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番外:染色合體(132)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11:17
A+ A- 關燈 聽書

“酒,給我酒,我還要酒,走開,給我拿白的……”喻色無聲,就在她靜靜的聽著那邊的動靜時,喻染的聲音突的傳過來,那熟悉的卻帶著酒氣的聲音讓她心頭一震,喉嚨口彷彿被塞了棉花般的堵得厲害,眼淚也不由自主的流下來。

她真沒用。

只是聽見他的聲音,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

“走開,我讓你走開。”酒杯狠狠落在桌子上的哐啷聲,喻染在對梅琴發火呢,“你拿著手機幹什麼?”忽而,喻染的聲音貼近了話筒,沒等喻色反應過來,他居然就對著她這邊說話了,“呵呵,你是誰?是你嗎?是你嗎?”

看不見他的人,可她卻彷彿嗅到了他身上的氣息似的,吸了吸鼻子,她忍住了不哭,心疼的低聲道:“不喝酒,好不好?”

他不再叫她‘色’,她也不再叫他‘阿染’,彷彿兩個人都不知道對方是誰一樣,卻又,偏偏都知道。

三天了,這是他們第一次對話,卻,只能透過梅琴的手機。

那天他與簡非凡說好了要她打給他的,然,她終究是沒有勇氣打過去,即便是今天,也以為是梅琴的才接了過來,不想梅琴的手機居然被阿染給搶了過去。

季唯衍一手拿著手機,一手輕搖著手中的酒杯,看著杯中那泛起輕輕漣漪的透明酒液,他眼神迷離了起來,彷彿那漣漪中輕托的人就是喻色一樣,他呆呆的看著,久久也不曾移開視線。

時光彷彿靜止了一般,即使是酒吧的嘈雜聲也入不了兩個人的耳中了,但是,兩個人那低低淺淺的呼吸聲卻不管他兩個怎麼樣的想要忽略,也忽略不來。

許久許久,喻色覺得自己要窒息了,就在她覺得自己就要不能呼吸了的時候,季唯衍開口了,“色,你現在回家,我們私奔吧。”

說這句話的時候,季唯衍唇角帶著笑,或者他並不是十分的清醒,可是這一個提議,從昨晚到現在就一直的縈繞在他的腦海中,怎麼也不肯散去,經過了一夜一天的痛苦折磨,季唯衍終於想開了,只要能跟她一起,他不計較她是不是跟簡非凡之間發生過什麼,他相信那不是她的本意,再者,他和簡非凡大婚了,他們本來就是夫妻,而他,現在就是法律意義上的那個第三者。

呵呵,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喻染居然成了一個地道地道的第三者了,真悲催。

可不管怎麼悲催,他都不想放過喻色,即便是從此帶著她亡命天涯,他也樂意。

喻色的腦子卻開始轟隆隆作響了。

她早就想過要跟阿染私奔的,不過前提是要先試試能不能偷來藏在簡鳳樓那裡的結婚證,若偷不來,與簡非凡也離不成婚,她才會與阿染私奔的。

她可以不在乎名份什麼的,可是,她不能不在乎阿染一輩子的前途。

他是個商業奇才,若他們私奔,他們從此就要隱姓埋名的只能做些見不得光的事情,那麼,就是毀了阿染。

不可以。

不可以。

喻色很快就否决了他這個想法,“不。”這一個字,出口容易,可是出口的那一瞬間心有多苦澀,只有她自己心裡明白。

這樣的否决,也就是拒絕了她與他一起的一個機會。

“那你要我怎麼辦?”他都可以不去計較他和簡非凡在一起的事實了,可他真的不能忍受以後每一天都生活在那種煎熬中。

他的喻色只能是屬於他的。

喻色烦乱了。

可很快的,她的腦海裏就閃過了清晨醒來時醫院病床上的那一幕,她配不上阿染了,“阿染,祝你幸福。”說完,她倏的掛斷,再也不敢與他說話了,再說下去,她會崩潰的。

她想死,真的想死。

夜,又靜了下來。

喻色呆呆的躺在床上,這一整天幾乎就沒有吃過什麼東西,好在有輸液,輸液裏有營養液,可那些畢竟只是外輸入的,她若是想要好起來,必須要保證優質的睡眠,還有就是食物的補充。

夜深了。

客房裏的壁燈散落著淡弱的光線。

別墅的大門開了,簡非凡悄無聲息的進了來,然後,徑直的到了書房,他輕輕落座,再抬頭看著面前的傭人,還有醫生和護士。

“誰先來?”

