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番外:染色合體(134)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11:55
A+ A- 關燈 聽書

鹹鹹澀澀的淚濕了髮絲濕了衣襟。

即使是最後清醒的那一刻,喻色的心底都是對簡非凡的歉疚,只想他沒事就好。

小車抵達醫院的時候,簡非凡和喻色都已經徹底的昏迷不醒了,而簡非凡那只緊握喻色的手卻始終都沒有鬆開,就連要抬人下車時,也是醫生小心翼翼的分開兩隻手才把人抬到推床上的。

一前一後,簡非凡和喻色進行著各種各樣的檢查。

很快的,各種各樣的檢查報告單如雪片似的飛進兩間病房,卻,全都落在了同一個醫生手中。

這是老爺子的訓示,喻色懷孕的事情不想更多的人知道,所以,便把範圍縮小了。

醫生正看著收到的檢查報告單,忽而,身後的門開了,簡鳳樓大步走進來,“非凡他怎麼樣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女醫生回頭,“老爺子,二少爺他沒有什麼大礙,不過……”

“不過什麼?”簡鳳樓老臉一沉,讓病房裏的看護不由得一個激欞,嚇壞了。

“不過要休養幾天才能恢復才能醒過來。”

簡鳳樓這才松了一口氣,“這臭小子倒是命大,那麼高掉下來都沒事,這就好,再來,那個臭丫頭呢?”

“喻色的身體……”醫生說到這裡頓住了,喻色懷孕的事情,老爺子是不想讓那些個旁的人知道的,“你們先出去,我有話要對老爺子說。”

兩個看護恨不得多長兩條腿的一下子退出去,巴不得呢。

“到底怎麼樣?”相較於簡非凡,對喻色,老爺子倒是無所謂的態度。

“胎兒暫時保住了,可若她一直不醒,不好說。”

“保不住就不要了,反正也不是非凡的,不要也罷。”

“這……”醫生猶豫了一下,到底還是說了,“少爺昏迷前說了,她生他生,她亡他亡,若是那孩子有事,只怕喻色的小命也……”

簡鳳樓的老臉又沉了下來,“行了,能保就保吧,等她醒過來,多少天可以告訴她孩子有了?”

“七天,這幾天醫院會一直對她做檢查,所以,檢查出來她懷孕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胎兒懷上七天就可以檢查到了。”

“行,那就這樣辦了,到時就說她懷的孩子只有七天,就是非凡的,哼哼,我就不信她以後不乖乖的。”簡鳳樓目光柔和的落在自己的兒子的臉上,為了兒子,他真是什麼名聲都不要的啥都做了。

是的,壞人讓他做盡了……

喻色跳樓的事情被徹底封鎖了。

季唯衍什麼也不知道。

喝酒。

除了喝酒他什麼也不做。

梅琴也拿他沒辦法。

而且,現在是她打電話給喻色也打不通了。

喻色的手機關機,沒人知道喻色現在怎麼樣了。

季唯衍不去找喻色,別人可就沒那個本事了。

季唯衍是喝了睡,睡了喝。

醒醒睡睡,除了喝酒還是喝酒。

季唯衍頹廢了。

公司的效益維持著不增不减,可這已經盡了梅琴最大的能力,她能做的就只有這些了。

真想叫醒喻染,只要他親自來打理公司,不出幾日,公司的業績就會蒸蒸日上。

可她叫不醒他,也是這時候,她才知道,她要取代喻色佔據喻染的心根本不是簡單的事情,更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實現的。

三四天了,他還是天天喝酒,就連染色飾品店那邊的事情也是不管,而她又管不過來,就由著小店沒了主人般的自由經營著。

四天了,簡鳳樓天天守在醫院,年老了,他最不喜歡最討厭去的地方就是醫院,可為了簡非凡,他只好住在醫院裏了。

“還要多久能醒?”瞅著兒子,不管兒子對自己有多少誤會,他都放不下,這就是父子親情吧,怎麼也割捨不開的。

“老爺子,就快醒了,今晚不醒明早就醒了。”

“哦,那丫頭呢?”

“不……不知……”喻色與簡非凡的反應完全不一樣,簡非凡這邊恢復的很好,可是喻色那邊的身體卻是越來越弱,那胎兒能不能保住醫生也不敢確定了,只能是熬過一天算一天,完全是聽天由命,這就要看那孩子的造化了。

簡鳳樓不說話了,這幾天,他能做的事情就是安安靜靜的守在兒子的床前,然後看著他的眼睛,這麼多年了,從沒有這麼的期待過他的那雙眼睛睜開過。

“小色……小色……”

這輕喚他已經聽習慣了,聽一次皺一次眉頭,卻拿兒子沒辦法,他不止是不醒,昏睡中就只喚那個女人的名字,倒是對他這個老子,從來也沒有喚過一次。

果然兒子都是娶了媳婦忘了父母的。

“老爺子,吃飯了。”

簡鳳樓揮揮手,他不想吃,兒子越是不醒,他越是自責,難道是他那天晚上讓强子做的事做錯了?

