染,你服不服?”一邊看著他大笑,喻色一邊囂張的問,小模樣看在別人的眼裡一定是特別的欠扁,可看在季唯衍的眼裡,就只剩下了溫馨。

“服,我服。”粗喘著氣,這個世界上的人,能讓他心服口服的人,或者說,就只有一個喻色了。

“這還差不多。”喻色累了,愜意的收手,再輕拍了拍,“來,本靚女餓了,上吃的來。”

看著她拿捏著的表情,季唯衍乖乖的化身成了她的男僕,“我的主人,請用餐。”

“撲哧”一聲,喻色笑場了,她沒辦法忍著不笑,這厮太搞笑了,他何曾這樣的開過玩笑呢,“你是壞銀。”

“嗯,你是好人。”

她笑,他卻能一本正經滿臉嚴肅,“快吃,再不吃就冷了。”開了空調,房間裏有些冷,可她卻還是覺得熱,與他在一起,心是熱的,就什麼都熱了。

一杯餅乾羹果了腹,喻色懶懶的躺到床上,身邊,就躺著喻染,兩個人並排的看著天花板,窗外忽而傳來低低的蟲鳴聲,喻色此時最怕的就是時間走得太快,她小手被他的大手握著,“阿染,明天去上班吧。”

“嗯。”季唯衍乖乖的不說‘好’字了,他把‘好’字變成了‘嗯’字。

“我也去上班,忙一忙,時間就走得快了。”那他們很快就可以在一起了,十個月,若是走過了,在人生的長河中不過是眨眼之間。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嗯。”

“你呀……”她一指點在他的腦殼上,“不是‘好’就是‘嗯’,阿染你在敷衍我。”

“沒有。”他就是想聽她說話,她說他聽,感覺挺好的,他這個人,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一向話少,也不習慣多話,那是天生的,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變的吧。

“阿染,天要亮了怎麼辦?”天亮了,簡非凡就要來了,她就要與他分開了。

喻色的話輕輕落下,房間裏靜極了,靜的,讓她只能聽著兩個人淺淺的呼吸聲。

突的,季唯衍坐了起來,一手握住她削瘦的肩膀,“色,我們私奔吧。”十個月他可以等,可,他不樂意這十個月裏那個陪在她身邊的男人簡非凡。

或者,這話衝動了,可,卻是他的真心話。

喻色動容了,她看著他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她又何嘗不想私奔呢,可,至少要等他準備好,在這裡有他才發展起來的事業,還有他們開起來的染色飾品店,還有,她從記事起就有的記憶,她曾經在心底裏發過誓不離開這裡的,只為,只要留在這裡,或者,有一天她就會等來她親生的父母親了。

她總覺得他們會來找她的,所以,上大學,找工作,她就一個原則,不離開這裡,然,為了與阿染在一起,她是真的有想過離開這裡的。

但是以私奔的管道離開,那這輩子每一次回來就都是見不得光的。

再加上,她骨子裡的傳統的因數在作崇,她終是决定了等從簡鳳樓那裡偷到了結婚證與簡非凡離了婚再隨他離開,若實在不行,再私奔也不遲。

“阿染,或者你再給我些時間,我們名正言順的在一起,好嗎?”這樣,才不會毀了他。

“嗯。”看著她鄭重的表情,季唯衍也知道他是急了,是的,是真的急了。

凡事,從長計議就好。

只要給他時間,他總會想出辦法的。

“阿染,我們要每天通電話。”

“給個時間吧,主人。”他又來了,也緩和了剛剛不知不覺間緊張起來的氣氛。

“我打給你。”她明白他之所以這樣問的原因,那是因為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應該打給她,她和他之間過了這一晚之後,就會隔著一個簡非凡了。

“那你的手機也要二十四小時開機。”

“開了你也不許打。”

“我不打,可只要你開機,我就能感覺到你的存在,所以,你一定要開,答應我。”

“呆子。”有他這麼無聊的藉口嗎,可她聽著,偏偏就是開心,身子往他的懷裡偎了偎,一夜未睡,可是兩個人都無半點睡意,“阿染,我怎麼就覺得這兩孩子是你的呢?阿染,你有沒有這樣的感覺?”不知道是不甘心,還是怎麼的,這一刻的喻色腦子裏全都是這個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