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番外:染色合體(135)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12:13
A+ A- 關燈 聽書

“都出去。”簡非凡沙啞著嗓子低吼,一張俊顏上寫著怒意,都是他不好,若不是他那晚沒有控制住自己的要了她,喻色也就不會想不開的**了。

“兒子……”

“我讓你們都出去,聽見沒有?”

聽著他的怒吼,雖然因為沒有力氣聲音並不是特別大,可卻震著這病房裏人人都惶恐了,全都拿眼睛瞄著簡鳳樓,只等他一聲令下,就全都出去了。

簡鳳樓卻是不急,沒有誰比他更熟悉這個兒子了,拍了拍醫生的肩膀,“你留下,跟他彙報一下喻色的病情,嗯,我們就都先出去了。”

“好的。”

病房裏安靜了下來,簡非凡抬眼睨了醫生一眼,正是他請回去照顧喻色的那一個,也是清楚他和喻色是怎麼掉下樓的那一個,“老爺子全都知道了?”

“沒。”

簡非凡這才松了一口氣,“謝了。”

“二少客氣了,少NaiNai有你這樣癡情對她真是福氣。”

“她怎麼樣了?為什麼一直不醒?”按道理來說,喻色掉下去的時候是落在他身上的,再加上三樓掉下去原本也不是特別的高,被砸的他都醒了,喻色不醒就有點奇怪了。

醫生想了想這才低聲的道:“這個,我也說不好,醫院裏各科室的醫生都來會診了,心理科的醫生說少NaiNai這個是心病,是她自己不想醒,所以,無論給她打多好的藥也沒用,再者,她也沒有二少爺底子好,二少爺比較健壯,她之前身子一直很虛弱。”

“那就沒有什麼好辦法讓她醒過來嗎?”

“我現時問到的除了藥物以外,最好是能時常與她說說話,她感受到了,慢慢的也就醒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只能這樣?”簡非凡歪頭看喻色,她睡的很安靜,就象是一個乖寶寶一樣,一動不動的躺在那裡,只昏睡了四天而已,可她好象又瘦了許多,皮包骨頭一樣,皺吧吧的。

“嗯,暫時的只有這個辦法才能喚醒她了。”

簡非凡輕輕的點了點頭,這才揮了揮手,“你也出去吧。”若只有這個辦法,那他就要從此刻開始,他要喚醒喻色。

“二少爺,你先吃點東西吧,這才好不容易醒過來,少NaiNai也需要你照顧呢,你不吃東西,哪來的力氣照顧她?”

醫生這一提醒,簡非凡才發覺自己是太急了。

“好吧,去端過來。”

“我讓看護進來喂你吃吧。”

“不用,老子自己能吃,端過來就好。”簡非凡一用力,虛弱的身子居然就硬生生的坐了起來,甚至還自己掰開了病床上的自動小飯桌,等粥來了,他便一口一口的吃著,一這吃一邊看著喻色,那時他侍候她的時候端個粥都能燙了手,現在,若讓他端粥他再也不會犯那樣的弱智錯誤了。

“這兩天喻色有進食嗎?”

“有喂過,不過,喂不進去。”看護搖了搖頭,這也是沒法子的事,喻色一直處於昏睡中。

“去弄些稀稀的米湯,我來喂她。”吃了兩碗粥,還有一塊米糕,簡非凡長了點力氣,就準備親自來照顧喻色了,喻色現在病的這樣嚴重,說到底都是因為他,若不是他沒有管住自己的駸犯了她,她也不會想不開。

出來混的總要還的,是他欠了她的,所以這一次受傷,他甘之如飴,至少讓他心裡好過些。

米湯來了,看護搶著要喂喻色,被他拒絕了。

舀了一小勺喂喻色,果然,米湯到了她唇邊就沿著唇角而流了下來,她根本不喝,半點反應都沒有。

“小色,少喝一點,喝兩口就好,我就放過你,聽見沒有?否則,我就一直一直的喂你,若是再不行,我就是用灌的也要給你灌進去。”他說得咬牙切齒,可是手落下去的動作卻是溫柔的。

說了一句又一句,喂了一口又一口,就在一旁的看護都以為他喂不進去的時候,忽而,喻色的唇微微動了一下,簡非凡手疾眼快,小勺子輕輕一送,一口米湯就送了進去,有了第一口,很快就喂了第二口,讓一旁的看護看傻了眼,“二少……二少你真厲害,我們怎麼喂也不成呢。”

簡非凡咧嘴笑了,“小色是捨不得我才醒過來就喂她呢。”他美了,喻色能喝米湯這就是進步,很大的進步,哪怕是只有兩口他也知足。

兩個病人在一個病房,還是一男一女,這畫面絕對很詭異,可是發生在簡非凡的身上就一切都是稀鬆平常了。

輸液好了。

藥也吃下去了。

夜來了,睡了四天四夜的簡非凡精神著呢,把醫生和看護全都攆了出去,病房裏就只剩下了他和喻色兩個人。

他一直在跟她說話。

低低的絮語,就象是一個男人在對著一個女人講述著他說也說不完的情話似的。

他也不管喻色是不是聽得見,反正,他就是一直一直的說著,這一個晚上他說的話甚至於超過了他平常一個月所說的話量。

大手輕握著喻色的小手,簡非凡看著喻色輕闔的眼眸,真想望進她的心的世界,看看她到底在想什麼,她就那麼的狠心嗎?

