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番外:染色合體(138)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13:25
A+ A- 關燈 聽書

簡非凡的尾音還未落,季唯衍手裡的酒杯“嘭”的一聲碎裂,這一次,他沒有之前一拳捶在那塊玻璃門上那麼幸運了。

季唯衍的手流血了。

碎裂的玻璃杯紮破了他的手。

可,他卻恍然不覺,彷彿沒有痛感似的。

“什麼你的孩子?你什麼意思?”腦海裏閃過那晚喻色和簡非凡同睡在一張床上的畫面,季唯衍頭大了,恨不能掐死簡非凡,可簡非凡到底是娶了喻色的,那樣一場盛大的婚禮不說,甚至還在全市進行了直播,讓他現如今坐在這裏都有了壓力,他和喻色的關係,什麼也不算了。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喻色懷了我的孩子,只要她生下來交給我來撫養,我就放她離開,届時,你們還可以在一起。”簡非凡一字一頓的說過,說這些,他是有考量過的,這兩天,除了在努力的喚醒喻色外,他一直在思考著他和喻色還有喻染三個人的關係和未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愛的是喻染,即便他强行的把喻色留在身邊也沒有用,早晚有一天喻色還是要離開自己的,還不如現在要個孩子,他多少甘心些,以後,喻色不在的時候他也能少些寂寞,她生的孩子,他一定喜歡。

“懷了多久了,你怎麼知道是你的?”季唯衍明顯的激動了,也許孩子是他的也說不定,畢竟,他和喻色一起什麼都做過了,雖然過程都是那小妮子主動,可他到底沒有把持住自己,說來說去,也是他的錯。

“喻色懷孕只有九天,你說呢?”

九天?

季唯衍閉了閉眼,回想起了那一晚他潜進醫院時看到的情形,頓時,那只受了傷的手又握住了另一個酒杯,緊緊的緊緊的,讓血意沿著酒杯滴淌下來,一滴一滴,滴落在桌子上,格外的紅豔惹眼。

“她為什麼昏迷不醒?”那晚是九天前的事情,而簡非凡又說喻色昏迷了七天七夜,算起來就是那天他和她掛斷電話後就開始昏迷了。

“跳樓,這件事不怪她,是我不好。”簡非凡把什麼都攬在自己的身上,雖然他根本不記得那天晚上他都做過了什麼,可現在再說那些已經沒有意義了,喻色懷了他的孩子就是懷了,他是男人,必須要勇於面對。

“嘭”,季唯衍一拳捶向簡非凡,這一拳,簡非凡沒躲沒避,直接命中了他的鼻子,鼻子是最容易流血的地方,頓時,包厢裏的兩個人便都見了紅,一個是手,一個是鼻子,當服務生推門進來准備上菜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的一幕,“啪”,她手上的盤子失手了,“對……對不起。”

“上酒就好了,至於菜,不必上了,酒越多越好。”季唯衍冷冷一笑,上了菜他也吃不下,他現在就想要喝酒,只有酒精才能麻痹他的靈魂,才能讓他的心裡好受些。

一瓶瓶的酒上來了,隨即,服務生就水一樣的退了下去,讓包厢裏很快就靜了下來。

兩個人手上的鼻子上的血也沒處理,就是一杯接一杯的喝酒,酒這東西有時候是極好的,酒入腹,季唯衍的話匣子也打開了,“簡非凡,你真是悲催呀,碰自己老婆她就跳樓,你說你這婚結的,結了等於沒結。”

季唯衍嘲諷的甩過去這話,心裡多少舒服了一些,想想喻色跳樓的那一刻,她是下了多少的决心呢?

“喻染,你別得意,她雖然心不在我這裡,可她到底是我妻子,與你沒有任何關係,若我不放手,你一輩子也休想與她在一起。”簡非凡也不会的回敬季唯衍,兩個人你來我往,誰也不肯認輸。

可其實,他們全輸了。

一個是得到了女人卻得不到女人的心,一個是得到了女人的心卻得不到女人。

良久,簡非凡放下了杯子,動了動懷裡一直不動的小女人,“說吧,你願意還是不願意,你若是願意,我現在就把她交給你,明天一早,我再接走她。”簡非凡痛苦的催促著,他喚不醒喻色,就只能把她交給喻染了,沒有什麼比喻色的命更重要的了,哪怕是被人笑話他把老婆交給旁的男人了,他也不在意。

