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番外:染色合體(139)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14:02
A+ A- 關燈 聽書

房間裏很安靜,靜的只剩下了她清清淺淺的呼吸聲。

這一刻,當喻色實實在在的在他的懷裡時,對簡非凡的怨懟也終於消散了些微。

眼看著喻色不醒,季唯衍指尖輕落在她的臉頰上,雖然瘦了,可是她的肌膚一如記憶中的那般,白皙如脂。

指尖一點一點的滑過她的每一寸肌膚,“色,告訴我,你要怎麼樣才肯醒過來?”

可喻色還是一動不動,睡美人一樣的讓人乾著急。

想到睡美人,季唯衍的腦子裏電光火石的閃過了一個辦法。

說時遲,那時快,他已經再也不局限於只是撫摸著她的臉頰了。

他想吻她。

薄唇輕落,季唯衍一點也不会的就吻上了喻色。

不管她是不是在昏迷不醒中,他就要這樣的吻醒她。

時間在一點一點的走過。

兩個人的世界裏,只剩下了他一個人的點點的喘息聲。

喻色還是安靜的一動不動。

季唯衍卻怎麼也不肯放弃。

狠狠的吻著,就吻一個天荒地老好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的,季唯衍緩緩移開了薄唇,潤著水漾光澤的唇角微微一揚,“傻瓜,你睜開眼睛吧。”

懷裡的小女人這才微微的輕動了一下,紅唇輕開,大大的眼睛也徐徐的睜開了。

四目相對間,他的眼裡只有她,她的眼裡也只有他。

等這一刻是等了有多久了?

等得她只覺比年年歲歲還要漫長,他們終於又在一起了,雖然,不知道會在一起多久。

可是,從她上次去局子裏看望他到現在,這是他們再一次的在一起。

這中間,隔了那樣的久,久的,讓他在她腦海裏的影像也模糊了似的。

兩個人就這樣的對看著,誰也不說話,只怕一說話就打破了這夢境一樣的美好時間,只怕一說話對方就會消失了似的。

良久良久,在他的注視中她才有些不好意思了,低垂著眼瞼,輕聲的道:“你怎麼知道?”

季唯衍好看的俊顏染上笑意,指尖再度撫上她的臉頰,一下下,都是愛不釋手,“你每次被我吻的喘不上氣來的時候就會有一個小動作。”

“什麼小動作?”喻色的嗓子沙沙的,啞啞的,她是有多久沒有說過話了?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說話了呢,可這一刻,她到底還是醒了過來,或者,是被季唯衍給吻醒的。

“不知道是不是緊張的原因,你每次都會扯我的衣角。”季唯衍溫笑,兩指還捏了捏她的小鼻尖,

喻色恍然,她果然是有這個壞毛病的,不想,阿染把她的壞毛病記得這樣細緻,“怎麼就記得這個?”

“關於你的,不管好的壞的,都記得。”因為好的喜歡,壞的也喜歡,只要與她有關的,他就是無條件的喜歡。

“你不怪我?”想起那一晚她和簡非凡之間發生的一切,她的心又疼了。

“我是怪你。”季唯衍想也不想的就應了一句,速度之快讓喻色垂下了小臉,不敢看她了。

看到她這付模樣,季唯衍失笑了,“我怪你,是因為你傻,為什麼要跳樓?跳樓很好玩嗎?你知道不知道這世上只有一個你,一旦你沒了,便再也不會有一個喻色了,到時候,會有多少人因為你的離開而傷心呢。”

“不會,就只有你才會為我傷心。”喻色嘟嘴,聲音還沙啞的不行,可聽在季唯衍的耳中,除了好聽,還是好聽。

能重新這樣擁著她抱著她,與她說說話,他只覺恍若隔世,能有這樣的一晚,哪怕只一次,哪怕折他的壽他也甘願了。

季唯衍微微皺眉,“傻。”又是低聲訓了她這一字,其實他還想再狠狠的訓她,只是,又不忍了,“我會心疼,還有你的親人都會心疼。”

“我的親人就只有你了。”說完,喻色咬唇,又不說話了。

“我總覺得你爸爸媽媽還在世上,喻色,他們一定會來這裡找你的,相信我,我的第六感一向不會錯的。”

“好吧,我信你。”

“那你要答應我以後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不許再尋短見了。”季唯衍如訓小朋友一樣的訓著喻色,天道這些日子他是怎麼熬過的,醉生夢死,或者也是生不如死。

看著他心疼的眼神,喻色也想起了簡非凡,她跳樓的那一瞬間,簡非凡居然也跳了下去,若不是他給她當了人肉墊子,只怕,她早就一命嗚呼了,“阿染,你恨他嗎?”想到那些,她不知道是要恨著簡非凡還是放過他了。

見季唯衍沒回應的依然只是靜靜的看著她,喻色又道:“那天我跳樓,簡非凡居然也跟著跳了下去,若不是他跳下後用力的把我往上一提,然後先於我落下,讓我得以落在他身上,我想,我早就……”

季唯衍的指點在喻色的唇間,“不許說那個字。”如果可以,他想讓她長命百歲,他不許她死在他前面。

“好吧,現在你明白了吧,我不知道要怎麼對非凡了。”喻色是個善良的,從小的傳統觀念讓她真不知道要怎麼面對簡非凡了。

“所以,你就不肯醒過來?”

