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他並不愛她嗎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2:47
A+ A- 關燈 聽書

江君越一面開車一面按開了一個暗格,格子裏果然有藥盒,他拿出來,再取了一瓶礦泉水遞向她,“來,吃了吧,不過其實也不急,二十四小時內都有效。”

那藥,居然真的是她想要的事後避孕藥,可她看著,心卻沉重了起來。

這藥,若是她自己想吃那是她自願的,是她不想讓自己的孩子將來痛苦,可是換成是他讓她吃了,她居然就覺得彆扭的很。

原來,他雖然向她求了婚,雖然說會娶她,卻,根本不許她懷上他的孩子。

那就說明,她之於他不過是發洩**的一個工具罷了。

原來,他並不愛她。

伸手接過礦泉水瓶子的手微微的有些抖,卻,還是穩穩的接過了,再從藥盒裏取了藥出來放在手心裏,看著那淡藥色的膠囊,她居然有一種感覺,若是這藥吃下了,她就會變成一個劊子手,一個親手殺死自己孩子的劊子手。

可,她有不吃的道理嗎?

沒有。

於他的决定,於她的决定,都是不想她懷上孩子。

淡綠色的膠囊拋入口中,一口水咽下了藥,唇邊卻全都是苦澀的味道。

他不要她的孩子。

幸好,她也沒想要。

否則,最最受傷的一定是她。

江君越淡清清的轉著方向盤,只眼角的餘光瞟了一眼微微有些黯然的坐在副駕上的藍景伊,“金卡我放你包裏了,若是結帳的錢不够,你就刷那張卡,可以透支二十萬。”

“你什麼時候放的?”藍景伊的心激欞一跳,怎麼覺得自己在他面前已經沒有任何秘密可言了呢,彷彿時時都是赤果果`著的一樣。

“呵,放都放了,你再問會不會遲了點?對了,我今天上午下午都有重要的會議,所以,就不陪你去接晴姨出院了,一會兒你們出來蔣翰會送你們去住的地方。”飛快的說過,車子已經徐徐的駛到了醫院大門口,停下,藍景伊推開車門,“出院再說。”這一晚,她早就有打算的,她和藍晴就住飯店就好了,然後,明天就可以帶著媽媽離開了,明天,他就再也不會管她和媽媽了,從此,他便與她無關了。

就是因著要離開,所以,這幾天她一直都沒去找住處。

“聽話,嗯?”他卻一伸手就捉住了她的手腕,扣著她不許她下車。

藍景伊深吸了一口氣,又是何苦呢,早晚都要離開的,即便是現在不分開,等將來他膩了她的身體也一樣會一手推開她的,他不愛她,他甚至不想要她懷上他的孩子,呵呵,少了他的愛的一場戀愛在這一刻一下子少了許多的浪漫和甜美。

卻,還是不想讓他多心,就,好聚好散吧。

“嗯。”輕應了一聲,隨即步下了車子,走向醫院大門的那一刹那,她真想回頭再看一眼那個男人,很想很想,於是,藍景伊頓住了,一個轉身身子就再度的鑽回了車裏,也不管醫院門前是不是很多人經過,紅唇飛快的在江君越的臉頰上飛啄了一下,隨即逃也似的沖進醫院,一路的小跑中都是自己怎麼也緩不下來的心跳聲。

一聲一聲,聲聲如擂。

他給她備了避孕藥,這樣也好。

也好。

辦理出院的手續很順利,醫生開了出院小結再領了藥交待了出院後的注意事項,藍景伊就拎著大包小包的和藍晴一起下了樓,往醫院大門口走去。

蔣翰在她辦理出院的過程中一直沒來,藍景伊也以為蔣翰不會來了,卻在走到大門口的時候看到了江君越的那個貼身男秘,“藍小姐,藍阿姨,上車吧。”蔣翰一邊說一邊走過來接過藍景伊手上的東西放進了後備箱,藍景伊也沒反對什麼,拉著媽***手就上了車,“媽,君越找的住處,我們先住著,你要是不喜歡,等我找到了新房子再換。”她想媽媽會同意的,雖然,她更想媽媽不同意,這樣,去飯店也就成了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卻不曾想,藍晴微微笑開,直接道:“我想住飯店,我喜歡住飯店的感覺。”

“媽……”藍景伊微微詫異,在她的認知裏藍晴是很喜歡江君越的,甚至於比喜歡她這個女兒還多些,可是現在,藍晴竟然反對江君越的安排。

“去飯店吧,我想去拉菲爾。”不止是要去飯店,甚至於,藍晴還自己選了想要去住的飯店。

藍景伊知道拉菲爾的,T市唯一的一家依山傍水的五星級飯店,據說也是超貴的,難得藍晴說要住進去,罷了,她也就只有同意的份了,“蔣翰,麻煩你了。”雖然,她心疼錢,錢之於她,若是沒被花在刀刃上,真的很肉疼。

她欠了江君越太多錢了,分開了,就欠的更多,不知道自己猴年馬月才能還上呢?