沒人吭聲,所有人都低垂著頭,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就不用面對他了。

簡非凡修長的指一指醫生,“你先來。”

醫生深吸了一口氣,這才戰戰兢兢的道:“病人情緒很不穩定,各項體征雖然正常,可是極度虛弱,這樣她的病情會有反復,我很難……”

“放你娘的狗屁,我才不管她情緒穩定不穩定,只要她病情有反復,我就拿你的腦袋來賠。”簡非凡一拳砸在桌子上,無賴的吼道,在他這裡,他就是王法。

“是是是。”女醫生的腿顫了又顫,被嚇得臉色煞白,這差使,若是她不來多好,可現在,已經推不掉了,從老爺子選中她的那一刻開始,就註定了這是一場難打的仗,是的,她每天都像是在打仗,打一場看不見烽烟的戰爭。

而對手,也是看不見的人心。

是簡非凡,也是喻色。

更是簡鳳樓。

“你,出來,彙報一下。”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問了醫生後就是護士,小護士一個抖擻,咬了咬牙才低低的道:“少***輸液有輸藥也有吃,我這邊一切都好。”她只負責這些,至於輸液輸了有沒有用,藥吃了有沒有效果,就不歸她管了。

簡非凡的臉色終於好了一些,小護士的話至少證明喻色有乖乖的打針乖乖的吃藥。

接下來就是傭人的了,當聽到喻色一整天吃的飯量不足一小碗的時候,簡非凡的臉色又鐵青了,“去請廚師,把本市最好的廚師都給我請過來。”他就不信有美食在前,喻色會不動心的去吃。

一場審問下來,比他跟人打一架還累,放下一直翹在書桌上的二郎腿,簡非凡正準備再訓示幾句就去看喻色,忽而,書房的門被猛的推開了,“二少……二少……少……”

“別急,喘口氣再說。”看著跑得氣喘吁吁的年老的女傭,簡非凡並沒有催她,催了,只會讓人更急。

“二少,少NaiNai在……在樓頂上……”終於,女傭的粗喘弱了些分,然,當她再開口,書房中所有的人都嚇得臉色劇變,樓頂意味著什麼,每個人都懂。

少NaiNai這是要跳樓嗎?

可,每個人的心裡想法雖然是這樣,卻沒有一個人敢說出來。

簡非凡蹭的站了起來,箭一般的朝著門前射去,所經的人全都自動自覺的讓出位置,一條人命啊,還是少***命,他們可不敢阻礙了二少爺的路,若是少NaiNai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他們也得跟著倒楣。

“快去把你們房間的床墊都拿去給我放在樓下,或者氣墊,反正,全都給我放過去,快,快去……”簡非凡一邊飛跑,一邊吼著那些還不知道要怎麼做的人,喻色不能有事。

然,等他飛跑到樓頂的時候,他才發現讓人現在準備根本來不及了。

暗黑的夜裡,遠處近處的路燈照著樓頂天臺邊沿上的那個女孩越發的纖瘦,她靜靜的站在那裡,只需輕輕一縱,一條生命就要從此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若換成是別人,他簡非凡連看都不會看一眼,愛誰誰,他不在乎。

可這個人是喻色,那就全然的變了。

“小色,你別傻,若說是錯,也是我錯了,與你無關,若你非要一個說法,我來跳,小色,你轉過身來,乖乖的,好不好?”他急急的,倒豆子一樣的說過,一雙眼睛瞬間就染上了血絲,從早上到現在,這還沒過二十四小時呢,他也快被煎熬的像是死過了幾回似的。

若可以,他寧願喻色再如他們初初相見時一般再砸碎個瓶子再狠狠的在他身上戮幾下,那般,即便是疼了,他的心也能舒服些。

喻色沒有回頭,她還是靜靜的站在原位,目光掠過霓虹閃爍的夜,夜色真美,那種夢幻的感覺又浮上了心頭,或者,這一刻她是怨著簡非凡的,是他毀了她心底裏最美好的念想,可,把所有都推給簡非凡也是不合理的,是殘忍的。

“非凡,以後,你不要與他為敵,你們,做朋友,好不好?你答應我,好嗎?”喻色輕聲的低語著,話語中似乎還帶著些微的笑意,可這樣的話,分明就是在交待遺言的感覺。

簡非凡眸中充血,卻是淩厲的射向天臺邊沿的女子,不可以的,喻色不可以死,若要死,也是由他這個男人來做一切,昨晚的事,是他不好,是他沒有把持住自己。

“好,我答應你,我什麼都答應你。”簡非凡快速的應著,與此同時,他如豹子一樣的朝著喻色飛奔過去。

夜依舊深,風依舊柔,他伸手去扯那個纖瘦的女子衣袖時,她已縱身躍下,輕如露,妖如夜,美如花,“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