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番外:染色合體(137)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12:55
A+ A- 關燈 聽書

霓虹閃爍,夜來了。

馬路上的人們走得飛快,都在急著趕回家去吃一頓團圓飯。

可是簡非凡卻是抱著喻色靜靜的坐在保時捷車內。

按照阿濤的說法,這個時候喻染早就該到了這家酒吧了,可是今個,馬路上連喻染的半個影子都沒有。

懷摟著喻色,她乖乖的如小猫般的靠在他的懷裡,有時候,他更不想她醒過來,她不醒的時候更乖也更聽他的擺佈,他要把她怎麼樣就怎麼樣,要帶她來這酒吧,抱起來就走,她也沒有半點反抗。

若是她醒過來,她一定不會這樣乖乖的聽他的話的,甚至有可能只要孩子不要他,連見他都不想見呢。

那時候才是自己最慘的時候。

然,即便她醒了之後不見自己,他也要想辦法把她弄醒。

“小色,我帶你來見喻染了,你若是再不醒,一會兒他來了,你就看不見他了。”

“喻染他最近天天喝酒,除了喝酒就是睡覺,我猜他呀,就快要酒精中毒了,若他真病了,那也是你害的,你不理他,他自然就想不開了,喻色,只要你答應替我生下孩子,答應把孩子交給我,到時候,我就會放你離開,讓你和喻染天天在一起,這樣,還不行嗎?”他真的已經讓步了,他想要的就是要她開心每一天,他沒有想要霸佔她的,一直以來都是只要是她願意的,他都支持,即使是不開心也支持。

就象喻染,他當時也是要幫他出來局子的,卻不曾想,被老頭子給鑽了空子。

“小色,我簡非凡說到做到,我只要你的孩子……”簡非凡目光幽幽的落在喻色的小臉上,他指尖輕輕落下,她是有睡了多久了,清瘦的讓人心疼。

這樣的喻色一點也不好看,可偏偏,他就是不想放手。

“老大,喻染買了東西送了回去現在人終於來了,你看,就快要到了。”對講機裏,忽而偉來阿濤的聲音。

簡非凡目光徐徐掠過車窗外,淡白色的路燈下,一道頎長的影子踽踽獨行在人行橫道上,他走得極慢,讓人覺得這天下彷彿最沒用的就是時間了似的,眼看著他一步一步走過來,簡非凡緊了緊懷裏的小女人,讓她得以更舒服的靠著他,這才推開了車門,下了車。

夜色溫柔,清風拂過臉頰一片溫暖,他靜靜站在那裡,懷裡的女人依舊如猫一樣的偎在他的懷裡,只是這一刻,她是蜷縮成一團的。

然,簡非凡卻沒有反應過來,他面容清冷的看著迎面走來的喻染,“喻染,你站住。”

季唯衍伫足,迷糊的抬頭,這才看到簡非凡,當他的目光繼續向下而落在簡非凡懷裡的喻色身上時,他眉頭狠皺,“好狗不擋道。”也是這一刻,他心跳莫名加快,幾天幾夜的折磨迅速湧上心頭,季唯衍恨得一把扒下喻色攬到自己的懷裡,可這是在大馬路上,他沒有這個資格。

“喻染,你才狗呢,還是醉狗。”簡非凡漫不經心的回敬過去,“聽說你天天喝酒,哈哈,這樣正好。”

“好什麼?”冷冽的眸光射向簡非凡,季唯衍只要一想到這男人碰了喻色,他就想殺人。

簡非凡嘲諷的一笑,“因為喻色是不會喜歡一個醉鬼的,這樣豈不是正好,她就是我的了。”

季唯衍的目光還是全都在喻色的身上,癡癡的,呆呆的,自從他從局子裏出來,算起來這是他第三次見到喻色了。

第一次是在咖啡廳,那一次他是背對著她的,他彈琴,她吃東西。

第二次是在醫院裏,他潜進了她的病房,看到她和簡非凡‘同床共枕’。

現在的這一次,是第三次,也是他離她最近的一次,可這樣的近,他卻連觸摸她一下的資格都沒有。

“色睡著了嗎?”壓低了聲音,季唯衍像是怕吵醒了喻色似的,小心翼翼的看著簡非凡懷裡的朝思暮想的小女人。

“進去說吧。”簡非凡卻不急著回答季唯衍,而是抱著喻色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你也要喝酒?”