“簡非凡,沒想到你還算是個男人,好,把她交給我吧。”季唯衍早就想搶人了,只是又要顧忌喻色的安危,想著她為了清白連樓都跳了,他又有什麼理由去在乎那曾經的一晚呢。

他還喝了那麼多天的酒,呵呵,他真傻。

他的喻色根本就沒有背叛過他。

甚至於,還去跳了樓。

這是有多傻呢。

清白哪比得上她的命重要。

傻瓜。

小傻瓜。

他真想狠狠的打她一頓屁股,讓她長長記Xing。

怎麼就是長不大呢,時時都讓他Cao著心。

簡非凡起身,手一抹鼻子,也抹掉了鼻子上的血,他不想再婆婆媽媽了,那太娘們了,伸手一遞,就要把喻色遞到季唯衍的手上。

不想,季唯衍居然搖了搖頭,“還是別在這了,現在你出去了,誰都知道你把喻色交給我了,說出去,好說不好聽。”簡非凡象個男人了,那他也就要象個男人的把一切都想周全。

為的,不止是簡非凡,更是喻色,喻色的名聲也更重要。

“呵呵,好,我們走。”人站起,端起桌上的酒瓶,簡非凡乾脆是對瓶吹了。

一大瓶的白酒,他當冷白開般的與季唯衍也拿起的一瓶一碰,便一仰頭“咕咚咕咚”全喝了。

喝完,瀟灑的一個翻轉,酒瓶裏滴酒不剩,季唯衍也一樣的豪爽,兩個一身酒氣的男人一起出了包厢。

無人擋,也無人追著他們結帳。

簡非凡是不管的,一切都有阿濤在替他處理。

季唯衍坐上了簡非凡的保時捷,第一次,他這樣低姿態的沒有與簡非凡抬杠,如今,沒有什麼比叫醒喻色來得更重要了。

小城的飯店,簡非凡包了整整一層樓,而且,不許任何人打擾。

樓的最左邊,簡非凡住下。

樓的最右邊,是季唯衍選的房間。

走廊裏,兩個男人對峙著,簡非凡是真的不想把喻色交給喻染,可,他更不想讓喻色就這樣的一直的昏迷著。

“別忘了你答應我的。”

“我是男人。”男人,答應的自然要做到,否則,那就不是男人了,不過,若是喻色不肯同意,又另當別論,當然,這個心思季唯衍是絕對不會告訴簡非凡的,喻色的孩子何去何從,要聽喻色的,他現在,就是要與喻色一起,再把她喚醒。

“好,我信你。”簡非凡說著,便將懷裡的女人往季唯衍手上一送,這一送,下了他多少的决心呢,“明早,我要帶走醒了的她。”

若是可以,他真不想與喻染是情敵,對喻染,他是欣賞的。

又或者,是他難得遇上的一個對手吧。

纖瘦的小女人,就在走廊裏從簡非凡的懷裡交到了季唯衍的懷裡,“真輕。”接過來的瞬間,季唯衍心疼了。

“一直是輸液維繫著她的生命,希望今晚,她可以醒過來。”簡非凡覺得自己自私了,可是,他真的沒有辦法放手喻色肚子裏的那對雙胞胎,那是他的孩子呢,他就要做父親了,再有九個多月,就可以了。

想著與喻色在一起的時間只剩下九個多月了,簡非凡黯然的轉身,而與此同時,季唯衍也抱著喻色轉了身,兩個男人,在走廊裏朝著相反的兩個方向走去。

或者說,他們是情敵,但是,想讓喻色醒過來的心,卻絕對是一致的。

簡非凡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進那間飯店的標間的,他每一步都是無比的沉重。

原來放手喻色竟是這麼的容易,卻也是這麼的難。

沒有回頭,這是他與喻染之間的約定,這一晚,他相信喻染一定會喚醒喻色。

進了標間,關門。

也把自己關在了封閉的小小一隅。

簡非凡進了浴室,打開了蓮蓬頭,冷水沖刷著身體,就想讓那冷水來麻痹自己的神經。

酒真的喝多了。

但還可以更多些。

一邊沖著冷水一邊拿過飯店裏處處都擺設的酒瓶,還是想喝酒。

他發覺他現在終於是很理解喻染了,喝酒果然能讓人的心裡好受些。

簡非凡不知道自己沖了多久的冷水,只知道標間裏飯店備用的酒被他喝光了。

再也沒得喝了,他倒床就睡。

緊閉的眼睛像是睡著了,卻,根本不可能睡著。

這一晚,註定是一個不眠夜。

註定了他即便是放手也放不下喻色。

走廊的盡頭,季唯衍停下,拿卡開門,取電。

懷裡的小女人一動不動,一直乖乖的靠在他的懷裡,她睡得真沉。

可她已經到了他的懷裡,她就感受不到他的氣息他的存在嗎?

季唯衍不相信呀。

反鎖上了門,季唯衍抱著喻色就坐到了房間裏的椅子上,把她放在他的大腿上,她的頭就枕著他的臂彎,她瘦了,瘦的讓人心疼。

季唯衍定定的看著她緊閉的眼睛,輕聲的道:“色,你醒吧,是我,是阿染來了,今晚,我們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