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番外:染色合體(133)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11:29
A+ A- 關燈 聽書

“少爺……”

“少NaiNai……”

房間裏剛剛才手忙腳亂的搬出床墊的人這才剛剛搬出大廳,可,還沒來得及放到樓下,便看到了樓頂上一前一後落下來的兩個人。

完全的自由落體運動。

喻色在先。

簡非凡在後。

然,後落下的簡非凡就在下墜的過程中猛的往上一提,那一提便阻礙了喻色下墜的速度,轉眼間,簡非凡便落在了她的前面。

“少爺……”還在大門口的人吃驚的看著眼前的一幕,想要移前但已經來不及了,“嘭嘭……”接連的兩聲悶聲,第一聲重些,第二聲略輕些。

“少爺……”這別墅裏的人都是簡非凡的人,再加上他們親眼看見是喻色先跳下來而少爺是為了她才跳下來的,所以,每一個人最先擔心的都是簡非凡而不是喻色,畢竟,少爺是為了少NaiNai。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比起少NaiNai,少爺才讓人心疼。

“撲”,簡非凡噴出一口老血,三層樓高的別墅,這會他很慶倖沒蓋成五樓六樓,不然,他只會更慘,大手輕落在身上女人的腰際,“小色……小色……”他努力讓自己清醒,只想知道喻色的情况,這麼高摔下來,他是男人,皮糙肉厚不怕,可喻色是女人,她嬌弱著呢。

“非凡,你……你……傻……”喻色斷斷續續的吃力的說出這幾個字來,便覺眼前一晃,好象很多人過來了,嘈雜的聲音頓起,她迷迷糊糊的閉上眼睛,她覺得自己要死了,那麼高的地方落下來,若不是簡非凡硬是抓著她落在他的身上,只怕她一落地就死了。

可是簡非凡他……

“少爺,你沒事吧。”老管家彎下身來,老淚流出來了,“快來人呀,叫醫生叫護士,快,快呀。”

簡非凡咬了咬牙,手依然還在喻色的腰際,剛剛她擔心他的話語他都聽見了,“小色,會沒事的,會沒事的,我們去醫院,你要好好的,答應我,答應我……”

喻色聽見了,卻,根本回答不了他,她全身無力,整具身體彷彿被抽空了一般,只剩下了一個軀殼。

這樣的時候,簡非凡傷的一定比她重,可是他落下來後第一個擔心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她。

一瞬間,說不出話的喻色流淚了,說到底,是她連累了簡非凡,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就為了救他,他也會跳下來,他往上一提的那一下力道她感受的很清楚,所以此刻,她還能够聽見這個世界裏的聲音,全因為他的那一提。

淚,越流越多,跳樓的時候她只想死,除了死什麼也沒想,在那之前,她猶豫了很久,她一直覺得死是懦夫的行為,可是只要一想到從此不能與阿染在一起,就覺得死才是最美的選擇。

可是,當剛剛真的觸手可及到死亡的時候,她才覺得自己是那麼的傻,活著,才有希望,是不是?

但是墜落的那一瞬間,她想後悔也來不及了。

簡非凡,他居然就為了救她而跳了下來。

“二少,你別說話,快,快去把車開過來,快點。”醫生也趕來了,看到了落在草坪上的兩個人嚇傻了。

“要不要叫救護車?”

“不必,等救護車來了什麼都晚了,快點救人,開車,把人抬上去,輕點,一定要輕點。”醫生的手落在了簡非凡的手上,試圖要拉開他落在喻色腰上的手,然,那只手彷彿鉗子一樣的固定在了喻色的身上,根本扳不開。

“二少爺,你先鬆開喻色,我們才好抬你上車。”

“不……不要,我跟她一起上車,救……救她……”吃力的說了一半,簡非凡就急喘起來,順了順氣,才又道:“今天的事誰也不許說出去,是……是我拉下了她,是我拉的她,你們誰出去亂說,等老子好了就要誰的命。”

“少爺,你別說了,我們知道,都知道。”一旁,有人流了淚,他們都知道二少爺是為了少NaiNai才跳下去的,可是二少爺為了護著少NaiNai把什麼都攬在了他的身上。

“不……不許報復她,不許,我告訴你們,她生我生,她死我死……”“撲”,又一口血吐出來,剛剛下墜的速度太快,再加上落下後喻色又重重的摔在他的身上,倒是簡非凡傷得重,喻色傷的輕些。

“少爺,你別說話,這就去醫院,你和少NaiNai都不會有事的。”車來了,傭人們在醫生的安排下就要抬人,可簡非凡就是護著喻色不撒手。

“少爺,我們先抬喻色上車,你放心,沒有人會對她做什麼的。”簡非凡不要命的護著喻色的行為讓醫生感動了,他這樣的作法讓她怎麼捨得放弃喻色呢,再者,喻色肚子裏還有小生命,那是只有她與小護士才知道的,就為了那孩子,她也不能任由喻色輕生,那可是兩條人命呀。

醫生的話語,讓簡非凡這才鬆開了手,可嘴裡還在小聲的嘟囔著,“她生我生,她亡我亡。”

喻色眼角的淚越流越多,沿著臉頰流到耳側,那濕濕的鹹澀的液體灼著她的心一片刺痛,簡非凡這是何苦?

