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番外:染色合體(131)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11:07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如黑葡萄般的大眼睛瞬間染上了霧氣,下一個動作,她猛的扯過床單蓋在自己果露的身體上,再看自己的被丟在床尾的病服,大腦一片空白,“簡非凡,你……你……你……”連說了三個‘你’字,就再也說不下去,眼淚,撲簌簌的如珠子般的流下來,她想死。

她背叛了阿染。

簡非凡迅速掃過自己,也是驚了,他先是迅速回想了一下昨晚,昨晚喻色玩了遊戲後就洗洗睡了,然後,他是要給喻色下載遊戲的,然後……

然後他也睡了的。

可現在,兩個人身上都不對勁了。

略略的感受了一下身體,他沒什麼不良的感受,“喻色,你感受一下,我對你做了什麼嗎?”他什麼也想不起來,真的想不起來了。

被他這一說,喻色也想不起來昨晚都做了什麼,她好象是一直在做夢,夢見阿染來了,甚至於還夢見了自己和阿染睡在一起,難道那不是夢,而是她把簡非凡當成了阿染而……

喻色不敢想了,她試著動了動,身體還真是一片酸軟,不過,她這兩天一直都是這樣的,她也不知道這是怎麼了。

“喻色,怎麼樣?”看到喻色如死灰般的面容,簡非凡也慌了,他怕真的是自己傷了她,怕她會哭會鬧會想不開,然後,離他而去。

喻色的眼淚越流越多,她身子酸軟,一切都像是發生了。

可,又偏偏只有昨夜夢裏的那些像是記憶又像是片斷的畫面,不知是真是假。

“喻色,你快說話。”簡非凡搖撼著喻色的肩膀,被她慘白的面容嚇到了。

“我……我不知道。”手一拉被子,喻色蓋住了頭臉,人躺到了病床上,她誰也不想見了,“你出……出去,快出去,我不想見你,我誰也不想見。”

一直僵住不動的簡非凡這才如夢初醒,他何曾遇到過這種情況,以前醒來,睡在身邊的女人根本是攆都攆不走,就如蛇一樣的再爬到他的身上,很快喚醒他身上的所有的感覺,熱情的讓他甩也甩不掉。

然,他身邊現在的女人卻變成了一枚定時Zha彈般,隨時都有可能將他炸得體無完膚,可,他卻偏偏對她下不了手,也狠不起來。

這世上,果然是一物降一物。

她七歲那年是她欠了他的,而現在,就是他欠了她的。

聽著她嗚咽的哭聲,他狼狽的跳下床,開始迅速的穿著衣物,可越急越是穿不上,想他簡非凡何曾被女人這樣嫌弃過呢,他無言了。

匆匆穿好了衣服,看著被子下因為哭泣而身體一直在聳動的喻色,簡非凡心疼了,不管怎麼樣,他是男人,還是被她救過的男人。

“小色,對不起。”他知道做過了之後再說這些根本無濟於事,根本不能改變任何,可,他必須要說,因為他是男人,他要對自己對喻色負責。

“滾,你給我滾。”喻色哭得稀裡嘩啦,她是真的想到了死。

“好,好,我滾,我現在就滾,可是,你要答應我不許想不開,乖乖的,就當什麼也沒有發生好不好?”簡非凡試著勸喻色,一張俊顏上都是懊惱,昨晚的事兒,他真的什麼也記不起來了,可是喻色的反應就證明他是真的對她做了什麼。

“滾……滾呀……,我不要見到你,再也不要見到你了。”喻色抽噎著,語不成句,斷斷續續的哭著,她的天塌了,她現在是終於感受到了天塌下來的感覺,比阿染進局子裏還要讓她無助恐慌。

這一個清晨發生的一切,毀了她所有的最美好的想往,她和阿染完了。

她髒了,她再也不能和阿染在一起了。

這樣的喻色讓簡非凡格外的心疼,“喻色,我們出院,這就出院,我讓人送你回別墅,就你一個人住裡面,我不回去,不打擾你好不好?”擔心的看著喻色,簡非凡到底還是冷靜了下來,事情已經發生了,他只能盡自己所能的補救,以喻色現在的反應來看,她一定會情緒激動很久,若是被外人知道了,他們兩個人誰也不好過,喻色不好過,他也不好過。

回去別墅,免得被醫院裏眾多的人猜疑。

“好,我不要再呆在這裡了。”喻色躺在床上,卻覺得那張床都是她的夢魘,就是這床,讓她和簡非凡之間‘發生了一切’。

這床,再多呆一分鐘對她來說都是煎熬,她不要。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只要能離開這床,現在讓她去哪裡都行。