“好吧。”蔣翰也只好答應了,病者為大,藍晴的决定就代表所有人的决定。

飯店裏入住,所有的手續都辦好了,拖著行李進了房間,五星級的就是五星級的,與那種小酒店根本不能相提並論,一桌一椅都乾淨的光可鑒人。

藍晴洗了一個澡換了一身衣服就去了陽臺,靜靜的坐在陽臺的躺椅上若有所思著,藍景伊整理好了東西,這才拿起手機撥起了那個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號碼。

那邊,一下子就被接了起來。

“非離,晚上七點,騷動酒吧見。”

“好。”簡非離沉穩的應了一個字。

藍景伊聽著簡非離的聲音,還是那樣的好聽,時光,彷彿一下子倒回去了在學校裏的時光一樣,那時,她多想成為他的女人呀,可是他……

“非離,她,還好嗎?”她好久都沒有紀敏茹的消息了。

“傻瓜。”輕輕的一個歎息,簡非離便不再說話。

“呵呵,你都知道了是不是?”她忽而輕笑,眸底裏突然間就沁出了水意,天知道要做一個傻瓜有多不容易,天知道她當初只是想要假戲假做,卻意外的把假戲做了真的成了陸文濤的妻子,那些日子,回想起來就是屬於她的夢魘。

“我和她,一如從前……”輕聲細語後,是手機掛斷的盲音,卻讓拿著手機的藍景伊在這一瞬間成了一尊想動也動不成的雕像了。

簡非離他和紀敏茹還如從前……

天,那就是他和紀敏茹並沒有在一起?

那自己不是白嫁給了陸文濤嗎?

怎麼會這樣?

怎麼會這樣?

心跳得越發的快,這陣子,彷彿冥冥之中老天爺總在跟她作對一樣。

以為自己和他再也不可能了。

卻在她發覺自己愛上了江君越之後,那個從前深愛著的男人回來了。

“傻瓜。”回味著簡非離才說過的那兩個字,她的心徹底的亂了慌了。

於是,簡非離和江君越兩張面容便開始交替的在她的腦海裏在她的眼前晃來晃去,彷彿就真實存在一樣,讓她看看這個再看看那個,不過,這樣的境况很快就被她自嘲的笑意驅散了。

她和江君越馬上就要分開了。

那年那月,T大沒有人不知道她喜歡簡非離的,所以,只要是簡非離重新走進她的世界,江君越沒有不相信的理由。

只是對簡非離,她又要怎麼去面對?

想著想著,不知不覺間,藍景伊睡著了,等她醒來,已經是近黃昏了,皺了皺眉頭,什麼時候她大白天的也能睡覺了呢,睜開眼睛四處掃描了一番,藍晴居然還在陽臺上靜靜的躺靠著,還保持著若有所思狀。

“媽,我想去B市闖一闖,你願意跟我去嗎?”藍景伊悄悄蜇到藍晴的身後,親昵的環住了她的脖子,低聲的說道。

“伊伊,去法國吧,明天一早的飛機。”

“媽,你……你什麼時候辦的簽證?還有,我不許你一個人去。”藍景伊一下子又慌了,媽***病雖然好多了,可是時刻都要注意著,絕對的不能馬虎大意。

“誰說我一個人去了,咱娘兩個一起去。”

“我……我的簽證也辦妥了?”藍景伊暈暈的,彷彿在聽著天方夜譚裏的神話故事。

“嗯,明個一早就走,今晚,媽就放你假,把你想做的事都做了,然後,媽帶你去找他。”

“爸爸嗎?”藍景伊忽而就明白了,藍晴到底還是放不下爸爸。

“嗯,前幾日有人告訴我說在法國遇見他了,伊伊,我們去找他吧。”藍晴心馳神往的看向藍天,“媽想他了。”

“媽……”緊摟著藍晴,要有多少的愛,才能讓藍晴如此的去牽掛一個男人呢。

可是那男人,她卻從未謀過面,“媽,你有爸爸的照片嗎?”

她只是隨口的一問,藍晴卻怔然的留下了眼淚,“媽沒有……沒有……呵呵,他什麼也不給我留下,不給我……”

那是藍景伊讀不懂的世界,藍晴從不給她講她和爸爸的故事,她又怎麼能明白藍晴對爸爸的心呢,似乎是愛,又似乎,是恨……

或許,這樣也好,就去法國吧,離著那個人遠遠的,看不見,也就少了痛,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