他護她的心與舉措她全都感受到了。

明明之前還怨著他的,可是這一刻,對他的怨與恨刹那間就去了十之七八。

耳朵裏全都是他那句‘她生我生,她亡我亡’。

他這是因為對她的愧疚嗎?

可昨晚,她也沒有反抗他對不對?

她一定是把他當成了阿染,所以,才沒有反抗的。

那他,是不是也把她當成是他心愛的那個女人了?

這樣想來,她不是故意的,他也不是故意的了。

可,這又是誰的錯呢?

喻色被抬了起來,傭人們輕手輕腳,很怕碰疼了她,道奇車後面的椅子放倒了,先是喻色,很快又抬上了簡非凡,兩個人被並排放在一起,車身窄,所以兩人挨得很近很近。

喻色說不出話來也睜不開眼睛,可是感覺卻格外的敏感,身邊簡非凡的氣息濃濃的,那是與阿染絕對不對的味道。

醫生擠上了車,一旁親自做急救措施,小護士在前,司機開車,一車人便趕往醫院去了。

“醫生,你一定要救她……”拼著最後一口力氣,簡非凡咬牙說到。

“放心,她沒事的。”

醫生這一句出口,簡非凡再也堅持不住,大手輕握住身旁的一隻小手,小手很冷很冷,他真想把她的手捂熱了,“色,答應我,一定要好……好……的……”

“的”字的尾音輕落,簡非凡就再也沒有聲音了,他安靜的躺在那裡,像是睡著了一樣,可是那只緊握著喻色的手,卻一直都是緊緊的,緊緊的……

醫生做了緊急搶救後見兩個人暫時的沒有生命危險了,這才打給了簡鳳樓,“老爺子,出事了。”

“小雜種怎麼了?”簡鳳樓口不擇言,對簡非凡他真是軟也不行硬也不行,這兒子從小就是不服天朝管,完全的不按牌理出牌,所以這個時候他猜不出兒子又做了什麼。

“少NaiNai跳樓了,少爺他為了……少爺他也跟著跳了,所以……”醫生差點說出簡非凡是為了救喻色才跳的樓,可隨即想到簡非凡就在身邊,雖然他昏過去了,可醫生就是覺得他在聽著自己說話,若是被他聽到自己說他是為了救喻色才跳下去的,等他醒了一定不會饒過自己,再者,也的確會害了喻色的,所以,她急忙的收了口,不然,簡鳳樓這裡也不會饒過喻色。

不管簡鳳樓對這個兒媳婦怎麼中意,可他眼裡最愛的還是他自己個的兒子,老子都護兒子,這是必須的。

“這個臭小子,怎麼這麼傻呢,快說,非凡怎麼樣了?”果然,老爺子先問的是兒子。

“老爺子,二少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不過,有沒有傷到內臟,一切都要等到檢查結果出來才能有結論。”

“那個女人呢?”老爺子火了,叫喻色也不叫名字了,直接叫那個女人,兒子一定是為了她,果然是有了媳婦不要老子了,為了女人他連小命也不要了。

“與少爺一樣,都要等到檢查過了才知道具體情況。”

“趕緊送醫院檢查,我要立刻馬上知道結果,快,快呀。”簡鳳樓的一顆心彷彿要從胸腔裏跳出來一樣,他一生只有兩個孩子,一個簡非離,一個簡非凡,非離愛上了不愛他的女人不肯娶旁的女人已經讓他很頭疼了,不想這二兒子也如同大兒子一樣重蹈覆轍,不然,他也不會耍了小手段讓兒子娶了喻色,若是不耍手段,只怕,簡非凡也會象簡非離一樣不肯娶妻的。

都說三十而立,簡非離已經過了三十,居然現在都沒有家室,現在簡非凡又這樣,這讓他如何不Cao心呢。

“好的,老爺子,就快到了,有事情我給你電話。”說完,醫生掛斷了。

再低頭看了看喻色和簡非凡,簡單的為簡非凡擦了擦身上的血意,再聽了聽兩個人的心肺,心跳雖然都有,可是已經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少NaiNai……”她低聲叫,“少NaiNai,你能聽見嗎?”

喻色什麼也聽不見了,初初掉下樓時她還仗著一口氣撐著,可是漸漸的,她再也撐不下去,徹底的昏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