喻色輕輕點頭,是的,她是真的不想醒過來,因為,只要一想起那個夜晚,她就不知道以後要怎麼面對簡非凡了。

“傻瓜,我都不在意,你在意個什麼?”

“你都知道了?”

季唯衍輕輕點頭,他不只是知道了,還是親眼看見,沒有半點是道聼塗説呢。

“你真的不在意我和非凡……”

“噓,都這去了,以後,咱們再也不提這件事了,好不好?”溫柔的哄著她,想到她居然有膽子去跳樓,這小女人還有什麼是不敢做的呢?

“好。”

“不過,我現在還是要提一下,簡非凡說了,你有了他的孩子,九天了。”

喻色小手一緊,又抓住了季唯衍的衣角,“我不信。”

“可是簡非凡不像是個會開玩笑的,我答應了他今晚喚醒你,而他也答應了我,只要將來你生下他的孩子,再把孩子交給他,他就放我們自由。”

“阿染,你這是……”喻色的眼圈頓時紅了,他這不是再讓她賣孩子嗎?拿自己的幸福去換。

“又傻了不是,先答應他,等真生下來了,我們得了自由離開之前,我一定幫你偷走兩孩子,從此,跟著我們一起生活,我也會視為已出的。”

喻色這才破涕為笑,“這還差不多。”小手落在小腹上,“我真的懷了孩子了嗎?”想了想,算了又算,她好象是真的好久沒來月經了,可是最近的事情多,她又迷迷糊糊的,還真是忘記了自己上次月經是什麼時候來的。

“嗯,懷了,小色要當媽媽了。”

“可,不是你的。”一想到不是阿染的,她就不想要,不管簡非凡對她有多好,她心裡都沒有辦法接受與他一起的事實,她果然是傳統到了骨子裡的女人。

季唯衍眉輕皺,他又何嘗想要她生了旁的男人的孩子呢,可不知為什麼,只要一想到要殺了她腹中的胎兒,他的頭就會隱隱的作痛,甚至於全身都有些不對勁,彷彿這要真殺了,殺了的就是他的孩子一樣一樣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那是一種無法解釋的第六感,這第六感催促著季唯衍只想要勸著喻色,反正,她的孩子一定要留下,不然,她一定會後悔的。

“色,答應我生下來,好嗎?”

“為什麼?”他就不吃醋嗎?這可是簡非凡的孩子。

“流產傷身,而且很容易以後都懷不上孩子,不管怎麼樣,懷上了就是一個小生命,要善待他們。”更何况,這還是懷得兩個。

他想起自己曾經為自己想像中的孩子起的名字。

喻曉美。

喻曉越。

“色,若生下來是龍鳳胎,就叫以前我起的名字吧。”即使是簡非凡的孩子,可只要是喻色的,就如同他的一樣,那兩個名字,他都喜歡。

“你呀,居然這麼大方。”喻色輕輕捶了季唯衍一拳,她實在是沒力氣,不然,就狠狠捶了。

“我是謝他救了你一命,不然,你現在還能這樣乖乖的躺在我的懷裡嗎?色,餓了吧?”救了他女人和搶了他女人,這兩件事合在一起,已經有了些微的相抵。

喻色點頭,她是真的餓了,這麼些天,除了輸液就是輸液,她根本沒吃過什麼東西。

季唯衍這才不舍的起身,輕輕放了喻色在床上,生怕摔疼她似的,“等我,我去弄些吃的。”才進來的時候,他在轉角的櫃子上看到了一些零食,裡面有餅乾,先燒了些水,等水開了,就可以泡給喻色吃了,他記得梅琴就是這樣泡給沁君吃的,小孩子都喜歡吃。

這個時候,他不想讓任何人來打擾他和喻色,或者,更有一個自私的想法,就是,他不想讓簡非凡知道喻色已經醒了,那般,他隨時都有可能沖過來搶走喻色。

只一個晚上,他只想與她在一起。

這一晚之後,也許就是十個月的分開。

十個月,三百天的日子,想想,便是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