“對。”他也想喝兩杯,去去心底裏的惱火,有他這樣悲催的丈夫嗎,居然帶自己的妻子來見她所喜歡的前任。

“好,我們走。”季唯衍帶頭往酒吧裏走去,一邊走一邊好奇的還是看喻色,他不能觸摸喻色,那聽聽她說說話也是好的,“簡非凡,你把喻色怎麼了?色怎麼不說話?”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簡非凡淡幽幽的瞟了一眼季唯衍,還不是就因為他,喻色心裡的坎過不去才跳得樓嗎,可這話,他終是說不出來,一手抱著喻色一手做了一個手勢,“進去說吧。”

季唯衍這個時候終於發現不對了,這酒吧門前很嘈雜,人來人往加上小攤販,那人可是不少,可喻色居然能在簡非凡的懷裡不受影響的睡著,還睡得那麼安靜,這不可能。

若不是簡非凡抱著喻色,他一拳就揮過去了,“簡非凡,喻色怎麼了,你給我說清楚。”紅了眼睛,他停下來,不走了。

簡非凡低頭看了一眼喻色,想起那天她不顧一切跳樓的模樣,他心一緊,還是開了口,“喻色昏迷不醒了。”

“昏迷不醒?多久了?你快說。”季唯衍一把抓住簡非凡的肩膀搖撼著,他要瘋了。

“七天七夜。”簡非凡實話實說,“所以,我抱她來見你,是希望你能把她喚醒,她該醒了。”

“嘭”,季唯衍轉身,速度極快的一拳捶在迎面的酒吧玻璃大門上,那麼厚的玻璃,卻被他强行的給震裂了,“喂,先生,這玻璃門很貴的,你要賠錢。”有警衛沖了過來,要找季唯衍理論。

簡非凡黑黝黝的眸子一掃,低低喝道:“都***給我退下去,有老子在呢,讓你們老闆去找我手下賠償。”

“簡……簡老大,是……是您呀,快……快請進。”簡非凡一出面,這小酒吧的警衛頓時不敢囂張了,要知道,只要簡非凡一個不高興,每個月交的保護費都不止要高出這玻璃門多少錢呢,到時候,他們是得不償失。

簡非凡這才眯起了眼睛,大搖大擺的抱著喻色進去了酒吧,酒吧裏,自然有人帶路,簡非凡直接點了一間VIP包厢,而季唯衍則是默默的緊跟在他的身後,一雙眼睛早就赤紅一片,看著簡非凡抱著喻色,他是有多別扭就有多彆扭。

恨,恨自己當初被算計進了局子。

恨自己沒有早些出來,若是他早些出來了,喻色也就不用嫁給簡非凡了。

“兩位先生,請點餐。”

“隨便上,把你們這最好的都給老子上來。”簡非凡不会的根本不看那個選單,他現在只想季唯衍把喻色叫醒。

服務生出去了,其實這酒吧拿手的是酒,至於菜呢,都是叫的外賣。

燈紅酒綠,來這裡的就是圖個樂呵。

這裡也是這座小城裏最亂的地方,魚龍混雜,最容易讓人學壞。

不過對於簡非凡來說,最壞也不過於一個小混混,他就是混混頭子,他不怕。

季唯衍這個年紀的人更是清楚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他來這裡,就只喝酒,其它的,什麼也不管。

今個,是他最清醒的時候,因為,酒還沒喝上呢。

不過,他已經拿起了酒瓶,目光落在喻色的身上,卻是給簡非凡倒了一杯酒,“說吧,找我有事兒?”

“你把她叫醒。”簡非凡也不拐彎抹角,直奔主題,只要喻色能醒,他真的不介意把喻色交給喻染,不過,他是有前提的。

“好,樂意之至。”季唯衍是求之不得,端起酒杯一仰而盡,也去去心底裏的那份惱火,他喻染何曾受過這樣的憋屈呢,“不過,說說你的條件吧。”然而,在興奮之餘,他卻是明白的,簡非凡這樣找上他,一定有條件。

“她醒了把她交給我,十個月後,我還她自由,怎麼樣?”

“真的?”季唯衍覺得天上掉餡餅了,難道他之前以為的簡非凡喜歡喻色是他看走了眼?是沒有的事兒?

“真的。”簡非凡很篤定。

“成交。”季唯衍半點猶豫都沒有了,這樣的好事落在他身上讓他立刻就象是被打了雞血似的,滿血復活了。

“我只還她自由,其它的,要留給我。”

“什麼留給你?屬於她的財產嗎?好說,別說是她的,我的也給你一半。”在喻色和錢財之間,他更想要的是喻色,沒了喻色,他要錢有什麼用,賺錢多簡單,可是再要一個喻色,根本不可能。

因為這世上就只有一個喻色。

“錢財是身外之物,我不要。”他們簡家也多的是錢,要那麼多錢幹什麼?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他才不屑要。

“那你要她留給你什麼?”季唯衍放下了酒杯,表情嚴肅的坐在簡非凡的對面,直覺告訴他,簡非凡想要的東西,一定不平常,而且,於喻色來說,也是最不容易割捨的。

面對著季唯衍的目光,簡非凡也端起酒杯一仰而盡了一杯酒,酒落肚,他心頭**了起來,薄唇微微抿開一抹弧度,微微笑道:“我只要她留下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