可是不這樣的給兒子和喻色一次‘生米煮成熟飯’的機會,他後面的計畫根本就沒辦法續下去。

還有誰比他更難嗎?

“老爺子,少吃一點吧,是你愛吃的金餅卷土豆絲,還加了一點肉沫,好吃呢。”

簡鳳樓歪頭看了一眼託盤上的食物,若是從前,他多少都會吃上一口的,可是今晚,他真沒胃口,簡非凡不醒,他就一直焦慮,“端下去吧,不吃。”

“老爺子,少爺動了,你快看,少爺真的動了。”原本給他端食物的看護正要轉身離開,突的就發現簡非凡動了,驚喜的低喊著,興奮了,簡非凡一天不醒,她們就一天受老爺子的折磨,所以這病房裏的每個人都希望簡非凡立刻馬上醒過來,這樣他們也就解脫了。

簡鳳樓轉首,病床上,簡非凡果然動了,他身體的輕動帶動著白色的被單也終於動了起來,四天了,這是他第一次動。

“小色……小色……”簡非凡徐徐的睜開了眼睛,可出口的第一句,叫著的還是喻色。

“喻色呢?”他醒了,感受了一下身體,疼著痛著的是那樣的真實,這就說明他是活著的,再看周遭,全都不見喻色,只有老頭子一張臉冷冷的看著她,“喻色呢?”簡非凡一下子慌了,是不是老頭子知道他跳樓是為了救喻色,所以惱了,所以對喻色做了什麼?

“你老子還沒有她重要嗎?”簡鳳樓是真惱了,惱了兒子醒了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裡。

“你把她怎麼了?到底怎麼了?”四天四夜,僅靠著輸液維持著生命,然,這一刻,當簡非凡的手抓住簡鳳樓的手臂時,那力道卻大的驚人,一切只緣於他太擔心簡鳳樓對喻色做什麼了。

簡鳳樓低低歎息了一聲,“唉,真象你媽,傻。”

“你說什麼?”簡鳳樓的聲音太低,以至於簡非凡根本聽不見。

“她在隔壁,沒醒呢,不過,生命體征都很正常。”再不說,只怕兒子急得要吐血了,這樣的簡非凡,太象他母親了,要麼不愛,要愛,就愛得傻傻的,哪怕去死也在所不惜。

“送我去隔壁。”簡非凡試著動一下,可隨即“嘶”的一聲又倒回了床上,太痛了,要去看喻色,他只能讓看護推著過去了。

“不用了,你躺著吧。”

“爸,你讓我去看看她,好嗎?”簡非凡急了,還是認為老爺子是知道真相不待見喻色了,這一急,他脫口而出就叫了一聲“爸”。

“你叫我什麼?”簡鳳樓老臉上揚起笑意,等這聲“爸”他等了十幾年了,這孩子十幾年都沒叫過他“爸”了。

簡非凡也是這時才發現自己一下子叫走了嘴,他是男人,男人的自尊心讓他根本不屑解釋,“沒叫什麼,我想去看看喻色,你不能阻礙我過去。”

“你再叫一聲,我就不封锁了。”老爺子聲音都顫了,一聲“爸”或者在普通父子那裡根本不算什麼,可是在他和簡非凡這裡,這一個稱呼就是一字千金了。

“好了,爸,你讓人送我去見喻色吧。”簡非凡皺了皺鼻子,為了喻色他只能放低姿態了。

“呵呵,不必了。”老爺子笑了,果然喻色是簡非凡的軟肋,只要手裡拿捏著喻色,也就算拿住了兒子的七寸,這臭小子就會由他擺佈了。

“你騙我?”簡非凡眼睛一眯,身子便往床下滾去,沒人送他過去,他就算是就滾的也要去看喻色。

“唉,真是服了你了。”簡鳳樓落下了手,死死的摁住兒子,這才轉身道:“去把喻色的推床推過來,兩個人就在同一間病房吧,也給我省著點病房費的錢,哼哼。”

簡非凡僵硬的身體緩緩放鬆,他吃驚的看著他老子,若不是親耳聽見,他怎麼都不會相信老爺子居然拿省房費這樣蹩脚的理由把喻色叫了過來。

老爺子這是在向他服軟了嗎?

算了,只要能與喻色在同一間病房,怎麼樣他都不計較了。

目光如炬一般的射向房門口,很快的,兩個看護推著一個推床進了來,那推床上,喻色安安靜靜的睡著,手背上紮著輸液針頭,掛杆上掛著半瓶透明的輸液。

推床停在他的床邊,讓他得就近的看到她。

他醒了,她卻依然沒醒,昏迷著……

PS:親親每週星期六和唐家小太爺,還有書友7034073,謝謝91猫熊的打賞,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