“我去叫車,馬上送你回去。”簡非凡落寞的轉身,出去,他知道喻色現在不想看到他,那便,走離的遠一些,在喻色看不到他的地方他悄悄的看著她就好。

很快,車來了,兩個小護士將喻色送上了車,至於看護,請了假,今天沒來。

喻色哭得兩眼紅紅腫腫,呆呆的坐在車廂裏,呆呆的看著車窗外,她像是什麼都看見了,又像是什麼都沒有看見。

這個早上,不知是不是因為簡非凡發了火的原因,還是其它的什麼,醫生准許她出院了,還答應這兩天停了院裡的工作,全程到別墅裏守著她。

於是,簡非凡放心了,就把喻色交給了醫生和護士。

別墅是他的,他卻沒有回去。

遠遠的看著喻色進去了,他的眸光一片黯然。

喻色進了別墅。

別墅裏乾乾淨淨,她喜歡的秋千在風中輕輕搖盪。

進了大廳,上了樓,傭人徑直的把喻色領到了簡非凡的房間,門一推開,喻色一愣。

紅。

紅色的海洋。

到處都是紅色。

她這才想起來這是簡鳳樓讓人佈置的她和簡非凡的婚房。

一天的時間很趕,不過能佈置成這樣已經很不錯了。

喻色呆站在門口,想著這就是自己第一次大婚的經歷,從决定結婚和領證到開始準備,從頭到尾只用了一天時間,然後,婚禮後她就住進了醫院。

這是結婚第三天。

通常在民間,這一天的新娘子要回門,帶著大包小包的禮物回娘家串門,晚上就回來。

然,她沒有娘家。

或者,她的娘家人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喻染。

可,她能回去嗎?

想到昨晚發生的一切,她不敢見他了。

不得不說,簡鳳樓對於她和簡非凡的這場婚禮是真的用了心的,就連婚紗照都給PS上了。

看起來很漂亮。

喻色皺眉,轉身,“帶我去客房。”

傭人立刻誠惶誠恐的把她引到了隔壁的一間房前,“少NaiNai,這間可以嗎?”

喻色看了,乾淨整潔,還擺了一些女孩子喜歡的飾物,“有人住過?”

“沒有,這是二少爺昨個讓我們佈置的,也不懂要怎麼弄,就擺了這些個,少NaiNai若是不喜歡,我們可以再換。”

“不用了,挺好的。”喻色很滿意,她現在,有住的地方就好了,其實真的很想找個便宜的地方一個人住,可她現在病著,簡非凡一定不同意,再說了,簡鳳樓好不容易逼迫著她嫁了,怎麼會同意她離開他兒子呢,不可能的。

喻色暫時的住進了客房,醫生和護士也跟進住了別墅。

住這裡就象是住在醫院裏一般,沒差了,只是,少了一個簡非凡。

喻色呆呆的躺在床上,護士來輸液了,她如木偶般的由著護士扎針,懶懶的一動也不想動。

從醫院到這裡,她一直都很安靜。

“少NaiNai,少爺說你還沒吃早餐,輸液掛好了,先吃早餐吧,少爺說你愛吃皮蛋瘦肉粥,這才熬好的,稠稠的,要不要吃一點?”傭人進來了,悄聲問她。

喻色緩緩睜開眼睛,眼淚又是情不自禁的從眼角滑落,沙啞著嗓音,她低聲道:“以後,叫我喻色吧,我不習慣少NaiNai這稱呼。”

“好的,少NaiNai。”

“又來了。”

“好的,喻色。”

“這樣才對。”喻色苦澀的一笑,“你下去吧,我不想吃。”她什麼也不想吃,自然是吃不下,心裡難受著,就覺得有什麼堵在心口一樣,一口氣怎麼也提上不來。

“少……喻色,你還是少吃一點吧,哪怕吃兩口也好。”

喻色搖頭,再懶懶的揮手,“你下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好……好吧。”不情不願的,傭人下去了。

喻色迷迷糊糊的躺著,像是睡著了,又像是清醒著的,腦海裏一直走馬燈一樣的閃過一些有的沒的,一忽是喻染,一忽是簡非凡。

她一個女人,卻有了兩個男人,以後,她要怎麼面對喻染和簡非凡呢?

醒了睡,睡了醒,傭人不知道進來多少次了,可喻色回答的只有一句話,“我不吃。”

一整天,喻色沒吃一口東西沒喝一口水,唇乾澀的裂開了一道小口子,很疼。

安安靜靜了一天的手機響了,喻色倏的接起,她以為是阿染,卻不想,是梅琴。

看了又看,想了又想,在手機鈴聲響過N遍後她才下定决心的接起。

“喻色,染sir又去喝酒了,我勸了也沒用,昨晚就喝多了,醫生說他這樣的喝法會酒精中毒的,喻色,你勸勸他吧。”梅琴焦慮的說過來,依稀可辯那邊嘈雜的聲音,那是酒吧之類的地方。