那天晚上,他對她‘做的所有的一切’都不是故意的,不是的。

一個說,一個睡。

病房裏都是他低低的話語。

“小色,我們結婚了,我還欠你一個蜜月旅行呢,你要是不去,我可是樂著呢,這可是給我省了好多錢。”

“小色,你喜歡的那架秋千上的菟絲子又長了,長得整個秋千架上都是,綠綠的一片,你坐上去蕩秋千一定好看極了。”

“小色,你的飾品店你可是好久都沒有去看過了,你也不管你自己的生意了嗎?那可是你最喜歡的小店呢。”

“對了,我說過要在你的小店旁邊開一家公司的,房子早就買過來了,你一定不知道你小店旁邊那個正在裝修的公司是我的吧,嘿嘿,你不知道就對了,過幾天,也就快開業了,到時,你開你的店,我開我的公司,我們各忙各的,只要偶爾一起吃個下午茶再聊個天就好了。”

“還有,那家霜淇淋店的生意不知為什麼不好了,最近再出兌霜淇淋店呢,你說咱們要不要買過來呢?到時候你每天就可以管够吃了,如何?”

“小色,我告訴你,你這樣一直睡一直睡的,你這根本是在浪費老子的銀子,老子的銀子可都是一拳一拳流血灑汗水打出來的,你這樣的浪費,老子可不幹,到時候等你醒過來,我要跟你一筆一筆的算清楚,連本帶利,你都要還我,不然,我不依。”

“還有,我已經通知廚房明早繼續給我準備米湯了,你要是不吃,我就讓人給你插食管,拿針筒給你注進去,小色,到時候難受的可是你自己,我可不難受喲,嘿嘿,看著你難受我就愜意,你個小女人,就知道折磨我,我恨死你了……”

簡非凡每說一句就在心裡鄙視自己一次,他現在就跟個娘們似的,就會碎碎念了。

可為了喚醒喻色,他豁出去了,就是看護要搶去做,他也不許,用他的話來說,她們不懂喻色,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與喻色說什麼。

這聊天,必須是要觸及到喻色的心靈深處的,否則,又怎麼會喚醒她呢。

很快,一天過去了,喻色已經昏睡了五天,唯一有起色的就是她能喝一點點米湯了,這也是簡非凡鍥而不捨的喂她的結果。

簡非凡的身體倒是一天比一天好,早就能下床自由行動了,照顧自己照顧喻色都沒問題。

簡鳳樓見他醒了,就沒怎麼過來了。

簡非凡終於有時間了,叫來了自己的人,“說吧,喻染最近情况怎麼樣?”

“二少,喻染每天都在喝酒,白天喝,晚上喝,喝醉了就睡,睡醒了再喝。”

簡非凡皺眉頭,“那豈不是成醉鬼了?”

“差不多了,他公司的事情也都是那個姓梅的女人在打理,聽說公司業績一落千丈,到底不如他親自出手好呢。”

簡非凡同意的點了點頭,“我的店如何了?”

“二少,再有個三五天就裝修好了,然後就開業,到時,你和少NaiNai能去嗎?”

簡非凡轉頭看喻色,她還在昏睡著,他當著她的面說起喻染,她都是連動一下都沒有,這讓他不由得有些微慌,只要她一天不醒,他就擔著一天的心,總是怕她成為植物人之類的。

“能去,到時少NaiNai要是不醒,我就是抬也要把她抬過去。”

喻色還在睡,根本不醒,不管簡非說什麼,都是對牛彈琴一般,他說他的,她睡她的。

又一天過去了。

喻染還是喝了睡,睡了喝,一切都沒有什麼變化。

七天了。

這天上午,喻色的檢查報告單一樣一樣的回來了。

醫生來查房了,拿過那些報告單就看了下去,忽而,她眼睛一亮,“二少,少NaiNai有……有……”

“有什麼?”簡非凡懵懵的,聽不懂。

“少NaiNai有了……”終於,醫生興奮的宣佈,等這一刻,她等得太久太久,只希望,喻色的孩子能保住。

因為,她也是身為人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